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25日 星期二

我不肥﹐你抱我

幫小女兒洗完澡﹐要她下樓。

小女兒懇求我抱她﹐聲音裝成可憐兮兮地說﹕『我不肥﹐妳抱我。』

因為我常說她是“小肥婆”﹐不要抱了。

現在她年級尚小﹐該不會自卑絕食﹔再長大一點﹐可能就會傷到她的自尊心了。

大人講者無心﹐小孩聽了有意。

拆禮物

朋友們給一對兒女送禮物﹐我們把這些禮物都一一堆放在火爐旁。

妹妹最沒耐性﹐一直想拆。我對她說﹕『等Christmas才可以打開。』

她不明白什麼是Christmas﹐直說現在是Christmas 了。每次看到Christmas tree﹐她總是嚷叫﹕『媽媽﹐有Christmas。』

兒子則是守財奴的脾性﹐舉凡糖果﹑巧克力﹑玩具﹐只要叫他收起來﹐或他視為寶貝﹐他都可以收藏不拆。

上星期學校老師給的聖誕禮物﹐他也是收起來沒拆。昨晚叫他拆開禮物紙﹐他還問我﹕『是不是Christmas 了﹐老師說 Christmas才可以拆﹖』

我說明天才是Christmas。他說那樣不可以拆﹐老師說Christmas才可以拆。

我問他﹐那老師有沒有叫你不可以欺負妹妹﹖

他邊想把拆了的禮物包回﹐邊說沒有。

我說﹕『那好﹐我改天叫老師吩咐你不可以欺負妹妹。那你聽不聽。』

他一邊回應說﹕『聽』﹐一邊馬上又與妹妹兩人三心兩意地要搶心目中的禮物了。

Santa Claus 是爸爸

去年﹐兒子頑皮鬧事﹐我們常威脅他﹕『你不乖﹐Christmas 時Santa Claus不會送禮物給你。』為了獲得禮物﹐兒子會暫收起皮性。

那時﹐我們常常對他說﹕【Santa Claus看他做壞事﹐會畫個X﹔做好事﹐畫個√。如果X比較多﹐就不會有禮物了。所以﹐他常常會追問他有幾個X﹑幾個√了﹐哪個較多﹖

今年﹐我們這招再也派不上用場了。兒子會不屑地說﹕『Santa Claus 不就是爸爸囉﹗』

我去年不小心說溜了嘴﹐他竟然耳尖地聽到了﹐而且還過耳不忘。

當我說Santa Claus 會從煙囪下來送禮物給好孩子。

他馬上對妹妹說﹕『才沒有 Santa Claus會來﹐ Santa Claus是爸爸啦﹗』

我不要當reindeer

在學校聖誕舞會﹐兒子被老師指派為reindeer裝扮的演出。自此後﹐妹妹常說哥哥是reindeer﹐她是fairy 。始於在哥哥的聖誕舞會﹐我幫她裝扮成仙女﹐還買了一對小粉紅的紗翼給她。

當時﹐為哥哥縫製reindeer的服飾時﹐妹妹一直哭鬧也要。我把santa claus紅彤彤的服裝給她穿上﹐她哭鬧不依﹐還是要跟哥哥一樣的。

我哄騙她﹕『當Santa Claus比較好﹐reindeer在冰天雪地還要載Santa claus四處送禮物﹐很辛苦。而且﹐當Santa Claus又可派禮物﹐多好。』

妹妹還是認為reindeer有一對角﹐才好看。她還是要當reindeer﹐我後來安撫她是girl﹐當fairy扮美美最好。

哥哥馬上抗議﹐他不要當reindeer﹐當reindeer被Santa Claus騎太辛苦了。後來﹐他還是乖乖當reindeer參加學校演出。

然而﹐昨天聖誕前夕﹐爸爸不經意又提起他是reindeer﹐哥哥馬上抗議﹕『我不是reindeer﹐我才不要做reindeer﹐太辛苦了。』

妹妹自言自語建議﹕『我是fairy﹐哥哥是Peter Pan。』

2007年12月21日 星期五

我三歲吃三個

去年返馬帶一對兒女前往佛堂﹐壇主陳講師給他們各兩個蒟蒻。

哥哥吃完份屬自己的兩個﹐見妹妹尚沒吃完一個﹐馬上奪走妹妹手上的一個﹐大言不愧對我說﹕『我三歲吃三個﹐妹妹一歲吃一個。』

我覺得又好氣又好笑﹐這聰明的小強盜在自圓其說。

我爸臥病在躺椅﹐看著兒子的一舉一動﹐經常對我說﹕『妳這兒子很聰明﹐又很自私。他會先幫妹妹一起吃屬於妹妹的東西﹐吃完了別人的﹐然後再慢慢吃自己的。但不會分妹妹吃﹐還很無情地說﹕妹妹妳吃完了﹐這個是我的。』

事隔一年﹐他的脾性依然不改﹐玩具和食物先拿妹妹的一起分享﹐還教小妹妹要一起sharing 哦﹗而他自己的東西﹐則屬他獨佔﹐不能分享的。

瞧﹗上星期在Tesco買了小玩具車給他們﹐妹妹的啟開了封套﹐而他的則還完好不拆。結果﹐妹妹在玩﹐他看了也想玩﹐告訴妹妹要sharing。

我對他說﹕sharing不是什麼都可以share的﹐你自己都有﹐為什麼還要搶別人的東西﹐逼妹妹與妳 分享。這是自私和蠻道。

我不吃honey了

前幾天教一對兒女背一首題為《蜂》的詩﹐作者是羅隱。

不論平地與山尖
無限風光盡被佔
採得百花成蜜後
為誰辛苦為誰甜

向他們解釋詩中大意﹐最後一句“為誰辛苦為誰甜”﹐令兒子義奮填膺﹐揮拳嚷叫﹕『我要去打拿走buzzy-buzzy honey 的人。』

『你吃的honey就是蜜蜂被拿走的honey。』

『媽媽﹐我們吃別的honey好了﹐不要吃buzzy-buzzy的honey。』

『Honey叫蜂蜜﹐因為是蜜蜂瞇花蜜做的﹐也只有蜜蜂會做﹐沒有其他honey了。』

『那我以後不要吃honey了。』兒子抿嘴示意堅決。

女兒則在一旁悲慽慽地喃喃自語﹕『buzzy-buzzy 可憐﹗』

兒子自從懂得詩中意思後﹐每每唸到《為誰辛苦為誰甜》會語帶泣聲﹐表情十足哀傷﹐很誇張也﹗

羊毛出在我身上

哥哥肖羊﹐與我們拌嘴﹐動不動就會說﹕『我是sheep-sheep﹐妳不要穿我的衣服。』

我駁問他﹕『你的毛在哪里﹖』

他不服地道﹕『妳的衣服是用sheep-sheep的毛做的﹐sheep-sheep是我。』

『衣服不一定是用sheep-sheep的毛做的﹐也可用棉花﹑也有些用一種叫蠶的虫虫所吐的絲。』我的舉例頓讓他大失所望。

最近他不再以“羊”為傲﹐仗“毛”欺人了。

2007年12月20日 星期四

那是外婆家囉﹗

去年底返家鄉陪伴癌末的父親﹐那時才三歲的兒子生平第一次接觸何謂是生病﹑什麼是死亡。

在他的認知里﹐“生病”是像外公那樣整天躺著﹔然後要吃很多不同的藥。

“死”就是躺在一個箱子里﹐然後用泥土埋了。

昨天放學後幫他洗澡﹐他脫掉衣服還在玩﹐我告誡他會生病。他又舊話重提外公生病﹐然後死掉了。突然他不解問我﹕『媽媽為什麼要把外公埋在泥土里﹖』

『讓外公可以好好睡。』我心酸地真心祈望父親能入土為安。

『我看到外公不是已睡在一個大箱子了嗎﹖』

『是啊﹗那是外公的床。我們以後回去馬來西亞﹐就看不到外公了。』

『哦﹗外公死了﹐那我們以後是去外婆家囉﹗』兒子又語出驚人地提醒我。

我感傷地說﹕『媽媽回去就沒有爸爸可以看了。』

兒子安慰我﹕『媽媽以後還會有爸爸的。』

我對他說﹕『只有一個爸爸生養媽媽。』

『為什麼﹖』哦﹗他又再玩“為什麼”的接龍對話了﹐我沒耐心接招。

我不要死

兒子昨晚在床上問了爸爸很多關於長生不老的方法。

『爸爸﹐為什麼會生病﹐生病了就會死﹖』

爸爸對他說沒好好照顧身體﹐抽煙喝酒﹐還有沒吃營養的食物。

『那好好照顧身體還會死嗎﹖』

爸爸向他解釋人老了就會死。

『那怎樣才不會死﹖』

爸爸鼓舞他長大了當科學家﹐研發長生不老藥就可以活一兩百歲。

『活了一兩百歲又會怎樣﹐會死嗎﹖』

爸爸又再吹氣地說﹕『再研究更厲害的藥﹐就不會死。』

『那更厲害的藥會死嗎﹖』

爸爸還是像一千零一夜般說什麼研發再研發﹐然後兒子接著說﹕那又怎樣﹐會死嗎﹖

我聽罷暗笑這兩人沒完沒了的對話。若是我﹐乾脆一句話﹕『人一定會死﹐不過不要亂去死。抽煙﹑喝酒是找死。』

媽媽跟爸爸睡

午睡時﹐讓女兒躺在爸爸的床睡。因為這間房朝南﹐在冬日的午後陽光會晒得牆面暖和一些。

女兒撒嬌依依不捨地要我抱抱﹐然後似哭泣地聲音說﹕『沒有人陪我睡。』

『有pooh-pooh﹐還有santa claus 陪妳呀﹗』我把床頭的小熊威尼﹐還有聖誕老人都放在她枕旁。

『 pooh-pooh 和santa claus都不會打monster啊﹗』

『沒關係﹐妹妹是yellow power ranger optimus-prime﹐最勇敢。』

『媽媽買床給我﹐我自己睡。媽媽跟爸爸睡﹐爸爸是媽媽的老公。』

自女兒出世後的日子﹐爸爸與兒子同房同床﹔我與女兒另間房同床。比起女兒﹐膽小的兒子經常一翻身沒有碰觸爸爸就哭喊。我常氣得罵他應該自己睡了﹐以後長大才不能一直與爸爸媽媽同睡。

兒子問為什麼不能?

我說﹕『爸爸是媽媽的老公﹐媽媽與爸爸要睡在一起。』

『那我也找老公睡在一起。』兒子不甘示弱﹐不過對象的性別有誤﹐千萬別是同性戀。

『媽媽也買一張床給哥哥好不好﹐我與哥哥一起睡就好了囉﹗』睡意漸濃的女兒尚不忘了替哥哥要了一份。

『好好…』

『爸爸是媽媽的老公﹔媽媽是爸爸的老公…』

女兒永遠也搞不懂誰是老公﹐誰是老婆﹔哥哥現在懂了﹐boy 是老公﹐要找老婆﹔girl是老婆﹐要找老公。

不過﹐哥哥有時會說要找好看的duck-duck做老婆﹔或是找好看的sheep-sheep做老婆。呵呵。。。

我們告訴他只可找人﹐而且是girl當老婆。他現在又說要白白的girl﹐不要黑黑的﹐黑黑的不好看。

2007年12月19日 星期三

這樣妳就Habis Wayang

哥哥放學後最大的樂趣就是像貓玩耗子逗妹妹﹐所謂的 不外是要妹妹聽他指使。

『妹妹妳不聽話﹐我不要和妳好了哦﹗』

妹妹哭﹕『不要﹐不要。。。。』

『妹妹妳不這樣﹐就不是yellow power ranger 囉﹗』

妹妹叫﹕『我是yellow power ranger, see you next week on CBB。』

『妹妹妳不給我﹐我不給妳巧克力哦﹗』

『我要﹐給我。。。』妹妹鬧叫著。她不會記得哥哥這小氣守財奴﹐只會哄她必須sharing﹐卻不會與她〝分享〞任何好東西。

『妹妹妳不乖﹐晚上ultraman 會來抓妳﹐妳就habis wayang 了。』

瞧﹗連ultraman 也派上用場了﹐難道妹妹成了monster要動用ultraman來殺戮。

註﹕Habis wayang 是馬來文﹐意為戲終。

我送妳去英國

哥哥叫妹妹要依他的意思這樣做Lego模型﹐小妹妹不依。

哥哥恐嚇道﹕『妳再不聽話﹐我送妳去英國哦﹗』

在廚房不經意聽了他這番話覺得芫爾﹐這小子不知道這里是英國嗎﹖這如同罵他人以後生的小孩沒有尾巴一樣沒意思。

上樑不正下樑歪﹐都是我經常動不動就對他說﹕『再不乖﹐我就把你送回馬來西亞公公那。』

或者道﹕『把你送去JungleLion吃。』

妹妹最怕聽到我說要把她丟進垃圾桶﹔而哥哥才不怕垃圾桶﹐他說他會自己爬出來。

糟了﹐兩個小孩在我有意無意間﹐似乎被 大的。

2007年12月17日 星期一

剪了長髮﹐爸爸沒功夫了

爸爸的頭髮三個月沒修剪﹐已長至耳垂。

我戲言﹕『在腦勺後可扎條小辮子。』

兒子馬上說﹕『那爸爸就會功夫了。』

最近在看《碧雪劍》連續劇﹐好動的兒子閒來無事﹐最喜歡爬高跳下﹐一招二式亂唬叫﹐仿似武功了得﹐輕功不凡。

昨日下午我幫爸爸把頭頂上那叢〝雜草〞修剪了。兒子看了理了平頭的爸爸﹐馬上不悅地道﹕『爸爸你不會功夫了啦﹗』

兒子還怪嘖爸爸﹐為什麼要剪頭髮呢﹖一點都不handsome。

問他要不要學跆拳道﹐他搖搖頭說﹕我要學那種頭髮長長﹐很厲害的功夫。』

2007年12月9日 星期日

我會肥

碗里的粿條湯尚存一口﹐叫女兒把它吃完。

『我會肥。』她掀開上衣﹐摸摸鼓鼓的肚皮。

她的托辭﹐著實令我驚訝﹐安撫她﹕『妳小小﹐吃了會長大﹐不會肥。』

『不要﹐我肚子會大大﹐會肥。』她把頭偏向一旁﹐緊嘟著嘴﹑倔強不從。

『女兒說她會肥﹐拒食了。』對老公說。

餐桌上的老公勉為其難牽動嘴角﹐依然看他的報紙。天大的事﹐都攪不動他沉溺於文海之中。反正女兒不是絕食﹐只是為不想吃找藉口而已。

爸爸是Doctor

『媽媽不舒服。』左肩不知緣何這些日子一直酸痠。

『為什麼不舒服﹖』

『手痛痛。』

『手為什麼痛痛﹖』

『妹妹長大當Doctor﹐幫媽媽看病。』

『爸爸是Doctor, 叫爸爸幫媽媽看病。』

女兒和兒子都搞不懂﹐爸爸的DR是博士﹐不是醫生。

我有刀﹐沒關關係

最討厭睡意很濃﹐與我同床的女兒還在喋喋不休﹐甚至抬起腳來穿過厚被踢我。今晚又來拔我一綹一綹的髮絲了﹐我氣得恐嚇她再不睡覺﹐monster就會出來了。

『我很勇敢﹐我不怕。』她老調重彈。

『媽媽不保護妳哦﹗』

『我有刀﹐沒關係。』

晚餐吃pizza ﹐把底墊白色的保麗龍來拿﹐各做了一把海盜刀給她及哥哥玩。就寢之前﹐她帶上樓來放在床旁﹐

『monster不怕妳的刀。』

『我叫爸爸保護﹐還有Angel阿姨。。。』

『妳再不睡覺﹐不要吵我。不然﹐我會打…』

『媽媽心不好﹐我不要媽媽了…我要Angel 阿姨。』

不要跟哥哥講

對女兒說﹕『明天我們去shopping ﹐不要跟哥哥講哦﹗』

女兒悄悄在我耳邊說﹕『不要給哥哥知道。』

小小年級的她﹐喜歡與媽媽共同擁有秘密﹐不會像哥哥那樣把守不住不能說的秘密。

朋友會打我

女兒每天背對著測量身高的牆壁問﹕『媽媽﹐我多高了﹖』

告訴女兒再長高一些就可上學了。

『在school就會有朋友與我一起玩。』她自言自語。末了﹐再加上一句﹕『朋友會給我受傷。』

哥哥每天受傷的情形﹐令她留下陰影。

踏水很好玩

出門前去接兒子放學﹐半途下起雨方驚覺忘了帶雨衣及雨傘。老公今早出門上班時還吩咐他﹐別被今天看似明朗的天氣騙了﹐今天下午會下雨。豈知﹐自己卻大意忘了此事。

接了兒子﹐開始傾盆大雨﹐學校又沒地方可以躲雨﹐我們只好冒著大雨疾步前行。女兒躲在推車雨罩之內﹐兒子最可憐﹐飛劍般的雨絲把他身上都打濕了﹐雨水還順著絨毛的帽沿滴下。他覺得不舒服﹐把帽給摘下﹐我告訴他﹐雨水會撲打臉﹐會疼。

『媽媽﹐踏水很好玩。』他在自得其樂﹐脫帽仰天任由雨水攻掠其身。

『你沒穿BOOTS ﹐不要踏水。』我告誡他。

在低窪水湧之處﹐我一手推車﹐一手抱他越過。豈知﹐步行不到十尺﹐他馬上兩腳踩進一酒吧店前的小水道涉水而行。

『回去我一定打我氣得擱下狠話。』

『嗚嗚…媽媽sorry ﹐不要打了。以後不敢了…』

『你為什麼去踏水…』

兒子不敢說﹐我腦里掠過他剛才所言﹕『踏水很好玩。』問他﹐是不是。他不敢直視我﹐無言地點頭。

2007年12月5日 星期三

睡覺那可以聽故事

兩位小孩都喜歡聽故事﹐睡前聽故事是他們喜歡的事﹐也是我用以交換必須刷牙才講故事的條件。

『媽媽講故事。』女兒抱著一堆故事書﹐催著在幫兒子刷牙的我。

『睡覺時才講。』

『睡覺了那里可以聽故事。』兒子指正我。

『躺在床床睡覺前﹐媽媽講故事﹐然後你們就得睡覺了。』

我的長話短說犯了語病﹐被小大人嚴正以待糾正。

媽媽以前很美

把六年前的婚照專輯給到訪的友人看﹐兒子百看不厭一頁又一頁瀏灠。

『媽媽以前比較好看。』邊看邊不忘評頭不足一番。

我問他﹕『媽媽現在不好看嗎﹖』

『以前比較白。』他信口雌黃。

『現在很黑嗎﹖』我又問他。

他想也沒想又說﹕『照片有笑﹐比較好看。』

『哦﹗媽媽現在很凶是不是﹖』

他一頁又一頁重翻喃喃道﹕『這里都很美。』

有時翻看說我現在胖了﹐不好看。

有時說我婚紗好看。

反正每次看這婚輯都有不一樣的理由說我現在不好看﹐惟一不變的是婚照的媽媽比較美。

大小都龜毛

為了配合聖誕表演舞會﹐兒子學校的老師要我們替他張羅馴鹿(reindeer) 的服裝。我們找了好多商店的鹿角的頭飾﹐不是頭筘太鬆﹑就是太緊﹐若不然延伸在鼻端的渾圓紅紅的鼻子﹐兒子誇張地嚷叫著﹕『我不能呼吸了﹗』

找來找去﹐過於昂貴的價格令龜毛的我不捨得買﹔設計不合龜毛兒子的樣式﹐令我們空手而歸。

前兩天信誓旦旦很容易製作的老爸﹐被我及兒子正式委於重任必須在這週末完成他的〝樣品。〞

我結婚要這花

在TESCO陪兒子上洗手間小號後﹐我在花叢之中觀看。

『媽媽這花很美﹐買啦﹗』兒子現在漸漸有鑑賞能力﹐懂得評賞美與醜。

萬紫千紅﹐真的美不勝收﹐連我也心動想買一束花回家擺置。

『媽媽﹐我以後結婚要這種花。』兒子指著我視線對焦的Poinsettia(聖誕紅) 。

『等你結婚未必有這些花。』聖誕紅是在聖誕節才會綻放的季節花。

『我以後會長大﹐長大就可結婚﹐就可以買這些花啦﹗』

奇怪﹐誰教他結婚要買花的呢﹖

為什麼不等我

清晨告訴要上學的兒子﹕『Angel阿姨今天中午會來。』

『為什麼不等我。』兒子很生氣地問。

『你要上學呀﹗』

『那我放學去找他。』

『阿姨要下班回家了。』

『為什麼每次我上學Angel阿姨才來﹖』

『因為你放學了﹐她要回家了。』

『那叫她以後不要來好了。』

嘩﹗這小孩太恐怖了吧﹗怎〝寧可玉碎﹐不願瓦全〞﹗﹗

2007年12月3日 星期一

Fairy從哪里來﹖

躺在床上就寢時﹐女兒嚷哭右手食指不小心撞及的損傷﹕『很痛﹐很痛…』

『快點睡覺﹐Fairy會讓妳不回再痛。』

女兒依然不停叫嚷痛。

『妳不乖乖﹐Fairy不會來找妳。』

聽罷﹐她問﹕『Fairy從哪里來﹖』

這可把我問倒了。

『Fairy在睡覺時才會來﹐媽媽也不知道她從哪來。』

『Fairy來找我﹐Peter Pan來找哥哥。』

與眾不同

兒子學校白紙黑字通知家長為自家的小孩準備reindeer costume ﹐以期在聖誕舞會表演穿上。

我建議買﹔老公卻大不愧道﹕『不必買﹐很容易做啦﹗』

『那你做。』我最怕有建議沒行動﹐到頭來還不是要我搞定。

『自己做才會與眾不同嘛﹗』

『我沒那個天份及才華。』在家里穿著玩沒關係﹐要拿到外頭獻醜就免了吧﹗

兒子在旁叫﹕『媽媽不做。』

『沒關係﹐爸爸做給你。』老公一言為定的口吻。

『彬彬﹐叫爸爸拿camcorder錄下為證哦﹗』我才不信平日老愛一堆口頭理論﹐沒有實際行動的老公。

『爸爸拿camcorder錄下。』

『爸爸會做給你﹐很容易。』

我拭目以待﹐希望偉大的作品〝奇跡〞出現。

爸爸疼我

女兒又撒嬌不吃早餐﹐趕著送兒子上學的我失去耐性對她說﹕『再不吃﹐媽媽不疼妳了。』

『媽媽不疼﹐爸爸會疼。』

『媽媽疼哥哥了。』

『我不要媽媽了。』她一副無所謂。

『叫爸爸也不要疼妳。』

『爸爸比較好﹐爸爸會疼。』

我沒折了﹗不必疼她﹐讓她餓肚子好。

拔光牙

睡前刷牙洗臉小便﹐必然得與女兒展開拉鋸戰﹐反正要她必做的事﹐她必定與妳對抗到底。

據專家所言﹕這是〝可怕兩歲兒〞試探權力的拔河。

『妹妹﹐妳再不來刷牙﹐我叫醫生把妳牙齒拔光。』

『我不要﹐我不要。』邊哭邊喊﹐還是拴在原地不動。

『拔光牙齒就不必刷牙了。』

『嗚嗚…不好﹐不好…』

『那就來刷牙﹐不然虫虫會咬。』

『我不要刷牙。』

我失去耐性地喊﹕『妳給我過來﹐要不然以後不買糖果和巧克力給妳﹔買牙刷給哥哥﹐不用買給妳了。』

『不好﹐不好。。』越哭越大聲了。

『再不過來﹐我要打了。。。』狠話還沒擱完﹐廿四孝爸爸深恐女兒又慘遭毒手﹐趕忙過來哄抱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女兒。

難於把持

送兒子去課室後﹐推著女兒走在校園外﹐遠遠瞧見一個大概只有七歲的小男孩吃力的把持著一輛後座有個約莫歲半的小男嬰。步至兩尺之距﹐後座在哭鬧的小男嬰快把那輛腳車給弄倒了﹐小男孩全身吃力地要把欲墜的腳車擺平﹐我三步拼兩步幫他把腳車給穩住。

我問他﹕大人在哪﹖是不是在對面的商店﹖

他靦覥地點點頭。

我幫他把腳車推在圍柵托放﹐原想陪他等到大人來才離去﹐卻瞧見他滿身不自在。於是﹐問他行嗎﹖他又點點頭。

這是我一月內瞧見兩位不足八歲的小孩﹐被大人肩托照顧腳車上的小孩。上回一位小男孩同時要照顧另位三歲的小女孩。結果腳車倒了﹐後座的小嬰兒哭了﹐小男孩無法把腳車托起﹐在身旁的兩位小孩都哭鬧急之下﹐自個過了馬路找父親。那位小女孩也跟著過馬路﹐在對街另位青年人瞧見﹐在一髮千鈞之下慌忙抱起她。若不然兩旁迎面而來的車輛﹐將令後果不堪設想。

這里的大人﹐還真放心委託小孩於“重任” 。

我會受傷

每天送兒子到課室〝吻別〞後﹐女兒經常鬧別扭不要回家﹐她也要上學。

餵她吃粥她有一口沒一口地不專心吃﹐我哄騙她﹕『妹妹要吃多多﹐長大就可以上學了。』

豈知她撒嬌地哭著﹕『我不要上學﹐我會受傷。』

兒子在學校幾乎每天被飛來橫禍﹐弄得掛彩回來﹐我們每天叨唸著學校怎那麼不安全﹐無形中卻烙印在女兒的腦里﹕『上學會受傷。』

『妹妹吃多多﹐就會有力﹐在學校就沒有人會欺負妳了。』

『我不要上學﹐上學沒有媽媽保護。』女兒益發不可收拾攬著我請求﹐我要如何保護她在學校不受傷呢﹖

兒子這學年開始﹐一而再三大大小小的傷瘀﹐令我感到學校不是安全的地方﹐投訴無效﹐我也沒折﹗

Theo很麻煩

過了交通燈﹐行走在Arboretum Park圍柵旁的人行道﹐我問兒子﹕『有沒有看到Theo﹖』

『不要看到他啦﹗太麻煩了。』

以為我聽錯﹐再次問他﹕『你說什麼﹖』

『快點走啦﹗看到Theo太麻煩了﹖』真的也﹗兒子竟說上學途中﹐遇到同學併肩而走是麻煩﹐太令我驚訝。

『為什麼是麻煩﹖你昨天不是才與他手牽手走到學校嗎﹖』

『很麻煩﹐看到他﹐要等他。他拉著我的手﹐害我跌倒。』兒子蹙著眉頭疾步行走﹐顯然不想與Theo邂逅而行。

Ophss…四歲的小孩竟然如此的介意他所謂的〝麻煩〞。

爸爸是好老公

今早步出家門要帶兒子上學時﹐發現女兒躺坐的娃娃手推車已被敞開。

『哦﹗爸爸今天那麼好﹐幫媽媽打開車車。』這一年來﹐接送孩子上下學﹐置放在屋外墙角手推車﹐平日都是由我自己出門前敞開的。老公出門上班的時間比我們早一小時。

兒子老氣橫秋地道﹕『媽媽﹐爸爸是妳的好老公哦﹗』

女兒也跟著馬後炮亂蓋﹕『媽媽是爸爸的好老公﹗』

兒子一臉不屑罵﹕『妹妹笨蛋﹐媽媽不是爸爸的老公。不要學我講…』

接著﹐妹妹吵不過一哭二鬧三叫媽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