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1日 星期日

彬彬有“理”

昨天老大彬彬和女儿一同受邀他们初中学校,在另间高中礼堂举行的学校年终颁奖典礼。女儿被语文科老师受邀上台和另位同学朗读她们所写题为《Nobody ever told me》的诗歌,老大获得初中毕业成绩优异奖(President’s Education Awards)。同时,他们两人都完成15本指定阅读小说,获得Sunshine State Award。去年,我们刚到美国,对于美国学年成绩如何考核和各科学术表现都不了解,所以小孩们错失很多可以表现和获奖的机会。

老大去年拿到Good Character Award Civil学科两个奖。今年,也只拿到两个奖。反观他的同学,去年只拿到Sunshine State Award,今年则比他多拿了两个奖。一个是Battle of the books,另一个则是初中三年三个学期总结9个学期都拿到全科A,老大初中Grade 6 没在美国就读,所以自动丧失了这奖。另 Battle of  the Books Award ,我和爸爸问那是什么奖?

女儿说:『那是每个星期有天早上要提早去学校,参加阅读。在那段阅读时间,可以读Sunshine State Award  指定的书。』

我说:『那对参加 Battle of the Books的同学,简直是一箭双雕。』

妹妹遗憾道:『是呀!我那时本来要参加,怕爸爸每个星期的一天早上要载我去学校,所以没参加。』

老大马上以大哥的口吻分解:『妹妹你idiot,全年的每个星期有一天的早上要提早去学校,just for 2 second on the stage and get a medal?

老大的生活哲学是斤斤计较在时间和经济的成本,他原本获得师长推荐参加National Beta Club 。那是美国领袖会,必须品学兼优才能获得推荐参加每个月为期一次的领袖潜能培训。然而,入会费要20美金,会获得一个会员盾牌。我一直鼓励他参加,他却换算入会费要20美金,才获得一个会员盾牌,每个月还要花时间去上课。再来班上有很多同学都获得推荐,他觉得这Beta Club只是为了要赚取会费,并没有什么稀奇。

他说:『我要参加,高中才去参加,一样也是National Beta Club 会员。』

我当时曾劝说:『你高中没老师推荐你,你就没法参加了。』

他反问我:『那现在参加,高中没再参加不是一样没用。那是每年都要缴费的。』

他的理念:时间就是金钱。花很多时间,才换取那面小小的奖牌,不值得;要花金钱且又花时间,更不值得。

那么重的得失心,对14岁的小孩来说,根本是现实加上太计较了。


他越来越有想法,我开始无法兑服他了…

2017年5月18日 星期四

老林卖书

《谁画的H》这长篇小说,虽属于青少年读物,也适合身为父母一起阅读。为何呢?

在这小说里每位小主角的学习态度、性格修养、社交能力、未来展望,源自于父母无形的掌控和潜化。看了这小说,身为父母可以省思自己有书里哪位父母的影子,进而检讨目前的亲子关系。

校园生活最活泼、最开心的日子,莫过于有一群可以一起欢笑、一同哭泣、陪你走过青葱岁月的同学。男女生在青春萌芽的年华,少年怀特烦恼在不知觉滋生,渐渐有道无形的楚河汉界为屏。学生时期被起哄的“花名”,也许当时很介怀,多年以后释怀,将蕴化成怀念。

小雨从在乡郊被祖父母抚养,后来搬来城市和父母一起生活的郁闷,令他性格的转变。隔代教养观念的不一样,令孩子情感归属常在两代之间的天秤游离。

书里的每位小主角都有其人格特质,天生我才必有用。身为父母、一起陪孩子看完这小说,将会有所收获。全文也反映当今社会掠匪、撞后逃、碰瓷、马劳赚“辛”币、哈韩等动态。

你在书中看到熟悉的人物,请别对号入座。小说即是故事,故事里有人生。在此声明:如有雷同, 纯属巧合。 


看了这本书,喜欢的话,请帮忙推荐;如果觉得我写得不好,请告诉我。谢谢支持!!


2017年5月1日 星期一

堅持。。夢想


從小學四年級開始寫作﹑投稿﹐寫了三十多年﹐文稿被報章書報刊載﹑在國內外也獲獎無數﹑然而出書是我一直的夢想﹐也是我一直堅持寫下去的動力。

這本青少年長篇小說﹐是我第一篇嘗試寫的兒童文學﹐也是我寫得最長的一篇小說﹐它其實也適宜家長們閱讀。

老大問﹕『媽媽﹐妳這本書賺多少錢﹖』

我說﹕『我把這本書所有的版權所得﹑分紅﹐全捐給我的學校江沙崇華華中。』

老大十分不解問﹕『哦﹗你為什麼要捐出去﹖』

『因為學校曾經無償地栽培我。如今有機會回饋﹐飲水思源﹐那是值得驕傲的事。』

老大好奇地問﹕『那﹐你賣了幾本了﹖』

『我不知道。』

老大心疼地建議﹕『媽媽﹐你以後不要捐﹐把那些錢給我。』

我嗤之以鼻道﹕『錢﹐有本事你自己賺。你和妹妹都可以寫﹐就是懶惰。』這些年來﹐一直鼓勵老大和妹妹繼續寫他們荒廢已久的博客﹐他們就是懶。

他詢問﹕『那我寫了﹐你幫我translate去華文 。』

『你先寫了再說。』老大每天夢想要賺大錢﹑成大事﹐卻只有三分鐘熱忱。


我一直對他們說﹕『夢想﹐要堅持﹐才能實現。』

2017年4月25日 星期二

小帥的“噓寒問暖”

近來﹐小帥患上“怕死”恐懼症﹐動不動就會問﹕

『我不小心咽口水﹐我會不會死﹖』

『我吞了一小塊草莓進肚﹐我會不會死﹖』

『這個餅乾掉在我衣服﹐吃了會不會死﹖』

『我摸了蠟筆﹐我會不會死﹖』

『剛才姐姐給我粉筆畫畫﹐我會不會死﹖』

『剪刀割到手﹐會不會死﹖』

一天從吃喝到接觸某種東西﹐問上廿幾次會不會死的問題﹖

我回他﹕『你以為想死那麼容易嗎﹖』最近從網上閱台灣在倡導好死﹑好難﹖鼓吹安樂死合法化。

他很不滿意地指控我﹕『哦﹗你要我die.

秀才遇著兵﹐有理說不清。我反過來問他﹕『那﹐如果喝水咽下去會死﹖不喝水會不會死﹖』﹔『吃東西不吞進去﹐那要怎樣吃﹖』﹔『蠟筆﹑粉筆如果有毒﹐爸爸媽媽老師會給你嗎﹖』﹔『刀﹑剪刀只要小心使用﹐就不會受傷。』

他還是杞人憂天道﹕『我擔心我會死。』

最折騰的是睡到三更半夜﹐他起床徘徊在我們房門外再進來問﹕『我擔心我蓋的被太厚﹐我會熱死。』

好啦﹗叫他蓋床上另個薄被。過不了五分鐘﹐他又進來問﹕『我擔心被單太薄﹐我會冷死。』

爸爸和我在酣睡中三番四次被滋擾﹐其中一人忍無可忍﹐寧願半夢半醒到他房里﹐與他共眠。

然而﹐他的“怕死”恐懼症是有選擇性。我說﹐電腦不要玩太多﹐很多人玩太久死掉。他聽了﹐ 亳無反應。

我勸他得吃蔬菜﹐不要那麼挑食。他寧吐不從。

哥哥小時也有怕死恐惧症﹐當時我爸癌末我和妹妹返馬﹐小小年級的他親睹病死的過程。後來從馬來西亞回到英國﹐三歲的他立志要發明不死的藥﹐拯救世人的生命。年長後﹐漸漸懂事﹐哥哥了解到現實的殘酷﹐發明不死的藥成為他的童話故事。

在網上查閱怕死恐惧症的原因不外是遺傳和心理兩種。老大會對死亡留下陰影﹐主要是看著外公病入膏肓到入土為安的過程。小帥﹐從沒有類似死別的經歷﹐卻自己嚇自己。

我問爸爸﹕『你小時候是不是也是那樣怕死﹖』


爸爸反問我﹕『你小時候是不是也是那樣怕死﹖』

2017年4月16日 星期日

我不Kiss 你了

小帥喜歡用吼叫投訴哥哥死纏爛打的騷擾。哥哥幾乎成為他日常生活中的“噩夢”。哥哥唯一可取之處是﹐雖嘴賤﹐但任弟弟打罵不還手﹐還可以依然故我嬉皮笑臉。



abang 又來kacau adik 了


我看不過眼斥責小帥﹕『你不可以打哥哥。』

小帥吃味說﹕『我知道你愛哥哥﹐你不愛我liao﹐你hate  liao。』

『哥哥沒打你﹐他只是嘴賤。他有口﹐你也有口﹐你為什麼打人﹖』

他噙淚申訴﹕『我知道你比較愛哥哥﹐你hate liao。我以後不kiss 你了﹐你就沒人kiss 你 liao。』

『誰說沒人會kiss 我。哥哥姐姐都會 kiss 我…』我還沒說完﹐哥哥姐姐在旁不約而同馬上發出 No……的抗議。

我只好自圓其說﹕『沒關係﹐我等哥哥姐姐睡覺﹐晚上再進房里kiss  他們。』

女兒馬上表示﹕『我會Lock  the door.

 小帥還是憂怨地不甘示弱﹕『我不會kiss 你﹐沒人會給你kiss 了。』

『媽媽不kiss 你﹐還有兩位孩子可以kiss 。你不kiss 媽媽﹐你就沒有媽媽可以kiss 了。』


他怨恨嗔道﹕『你比較愛哥哥﹐你hate liao。』

如何當哥哥﹖

小帥和哥哥老愛扭打在一起﹐哥哥喜歡調侃他﹔而他則覺得哥哥煩不勝煩 。他投訴哥哥從“annoying "到後來使用 "irritating" 。最近則直接用吼叫來抗議。



哥哥和弟弟分享好笑的視頻

哥哥只要睜開眼睛看到弟弟﹕弟弟﹐ wanna eat poo-poo?

放學回來又是一句﹕弟弟﹐wanna eat my poo-poo?

連弟弟上床就寢關上房門了﹐他也要進去房里戲謔兩句 poo-poo 才痛快。

前陣子我開始閱讀﹙ Diary of a Wimpy Kids﹚《小屁孩日记 》這系列的書﹐書中的內容令我不禁聯想到老大緣何會那樣愛“招惹”弟弟。原來﹐他從那書里竊剽小屁孩哥哥對待弟弟的言行舉止﹐以損“弟”為樂。

我對爸爸說﹕『弟弟出世的時候﹐那時6 歲的哥哥正好開始大量的閱讀diary of a Wimpy kids Horrid Henry 這系列的書。難怪他會如此樂而不疲﹑用言語“刺激”弟弟。』

爸爸沒有真正去翻閱那系列書﹐聽了我的舉例感嘆地說﹕『那﹐我們之前真是不該讓他看那些書了。』

我隨口道﹕『以後﹐要讓小孩看書之前﹐我們要先過目檢閱內容。』

爸爸提醒我﹕『他們三人都已看電子書了。看書的速度比你快﹐你要先過目﹖﹖﹖』


爸爸的意思是﹐除非我一目十行﹐否則這三個小孩閱讀的能力都已比爸爸強多一倍以上﹐尤其是女兒是全校第一位把初中生參與閱讀計劃的15 本指定小說﹐不到半個月時間就完成閱讀心得﹐張貼在校的圖書館﹐一時成為風雲人物。

2017年3月30日 星期四

放假後遺症

上星期美國放了一星期﹐快十天的春假﹐星期天臨開學的晚上﹐三個小孩都得了假期後遺症。覺得春假太短﹑人生苦短﹐為什麼要上學咧﹗

爸爸說﹕『爸爸都沒有春假﹐還要上班。再讀多兩個月﹐你們又有3 個月的暑假。』

老大說﹕『我hate school﹐為什麼要上學﹖』他這是明知故問在發洩。

我說﹕『在這地球上﹐很多小孩要上學都沒有機會。你們有得上學是很幸福了。』

老大抗議﹕『你每次都說不要compare ﹐不要去比別人﹐你現在又去compare ﹖』

我解釋﹕『這不是去比﹐是提醒你要身在福中要知福﹑惜福。』

No, 你明明就去 compare …』No 是老大的口頭禪﹐反正什麼他都一定要NO ﹐起了對立才能繼續說話。就是所謂為了反對而反對﹐叛逆青春期的自我意識特強。

我繞開話題問﹕『不去上學﹐那你可做什麼﹖』他沉默不言。

女兒則感嘆光陰似箭﹐一星期春假我們只去了Kennedy Space centre Oviedo Mall﹐她的朋友和老師都去搭郵輪﹐去Disneyland

小帥最糟﹐小小年級的他總覺得24小時用來睡覺﹐已經犧牲掉他很多寶貴的時間﹐少玩很多電腦了。現在又要回到上半天的時間去學校﹐他開始悶悶不樂了。

臨睡前﹐他對我說﹕『I am nervous 

『為什麼nervous?

他哭著說﹕『 我不知道﹖』

『明天就可以見到你的朋友和老師﹐不好嗎﹖』

I am nervous.


瞧﹗一個星期的春假把孩子學習的心也放得太遠了。只因美國不像英國﹐讀六星期放一星期假﹐聖誕和復活節又多放兩星期﹐暑假放六星期﹔美國學校難得有假期﹐孩子在數月考試和功課的壓力之下﹐有個空隙喘口氣﹐又得披甲上陣準備年考了。

那些年英國放假開學前﹐孩子都很期待且開心可以見到朋友﹑一起玩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