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2日 星期日

Disrespectful

老大在家常常把自己当老大,呼呼喝喝。要做功课时,就唤:“爸爸,我 stuck  liao.

事实,是他刚在网上看完漫画、或玩完网上游戏,连功课都没翻开就嚷嚷叫叫。

爸爸从主人房或楼上赶过来他房间,他会大发少爷脾气一直在叽叽歪歪数落,压根就不要听人讲解。爸爸要他静下先听他讲,老大则叫爸爸走。

好啦!爸爸提起前脚,后脚还没踩出房门,他又再唤:“我不会做!!!”

父子俩一个廿四孝的好爸爸、一个以我为尊的不肖子。我有时听着老大颐指气使爸爸,斥责他:“有求于人要有个态度,功课是你的,你不会问爸爸,可不可以有礼貌一点。”

老大嚣张喊:“shut up!”

我要胁老大:你试试再说一声shut up,看我打不打你?

“这是我和他的事,你不要插手。”滥好人爸爸又来插口。

我说:我看不下去他欺负你。

你不用管他。他每次都这样,你那么大反应,反而中计了。爸爸总觉得我是反应过度,才会让小孩发脾气的策略一一得逞。

哼!他是欺负好人。我有时觉得老大那样霸扈,是爸爸一再容忍退让,老大才会得寸进尺。每次我教训小孩,爸爸第一句话不是支援我,而是数落我的不是。

我抹地叫老大起身让我拖他书桌四周,老大有时装作没听到不动,我再说一次或两三次,老大马上又来:shut up 。我火大反击骂回,爸爸马上对哥哥说:“哥哥,不要再说了。妈妈每次拖地就这样脾气不好。”

我对小帅说,不要一边吃东西,一边站在电视前动来动去。爸爸第一句话是:小孩吃东西就是那样,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帮女儿绑了头发,女儿嫌额头全露出,不好看。我对女儿说:“你又没有刘海,每天还不是一样露额头?”爸爸第一句又是:“都叫你不用帮她绑头发了”。

昨晚,我对爸爸说:“我说小孩的时候,你可以指正我。但可不可以先指出小孩错在哪里,再来说我呢?你那样先是批评我,即使你认为在帮我,孩子们也觉得爸爸是在帮他们。”

我说孩子们脾气大,爸爸会说他们睡不够,才会精神不好发脾气。我认为电脑玩太多,爸爸觉得做完功课,那是他们的自由时间。我说吃饭不要玩手机,爸爸边吃边看,孩子们抗议为什么爸爸可以看电话?爸爸说:“那是你妈妈说的,不是我”。

那晚,老大又像往常一样,看到饭桌没有他喜欢吃的炸食物,马上开口大骂:“妈妈煮的东西是shit。”

我忙了一小时,打好饭、放好餐具想坐下来吃饭,他一下楼来就像大老板那样连锅里的菜都没上桌,就一直重覆骂:“妈妈不会煮,煮的东西是 shit”。

我火大的骂他:“如果不吃,可以走开。不要把自己当成是VVIP,在我眼里你没respect(尊重)别人才是shit.

爸爸一直叫我静下来,等他来劝。我却气得住不了口地说:“妹妹即使不喜欢吃,也会吃少少;弟弟很多食物不吃,可是从来不会说什么,吃他要吃的。你身为哥哥,心情不好,从楼上刚骂爸爸,把自己的功课带回家当成爸爸的功课;从楼上下来厨房,还把自己当成是大老板指指点点。即使在学校的食堂,花了钱吃到shit foods,你也不敢吭一声。”

爸爸说我不尊重他身为一家之主,让他发言和主持这场争执。爸爸反过来认为,身为妈妈不该骂自己孩子是shit。倘偌老大真的肯听他所劝,不会每做功课,就把他当出气筒。

一顿晚餐,花一小时准备,好不容易全家聚在一起,却因为一个人的不尊重而坏了所有人的胃口。老大永远是那么自私,因为有位好爸爸当靠山,让他有恃无恐

那晚在餐桌,老大继续玩他的手机,爸爸自己在那滔滔不绝劝说了一小时。这样,你说你的;我玩我的,有用吗?连最基本的对话尊重也没有,说了也是白说的。

2017年11月11日 星期六

赖着不走了。。

前阵子,公公婆婆从马来西亚来美探亲,我们安排两老安寝在小帅的卧房。家里有四间房,之前三个孩子一人一间卧室。我们买了一张沙发床铺,把小帅安置在我们的主人房。

9月间,公公婆婆返马后,小帅一直不愿再搬回他的卧室。他如此建议: “let it be the guest room. ”

我悄悄对爸爸说:就让他在我们房在睡一阵子吧!不然,他会觉得我们把他赶来赶去。他会有阴影,客人来,我要搬;客人走,我也得搬。

最近调慢一小时的时差,要他依照时差前的时点上床,他不依不饶觉得才九点而已。

爸爸却坚持认为那是之前的晚上十点了。

然而小帅指着钟说: “那才九点。”

两父子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最后说不过的爸爸使出杀手锏要胁:“你再不去睡,等下你回去你的房间睡。”

小帅一听这话,即使百般不愿,也只能躺在床翻来覆去。
 呵呵。。。大人都是霸权主义者,玩臭的。

2017年10月26日 星期四

貼心

前天晚上清理桌子一角讓小帥寫日記﹐把剛才抹地放在椅子上的女兒書包拿下給小帥坐。豈知﹐書包的背袋勾住椅背﹐我腳下一滑跌坐在地﹐鐵椅接著砸下我腳踝。小帥馬上跑過來﹐捧起我臉頰一直吻吻吻。

我痛得叫不出來﹐他卻又嘴對嘴的堵住我的嘴﹐一邊問﹕『are you OK?

我啊啊啊地叫﹐他接著小嘴又來吻我﹐自責道﹕『That’s my fault 。』

『不關你事﹐是媽媽自己不小心。』

NO﹗』他大聲的要承擔過失說﹕『你幫忙整理桌子給我。』

前些日子在樓上廁所櫥櫃整理東西﹐被一個硬盒子從高處掉下狠狠地砸到我頭。我慘叫一聲﹐在廁所旁臥室的老大沒有反應﹐繼續玩他的手機﹔反倒是在樓下玩電腦的小帥馬上沖到樓上關心詢問﹕『媽媽﹐What happened? Are you hurt?

瞧﹗兩個兒子﹐14歲的哥哥還不如剛過8 歲生日的弟弟懂得關懷他人。老大冷漠自私﹑小帥善良體貼﹐由此可見。

今早送他去課室﹐我幫他背書包﹐他對我說﹕『媽媽﹐我幫你拿bag。』

我心里不是很願意讓他幫我提那包包﹐因為裝著電話﹐擔心他失手掉下手機會壞。然而﹐轉念一想﹐手機壞了可再買﹔拒絕了他的好意﹐可能以後再也沒有這種貼心了。

 

勇於表述

今天小帥從學校帶回來一些在校完成的作業﹐他看到我在翻閱﹐走過來對我說﹐我今天對老師說這題的答案應該是C

 我看他指給我看的題目是﹕

 The ________dinner was the crops they ate.
A. grasshoppers'

B. grasshoppers

C. grasshpper's

 
他說﹕『老師給我們的答案是 C。』於是﹐ 小帥對老師說應該是 A 因為後面的 they 顯示是復數。

 我問﹕『老師有沒有說你很厲害﹖』

 『沒有。』

 我又問﹕『那老師有沒有對你說謝謝。』

 『沒有。』

 心里可覺得老師該稱贊一下勇於表述和指正的同學﹐這不僅令孩子們以後遇到疑問﹐會提出質疑﹔獲得別人指正﹐說聲謝謝﹐也是基本的禮貌。

我擁他入懷﹐在他額上親吻一下﹕『媽媽very pround of你。Well done

老師這星期二在家長面談提到﹐小帥是聰明又用功﹐謙虛學習的學生。』
 

 

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

當小女孩已不喜歡粉色了

女兒步入青春期﹐她年前就開始抗拒所有粉色系列的衣物。小時﹐總是喜歡把自己幻想成公主的她﹐喜歡粉紅﹑紫﹑粉藍等夢幻又可愛系列的衣裝。近年﹐所有衣物﹑包包﹑用具﹑日用品﹐一律拒絕購置使用公主圖案的色彩。

她宣稱﹕“那是小女孩的﹐我已長大了。”

不想再扮可愛的女孩﹐覺得自己可以搭配自己的服飾。然而﹐她又缺欠信心和勇氣﹐對著滿櫃的衣飾問﹕“穿什麼﹖”

我答﹕“隨便。”

“我沒有衣服穿。”面向滿滿的衣櫃﹐竟然說沒有衣服穿。令我想起一句話﹕女人的衣櫃永遠少一件衣服。

“又不是要去什麼特別場合﹐隨便穿就好。”

“我不知道穿什麼衣服。”樓上開始弄點聲響﹐表示她的大小姐不滿情緒。

爸爸想小事化無﹐立馬說﹕“你這樣穿很好了﹐可以了。”

有時﹐爸爸還得悄悄招呼我﹐不要再給什麼意見﹐都說OK 就好。

偶爾看女兒打扮得邋遢﹐衣服深調配得不對﹐如黑衣配深藍褲﹑又或紅裙配條過長的短褲﹐我還是會提醒她。

不說還好﹐一說又火山爆發了。“砰碰﹗砰碰﹗”﹐遭殃的不僅是我﹐還有無法抗議的衣櫃。

有時忍不住幫她出主意搭配﹐她認為太孩子氣﹐或者over-dress引人注目。

難怪她今年的穿著傾向居家隨性的牛仔褲﹑便服。所有五顏六色好看的裙子﹐一一被她打入冷宮﹐成為收藏品。小公主開始選擇回歸平凡人了。

2017年10月10日 星期二

墨守成规

小帥每星期拿回家的考卷﹐每次審閱老師的批改﹐看得我搖頭嘆氣﹐有些質疑這是不是美國學校呀﹗

瞧﹗這兩題問題﹐其實小帥寫的答案﹐一點也沒有錯。我不知道老師怎麼不能融化貫通接納其他不是她心目中的答案。8 歲的孩子能夠寫出: musuem attractions﹐ 即表示這孩子能夠掌握全文的理解能力﹐以及跳脫文法規範的答案。可是﹐老師的標準答案是﹕They are both very old.

依內文所述﹐小帥寫的答案﹕ They are both Thalias  brother。這樣回答並沒有錯。可是﹐老師要的答案是﹕They are both good to their sister.

這名即將退休的老師﹐在美國教育體制活潑的學習方式﹐以及強調思維邏輯的考題﹐批改考卷怎麼一點變通的思想都沒有。難道這些年來﹐都沒有家長投訴她一板一眼的死腦袋嗎﹖



老師大概怕我又寫張紙條和她討論該通融的答案﹐最近都會在小帥被批改不正確的內容下畫線﹐以示沒有商榷的餘地。



原本小帥得95%﹐不知哪一題又令她想一想﹐後悔放寬又只給半分。且看她食古不化到何種程度﹐我忍無可忍將把這些考卷一一當面問她錯在何處﹖




2017年9月19日 星期二

嚴師出高徒﹖

這兩張是小帥學校語文理解的考卷﹐批改的是他班主任﹐一位快退休的資深女教師。依我多年身為家長的經驗﹐舉凡資深教師都有一定的師嚴﹐不容任何學生或家長質疑她的教學經驗。剛擔任教職的年輕老師﹐反而能夠輕易接受家長的建議和交流。

開學十天後去學校接小帥放學﹐他見到我有點不開心告訴我﹕『媽媽﹐我要tell你一個bad news.

我問他什麼事。他卻說﹕『回去我 show 你。』

回到家﹐他拿出三張考卷﹐其中兩張一百分﹔另張卻50% F﹐老師還在分數旁寫個F。 這是他打從在英國歲上學以來﹐考到最差的分數。他幾乎都考一百分﹐有次最差的分數是80%

他悶悶不樂對我說﹕『F is fail,I scared I will be in Grade 2 again next year.

我翻看考卷﹐發現小帥在10題答錯題﹐其中兩題是粗心看錯行段答錯內容﹐另三題的答案具有爭議性﹐幾乎三個選項都是對的。尤其是題5﹐給該文書寫另個主題。我認為只要有涉及內文的題目﹐都該得分。再來﹐該老師在兩個100%的考卷﹐沒有寫上任何註解﹐惟獨50%寫上F﹐對於甫開學上課的孩子﹐在學習上有重大信心和興趣打擊。

為了安撫小帥﹐我對他說﹕『Amazing, B Brilliant, C Creative or Clever, D Do it again, F Fail to be Fantastic 

Why 沒有E﹖』

被 Expel from grade standard

他哈哈大笑﹐覺得我把AF 的註解胡說八道得有趣。不過﹐還是不放心問我﹕『我got a F, hate liao?

『你考得很好。這張考卷如果讓媽媽做﹐媽媽可能考零蛋。』我其實不是誇張﹐這張考卷的答案似是而非﹐改的老師要求又十分標準。我一直對他說﹐考試只要盡了力﹐分數不重要。

他說﹕『I know 你在安慰我。』

我翌日留個回條在成績報告書上和老師討論兩點。

第一點﹐我懇請老師下次手下留情﹐別寫成績的等級﹐讓孩子有快樂的學習。所有家長在昨晚家長匯報都已經知道60%以下是 F。針對題5﹐我覺得這樣彈性的問題該任由學生自由發揮想像力。

當天放學﹐老師在考卷上批寫﹕The title needs to tell the main topic. It was not mostly about a baseball cheer.It was mostly about things to do at the ballpark, or fun things to do at the ballpark.

那老師很顯然不開心我的字條交流﹐在一些字句還畫上底線強調。我之前詢問小帥﹐他說答案只有一個﹕Fun things you can do at the ballpark.

小帥算是他們班上及級上的佼佼者 gifted child﹔我納悶又好奇﹐全級100多位歲的孩子﹐有幾人能夠寫出老師心目中要求準確的答案﹖況且﹐原本的題目是The Ballpark,全文主要描寫baseball game 在 Ballpark進行比賽的情景。

隔一星期又分回三張考卷﹐另兩張一百分﹐ 其中有一張是94%﹐我和爸爸看了考卷都覺得這位老師真是老朽﹐考題寫得不清不楚也就算了﹐扣分也扣得嚴格。小帥不算畫蛇添足﹐堪稱錦上添花 “Going to”﹐ 一題10分竟然扣去6分。如果老師考題上明確要求加上逗號﹑句號那就OK﹐但出題老師要求是﹕ write each sentence correctly.小帥寫成Going to school is fun. 并沒有錯﹐算是寫出完整語法的句子。

我對爸爸說﹕『今年Grade 2開始有全A成績表揚狀﹐小帥剛好又遇到這嚴師扣分扣得厲害。』

爸爸安慰道﹕『但願她只是年頭下馬威﹐年尾放水。』

這說法意味﹐小帥每張考卷的分數都將得之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