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8月2日 星期一

家是防疫的堡壘

上星期 ,一年半前搬離佛州的好友,一家三口從北部的麻州自駕三天三夜回來這里遊玩。

佛州疫情在州長下令撒除口罩制行令後,日漸失控。我內心一直在掙扎,要不要敞開家門讓他們入屋?

思及小兒子和他家兒子都沒接種疫苗。想想,倘偌因為我們家長怕得罪朋友,危及友誼的小船,而令孩子蒙受病毒侵擾及性命遭受威脅。那是極其不負責任和十分自私的作法。

這些日子我們長期躲在家里防疫,沒有必要承擔朋友們沿途旅遊,不怕病毒上身的後果。即使出門回來,都盡快洗手換衣沖涼,避免把病毒帶回來家里散播。

於是,果斷貼上佛州疫情上升,已危及到尚未接種疫苗的孩童之新聞回應友人,告訴他我們兩家可以約在戶外敘舊。

佛州今年夏天時常狂風暴雨,爸爸最討厭開車出門。

那天三個小孩不去,我倆前往和朋友會合的途中,開始下著傾盆大雨,爸爸一邊開車一邊嘟噥:“為什麼不約在家里,那麼麻煩。”

我也火大,約在外面,予我而言,也很不方面。我準備一些食物,要臨行前才能煮,所以我必須掌控在約定的時間搞定一切。爸爸很多東西,都不會主動幫忙。 

當他還在嘰哩呱啦抱怨,我十分生氣問:“你覺得你認識的人,都不會得到covid 嗎?如果因為讓別人來家里,孩子不小心得病,或更不幸的事發生了,你會悔恨一輩子。”

近來,常在網絡閱及,很多家庭因為親友在疫情到處走,禍害家人及小孩,很多無辜的小生命因為大人難以拒絕,顧及顏面的情況下,確診過世。

爸爸不敢再哼聲。因為他也不敢保證病毒會長眼。之前,他一直和我爭辯,即使兩家一起圍桌共餐也沒關係,因為我們大人都打了疫苗。

我們到達朋友租居之處,他們尚在我家附近的Walmart  而想去我家。我堅決拒絕,並告之我們已在他們下榻的民宿。

隔了三天,距我們再約在購物中心聚餐的時間尚有一小時半,友人訊息告之取消,因為他們要去 Covid test。他們今早被通知,前兩晚聚餐的一位公司前同事確診了。

如果我當時讓他們來家里聚餐,我們一家五口也必須前往檢驗。爸爸心里應該在慶幸,我當時的堅持。

家,是防疫最重要的堡壘,必須確保遠離病毒傳播,讓家人可以安心健康的生活。

喜歡的動物

之前後院的草坪駐住了一隻小灰兔,它匿藏在太陽能感應板下的石灰墩里。每日清晨及傍晚,可以見到它那灰中帶紅棕毛髮的身影。

後來,爸爸把長長的草割了,它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老大前幾年一直吵著要養小白兔當寵物,所以我大概知道他鍾愛的動物是兔子。 

小帥說:“大象是我最喜歡的動物,但是我也喜歡兔子。” 

我問女兒:“你呢?” "I like bear." 女兒有點羞澀地說。

 “是panda, 還是polar bear?”我想問清楚到底是那種品種的熊。

 她答:"The bear, the brown color one." 

我被嚇到,第一次聽到有女孩喜歡大棕熊,真不可思議。我原以為是熊貓或者是白白的北極熊。於是問她:“為什麼?” 

她解釋:“I like the brown cuddle fur.”

我聯想起以前在英國,家里有好多隻Charmin 衛生紙贈送的小棕熊娃娃。 

我開玩笑道:“難怪之前有熊會撞破我們的fence,原來知道妳在廚房,是來找你的。”

2021年7月15日 星期四

Didi, play BAD-minton

近期,女兒和弟弟開始喜歡打羽球。弟弟前陣子在晚餐後,時常自個在鄰區騎腳車兜兜繞繞3/4圈。後來,大概自覺沒什麼挑戰,漸漸乏味了。他拿起羽球拍,想學打羽球。
 
佛州現在是最炎熱的夏天,不是暴雨就是狂風,難得不下雨,出外又被蚊虫叮咬,或遇上微風習習。所以,打羽球總是一波三折。我把球拍及羽球拿到屋內讓小帥練習,他覺不好玩。 

女兒近日打得不錯了,可以和我及爸爸連打好幾回合球都不落地。反觀小帥接球是用推,不是打,球程反射不遠。我一直要求他hit,不是push。他說他手腕拍球時會疼。後來,爸爸發現他拿球拍的手法不對,教他把手掌往球拍底端挪握。

女兒開球和接球能力有提昇,自豪地嘲弄道:“Di-di, you play BAD-minton.”

小帥不甘示弱回敬:“姐姐,you also play BAD-minton.” 

這姐弟倆可以你一言、我一言聊得天花亂墜。姐姐做了什麼好東西會和弟弟分享共用 。

最近弟弟腳上被蚊虫叮咬而紅腫的包包,姐姐會幫忙他塗藥止癢消腫。他倆雙腿一包包的傷口,都是近來打羽球被蚊虫留吻的累累戰績。

2021年7月14日 星期三

記憶歸類

小帥有很好的記憶,近來教他中文,發現他的記憶超強可歸功於他善於整理和歸類文字。比如教他形似字,刀、力,他會聯想為的簡體  为

教他《三字經》時,他會先看完解說的圖文,再來分析和理解經典。

量詞、部首、偏旁、多音多義字,他都會詢問為什麼編納為一類?

然後,他會了解後,把量詞的一把總結為有把柄(handle)可拿的東西;一支是clylinder(圓筒)形的,一頭是體格較大的動物,一只較小的動物。 一台是用於machine(電器)等等。

連部首他也要一一詢問為什麼這個字是用米?用大口? 用豎心旁,我時常要邊教邊上網查究。然後,小帥自己也善於理解後結構自己的認知。尤其是多音多義字,像餅干和干淨的 gān 是第一聲;樹干和能干是第四聲。他自己理解為all clean 的東西都是唸gān ;      all strong and firm 的都是唸  gàn

陪小帥學中文讓我能溫故知新。我對小帥說,那是我們母子倆的quality time。有天我死了,他會記得這些點滴。

小帥每每聽了,都會紅眼睛。


養廢了

昨晚哥哥沖完涼步入房內,大叫:爸爸你open  風扇,all the papers fall 在地上了。你要pick it.”

 

弟弟和妹妹異口同聲道:“Why don't you pick it yourself?”

 

“Why me? 不是我弄跌的?哥哥貫徹了他的我做莫要冷漠主義。

 

“because is in your room.” 弟弟受不了抓狂地駁之,並斥喊:“Just pick it up.”

 

妹妹不屑其德行問:“Ko-ko, Why can't you just pick it yourself? Because is your papers and in your room. ”

 

哥哥依然覺得不是他把桌上的紙張弄跌在地,是爸爸抹地開風扇弄跌的,所以爸爸應該過來撿。

 

我在樓下整理廚房,聽到他寧可花很多時間去聲討別人,也不願花一秒鐘彎腰拾起。我大聲道:哥哥,你自己撿起來。一是你房間;二是你桌上的紙張自己沒放好;三是爸爸幫你抹地,你沒講謝謝,也不該去blame 他。

 

“NOOO。。。不是我弄跌的。他很堅決不是他的過失,為什麼他要撿。

 

然後,我聽到爸爸立刻從廁所挪動他的腳步,到哥哥的房里。弟弟和妹妹很不忿地大叫:“Ko-ko you're such crap/ stupid… ”

 

從他倆的反應,我大略確定是爸爸幫忙撿起了。

 

後來,我上樓到哥哥房里問:剛才是不是爸爸撿起你房里的紙?

 

正在玩電腦遊戲的他,頭也不回答:“YES

 

為什麼你不能自己撿?

 

“SHUT UP他的開場白不外三個S: shut, stop , Shit.

 

你再喊一聲shut up 試試看,看我掃不掃你的嘴。我好好跟你講話,你為什麼要那麼喊?

 

“STOP !!

 

哥哥,你再弄我生氣,我就馬上拔掉你的電腦。我警告你,下次如果有東西在地上,你自己撿起來。再叫爸爸撿,我把你房里所有的紙都倒在地上、床上,讓你自己撿。我著實生氣這小孩不會感恩,但有一點我能確定只要你來氣了,他就不敢硬碰硬,會乖乖就範。就像我放話要掌他的臉,他就不敢再頂嘴。

 

走到房里,我對又回蹲廁所的爸爸說:我把孩子生的有手有腳,什麼都不缺,卻被你養廢了。就連弟弟和妹妹都覺得哥哥不對,你不該幫他撿起。你就是怕吵,什麼是對,什麼是錯,都不教。

 

爸爸一句都不敢出聲。

 

我真的憤怒到極點,真的是《養不教、父之過》。今天老大變成這般是非不分,爸爸很大的失責。總是息事寧人,錯過教孩子學會責任感恩、是非對錯的機會。

 

我指出:你要教他學會感恩,你每天幫他拖地,一聲謝謝都沒有。一兩張紙他都不甘願撿起,寧願花時間在指責別人。他一次吵、兩次吵,你只要教不幫,看他以後吵什麼?

 

爸爸後來上完廁所對我解釋,他聽到吵,就去哥哥房里。然後,看到紙在地,就撿起來。

 

他這說法,我可不信。

 

我擲重地要求他:別把好好的孩子養廢了,還有兩個尚沒長歪的孩子在看著、學著,將來三個孩子都養廢了。你這輩子活得不夠他們長,就是害了他們一輩子。

 



破了就破了

前些日子,小帥在樓上洗杯子,洗好後不小心碰撞了水喉頭而裂了杯沿。

我在樓下聽到“匡啷” 巨大的聲響,呼問他發生什麼事?

在臥房的女兒馬上趕去探個究竟,然後,我聽到:“哦哦!弟弟broke 他的杯子鳥。”

“I accidentally broke it.....”我聽到弟弟的哭腔。

“有沒有受傷?”我忙問。

“弟弟 broke 他的mug, 那是我的。”姐姐一再重覆弟弟打破杯子。弟弟開始哭了。爸爸依舊紋風不動坐在廁所的馬桶上,一言不發。

我放下手中的事,想上樓看看狀況,怕小孩踩到碎片,要拿吸塵機上去收拾。東西打破沒關係,不小心割傷才是事兒。

當我欲上樓時,弟弟拿著破的杯子下來,哭喪著臉說:“我不小心broke the 杯子 。”

“沒關係,東西壞了可以再買。你有沒有受傷?”我急忙問他。

“沒有。I accidentally hit and broke it.” 小帥一再向我解釋。而我,想知道他有沒被劃傷。

我問:“地上有沒有碎片?”

“I  already tidy it..”

正當我有些不解時,爸爸這尊大神下樓對我說:“他是洗好杯子,不小心打到水喉頭,所以碎片都在洗手盆內。”

弟弟還在哭,我對他說:“別哭了,人沒受傷就好。”

“你不罵我?”他淚眼婆娑問。

“我為什麼要罵你。你是不小心,不是故意。像姐姐故意摔東西,我才會罵。”小孩不小心打破東西,我從不打罵。小時不小心打破杯碗,父母也從不打罵。猶記得父親還曾嘗試用椰殼打磨成碗讓年幼的孩子使用,可是椰殼碗太臭了 ,沒人要用。

前些年,女兒微波食物,要拿的時候太熱了,一星期一連摔破兩個碗。我只是提醒她下次要拿時,沒信心叫我,或用隔熱手套。這些年來,家里的盤碗杯子也常不經碰擊,尤其是女兒的杯子一年換了4個。

“媽媽,sorry!” 小帥還是很內疚。

“人沒事就好,東西壞了可以再買。你自己會去洗自己的杯子,很乖。”我稱贊他。

小帥說:“I still feel sorry。”

我告訴他沒關係。而女兒立馬插嘴道:“有關係,那是我在Monk Abbey School去 school field trip 時,在Lincolnshire fair 拿到的gift。那是我的memorial gift. ”

經女兒那麼一提,弟弟又開始紅眼欲哭了。



右邊WREN是打破了姐姐的紀念禮物;左邊是新買的杯子。結帳時,那位女店員問女兒:Who's the pineapple ? 

爸爸當時解釋是在家的小兒子,不小心打破了杯子。這是買給他的。

2021年6月25日 星期五

被放棄不是好事

那天哥哥使用完廁所沖水,沖水的馬桶壞了,水依然嘩嘩地流。哥哥大叫:“爸爸,廁所的水還在流。”

爸爸從房里急忙跑到廁所里,察視了還在嘩嘩流的馬桶,馬上到樓下拿工具。 

我喚:“哥哥,你去看爸爸怎樣修,學一學。”

哥哥睬都不睬我。

不一會,我聽到爸爸喚:“妹妹,來看我怎樣修理。”

女兒回答:“為什麼叫我,不叫哥哥,不叫弟弟?”然後,女兒也不去。

我後來對哥哥說:“別人叫你幫忙,是因為覺得你可以;當別人不再叫你的時候,是放棄你了。所以,爸爸媽媽叫你做事情,是因為覺得你可以。有些事情,你要學,以後才會。”我時常對他說,若像電影《Hunger Games》,他一定是第一位出局的人。完完全全沒有求生技能和意志。

近來,臨睡前我對爸爸說:“你不能這樣縱容孩子,該教的,還是要教,以後獨自生活,什麼都不會,怎麼辦?”

爸爸則不以為然道:“以後他面對時,他就會去學怎麼處理。”他覺得像馬桶我也不會修,真的遇到事了,孩子大了,自個會解決。

而我,則認為若不好好訓鍊老大那種懦弱消極的個性,他日為人處事能力堪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