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0日 星期一

TeaSPoon

老大和女兒在英國小學﹐曾經參與教會在放學後舉辦的活動4﹑5年﹐顧名思義教會活動當然除了玩樂﹑手工﹐每星期一小時的 Kids Club 都會教導聖經典故。

那麼多年﹐最令我難忘的手工是兩個孩子﹐各剪貼了一個紙湯匙﹐寫著﹕Thank You, Sorry, Please.

他們對我說﹕這是 teaspoon﹐可代表〝謝謝﹐對不起﹐請〞 的意思。

事隔多年﹐這手工剪製的 teaspoon 早被我扔了。然而﹐孩子們這些年來﹐也沒把這三個字應用在生活上。

舒適的生活﹑過度的保護﹑周全的照顧﹐我家孩子沒學會感恩﹑沒懂得回饋﹑失去自我管理的能力。

不會感恩的孩子﹐就不會尊重﹔不懂回饋﹐就不會幫忙﹔不會自理﹐就不會在生活起居為自己負責。

很好奇地想問看此文的親友﹐

你家孩子﹐幾歲開始自己動手弄早餐﹖

你家孩子吃完飯會說謝謝嗎﹖

你家孩子幾歲開始幫忙家務事﹖

你家孩子需要你喚做功課﹑吃飯﹑沖涼﹑睡覺嗎﹖

如果有4 YES 的孩子﹐那恭喜你﹐你家孩子教養得很好。

我家小孩﹐從老大14歲到7 歲的老么﹐都是4 NO

老大要求他自己烤個面包﹐他反問你﹕如果不幫他烤﹐為什麼要問他早餐吃什麼﹖

要求老大﹑老二一人掃樓上﹐一人負責掃樓下掃樓下的女兒覺得樓上有床﹐需要清掃的面積較小。我指正所有床底沒堆東西﹐都需要彎下腰清掃。再說﹐樓下車庫佔了樓上一間半房間的面積﹐清掃樓下其實更小。她還是覺得虧大了﹐弟弟怎麼不用掃地﹖

以前老大﹑老二吃完飯﹐即使不合胃口﹐他們還是會說﹕媽媽﹐謝謝你﹐ 很好吃。漸漸﹐女兒沒說了﹐ 再後來搬到美國﹐老大也忘了說﹕謝謝。

老大每餐下樓到飯桌第一句是﹕哦﹗都不好吃。看到喜歡吃的菜﹐第二句就是﹕不夠。

老三從小就是不理人間事﹐他的主意力只專注在他喜歡的事物上。喚他吃飯﹑沖涼﹑睡覺﹐千呼萬喚﹐只須加上一句﹕再不來等下不給你玩電腦﹐立馬奏效。

這幾天﹐我開始思考沒有把TeaspoonThank You, Sorry, Please  掛在嘴邊的家庭風氣﹐漸漸失去和諧。

尤其是老大﹐每次我要抹地﹐叫他移動一下﹐去沖涼﹑來吃飯﹐即使他在旁﹐他仍不理不睬﹐再多說幾句。他馬上大聲喊﹕不要喊﹐ shut up

EQ 再高的人也會被挑激起脾氣﹐自己喊我﹐我沒喊他﹐反叫我不要喊。拿匙﹑拿ketchup﹑烤面包﹑泡茶﹑做功方﹐自己不動手做的事﹐反要求別人幫忙﹐被拒絕時反數落他人:lazy, selfish.

前天拖地叫他移動腳步﹐他反喊我﹕不要喊。。我警告他再一次那麼惡人先告狀﹐我會罰他。

昨天廚房洗碗﹐喚他讀中文﹐老大明明就坐在不遠的沙發上﹐就是不吭一聲。不鳴則已﹐
一鳴又是出口傷人喊﹕不要一直喊。。

這分別是惡狗先咬人。我要他道歉﹐他堅自己沒做錯。

好﹐我說﹕你如果可以找到一個人支持你喊媽媽是對的﹐那麼我向你說sorry.

一句sorry 有那麼難嗎﹖

他寧願為了不道歉﹐沒有電腦﹑手機﹑不能吃家里所有的東西﹐還有賭氣不沖涼。

倘偌不小心養了一隻白眼狼﹐就得讓他自生自滅﹐要教會他學會做人最基本的禮貌和良知。

這次﹐我絕不心軟﹐我要讓孩子在生活里﹐再學會teaspoon 的原則 ﹕Thank you Sorry , Please



2017年7月3日 星期一

說女生 STRONG 不是 compliment

昨天午餐時﹐小帥突然說﹕『媽媽﹐說女生 STRONG 不是 compliment , right﹖』

我附和﹕『yup, 女孩子不喜歡人說她強壯﹐因為那即意味他很壯﹑或很胖又不像女生。你在哪看到的﹖』

老大和女兒馬上七嘴八舌反駁。老大數落我性別歧視(sexist); 女兒覺得我是在教錯弟弟。

小帥則振振有詞提出見解﹕『70% 的女生不喜歡被人說她 “ strong”。』

女兒馬上糾正﹕『我每次幫忙拿重的東西﹐ 因為我喜歡被人說我“ strong"。』

儘管哥哥姐姐一直在那不認可﹐小帥卻一直道出他自己也不知從那看到的網絡訊息﹐一一地說說女孩子為什麼不喜歡被人說是”強壯“。

哥哥姐姐則一句在那 NO, NO﹐卻提不起數據和資訊反駁他的論點。


2017年7月1日 星期六

舌頭在打結

很久沒教老大和女兒中文了﹐趁最近暑假﹐開始又複習三月春假學的字詞和唐詩﹐結果老大學得很痛苦﹐我教得奄奄一息斜躺在沙發聽他五音不全的發音﹐耳膜被折騰得快陣亡了。

小帥記憶力好﹐又懂得有邊讀邊取形的技巧﹐雖然很多字是第一次學﹐但他比兩位兄姐快上口。

女兒也很靈巧﹐默讀幾次﹐也順利過關。

老大死記死背﹐完全不看字﹐舌頭和嘴唇在糾纏﹐中文的四聲從他嘴里都成了第四聲。有些基本的字詞是他三歲就學過了的﹐每年再重覆教﹑他重覆學的字﹐他還是很陌生。不但越學越差﹐也讀得很糾結。

昨天教他們名句﹕『一寸光陰一寸金  寸金難買寸光陰。』

小帥領先會讀﹐今天依然記得全句。

女兒默唸幾次﹐今天忘了“難買”兩字。

老大昨天背了他快抓狂﹐我快瘋了﹐還是無法順暢讀完整句。

今天他要朗讀時﹐小帥取笑他“吃金” ﹐“吃”光陰…

我對他說﹕『中文要放鬆唸﹐不能用喊﹐一喊叫都是重聲。』

他學著輕聲細“音”﹐最後順利唸完全句。

2017年6月30日 星期五

誰有“娘”心﹖

昨天午餐時﹐我問孩子﹕『如果有天媽媽死了﹐ 你們會miss 媽媽煮的什麼食物﹖』

女兒想了一下脫口說﹕『餛飩。』餛飩皮向來是我自己揉麵糰壓製成的。

老大緊蹙眉頭﹐仿很為難。

我問他﹕『哥哥﹐你會想念媽媽的炸雞球﹑還是餛飩﹖』

老大神色頗勉為其難說﹕『你的chicken ball沒那麼好吃了。』

『弟弟呢﹖會想念媽媽的curry puff?』

原來小帥已淚眼汪汪﹐他哭著說﹕『媽媽﹐我會miss 你。我不要你死。』

老大馬上批判﹕『弟弟﹐你 idiot ﹐全部人都會死。』

小帥紅著鼻﹑一直在眨眼睛訴說﹕『我怕你和爸爸會死。』

我安慰道﹕『你發明不死的藥﹐那樣媽媽爸爸吃了就不會死。』

老大又來搗局道﹕『不會有不死的藥。』

我說﹕『哥哥小時也想發明不死的藥給爸爸媽媽﹐後來長大就放棄了。弟弟﹐你不要像哥哥那樣沒決心﹐你好好讀書﹐當科學家就會研發一種可以長命百歲的藥。』

弟弟弱弱搖頭說﹕『我不會。』

2017年6月27日 星期二

學會放手

很多年前看過一個父母和子女的動畫﹐陳述人的一生﹐ 長大﹑求學﹑結婚﹑生子﹐再經歷生老病死。動畫一幕幕的歡樂﹑離別﹐道盡父母在不捨中必須學會放手﹐讓孩子學習﹑成長﹑獨立﹑面對生活的一切。

相信很多父母在兒女上學﹑或是托兒所﹐內心掙扎不已。一方面希望孩子能在外獨立不再依賴父母﹑另方面又依依不捨孩子不再依戀自己。

老大在小五之前﹐上學放學一直都由我接送。後來﹐他開始參加課外活動﹐我開始要求他像其他同學一樣﹐ 自己走路回家。

女兒上學的長髮一直由我幫忙打理﹐每次幫她綁頭髮還得受她大小姐脾氣﹐後來我乾脆罷工。任由她自生自滅﹐有時望著她出門披頭散髮不忍心又幫忙她。最近告訴自己必須學會放手﹐讓她學習成長。要留長髮﹐ 自己打理﹐媽媽不可能幫你一輩子。

小帥從小和我們同睡﹐搬來美國一人一室﹐起先他每晚要求有一個guest 陪他睡。然後﹐他漸漸習慣獨睡一室。

最近﹐老大習慣飯來張口﹐只要他大少爺下樓吃飯﹐非得盛好飯﹑擺好匙叉﹐不然賭氣罷吃﹐還反口數落﹕為什麼你那麼懶惰﹖

孩子成長的路上﹐身為父母必須忍心學會放手﹐只有放手讓孩子自己走出門﹑自己打理自己的生活起居﹐才學會感恩和成長。

這個暑假﹐安配他們負責家務﹐掃地﹑洗碗﹐自己摺疊自己的衣物﹐還要他們學會時間管理。可是﹐他們配合度十分的低﹐爸爸上星期說﹐我太遲放手讓他們幫忙家務事。

2017年6月26日 星期一

一起来找砸


 這張圖有什麼問題﹖

這張圖是從馬來西亞帶來的幼兒學華語第二冊里所拍下的﹐那是小叔的讀冊。依小叔的年齡推斷﹐大概是1985~1986 期間由南方印刷出版發行的讀物。

幾個月前﹐我教小帥這頁﹐他看了這圖一直哈哈大笑說﹕Funny。

我問他為什麼﹖

他說﹕那些鳥和小孩一起在唱歌﹐很好笑。

我再叫他看看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他還是覺得  very funny.

昨天我教三個兒女讀中文﹐故意翻開這頁﹐問他們這畫哪里不合理﹖

我之前和小帥討論過這圖﹐所以他想搶先發言﹐ 我制止他﹕『讓哥哥姐姐先說﹐你再看他們說得對不對﹖』

12歲的女兒覺得﹕『鳥的比例和那孩子畫得一樣大﹐不合理。』

觀察力很好﹐把我沒挑出的毛病給揪出。

14歲的兒子認為﹕『那些鳥五顏六色﹐不合理。』

也對﹐物以類聚﹑鳥以群居。

輪到7 歲的小帥雀躍地指出﹕『那個小孩不該跑到電線竿﹐太危險了。』

我提醒他們﹕『你們都忘了樹上有10隻小鳥﹐獵人打了一隻﹐還剩幾隻的推理嗎﹖』

老大不以為然道﹕『這只是一個圖畫﹐不代表什麼﹖』

女兒覺得那小孩和那些鳥很熟是朋友﹐所以小鳥不怕他。

小帥還是覺得這圖很funny。

他哈哈問﹕『為什麼要爬到那麼高和小鳥一起唱歌﹖ 』


2017年5月30日 星期二

學會互相尊重

前陣子騎著腳車去接小帥放學的路途中﹐被住家附近的高中學生騷擾。為首那名1415歲的男孩故意在我和他錯身而過大聲“啊啾”地打個洪亮的噴嚏。第一次﹐ 我被突如其來的聲量給嚇得失去平衡。翌天﹐他和約45個中學生又如法泡製﹐可那天我已心理準備﹐沒被嚇著只是邊騎腳車邊罵這些壞小孩。

沉靜尋思﹐這群中學生和我家老大的年級不相上下﹐我該教訓和引導他們。在飯桌上討論這問題﹐先生鼓勵我錄視頻作證﹔老大則在指手劃腳吹噓膨風﹕『給我遇到他﹐我“卡擦”heheehahaha hit他們。』這小子只會出嘴﹐真正遇到這事﹐他第一個腳底抹油。

住在這社區快兩年了﹐自從Trump上任總統﹐好像越來越多白人小孩開始以“騷擾和欺凌”東方臉孔為樂。我越想越不甘心﹐打算明天開著我手機錄下被騷擾的證據。接連三天﹐ 卻沒再和那始作俑者的小男孩碰上。

不過﹐我相信總有一天“逮”到你﹐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是我的原則。一旦被犯﹐我必會回擊。好啦﹗終於又在一天的午後高中放學期間﹐那小男孩和另位朋友一起步行在社區小道回家。他遠遠望見我﹐又開始和友人合計要嚇唬我。我拿著手機在腳車手柄前﹐錄下他們緩緩步前而來的身影﹐然後在我騎腳車越過他們之際﹐他們兩人又不約而同地打個大大大的響嚏。

我倒轉腳車﹐停在他們身邊問他們﹕『為什麼每次我經過時﹐你們都要打噴嚏?』我用“sneeze”這詞彙。

然而﹐另位參與惡作劇的小男孩卻問我﹕『為什麼拍他們﹖』

我再次強調﹕『你們為什麼每次越過我身旁﹐要大大聲的打噴嚏。』

我用的是Sneeze ﹐而那位男孩則辯說﹕『我鼻子敏感﹐所以 Hiccup (打嗝)。』

我向那位男孩解釋﹕『你那位朋友已經騷擾(harass) 我四次了﹐這絕對不是碰巧的敏感。』首次是他故意在對面的大道上呼喝我﹐我一併結算。

那位帶頭的男孩原本心虛漸行漸遠﹐無奈他同行的朋友還留在原地﹐他算有義氣沒有自己開溜﹐又踱回來向我解釋﹕『我有敏感﹐才會hiccup。』同時﹐一直向我道歉。

我其實只想把此事化小﹐也不想惡化鄰里的關係。是故對他們說﹕『你們也知道我們是住在同一社區﹐既然是鄰里﹐大家應該互相尊重。你知道你那天在我身邊故意大大聲打噴嚏﹐我差點跌倒嗎﹖這一點都不好玩。(not funny at all)

這之後遇到那位帶頭的小男孩﹐他頭低低不敢直視我﹔我卻先向他點頭。反而那位同行的朋友還故意小小聲地打噴嚏要來個小示威﹐ 我當做視而不見。

上星期為首的小男孩帶著他的45歲的小妹妹散步﹐經過我家門口﹐我向他點頭示好。最近在放學的路上﹐他開始怯怯地向我點頭了。

這是好的開始。

我經常詢問和告訴孩子﹐在外被人欺負﹐要告訴我﹐不要默默承受。這次被騷擾的經歷﹐我家小孩﹐尤其是老大認為我不該那麼輕易放過這小孩。我對他說﹕『這小孩只是頑皮﹐並不壞。所以媽媽教他要學會尊重﹐只想讓他 learn a les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