2018年1月13日 星期六

弟弟,你不是gifted child

打從12月中,小帥在學校被校外的專家考核鑑定為智商高的學童,老大和女兒這些日子以來,無不處處“酸”在言辭之間。

老大單刀直入較量:“弟弟,you’re no the gifted child, ko-ko IQ more higher than you.

弟弟鳥都不鳥他,在飯桌上繼續專注地吃。

哥哥又來嘲弄:弟弟,你每吃一口,your IQ will drop one point.”

小帥高音頻地喊:KO。。。。

哥哥尚能熱臉貼冷屁股繼續說:“弟弟,you like Kim Jong Un or Donald Trump?”不等弟弟回答,他又接著說:“弟弟,你idiot ,why you vote for Trump?

“NO……”小帥被他叼煩得發火地大叫。

“YESsss…….”哥哥瞪着弟弟嬉皮笑臉。

ko-ko, stupid,弟弟都不能vote Trump 。”女兒不甘寂寞也加入口水戰。

“No,弟弟support Trump.”哥哥最愛唱反調,所以他的口頭禪是NO .

媽媽,koko說弟弟vote Trump, how come?”女兒開始搬救兵。

我漠然地回:“他愛亂說,你就讓他bull shit。”

“爸爸,ko-ko 說弟弟可以vote,是不是idiot?”女兒還是不甘示弱又找幫手。

哥哥才不管妹妹尋求救兵,他最愛逗弟弟,繼續在弟弟身邊不斷地說:“弟弟,你idiot no all African eat dirt or mud cookies …

North Korea, ebola, poo-poo, wee-wee, your future wife are from China…〞小帥被煩得索性將計就計,把哥哥每天下樓吃飯見到他都要說的話都說出來。

我曾要和哥哥打個賭,只要他每天不說以上那幾句話,我給他十美元;失敗了,他只需給我5美元。哥哥不敢接受這項挑戰。我說他笨,去了學校大半天,下午回來都躲在房屋,每天只有用餐時間才會下來和弟弟一起,那樣好賺的錢都不要。

姐姐歷來都愛和弟弟比較,她說她比弟弟先學會說話,又比弟弟早會自己沖涼,再說比弟弟看得書多和厚。

我對她說:“你要比,就比你大的,像哥哥,比小的,那有意思?”

“wah!是你自己說不要 compare,你現在又說compare ,媽媽你 so hypocrite

和女兒爭辯,那是秀才遇着兵,有理說不清。反正,她能把方的說成圓的、把歪理的指鹿為馬混說成正理。和她再辯說下去, 只有一個結局,兩敗俱傷。她摔扔東西,我忍無可忍破口大罵或出手懲罰。

我對哥哥和姐姐說:“弟弟是我們的家人,他是 gifted child,我們要為他感到驕傲才對。”
 
姐姐馬上宣告:“Wah! Di-di don’t even know how to 自己沖涼…
 
哥哥否定地又來:NO…,di-di IQ not higher than 我,我是the smartest kids in this house.”
 
三姐弟就老愛在飯桌上鬥嘴爭寵,爸爸總是用雙掌捂起雙耳,皺著眉頭嫌吵。
 
我戲謔道:“這就是多子多孫,耳根不能清靜的場面。等他們大了,離家了,你會懷念這種日子”

2017年12月21日 星期四

最喜欢星期六


每逢星期五接小帅放学的时候,他把内心的喜悦都写在脸上。我问他:为什么那么开心?

他神秘地笑而不言

 

是不是明天是星期六?"

 

他還是笑笑。

 

我問:“星期五是不是你最喜歡的一天?”

 

“NO,我最喜歡星期六。星期五還要上課;星期日明天就是星期一了”這小子每個星期日晚臨睡前都會悶悶不樂。

 

2017年12月18日 星期一

喊HELP ,还是MONEY 好?

昨天接小帅放学回家,我问他:万一妈妈迟些才来接你,你会怕吗?

小帅答:如果有坏人要抓我,我会喊:HELP

我说: HELP 的话,人家听到就跑了。

“Why?”

我解释:因为你喊HELP,大家都知道危险。有危险的话,当然要逃跑。所以要喊:FIRE;不,喊:MONEY ,谁的钱?这样喊,大家都会涌来抢钱。

“so, 我不能喊:HELP

我进一步说明:你在China 帮忙,全部人都马上逃跑?

小帅听了嘟嘟嘴,似懂非懂。

后来,我对爸爸提起这事。爸爸觉得在美国还是得喊:HELP!!!
 

 

 

2017年11月30日 星期四

尿尿是橙色

前天小帅放学我问他:“学校有什么good news,  bad news, funny story ?

他一脸茫然地摇摇头,然后再说:“我不知道那是good news 还是bad news,我今天在学校的尿尿是oranges color。”

我脱口而出:不是白色的,那正常呀!

“NO, 尿尿normally is yellow,不是oranges.”

你昨天吃了很多火龙果,火龙果是红色的,遇到 yellow 尿尿,red yellow就变成oranges ,不是bad news

那天晚上, 我切火龙果,他望望上楼,没想再吃。是不是橙色尿尿的后遗症?

2017年11月12日 星期日

Disrespectful

老大在家常常把自己当老大,呼呼喝喝。要做功课时,就唤:“爸爸,我 stuck  liao.

事实,是他刚在网上看完漫画、或玩完网上游戏,连功课都没翻开就嚷嚷叫叫。

爸爸从主人房或楼上赶过来他房间,他会大发少爷脾气一直在叽叽歪歪数落,压根就不要听人讲解。爸爸要他静下先听他讲,老大则叫爸爸走。

好啦!爸爸提起前脚,后脚还没踩出房门,他又再唤:“我不会做!!!”

父子俩一个廿四孝的好爸爸、一个以我为尊的不肖子。我有时听着老大颐指气使爸爸,斥责他:“有求于人要有个态度,功课是你的,你不会问爸爸,可不可以有礼貌一点。”

老大嚣张喊:“shut up!”

我要胁老大:你试试再说一声shut up,看我打不打你?

“这是我和他的事,你不要插手。”滥好人爸爸又来插口。

我说:我看不下去他欺负你。

你不用管他。他每次都这样,你那么大反应,反而中计了。爸爸总觉得我是反应过度,才会让小孩发脾气的策略一一得逞。

哼!他是欺负好人。我有时觉得老大那样霸扈,是爸爸一再容忍退让,老大才会得寸进尺。每次我教训小孩,爸爸第一句话不是支援我,而是数落我的不是。

我抹地叫老大起身让我拖他书桌四周,老大有时装作没听到不动,我再说一次或两三次,老大马上又来:shut up 。我火大反击骂回,爸爸马上对哥哥说:“哥哥,不要再说了。妈妈每次拖地就这样脾气不好。”

我对小帅说,不要一边吃东西,一边站在电视前动来动去。爸爸第一句话是:小孩吃东西就是那样,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帮女儿绑了头发,女儿嫌额头全露出,不好看。我对女儿说:“你又没有刘海,每天还不是一样露额头?”爸爸第一句又是:“都叫你不用帮她绑头发了”。

昨晚,我对爸爸说:“我说小孩的时候,你可以指正我。但可不可以先指出小孩错在哪里,再来说我呢?你那样先是批评我,即使你认为在帮我,孩子们也觉得爸爸是在帮他们。”

我说孩子们脾气大,爸爸会说他们睡不够,才会精神不好发脾气。我认为电脑玩太多,爸爸觉得做完功课,那是他们的自由时间。我说吃饭不要玩手机,爸爸边吃边看,孩子们抗议为什么爸爸可以看电话?爸爸说:“那是你妈妈说的,不是我”。

那晚,老大又像往常一样,看到饭桌没有他喜欢吃的炸食物,马上开口大骂:“妈妈煮的东西是shit。”

我忙了一小时,打好饭、放好餐具想坐下来吃饭,他一下楼来就像大老板那样连锅里的菜都没上桌,就一直重覆骂:“妈妈不会煮,煮的东西是 shit”。

我火大的骂他:“如果不吃,可以走开。不要把自己当成是VVIP,在我眼里你没respect(尊重)别人才是shit.

爸爸一直叫我静下来,等他来劝。我却气得住不了口地说:“妹妹即使不喜欢吃,也会吃少少;弟弟很多食物不吃,可是从来不会说什么,吃他要吃的。你身为哥哥,心情不好,从楼上刚骂爸爸,把自己的功课带回家当成爸爸的功课;从楼上下来厨房,还把自己当成是大老板指指点点。即使在学校的食堂,花了钱吃到shit foods,你也不敢吭一声。”

爸爸说我不尊重他身为一家之主,让他发言和主持这场争执。爸爸反过来认为,身为妈妈不该骂自己孩子是shit。倘偌老大真的肯听他所劝,不会每做功课,就把他当出气筒。

一顿晚餐,花一小时准备,好不容易全家聚在一起,却因为一个人的不尊重而坏了所有人的胃口。老大永远是那么自私,因为有位好爸爸当靠山,让他有恃无恐

那晚在餐桌,老大继续玩他的手机,爸爸自己在那滔滔不绝劝说了一小时。这样,你说你的;我玩我的,有用吗?连最基本的对话尊重也没有,说了也是白说的。

2017年11月11日 星期六

赖着不走了。。

前阵子,公公婆婆从马来西亚来美探亲,我们安排两老安寝在小帅的卧房。家里有四间房,之前三个孩子一人一间卧室。我们买了一张沙发床铺,把小帅安置在我们的主人房。

9月间,公公婆婆返马后,小帅一直不愿再搬回他的卧室。他如此建议: “let it be the guest room. ”

我悄悄对爸爸说:就让他在我们房在睡一阵子吧!不然,他会觉得我们把他赶来赶去。他会有阴影,客人来,我要搬;客人走,我也得搬。

最近调慢一小时的时差,要他依照时差前的时点上床,他不依不饶觉得才九点而已。

爸爸却坚持认为那是之前的晚上十点了。

然而小帅指着钟说: “那才九点。”

两父子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最后说不过的爸爸使出杀手锏要胁:“你再不去睡,等下你回去你的房间睡。”

小帅一听这话,即使百般不愿,也只能躺在床翻来覆去。
 呵呵。。。大人都是霸权主义者,玩臭的。

2017年10月26日 星期四

貼心

前天晚上清理桌子一角讓小帥寫日記﹐把剛才抹地放在椅子上的女兒書包拿下給小帥坐。豈知﹐書包的背袋勾住椅背﹐我腳下一滑跌坐在地﹐鐵椅接著砸下我腳踝。小帥馬上跑過來﹐捧起我臉頰一直吻吻吻。

我痛得叫不出來﹐他卻又嘴對嘴的堵住我的嘴﹐一邊問﹕『are you OK?

我啊啊啊地叫﹐他接著小嘴又來吻我﹐自責道﹕『That’s my fault 。』

『不關你事﹐是媽媽自己不小心。』

NO﹗』他大聲的要承擔過失說﹕『你幫忙整理桌子給我。』

前些日子在樓上廁所櫥櫃整理東西﹐被一個硬盒子從高處掉下狠狠地砸到我頭。我慘叫一聲﹐在廁所旁臥室的老大沒有反應﹐繼續玩他的手機﹔反倒是在樓下玩電腦的小帥馬上沖到樓上關心詢問﹕『媽媽﹐What happened? Are you hurt?

瞧﹗兩個兒子﹐14歲的哥哥還不如剛過8 歲生日的弟弟懂得關懷他人。老大冷漠自私﹑小帥善良體貼﹐由此可見。

今早送他去課室﹐我幫他背書包﹐他對我說﹕『媽媽﹐我幫你拿bag。』

我心里不是很願意讓他幫我提那包包﹐因為裝著電話﹐擔心他失手掉下手機會壞。然而﹐轉念一想﹐手機壞了可再買﹔拒絕了他的好意﹐可能以後再也沒有這種貼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