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8日 星期四

那我們回去看她

聽媽媽在電話那端道﹐三歲的小侄女兒每次看到飛機﹐都會說﹕『彬彬坐飛機走了。』

我對兒子說﹕『阿芯想你。』

兒子聽了沉默一會﹐突然對我說﹕『那我們回去馬來西亞看她一下。』

童言童語﹐卻很有情義﹐我心揪了良久。

畢竟這兩個小孩概處兩個多月﹐卻分別快兩年了﹐兩人還惦記對方﹐很溫馨﹐很感人。

那boy的禮物就給我

兒子的同學邀請他及妹妹參加這星期六的生日會﹐我各買了兩份禮物。

女兒看到那個雙層小屜台﹐很喜歡。一直吵著要我送她。

兒子也喜歡那個裝著巧克力的工具鐵箱﹔也要我送他。

我問他們要不要參加生日會﹖

兩人異口同聲地說﹕『要。』

『那我們去參加人家的生日會要帶禮物﹐你們要的話﹐就沒有禮物可以送人了。』

『媽媽﹐那pink colour的東西是girl的﹐Ingrid是girl﹐所以送她。我們只要送一個就好了。那個tool box是boy的﹐可以給我。』兒子很聰明地建議。

『那個tool box不是boy的﹐里面裝著巧克力。』

『tool box是boy的﹐不是girl的。』

『你們兩個去﹐要給兩個禮物才對。』

『那你再去買一個給我。』

『我也要﹐我也要…』妹妹在一旁不落旁人地大叫。

給你叫 Ali Baba

兩位朋友搬離林肯後不久再回來探望我們﹐兒子很興奮地纏著他們夫婦倆“胡說八道”。

那天在餐館吃點心時﹐突然問為夫者的朋友﹐你有沒有英文名﹖

那位朋友說沒有﹐打趣地叫兒子幫他取一個英文名。

『叫 Ali Baba。』兒子不假思索地道。

我們聽了笑翻。

然後為妻的朋友要兒子也幫忙取個英文名。

『也叫Ali Baba。』兒子哈哈地說。

怕妹妹沒有會哭

學校今天有個小賣會﹐今早給了兒子四十便士。

接妹妹放學時﹐順便給兒子送午餐。剛巧遇到他從課室出來﹐脖子掛個要上廁所的牌。

待他上完廁所﹐我問他今早買了什麼﹖

他說﹕『我本來想買ginger bread man﹐後來買了個可以掛在褲子的東西。我也買一個給妹妹。』

『哦﹗你還會買東西給妹妹啊﹗』

『我怕妹妹沒有會哭呀﹗』然後﹐他告訴我還剩下十便士。

我贊揚了他﹐看著他進入教室才離開。

女兒一整個下午﹐很期待哥哥到底買什麼給她﹖

哥哥回來後一瞧﹐原來是個鎖匙圈。

哥哥教她要掛在褲子﹐兩人在身上的衣物找來找去﹐要如何掛在褲子上。

後來我幫他們掛在外套拉鏈的把手洞上﹐兩個小娃很開心地與我們外出逛夜街。

2008年12月8日 星期一

大便沖掉baby

有天女兒又指著我的腹部說﹕『媽媽﹐肥肥。』

我打趣地說﹕『不是肥肥﹐是有baby了。』

『哪里是﹐是肥肥﹐不是有baby。』她精靈地回我。

『媽媽肚子有baby了。』

『我要妳去大便﹐然後把baby沖掉。』她妒嫉地拉我起身﹐要我趕快上廁所﹐還補上一句﹕『我不喜歡baby。』

2008年11月27日 星期四

哦﹗沒人陪我玩了

有晚要帶女兒上樓就寢﹐她哭叫著不要睡覺。

我又哄又騙要女兒陪我上樓﹐我怕怕不敢上去。一向體貼的女兒好心地陪我上樓。

兒子瞧著女兒要上樓﹐馬上說﹕『妹妹﹐你不要上去﹐我給你東西。』

爸爸馬上出言制止兒子的誘騙﹐兒子很不情願地說﹕『哦﹗妹妹睡覺﹐沒人陪我玩了。』

girl那里要做工

問女兒長大要做什麼﹖

她大驚小怪地笑﹕『girl那里要做工﹖』

『girl為什麼不做工﹖』

『媽媽你哪里有做工﹖』

『媽媽要照顧你們﹐所以沒去上班。可是照顧你們也要在做工啊﹗像Angel阿姨有做工。』

今天﹐一對兒女又針對男女的職業爭執﹐兒子認為醫生﹑司機是boy的﹔老師及護士是girl的。

爸爸舉例兒童節目的《Me Too》的DR.Juno是girl, 他助手即護士是boy﹔還有Tina是 Taxi司機。

兩個小孩才平息了爭辯。

我要弟弟

兒子最近看班上兩位同學的媽媽﹐都生了小弟弟﹐一直叫我再生個弟弟。

我說﹕『你連妹妹都不會愛護﹐每天打她。』

他信誓旦旦對我說﹕『我不會再打妹妹﹐我promise妳。』

對他的承諾﹐我嗤之以鼻。『你每次答應﹐都做不到。』

『我會keep the promise的。』

『那你要聖誕禮物﹐還是弟弟﹖』

『這樣我不要christmas present﹐我要弟弟﹐你生兩個給我。新年再生兩個。』他以為生小孩很容易﹐有時叫我生一百個弟弟給他。

『媽媽老了﹐不能再生那麼多。』

『那為什麼Jade的媽媽那麼厲害﹖』他的同學有四個姐妹﹐上星期剛出世的是弟弟。

『Jade的媽媽想要生個boy吧﹗』

『那我想要個boy陪我玩。』

『妹妹可以陪你玩。』

『妹妹是girl不可以陪我玩車車﹐她又愛哭。』

『你不打她﹐不搶她的東西﹐她就不會哭。』

『我還是喜歡有個弟弟陪我玩。』

『我考慮一下。』

『媽媽﹐你考慮一下就好了。我不要christmas present﹐要弟弟。』

翌晨﹐他對我說﹕『媽媽﹐我還是覺得我要christmas present﹐不要弟弟了。』

2008年11月25日 星期二

咖啡的味道

每晚﹐我陪女兒在床上講完一本故事書後﹐就讓她自己先睡﹐我下樓喝杯茶及看電腦。

有晚﹐我喝完咖啡上樓就寢時﹐女兒在睡夢中咳嗽﹐我讓她喝些水。她翻個身喃喃地夢囈。我以為她在說夢話﹐豈知不一會兒我幫她蓋被﹐她又再重覆同樣的音調﹐我隱約聽到有〝咖啡〞兩字。

『妹妹﹐妳說什麼﹖』

『妳的口里有咖啡的口道。』她沒有睜開雙眼回答我。

看來﹐她的鼻子遺傳了我的靈敏。之前﹐我才再次刷牙﹐想不到她尚可嗅到殘留的咖啡氣息。

太高﹐掛不回去

有天女兒望著一地落葉﹐感嘆地自言自語﹕『autumn了﹐葉子都掉下來了﹖』

我打趣地道﹕『我們把它掛回去﹖』

『tree 太高了﹐掛不回去了。』

『那我們把它掛回矮矮的地方﹖』

她哈哈大笑﹕『呵呵﹐autumn 葉子都全都要掉下來﹐掛不回去了。』

2008年10月31日 星期五

你有幾位好朋友﹖

那晚陪兒子第一次去學二胡後﹐我們在冷洌的夜空下一邊走一邊聊。

我對兒子說﹕『妹妹的乾媽媽要到中國去﹐媽媽問她能不能夠幫你買二胡﹖』

『哦﹗我為什麼沒有乾媽媽﹖』

『她要girl﹐不要boy做乾兒子。』

『我叫爸爸在internet幫我找乾媽媽。』

兒子以為網絡要什麼有什麼﹐真令我吃驚。我告訴他﹕『她是媽媽的好朋友﹐不是在internet找的。媽媽有三位好朋友﹐她是其中一位。』

『哦﹗我為什麼沒有好朋友﹖』

『你以後長大可能就有。一個人可以找到一位好朋友就很好了。』

『那妳為什麼有三個﹖』

『因為媽媽很幸運。』

『那我以後也要有三個好朋友。』

『你要找的是好的朋友﹐然後你對他好﹐他也對你好。你有事﹐他會幫你﹔他有事﹐你會幫他。』

『那爸爸有沒有好朋友﹖』

『你回去問爸爸﹖』

翌晨﹐我聽到兒子問﹕『爸爸﹐你有幾個好朋友﹖』

爸爸大概說沒有。

『你為什麼沒有好朋友﹐媽媽有三位好朋友﹐我以後長大也要找三位好朋友。』

找到老婆﹐就有孩子

一對兒女在樓下玩耍﹐大概是把空盒紙片弄成汽車或工具的創意手工吧﹗

兒子說﹕『以後我買一個﹐做給我的孩子。』

『你又沒有孩子﹖』妹妹提醒哥哥。

『以後我找到老婆﹐就會有孩子了。』兒子自信滿滿地告訴妹妹。

2008年10月29日 星期三

我要乾媽媽

最新女兒有事没事会说:『我有乾妈妈,乾掉的妈妈』。

昨晚吃葡萄乾,她又说『:葡萄乾是乾的葡萄,乾妈妈是乾掉的妈妈。』

早上我要兒子暫停玩電腦遊戲﹐讓我回信给妹妹的乾妈妈。

女儿聽罷馬上號令兒子:『哥哥你走,讓电腦給媽媽回信给我的乾媽媽』。

兒子马上又哀號問﹕『哦!为什么我没有乾媽媽,妹妹有?我也要有乾媽媽,媽媽你去幫我找。』

晚上帶他去向一位中醫師朋友學二胡﹐因為二胡體積太大﹐那位朋友說最好感買到小孩學的二胡或京胡﹐不然學起來吃力。我與爸爸在網上搜尋要網購﹐可惜都沒有小孩學的二胡或京胡﹐於是想到妹妹的乾媽媽這星期日即將到上海旅行。

我說﹕『叫妹妹的乾媽媽幫你買把二胡。』

『哦﹗為什麼我沒有乾媽媽﹐我也要有乾媽媽。』

『沒有人認你為乾兒子。』

『我叫爸爸在internet幫我找乾媽媽。』

2008年10月24日 星期五

我吃了呀﹗

今天兒子放學回來﹐吵著要吃巧克力﹐我與爸爸異口同聲說﹕『不可以。』

他逕自地把巧克力放進口里﹐然後一邊說﹕『我吃了呀﹗』

『你像妹妹一樣﹐白問的。吃了才叫吃了呀﹗』

妹妹常常這副德性﹐徵詢我﹕『可不可以吃﹖』

我說不可以﹔她卻照舊拿來吃。然後一邊說﹕『我吃了呀﹗』似乎得到我的同意﹐這是變相強逼。

有時她要剪紙﹑或做某些事﹐我不同意﹐她依然行事﹐然後一邊做一邊說﹕『我做了呀﹗』

這種表面形態很有禮貌﹐常令我為之氣結道﹕『妳問了也是白問﹖』

女兒卻臉不紅眼不貶地說﹕『我問了你了呀﹗』

『我沒說可以﹗』

『我已經跟妳說了呀﹗』反正她認為只要說了﹐相等於就是知會妳的同意。

為什麼是這只手指

在床上與女兒看完故事書後﹐一起唱歌。

我們一邊唱一邊比手勢

One, two, three, four, five,
Once I caught a fish alive.
Six, seven, eight, nine, ten,
Then I left it go again.

Why did you let it go?
Because it bit my finger so. 唱到這﹐女兒會裝腔『啊﹗』一聲。

Which finger did it bite?
唱完 This little finger on my right。

我把右手尾指伸出﹐女兒問我﹕『媽媽﹐為什麼是這隻手的手指﹐不是這隻﹖』

『因為是 This little finger 是小手指﹐而且是right 右手的小手指呀﹗』

我趁機教她左右手﹑左右腿﹑左右眼﹑左右耳﹔還有拇指﹑食指﹑中指﹑無名指﹑小指。

那一晚﹐她學會了左右﹐而且還很得意地聲明﹕『寫字是用右手。 』

不是blue

晚上的story time與女兒一起在床上看一本書名為《This dog Bruce》的故事書﹐書中的小白狗叫Bruce。

我解說Bruce是一隻很頑皮的小狗﹐女兒在旁一直叫﹕不是blue 。

我沒理會她﹐一向來她很有想法﹐喜歡沒完沒了地發表自己的意見。因此﹐我一頁又一頁翻說Bruce嚇走了三隻小豬﹐她嗓子提得更高地在嚷﹕不是Blue......

這次﹐我終於意會到她在糾正我﹐書中的小狗不是Blue。

我向她解釋﹕『Bruce是小狗的名字﹐不是Blue colour。』

她還是不服氣地問我﹕『dog-dog 是白色的﹐為什麼叫Blue?』

『那你為什麼叫Bernice?』

她靦腆地道﹕『我不知道﹖』

2008年9月24日 星期三

媽媽沒來接我

女兒昨晚臨睡之前﹐頻頻對我說﹕『媽媽﹐我太開心了。』大概期待明天又可以上學﹐太興奮得一整晚都睡不好。

今天凌晨二時﹐她叫著枕畔的我﹕『媽媽﹐有聲音。』

我在睡夢中被她吵醒﹐她眼睜得大大地注視著天花板。我側耳聽了一下﹐漆黑的萬籟沒有聲息啊﹗

於是﹐叫她起床尿尿﹐再安撫她睡。

酣睡之中﹐隱隱聽到陣陣的哭泣﹐睜眼一開﹐不得了﹐女兒哭得唏哩嘩啦﹐滿臉是淚不停地叫﹕『媽媽沒來接我。』

我擁她入懷不停地安撫她﹕『媽媽在這里﹐不要哭。』

『媽媽沒來接我。』她還是不斷地抽搐。

我擦她頰上的淚珠﹐不停地對她說﹕『媽媽一定會接妳放學﹐如果媽媽忘了﹐老師會打電話給媽媽﹔不然﹐妳可以去找哥哥。』

她哽咽地道﹕『媽媽﹐妳一定要來接我放學哦﹗』

『媽媽最疼妳﹐那里捨得不要妳。』

在我懷里﹐她顯得安心地又入夢鄉﹐眼睫上還泛著淚光。

也許前幾天與我一起觀看《笑著活下去》那套連續劇﹐女主角晏陽被媽媽遺棄在福利院的情景﹐因而有陰影。

2008年9月23日 星期二

雞毛當令箭

女兒肖雞﹐個性“雞婆”﹐閒來無事最喜歡挾“媽媽”令哥哥。

以前﹐她會說﹕『你打我﹐我對媽媽說哦﹗』

現在﹐她卻喝令﹕『媽媽說妳打我﹐她會把妳關進cellar 。』這是我N 時對哥哥立的馬虎﹐卻被她當成盾牌。

『媽媽叫你要收玩具﹐不然會叫你坐樓梯口。』我在廚房忙著﹐都沒見到兒子玩什麼玩具。

『媽媽說pink這是girl的, 不是boy…』哥哥大概要玩她的玩具。

『媽媽不給你fortune cookies﹐你吃不完飯。』在飯桌的我尚未開口﹐她自己也沒吃完飯﹐卻對哥哥說。

週末﹐父子倆沒天沒夜在打戰﹐無聊的女兒會對“掛羊頭賣狗肉”的爸爸說﹕『媽媽說世界和平﹐不要再打戰了。』

有時我喊吃飯了﹐她會第一個沖來廚房﹐然後學我喊﹕『媽媽說快來吃飯了。』

昨晚臨睡及早上﹐她終於把憋了兩天的大便解放﹐她又開始對哥哥說﹕『媽媽說﹐我有smarties,你沒有。因為我有大便呀﹗你沒有﹐所以沒有smarties。』

哥哥心不甘地在〝啊……〞﹐她卻像潑婦罵街地強調﹕『媽媽說你沒大便﹐沒有smarties…』

我何曾諭傳令箭給她了﹗﹗

我不騙妳

近日女兒的口頭禪是﹕我不騙你。

每次開場白或結尾﹐都特別強調﹕我不騙你。

『我不騙你﹐在那邊。』我找不到她老師給我的便條﹐她指給我看在那里。

『我都說是我的﹐我不騙你。』哥哥認為我給女兒的fortune cookies(籤語餅)是他的﹐女兒信誓旦旦地找我對證。

『我今天有大便﹐我不騙你。』她對爸爸說。

為了讓一對兒女『今日“便”今日“解”』﹐我們每晚會給有大便的人一張小貼紙。

『你帶我去library和小朋友玩﹐我會乖﹐我不騙你。』

『媽媽﹐有電話﹐我不騙你。』

『我不喜歡吃黑麵(炒麵或乾撈麵)﹐我不騙你。』

『我喝完了milo﹐我不騙你。』

『我沒有尿﹐我不騙你。』

今晚對爸爸提起她的一串串“我不騙你”的對話﹐我笑謔道﹕『她好像以前都在騙我。』

爸爸笑言以對﹕『還不是學了妳的口吻。』

是嗎﹖我怎不記得我常說﹕我不騙你﹗﹗﹗

哦﹗大概每次我下馬威的時候都會特別強調﹕我不騙你﹐要是十分鐘之內﹐你沒有……。

今天我很開心


昨天女兒第一天上幼兒園﹐我接她放學與她一起在細雨霏霏中漫步回家﹐她對我娓娓道來在第一次離開父母兩個小時半的故事。

她開口先對我提起﹕『媽媽﹐我小便兩次。』

我驚訝﹐因為她平時五﹑六小時都不會要上廁所。於是問她﹕『老師帶妳去嗎﹖』

『老師帶我去﹐我自己拿紙擦。我不會開水洗手﹐老師幫我﹐然後拿green colour紙擦乾手。』我想﹐大概她想測試自己能如廁的能力。因為﹐我們最擔心她上廁所的問題。

『那你坐上馬桶有沒有先擦一擦﹖』早上送她到教室﹐臨走前我還特意教她怎樣使用廁所。

『沒有﹐因為沒有骯髒呀﹗』

『那你上完廁所有沒有沖水﹖』

『有。 不過﹐我吃不完香蕉﹐老師叫我丟在垃圾桶。因為我喝完milk。』她最喜歡用“不過”﹐“因為”這兩個介詞。

『那妳有沒有交到新朋友﹖』

『沒有﹐不過今天我很開心。』

瞧她一邊吃著我剛炸好的咖哩角﹐一邊很滿足且陶醉的神情。

心忖﹐她日日期待要上學﹐終於可以像哥哥一樣經過學校說是我的school﹔而不會被哥哥橫蠻地道﹕『那不是你的school﹐是我的。』

2008年9月19日 星期五

Kacper 講騙話

星期一接兒子放學﹐他一副慎重其事地對我說﹕『媽媽﹐我要告訴妳兩件事哦﹗』

『今天Daniel 和 Kacper 把水倒在桌子上﹐我去告訴老師。 Kacper說他沒有倒﹐是Daniel。Kacper講騙話﹐我看到他有倒。 』

『你怎樣對老師說﹖』我想知道他的英文會話能力。

我說﹕『Daniel and Kacper splashed the water on the table。』聽罷﹐我學他講了一遍﹐並謝謝他教我一句英文。

他很得意地說﹕『媽媽﹐Kacper講騙話﹐為什麼沒有被狼吃掉﹖』

『你就是狼囉﹗被你抓到他講騙話了。』

『我沒對老師說他講騙話﹐Kacper不乖﹐他騙人。他還把Daniel的餅乾吃了四塊﹐Daniel只吃一塊吧了。Daniel的lunch box五塊餅乾﹐被他吃了四塊哦﹗』

『有誰看到嗎﹖』

『沒有﹐只有我看到。不過﹐後來他的水瓶沒水了﹐老師不給他水了。』

『老師知道他有倒水在桌子啦﹗』

『老師不知道﹐因為Kacper一直說他沒有﹐是Daniel﹐他騙人。』

兒子認定Kacper是壞小孩﹐問我以後可不可以與他玩﹖

我背三字經文中一句﹕『《為人子﹐方少時﹔親師友﹐習禮儀》﹐告訴他壞朋友要遠離。盡量不要與他在一起。』

『那我以後不要與Kacper玩了。』

妳買給我﹐我不打妹妹

那天一家人吃完點心後﹐順便去Boots逛。兒子望見夢寢以求的Dortor Who sonic screwdriver 已減價了﹐拿著那盒玩具走來對我說﹕『媽媽﹐爸爸說sonic screwdriver有便宜﹐可以考慮買。』

我接口﹕『還是很貴。』

他看我沒有打算要買給他的意願﹐脅誘我說﹕『妳買給我﹐我以後不打妹妹。』

『你在威脅我呀﹗我買給你﹐你還不是照打妹妹。』我才不相信這小子的誓言旦旦。

『真的﹐你買給我﹐我不打妹妹。』他求情地說。我考量到放暑假前曾答應如果這玩具有便宜﹐會買給他。因為他的好朋友Christopher 把 sonic screwdriver 帶到學校玩。

『好﹐要是你打妹妹﹐我就沒收它。』

『你買給我﹐我不會打妹妹。』他誠懇萬分地對我說。

玩具到手後﹐妹妹還是照打。我忍了三天後﹐把他的sonic screwdriver沒收﹐告訴他只要三天沒打妹妹就還給他。

三天後﹐記性不錯的他對我說﹕『媽媽﹐已經三天了﹐把Dortor Who sonic screwdriver還給我。』

『我說三天不打妹妹才還給你。』

『我沒打妹妹呀﹗』

『還說沒有﹐你剛才才打妹妹。』

『你再不還我﹐過時了﹐我就不要了。』嘩啦﹗又在脅逼我﹐還懂得用“過時”﹐可我還是堅持原則﹕不給﹗﹗﹗

Mrs.婆婆

開學兩個星期了﹐今天爸爸第一次去學校接兒子放學。

我問兒子﹕『爸爸有沒有看到你的老師Mrs. Grundy﹖』

『Mrs.po-po? 』兒子佻皮地說。

『又把老師說成是Mrs. po-po了﹖』

『哈哈﹐Mrs.Grundy就是Mrs.po-po呀﹗』

我茅塞頓開﹐意會到第一天開學﹐我問他班導師的名字﹐他笑嘻嘻地說﹕『Mrs. po-po。』

原來﹐他把Grundy 聯想成是 Grandy﹐再譯為中文的婆婆﹐成了他口中的“Mrs.po-po”。

兒子天馬行空的聯想力﹐不容小視。

爸爸才沒那麼厲害

中秋節前夕﹐答應一對兒女﹐晚上給他們拿燈籠。

兒子逼不急待吵著要現在就拿。我對他說現在拿﹐看不到燈亮﹐不好看。

他問為什麼﹖

我解釋﹕『白天月亮還在天空﹐可是我們看不到﹐因為有太陽。』

兒子馬上接﹕『是不是因為月亮的光是太陽給的﹖』

我驚訝地道﹕『那麼厲害﹐是不是爸爸說過﹖』

『哼﹗爸爸才沒那麼厲害!』

『我才不相信是你自己懂的﹐一定是爸爸說的。』

『真的﹐我自己會的﹐爸爸沒說過。』

不久﹐爸爸下班回來﹐我才剛要啟口問﹐兒子馬上賊兮兮地叫﹕『不要說﹐不要說。』

聽罷我轉述﹐爸爸笑道﹕『我對他說的。』

兒子還在一邊掰嚷﹕是我自己想的。

你會變成美國人

兒子常笑謔我不好看﹐他還頑皮地指著我的臉﹕『妳的臉很多一點點。』

『給我你piggy bank的錢去美容。』我打趣地道。

『不可以﹐妳美容了﹐就變成美國人了呀﹗』

這是什麼歪論﹖

大概是上回我對他說很多女孩去美容﹐尤其是有錢的國家﹐像美國﹑曰本﹑韓國的美麗女孩﹐很多都靠美容。

我幫你找

這幾天接兒子放學途中﹐都撿到一便士。前天﹐在途中連續撿到兩次一便士。

兒子知道了﹐埋怨地道﹕『為什麼老天不幫我﹖』

我得意地說﹕『因為你今早對媽媽發脾氣﹐所以老天不幫你。』

兒子心有不甘﹐馬上走在我前頭緊張地四處張望。

他看我緊跟在他後頭﹐對我說﹕『媽媽﹐你不必找了﹐我幫你找就好了。』

這小子〝賊〞得很。

2008年9月5日 星期五

我太愛媽媽


我在樓上晒衣﹐女兒跑上樓來。我問她﹐是不是要上廁所。

她嬌稚搖頭道不是。

『媽媽一人在樓上很可憐﹐我太愛媽媽﹐所以來陪妳。』

哦﹗這番話聽入耳﹐還真甜過蜜糖。女兒的貼心﹐在生活上處處表現。

天涼了﹐我幫她穿衣服﹐她也會囑咐我要多穿衣服及襪子。上下樓會叫我要小心﹔煮飯做蛋糕﹐她會來幫忙上菜﹑攪拌﹔她已會幫我晒衣及摺疊小件的衣物﹐

甚至我吃東西時﹐她都會加一句﹕『媽媽吃很多東西﹐難怪妳會肥肥。』

爸爸不吃火龍果

兒子放學﹐讓他吃炒飯及煎羊肉﹐吃了一小口﹐他吐出來說﹕『不好吃。』

然後﹐慎重其事地道﹕『我肖羊﹐不吃羊肉。妹妹是雞﹐不吃雞肉。』

妹妹投其所好﹐一直嚷叫﹕『我是chicken 。』

我說﹕『妹妹最喜歡吃KFC﹔媽媽肖豬﹐也吃豬肉。』

聯想力豐富的兒子﹐馬上接著說﹕『爸爸肖龍﹐難怪不吃火龍果。』

瞧﹗他多會〝掰〞來力挺自己的歪論。

2008年8月19日 星期二

我不要你死

上星期五睡前與女兒在床上嘀嘀咕咕﹐我對她說﹐等妳長大﹐媽媽老了﹐就會死了。

她即刻淚水崩堤哽咽地說﹕『我不要妳死﹐我不要媽媽死。』

我安撫她﹕『媽媽還沒死…』

『我不要妳死﹐妳死了我就沒有媽媽陪我…』淚水嘩啦啦地流了滿臉。

『不哭不哭﹐媽媽還在…』她緊緊地攬抱我的脖子﹐我把她擁入懷中呵護。

第二天清晨﹐比我早醒的她﹐一直在床上嚷叫﹕『媽媽﹐我餓了。』

我睡眼惺忪對她說﹕『再給媽媽睡一會。』

不一會兒﹐她又提高嗓子喊﹕『媽媽起來﹐我餓了。』

我還想賴在床上睡一會﹐於是對她說﹕『妳不給媽媽睡覺﹐媽媽會死。』

『媽媽死了沒關係﹐還有爸爸。』

頓時﹐睡意全無。

2008年8月13日 星期三

我是angel

哥哥悶在家最大的消遣是﹐戲弄妹妹。每天可以聽到他指令﹐『妹妹你要這樣﹐不然我會怎樣﹖

接下來﹐順手他會弄一下妹妹﹐妹妹馬上啕號大哭。

我氣得常罵他﹐心不好﹐以後死了會變鬼﹔妹妹以後變angel﹐不會來救他。

這話聽在女兒的心中﹐可受用了。

每次哥哥欺負她﹐她馬上學我的口吻﹕『我以後變 angel 不救你﹐你怕不怕﹖』

哥哥還是一副天塌下來也不怕﹐嘻嘻大笑﹕『妹妹以後不會變angel﹐我才是angel。』

妹妹馬上又大哭叫道﹕『我是angel﹐媽媽說我是angel﹐不救你。』

『妳不會變 angel…』 哥哥一直在挑釁﹐而無知的妹妹唯一的反抗---> 就是哭。

我不要被沙埋

前年歲末﹐一對兒女隨我回到家鄉﹐陪同在癌末外公的床側後﹐兒子開始對生老病死感到害怕。

放暑假前﹐我問他要不要回馬來西亞﹖

他馬上說﹐不要。

問他為什麼不要﹖他說不好玩﹐太熱了。他突然說想吃紅毛丹。

我問他﹐還記不記得外公﹖

他提高聲調﹕『外公死了﹐被埋在沙里。』

隨之又問﹕『為什麼要把外公埋在沙里面﹖』

『讓外公可好好睡。』

『我以後死﹐不要被沙埋﹖』

『死了不被沙埋﹐就被火燒。』

兒子馬上強調﹕『我也不要被火燒。我不會死的﹐我以後會發明一種藥﹐吃了不會死。』

『那你要趕快發明﹐不然媽媽老了﹐死了就吃不到你的藥。』

『你不會死的﹐我會給妳吃不會死的藥。』兒子信言旦旦。

2008年8月12日 星期二

我是小美女

『妹妹﹐你再不過來就不是小龍女了。』哥哥又再唬爛妹妹。

『我不是小龍女﹐我是小美女。』妹妹淡然自詡。

『妹妹﹐妳不要做小龍女呀﹗妳就不美了哦﹗』哥哥還在費三寸不爛之舌﹐意圖要妹妹聽從他的指令。

『媽媽說我是小美女﹐不是小龍女。』妹妹開始聲嘶地吼﹐強調她是美女。

『小龍女才美﹐妳不美。』

『我美﹐我美…』妹妹企圖以哭來挽勢。

哥哥一副欠揍的得意像在狂叫﹕『妳不美﹐妳不是小龍女…』

『我美﹐我是小美女…』

這是最近哥哥無所事事﹐喜歡找妹妹耍嘴皮的把戲。

為什麼不娶小龍女

兒子放暑假英英美代子(整天無所事事﹐不知要幹啥)﹐又開始痴迷小龍女。每天在youtube追看小龍女的圖輯。

有天我外出﹐他問爸爸為什麼不娶小龍女﹖爸爸事後對我提起。

翌日﹐他對我說﹕『我問爸爸為什麼不娶小龍女﹐爸爸說娶了小龍女就沒有我。』

『媽媽﹐為什麼娶了小龍女就沒有我呢﹖』

『爸爸沒有跟媽媽結婚﹐就不會生你。』

『為什麼不會生我﹖』

『因為沒結婚。』

『那我可不可以跟小龍女結婚﹖』

『等你長大﹐小龍女也老了。』

『那我可不可以找到像小龍女那樣美麗的華人﹖』

『當然可以。』

『媽媽﹐那要去哪找﹖』

『等你長大賺很多很多錢錢﹐自然會有很多美麗的女孩喜歡你。』

『為什麼賺很多錢﹐就會有很多美麗的女孩喜歡我﹖』

『錢大家都喜歡﹐有錢就更容易找到你喜歡的女孩。』

『那我長大要賺比小龍女還多還多﹐很多很多的錢。』兒子為了抱得美人歸﹐手舞足蹈雀躍地發奮圖強。

2008年7月17日 星期四

女兒擺“大”擋路

昨天早晨﹐陽光明媚﹐與女兒從學校步行回家﹐柔柔的陽光在我們的背後灑耀著。

在公園里﹐女兒與我玩著踩影子的遊戲。

我們從步行在馬路旁﹐三歲的女兒突然舒張四肢﹐大叫﹕『媽媽﹐妳看﹐大﹗』

背後的陽光把她的身影﹐在柏油路上拖曳成“大”字。

這是之前我教過她中文時﹐教她擺弄的姿態。

隨後﹐我叫她把手放下﹐弄個“人”字。

我們母女倆﹐就在路旁玩起來。迎面而來一位黑人女子﹐女兒一邊張伸雙手雙腳﹐得意洋洋想賣弄給來者看﹐一邊大叫﹕大

那黑人女郎臉色一沉地越過女兒身旁﹐我才意識到女兒這動作﹐被外人看來似在擋路。

啊﹗那女郎已走遠﹐不然我想向她解釋這原是善意的誤會。

2008年7月10日 星期四

H 是hedgehog 住的

兒子昨天放學﹐瞧見路旁石墩旁有個黃色的 H 圖徽﹐自作聰明地說﹕『這是hedgehog 的屋子。』

我對他說﹕『那是fire-figther 救火用的大水喉頭。』

『為什麼寫上 H 呢﹖』

這問題考倒我了﹐我從來沒去探究為什麼救火消防水喉栓﹐是以黃色的H來標誌﹖

『回去問爸爸﹖』這是我慣例搪塞的太極牌。

後註﹕從網上搜詢﹐H 大概取之為消防栓 Fire Hydrant 的H

媽媽笨蛋

爸爸用完午餐﹐欲從後門離家走去上班。我囑咐他從外頭推關廚房的玻璃窗﹐因為在屋內我不夠高﹐需要藉助物件勾勒把鎖才能關上。

上完廁所下樓﹐女兒靠在椅上一邊翹起雙腳﹐一邊吃著餅乾道﹕『媽媽什麼都不會﹐笨蛋﹗不會自己關窗口。』

哦﹗我著實被她這番自言自語﹐卻又衝著對我所說的童言童語嚇了一跳。

『為什麼媽媽是笨蛋﹖』

『因為妳不會自己關窗口呀﹗』她還在自顧地吃著她的餅乾﹐一邊回答我。

『媽媽不是不會關窗口﹐是不夠高。所以才叫爸爸幫忙關。』我企圖向她解釋。

『媽媽什麼都不會﹐是笨蛋。……』她哈哈大笑﹐一再重覆地說。

『誰說媽媽什麼都不會﹐媽媽會煮飯給妳吃﹑會教妳讀書…』

『那為什麼妳叫爸爸關窗口﹖』

天啊﹗只叫爸爸隨手之勞推一下玻璃窗﹐落在女兒的眼里﹐我竟然是笨蛋﹐連窗口都不會關。

2008年6月30日 星期一

薄己厚彼的待客之道

『媽媽﹐fish-fish 是那個小朋友弄壞的。』女兒每次看到那一雙玩具魚的紙尾巴﹐都會如此追述。

『那個小妹妹不小心啦﹗』我輕描帶過。

『她不是不小心﹐那小妹妹從我的手搶走fish-fish﹐故意用手指把它弄得皺皺。』事隔已久﹐女兒仍然記憶猶新。

半個月前﹐一位朋友帶女兒來我們家﹐那小女孩霸氣哭鬧搶了女兒手里的玩具。然後﹐雙手使力地扯皺那一對紙金魚巴掌大的尾巴。

雖然她媽媽已出聲制止﹐但那兩隻金魚的尾巴﹐已不能再呈現張揚悠游的姿態了。

小女孩第一次來我們家會搶玩具﹐但尚算安安份份。事隔才不過一星期﹐才呀呀學語的兩歲小女孩﹐已會惡聲惡氣搶走每一件玩具﹐把它佔為己有﹐或者寧可弄壞它﹐才放手。她媽媽出聲喝止﹐她毫不怯止﹐反而又哭又叫﹐亳不退讓﹐當然這小客人也不懂什麼叫理虧。

兒子每每在送走小客人後﹐問我﹕『媽媽﹐那小朋友弄壞我的玩具。妳為什麼沒有罵他﹐打他﹖』

他不明白為什麼別家小孩弄壞東西﹐媽媽卻還能擠出笑臉擁護道﹕『沒關係﹗沒關係﹗別打他了。』

甚至﹐別家小孩搶他們玩具﹐爸爸媽媽要他們讓給這些小客人﹔小客人臨走前﹐哭鬧著要帶走手中的玩具﹐爸爸媽媽也拱手相讓。

最近﹐三歲的女兒漸漸和他哥哥一樣﹐抗拒小朋友來我們家一起玩。他們會異口同聲地說﹕『我不喜歡小朋友來﹐他們會搶我的玩具。』

其實﹐我們甚少喜歡邀請有小孩的朋友來我們家聚餐﹐或接受別人的盛邀去作客。

這主要老公不喜歡外出﹐個性內向的他﹐總秉持著『在家千日好』的信念﹐對於朋友的邀請能推則拒。一對兒女﹐即使是不到十五分鐘的車程﹐也會暈車嘔吐﹐所以我們家與其他有有小孩的朋友﹐幾乎是有來沒往。

平日﹐幾位沒有小孩且熟稔的朋友來做客﹐他們在我們家賓至如歸﹐不必招待﹐而且一對兒女已習以為常與他們打成一片。一旦孩子們過份玩鬧﹐他們也以長輩的姿態教導及指正我們家的小孩。因此﹐我們不會有任何待客之道的心理負擔。

倘若有小孩的朋友來做客﹐我們另一類過於矯情客氣﹐釀變縱容的“客套”﹐在客人離開後的日子﹐一對兒女的思想需要開導﹐行為得重新糾正。

有幾回﹐一位朋友的一對兒女來我們作客後﹐當時三歲的兒子開始模仿這兩個小孩﹐在我們家所有的偏差的口吻及舉動。

例如﹐朋友沒有脫掉兩歲兒子的鞋﹐任憑他穿鞋在我們客廳地毯及沙發行動。後來﹐兒子出外回來也不想脫鞋。他會理直氣壯地說﹕『那位弟弟也是這樣。』

那天是因為那位媽媽自圓其說﹕『小孩沒什麼走﹐鞋不髒﹐就不必脫啦﹗』

經她那麼一說﹐我不好意思再提出幫小孩脫鞋﹐免得顯得小氣。

然後﹐他的五歲女兒﹐吃飯一副哀怨的神情。一會兒投訴飯菜太熱﹑一會兒又叫鬧飯太多了﹐反正一頓飯吃下來﹐所有的餐具都與她有仇似﹐時時刻刻都在與大人討價還價。糟了﹐後來的日子﹐每一頓飯﹐兒子把小女孩的口氣及神情﹐一一學得維妙維肖。

除此之外﹐朋友的那一對活寶﹐爬上我們家客廳的玻璃桌或站或坐﹔在玩園玩鬧時小孩要小便﹐家長就讓小孩在我們花園的草地上就地解決。包括爭玩具﹑搶電視頻道﹑食物隨處亂丟﹑看到心儀的玩具嚷著要帶回去。

那一陣子每每被糾導﹐兒子的口頭禪總是抗議道﹕『為什麼那小朋友可以﹐我不可以﹖』

畢竟過門的總是客﹐尤其對小客人過份謙讓及容忍的偏袒姿態﹔無形之間﹐看在自己的小孩眼里會認為﹕『為什麼他們可以﹐我不可以﹖』

後來﹐我們被邀到那對活寶的家聚餐﹐朋友把玩具拿出來要四個小孩們一起玩樂。他家的小孩卻又哭又鬧﹐不肯把玩具與別人分享。

這兩個小孩把所有的玩具都攬護著﹐告示我家小孩﹕『那是我們家的玩具﹐不是你的。』

朋友苦笑著又搬出另一些玩具﹐可是那五歲的女孩依然傲氣的說﹕『那是我的﹐那是我弟弟的﹐不是你們的﹐我為什麼要給你們玩﹖』

身為主人家的家長的一邊誘勸小孩﹑一邊向我們賠笑。不到兩小時﹐我們在他家小孩們又哭又鬧﹑又叫又不甘心之下﹐草草用了午餐﹐速速打道回府。

前些日子﹐在一位朋友盛情難卻一再邀請﹐我們帶了一對兒女前往她家與她女兒一起嬉戲。小女孩一會拖著女兒到後院去玩﹑一會又要回到屋內﹔一對兒女才想玩跳跳床﹐又被她拿回屋內玩﹔剛想玩拼圖﹐又被小女孩熱情地拖曳出屋外跑。

我家兒女被她呼之則來揮去必須則去﹐瞬間般的一出一進﹐弄得興緻索然﹐要和我們大人坐在一起﹐可小女孩不放手﹐一手要拉一個出去。結果﹐五歲的兒子成功擺脫﹐三歲的小女兒被抱緊不放﹐疼得哭了。

朋友呼喝她女兒﹐同時搖頭對我們說﹕『瞧﹗我家女兒一個可以抵你家兩個小孩。』

然而﹐那四歲的小女孩可沒把我們大人放在眼里﹐使出牛力要女兒當她的小跟班﹐那霸氣的眼神充滿殺氣。女兒已被嚇得哭著要回家﹔那女孩用身體頂擋著大門﹐哭叫著不讓我們回。

兒子在回程嘟噥﹕『以後不要再來玩了。』

女兒也跟著說﹕『我也不要與Susan玩了。』

我們帶小孩前往人親友家﹐特別監視小孩的舉止﹔別人的東西不能動﹐除非別人給﹔吃東西不能弄髒別人的家﹔不可以到處走動。幸好﹐我家小孩個性羞澀﹐在陌生人家里都會挨在我們身旁。

有次﹐我們自個帶了一些玩具到一位兒子已成年的朋友家聚餐﹐豈知有一輛玩具車壞了﹐兩位小孩在玩時﹐小車的零件掉脫﹐當時才九個月大的女兒鼻樑被鐵絲割傷﹐血流如注。我卻強裝鎮定﹐擔心替主人家添麻煩。回家後﹐老公質問我的冷漠﹐我反問他﹐難道要令主人家陪我們著急嗎﹖

如今﹐看到女兒鼻樑兩寸來長的疤痕﹐我為當時能夠把持鎮定而吃驚。

如今﹐孩子們碰觸被小客人弄壞的玩具﹐會提起是哪一位小朋友弄壞的﹐然後強調如何弄壞。這種間接埋怨的投訴﹐都一一令我反思﹐是否該拿出勇氣一視同仁地對待自己的孩子及小客人。

所謂『上樑不正下樑歪』﹐矯情縱容的家長﹐才會任由孩子胡作非為。我若越俎代疱代為教導﹐豈不令客人臉上無光﹐等於告示他人沒家教嗎﹖

是也﹗非也﹗對也﹗錯也﹗實在為難也﹗

但總不能拒客於千里之外﹐尤其是不速之客﹐又如何能令他吃閉門羹﹖

常言道﹕孩子﹐需當他小孩來愛護﹐卻以大人來相待。

揣思多日﹐我決定下次對小客人也必須假以辭色﹐開誠布公地當著家長對小客人﹐解釋那是我家小孩的東西﹐必須徵詢他同意。

玩具﹐大家一起玩﹐除非我家孩子捨讓﹐否則我不會要求他們割愛﹔

吃東西﹐不能隨吃隨丟﹐弄得客廳的地毯及屋子四處都是糕餅碎屑﹑紙袋垃圾隔手拋棄﹔不然阿姨會很難收拾。

鞋﹐進門之前﹐一定要脫﹐那麼才會有舒服整潔的地方玩耍。

朋友們常對我說﹕『我家小孩最喜歡來妳們家﹐很多東西吃﹑很多玩具玩。』

如果我能堅持該有的待客原則﹐別家的小朋友再也不會當我們家是縱樂天堂。

過門是客﹐亦該有為主之道﹐不能縱容他人﹐在自己地盤胡作非為吧﹗

過門做客﹐總該有當客之德﹐豈能任由孩子﹐在別人屋內為所慾為呢﹖

他有兩個老婆﹐警察為什麼不抓﹖

有天周六﹐全家外出Burger King用餐﹐兒子瞧見隔壁餐桌有一個外國男子﹐與兩個分別推著嬰兒車的女人在一起。

兒子觀察許久問我﹕『媽媽﹐他有兩個老婆﹐警察為什麼不抓他﹖』

哦﹗我嚇了一跳。如果身邊不是外國人﹐聽得懂中文﹐那麼可糗大了。幸好﹐我們一家人都用中文溝通﹐倘若像其他華人家長﹐與孩子都用英文交流﹐兒子這番大談闊論可就得罪人了。

向來觀察入微的兒子﹐一直注意那一位男子﹐從電梯一直到用餐之際﹐都一直周旋在兩位照顧baby的媽媽﹐就連我也瞧不出到底哪一位才是那男子的老婆﹐因而納悶才問我這問題。

『他沒有兩個老婆﹐有一個人可能不是他的老婆﹐是他的朋友﹐也可能兩個baby的媽媽都不是他的老婆。』我向著兒子解釋。

兒子閒聊時童言童語﹐提到要娶很多老婆﹐我曾對他說每個人只可以娶一個老婆﹐嫁一個老公﹔娶兩個老婆﹐會被警察抓。

『媽媽﹐為什麼兩個baby的媽媽都不會是他老婆呢﹖』兒子還是一直在瞪視著他們。

『媽媽也不知道。你不要再一直看他們﹐那是很不禮貌的﹐等下人家會不高興。』

『為什麼baby的爸爸沒有與他媽媽一起呢﹖』兒子又丟出另一個問題。

『可能baby的爸爸要做工﹐所以他媽媽自己出來。』

『為什麼baby爸爸在 weekend要做工呢﹖』

『像你的爸爸那樣在office工作的人﹐在weekend都不必工作﹔其他像Burger King﹐還有market賣東西的人﹐他們都要工作。』

『那個人怎不去做工呢﹖』

兒子繞了一圈﹐又回到那個處在兩個媽媽的男子。看那男子一舉一動﹐我也懷疑﹐他是不是兩個baby的爸爸。

難怪﹐兒子還是無法明白那男子在法制社會“不能”有兩個老婆。

2008年6月3日 星期二

媽媽你幫我講

更衣準備出門看診時﹐對女兒說﹕『等一下醫生問你那里不舒服﹐你對醫生說。』

女兒對我點頭說好。

臨出門穿鞋時﹐女兒對我說﹕『媽媽﹐我不會講﹐你幫我跟醫生講﹖』

我說﹕『好﹐媽媽跟醫生講。你那里不舒服跟媽媽講﹖』

路途中﹐女兒在重申一次﹕『媽媽﹐等一下你幫我講。』

我答應她。然後﹐對她說﹕『媽媽現在幫妳講﹐以後你去學校讀書後﹐長大了要自己講。』

推開診所門之際﹐女兒還是一臉不安地對我說﹕『媽媽﹐我不會講﹐你要幫我講哦﹗』

我會頭暈

『earth 為什麼會暗﹐又會亮呢﹖』兒子自言自語。大概是今天老師在學校講的故事﹐他不明白而有所感觸。

『因為earth 轉來轉去。』爸爸解釋。

『我不要earth轉來轉去﹐過樣我會頭暈。』兒子馬上表明。

『earth 很大﹐所以它轉的時候﹐你不知道﹐也不會頭暈。』我笑著對他說。

『為什麼我會不知道﹖』

晚間九點半了﹐兒子還不情願上床﹐爸爸在催他上床﹕『你在床床躺著﹐爸爸告訴你為什麼﹖』

父子倆在床上又開始一問一答的接龍遊戲了。

2008年5月27日 星期二

小胖像老板

近來都在網上追看星光大道﹐包括前兩屆的比賽。

前幾天五歲的兒子﹐看到熒幕上出現的評審小胖袁惟仁的畫面﹐脫口而叫﹕『老板﹗』

我問他﹕『為什麼他是老板﹖』

『他像老板呀﹗』兒子不假思索地道。

今晚﹐發高燒重感冒的他﹐一整天沒有進食﹐病懨懨地躺在沙發上。

我們在網上收看星光二班第六名比賽﹐畫面出現小胖﹐病得一直在呻吟的兒子﹐馬上又順口地說﹕『那是老板。』

兒子在英國土生土長﹐回馬來西亞探親也沒有去夜市或接觸多少老板。我也想不透緣何會有如此說法﹖﹖

而我﹐反覺得小胖的長像有點像香港導演王晶。

2008年5月9日 星期五

像小龍女

兒子昨天早上六點半尿急起床﹐我試圖讓他再睏一覺﹐於是陪他在床上躺著。

他看著房內掛著的婚照﹐對我說﹕『媽媽﹐你穿白白的衣服很美﹐像小龍女。』

最近我們在網上觀看《神鵰俠侶》由劉亦菲主演的小龍女﹐女兒老說自己是小龍女﹔兒子則說要小龍女當老婆。有一晚還吵著要爸爸幫忙他找一位像小龍女那樣好看的老婆。

我笑謔﹕『如果爸爸找到那樣美的女孩﹐爸爸自己要了。』

兒子花癡地哭叫要小龍女﹐我與爸爸哭笑不得對他說﹕『等你長大﹐小龍女已經老了。』

『媽媽﹐你的衣服會不會像小龍女那樣厲害﹖』兒子以為白色的長裙長袖一揮﹐都會像小龍女那樣可當武器。

『媽媽的衣服是婚紗﹐是穿美美拍照﹔小龍女的衣服會捲來捲去﹐都是電腦弄的。』

他還在床上噓噓哦哦地擺弄招式。他大概以為小龍女功夫了得﹐即養眼又可以保護他。

爸爸﹐你還會不會來﹖

每天中午﹐爸爸都會步行回家用午餐﹐然後再回步程五分鐘左右的公司上班。

每次臨上班之前﹐女兒都會撒嬌嚷叫﹕『爸爸﹐kiss﹑kiss。』

昨天爸爸喚她來吻別﹐她雙手圈繞著爸爸的脖子﹐依偎在爸爸臉頰親親後問﹕『爸爸﹐你還會不會來﹖』

我與爸爸聽後相視而笑。

爸爸說﹕『這里是爸爸的家﹐爸爸下班後一定會回來。』

爸爸好笑說﹕『這口吻好像在問顧客﹐還會不會再來光顧。』

2008年5月1日 星期四

我不敢

最近﹐女兒不知從那學來一句口頭禪﹕『我不敢…』

每次她做錯事情﹐問她事由﹐她裝出一副小媳婦畏縮的神態說﹕『我不敢說。』

有時﹐還會因而淚眼汪汪的。若再造問﹐她就一哭二鬧三大喊﹕『我不敢了。』

因此﹐最近她與哥哥爭執打架﹐兒子那方『公說公有理』﹐女兒這方卻是『婆說婆不敢』﹐我難斷誰是誰非之前﹐女兒已在沒屈供之下﹐預先投降。

今天﹐她因沒午睡而精神不好﹐動不動就哭﹐耍性子﹐被爸爸罵了。我問他做錯什麼事了﹐她又裝出一副可憐兮兮﹐低頭細聲噥噥﹕『我不敢了。』

就連便祕﹐坐在馬桶上漲紅了臉﹐使勁也擠不出大便﹐她也哭叫著﹕『我不敢了。』

別以為她會汲取教訓﹐『我不敢了』只是她的護身符。

下一刻﹐她又會犯上她所不敢的言行。

還沒暗

英國現值夏令時間﹐晚上八時半天還是亮亮的。

今晚快八時﹐叫女兒及兒子上床﹐兩人異口同聲說﹕『外面還沒暗﹗﹗』

我對他們說﹕『夏天晚上要很晚才會暗﹐再過一些日子﹐到晚上十點半﹐天色還是亮亮的。』

女兒不情願地在床上嘟噥﹕『我不要睡覺﹐外面都還沒暗暗﹐不能睡。』

2008年4月17日 星期四

今天輪到我生日了

我們一家四口的生日集中在一個半月之內﹐接二連三吃生日蛋糕吃到會膩。

首先是我的生日﹐我從不弄生日蛋糕給自己。沒勁﹗﹗

過了三星期﹐是爸爸的生日。

翌日﹐又是女兒的生日。

通常﹐父女倆一塊慶祝生日。

今年﹐女兒生日隔天清晨﹐兒子一起床馬上對我說﹕『今天是我的生日﹐妳要弄個strawberry蛋糕給我。』

我對他說﹕『你的生日還有兩個星期。』

『爸爸說妹妹生日過後﹐就輪到我生日。所以﹐今天是我生日。』兒子還是堅持今天是他的生日。

『你的生日在4月24日﹐你去看日曆﹐今天是不是24號﹖』

『爸爸和妹妹都吹了生日蛋糕﹐我也要蛋糕。』

『等你生日時﹐媽媽會弄個蛋糕給你。』

『那你今天做個生日蛋糕給我。』

『今天不是你生日﹐我說等你生日才做個蛋糕給你。』

『為什麼不是我生日﹐今天輪到我生日了。你要做一個蛋糕給我﹐我也像妹妹那樣﹐有很多strawberry在上面。』

哦﹗真被他打敗。我對他的喋喋不休﹐充耳不聞。

今天早上與我窩在被里﹐他又對我說﹕『媽媽﹐我生日快到了﹐你要給我帶巧克力去學校請同學吃哦﹗』

『你生日是幾時﹖』

『爸爸昨天晚上對我說﹐我生日快到了。』

後來﹐他在網上打遊戲戰之前﹐要我幫他打sheep-sheep 的 匿稱﹐我問他的password是什麼﹐他不思而說是﹕240403﹐也會自己輸入。

這小子5歲不足﹐已在網上與世界各地的人﹐一起聯盟攻略城池的戰爭遊戲﹐而且還屢屢獲勝。

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

一位中國朋友在兒子甫出世時曾對大家說﹕『王理申的孩子﹐以後還不會走路﹐就會玩電腦。』

兒子兩歲不足﹐已經自己掌控滑鼠﹐玩網上兒童遊戲。確實是不會走路﹐就會使用電腦。

找錢

兒子最近似乎“橫財就手”﹐每每出外必撿到錢。雖說只有區區一便士﹐但足於令女兒呱呱叫﹐她也要找錢。

話說半個月前﹐他在放學回家途中欲過馬路之際﹐突然問我﹕『媽媽﹐有錢錢可不可以撿﹖』

我瞧瞧四周沒有車輛﹐對他說﹕『可以。』

豈知﹐他撿起來問我是多少錢﹖

我一瞧﹐是一枚鐵衣扣。走不了百尺的路程﹐他又對我說﹕『媽媽﹐我撿到錢。』

我不以為然﹐認為不可能﹐該又是把馮京當馬涼。他把手掌攤開﹐我才相信他這次真的撿到一便士。

我囑他把錢放入褲袋﹐他說﹕『我把錢錢放在手里﹐好好保護。』

我說﹕『錢錢不會走﹑不會動﹐是保管﹔你應該把錢錢收好﹐放在piggy bank里。保護是用來照顧像妹妹﹑狗﹑猫﹐會走﹑會動的生命。』

他對我的解釋一知半解。那邊妹妹已嚷叫要從推車里下來走路﹐她要找錢錢。

我把她從推車抱下來﹐她馬上撿起掉在地上一塊軟糖﹐嚷著要拾回家。我不讓她撿起來。

『哥哥撿到錢﹐我也撿到。』

『哥哥的錢錢可以存起來﹐你要撿的糖果沒有用﹐骯髒了不可以吃。』

『我拿去洗一流就可以吃了。』

『就算洗﹐還是很多虫虫在里面﹐吃了肚子會痛。』

『嗚嗚…我要撿。。』女兒以高貝分的哭聲﹐不甘空手而歸。

前幾天幾次的外出﹐兒子仍然在地上撿到一便士。一瞧哥哥撿到錢﹐妹妹在路途中馬上打緊精神﹐也要像哥哥一樣找到錢。

一直到家門口﹐她才失望地對我說﹕『媽媽﹐我沒找到錢。』

我對爸爸說﹕『不如我們丟錢讓女兒撿到。』

爸爸皺著眉頭說﹕『乾脆給她不就好了﹐還要用丟的。』

2008年3月10日 星期一

手髒髒是 mechanic

在洗澡的時候﹐兒子從樓下跑上樓一邊大嚷﹕『媽媽﹐我是mechanic 。』一邊逕自跑進浴室洗手。

頃刻﹐女兒也在樓梯間開心大笑道﹕『媽媽﹐我手髒髒的﹐我也是mechanic。』

爸爸只顧看電腦﹐兩個小瓜玩得興高彩烈﹐笑哈哈地用彩筆﹐各自把兩隻手掌畫得髒兮兮的。

然後﹐上樓來向我報告他們的“杰作”。我怕小孩跌樓階﹐大叫提醒只顧不管的爸爸﹐兩個小孩在樓間玩鬧。

洗完澡後﹐兩個小孩還是很得意向我展示他們黑漆漆的雙掌﹐洋洋得意笑稱自己是mechanic。

以前我曾問兒子﹐要做engineer﹐還是mechanic﹖

兒子因為看兒童節目的Engie Benjy 卡通人物﹐擁有很多車﹐還會修飛機﹐一度說要當mechanic。

我提醒他engineer 像爸爸那樣可以打領帶﹐坐在電腦前工作﹔而mechanic 則像舅舅那樣﹐每天工作都會雙手黑黑﹐髒髒的哦﹗

後來﹐兒子不要當mechanic了﹐他要像爸爸一樣是engineer 。

『媽媽﹐我是mechanic﹐修理那個balloon dog-dog。』洗澡之前弄給妹妹的黃色小狗汽球﹐已面目全非了﹔哥哥那隻紅色汽球的小狗﹐當然不會被拿來當白老鼠修理﹐依然完美無損。

沒有心機的妹妹天真地對我說﹕『媽媽﹐哥哥和我把dog-dog修理﹐好玩。我們是mechanic。手髒髒了﹐好好笑哦﹗』

“太”是印度人

英國今天大風大雨﹐我沒讓有點感冒的兒子上學﹐於是在家教他中文。

叫他寫自己的名字﹐結果連“王”的筆劃也寫錯了﹐我教他複習之前學過的中文字。

我問他“太”怎樣讀﹐他頓了一會兒﹐脫口而出﹕『印度人。』

我問他﹕『為什麼會是印度人﹐只有一個字﹐怎會有三個音﹖』

他說﹕『因為“大”的下面有一點啊﹗印度人的頭有一點。』

這回答令人哭笑不得。小時還聽過一位玩伴把coconut 以福建話 說成是 “coco 餅”。

2008年3月7日 星期五

快走﹐後面有人抽煙

近來接送兒子上下學﹐他留意到我們身後有人抽煙﹐會對我說﹕『媽媽﹐快點走﹐後面有人抽煙。』

從小我就視瘀煙如仇﹐討厭瘀煙的味道﹐尤其二手煙對身體的危害更是令人憂心抗拒。自去年我不煙不酒的爸爸患肺癌過世﹐我視抽煙者如殺父敵人。

每次望見有人抽煙﹐我都會啐罵道﹕『快點走﹐那死人在抽煙。』

所以﹐最近一對兒女瞧見抽煙的人都會學我﹐稱叫是“死人”。

兒子有一度一遇到抽煙的路人﹐馬上掩鼻似在避瘟神般閃開。

我怕他這種表於面上的厭惡及舉動﹐會惹禍上身﹐對他說遇到抽煙的人﹐趕快走就好了。千萬別罵人或露出很那樣的表情﹐不然有些人不高興會罵﹐甚至打你。

因為﹐我對他說外公就是人家抽煙他不走﹐才會得肺癌死了﹐

女兒每每一看到有路人抽煙﹐會大嚷﹕『媽媽那邊有人抽煙﹗妳看﹗妳看﹗』

不同與兒子懂得閃避﹐女兒的表情是興奮﹐似終於尋到寶似。

2008年2月27日 星期三

我會飛掉

電視節目在播放一群小孩在放風箏﹐我對兒子說春天的時候﹐叫爸爸帶我們出去公園放風箏。

兒子馬上說﹕『不要﹐我會飛掉。』

我說﹕『你吃多一些﹐重一點﹐就不會被風吹走了。』

『我現在重了一些嗎﹖』他詢問我。

『你沒吃飯﹐都在吃垃圾食物﹐所以沒有長大。』

『那我現在會被風吹掉嗎﹖』他還在杞人憂天。

我心忖倘若今早凌晨地震他被震醒﹐或發生在白天﹐那麼可怕的震撼及聲響﹐他可能連這地球也不敢住了。

2008年2月19日 星期二

太多人了

女兒自稱自己是小baby﹐雖然希望自己快點長高﹐但又十分排拆不再是baby了。

向我們撒嬌時﹐她會說﹕『我是小baby﹐媽媽抱抱。』

『我還小﹐我不會﹐妳幫我啦﹗』這幾乎成為她的口頭禪。

有時我打趣地問她﹕『媽媽再生個baby﹐好不好﹖』

她馬上堅決地說﹕『不好。』

問她為什麼不好﹖

她很認真地說﹕『太多人了﹐一個哥哥﹐一個爸爸﹐一個媽媽就夠了。』

為什麼會太多呢﹖

『因為媽媽和我﹐爸爸和哥哥﹐所以就夠了。』她近來把“因為”﹑“所以”用得頭頭是道。

這主要是在家中排行老二的佔有慾較強﹐老大因為已經有弟弟妹妹了﹐所以﹐家里再添個baby對他來說無所謂。老二可不行﹐獲寵的心態不能被取代﹐深恐在家地位被動搖。

很多親友家的老二都反對媽媽再生baby﹐甚至動言會把小baby 殺死或丟掉的極端心態。

小孩看似天真﹐也會很有心機。

2008年2月16日 星期六

大與小

昨晚臨睡前﹐在床上向一對兒女解說《三字經》的故事。

在教他們背誦《融四歲﹐能讓梨﹔弟於長﹐宜先知。》之前﹐我先問他們﹕『如果有一籃李子﹐有大有小﹐你們會選大﹐還是小的﹖』

兒子馬上說﹕『我要大的。』

女兒卻說﹕『我要小的。』

我問兒子﹐為什麼選大的。

他說﹕『大的好呀﹗』

我問女兒為什麼要小的﹖

女兒說﹕『我小小﹐要小小的。』

我問兒子﹕『如果拿大大的李子﹐吃不完怎麼辦﹖』

他不語。

我對他說書中的孔融像他一樣四歲的時候﹐有一天有人送他們家一籃李子﹐那些李子有大有小。

他的爸爸叫他先挑一個﹐他拿一粒最小的。

孔融的爸爸問他﹐為什麼不拿一粒大的﹖

孔融說他年級最小﹐應該吃最小鬼﹐大的留給哥哥吃。

聽罷兒子馬上說﹕『我要小的。』

我趁機對他說前一句的《香九齡﹐能溫席﹐孝於親﹐所當執。》黃香九歲如何孝順父親的典故。

同時﹐對他說剛才要把留給爸爸的柚子吃掉﹐是不對的。因為﹐爸爸今晚外出與將離職的同事用餐。我剖開一粒柚子﹐兒子很愛吃﹐幾乎吃完整粒。我對他說必須留一些給爸爸。他馬上拿一瓣最小的要留給爸爸。

後來﹐他連要保留給爸爸的那三瓣也吵著要吃掉。

我對他說﹕『你喜歡吃﹐也應該留一些讓爸爸吃。』當時﹐他說只要留一瓣給爸爸就好了。

今早﹐對爸爸提起這事﹐爸爸說他愛吃就給他吃。

我說﹕『我要教他要學會分享﹐不可以把好吃的東西全部吃完。這種習慣應該從小培養。』

禮讓孩子﹐只會讓他們覺得得之理所當然。往後﹐不會將心比心考量別人的立場。


sheep-sheep 死了

今天限定兒子一定要會背4×5=20以下的乘數表﹐直到他熟背了﹐才可以與爸爸在玩電腦遊戲。

這個規定﹐小子不會的話﹐將殃及老子不能在網上開戰“陪玩”。

兒子沒用心去背…

4×1=1

4×2=8

4×3=12

往往背到4×4=16﹐就背錯了。

最後﹐爸爸對他說﹕『sheep-sheep 死了。』 4×4=16的諧音乍聽仿似sheep-sheep 死了

女兒馬上問﹕『chicken 有沒有死了﹖』

因為兒子肖羊﹐肖雞的女兒聽了才會有此問題。

然而﹐兒子依然沒有抓到爸爸用心良苦的記法﹐還是卡在4×4=﹖﹖﹖﹖

2008年2月15日 星期五

我不要做華人

自聖誕節後﹐學校要求家長要讓孩子會看及讀出簡單的故事書。所以﹐每天兒子放學回家洗完澡玩樂一會兒。爸爸下班回來﹐就會教他讀書。我怕他壓力大﹐暫停教他中文﹐讓他專注學習英文。

這幾天兩父子放假﹐老子要玩電腦遊戲﹐怕我叨唸﹐就掛羊頭賣狗肉﹐把小子抱在腿上一起玩電腦的攻戰掠城﹐美其名是兒子在玩﹐爸爸在“陪玩”。

我叫女兒對他們說﹕『新年要世界和平﹐不要打戰﹗﹗』

同時﹐下令兒子過來學中文。兒子哭鬧著不要﹐他還要玩。

我說不是你玩﹐是爸爸在玩。

爸爸不敢“抗旨”﹐即刻關掉遊戲視窗﹐叫兒子去讀書。

『我不要學中文。』

『你是華人﹐一定要學中文。』我常對他說﹐你是華人﹐英文再好﹐不會中文﹐人家也會瞧不起你。

『我不要做華人﹗』兒子脫口而出。

『你沒有得選﹐你是華人﹐姓王。』

『我不要姓王﹐我要當英國人。』兒子還再反抗﹐一直對爸爸嚷叫還要玩。

我對爸爸說﹕『你看﹐你兒子為了不學中文﹐連你們的祖宗也不認了。』

爸爸對兒子擺出一副很嚴蕭的表情說﹕『你是華人﹐不學中文﹐你還是華人。』

『學中文以後又不能賺錢錢。』

哦﹗這小子小潛意識里卑視中文不值錢﹔可以想像他 長大後﹐若沒加以糾導﹐勢必成為香蕉人。

這紅包袋妳要﹐錢給我好不好﹗

農曆新年前一星期﹐以前的大學朋友Ivy 和Chloe 從馬來西亞來英國出差﹐趁機來林肯與我聚首。

已婚的Ivy 在臨走的前一晚﹐給一對兒女紅包﹐我沒有幫他們收起來﹐讓他們各自放在自己專屬的竹櫃里。

年初二那天﹐兒子瞧見妹妹在一堆玩具及髮飾中﹐把弄著三封紅包封。那是我與爸爸﹐即Ivy的三封紅包。

他親昵對妹妹說﹕『妹妹﹐這些紅包袋妳要﹐錢給我好不好﹖』

年幼的妹妹尚不知道錢的用處﹐很大方地說好﹐還馬上拱手抽出紅包封的錢遞上。

哥哥伸手要接之際﹐我馬上喝止﹐並對他說﹕『你拿妹妹的錢﹐是在欺負妹妹。』

『妹妹要給我呀﹗』哥哥不認為那是“詐騙”手段﹐還在我面前問妹妹是不是給他﹖

妹妹點點頭﹐一再把錢塞給哥哥。

我對妹妹說﹕『錢錢收起來﹐以後媽媽帶妳存進銀行。錢錢可以買東西﹐知不知道﹖』

妹妹還是堅持要大方送哥哥。我下令哥哥不可以拿妹妹錢﹐哥哥還在哪很不服氣地說﹕『妹妹要給我呀﹗』

是馬來西亞的﹔還是英國﹖

上星期大年初一﹐兒子發高燒病懨懨地躺在家沒上學。我與爸爸各給了他一封紅包。

他馬上問﹕『是馬來西亞的﹐還是英國的﹖』

我說是英國的。

我知道他問紅包封里的錢﹐是英鎊還是馬幣﹖這小子知道英鎊的幣值比馬幣大﹐所以對馬幣嗤之一鼻。

這是我們的誤導﹐因為之前他把一些馬幣放在小錢包﹐要帶出去買東西﹐我們告訴他這些錢在英國買不到東西。雖然﹐現在一再糾正他這種錯誤的認知﹐但他還是依然覺得馬來西亞錢不能買東西。

『我看這個是馬來西亞的。』他指著紅包封印有萬能(magnum)的圖案。

『紅包袋是馬來西亞的﹐錢是英國的。』我納悶他怎會認識萬能圖案﹐我與爸爸從沒買過萬字票。

他打開紅包封﹐抽出里頭的英鎊﹐我藉機又對他說﹕『馬來西亞錢一百塊﹐比這十英鎊還能買更多東西。』

『我不要馬來西亞的。』雖然病得一整天吃不進東﹐見錢眼開的他﹐還是金錢至上﹐英鎊最大。

不要去流浪﹐去 shopping

這星期一開始﹐兒子放假一星期﹐爸爸也拿年假。兒子在家呆了兩天﹐一直吵著外出﹐爸爸答應帶他出外走一走。

臨出門﹐瞧爸爸背著背包﹐又拿了一瓶汽水﹐我問爸爸﹐要帶他去哪﹖

爸爸傻呼呼搖搖頭說﹕『不知道﹖』

我笑謔﹕『帶兒子去流浪啊﹗』

兒子即刻哭叫著﹕『我不要去流浪﹐我要去shopping。』

在冷洌的午後﹐兩父子一前一後沿著林肯市內運河繞走。不到一小時後回來﹐我笑問爸爸﹕『出去蹓狗嗎﹖』

2008年2月5日 星期二

不要浪費食物

一對兒女都有個壞習慣﹐喜歡把吃不完的東西拿來玩﹐弄得碎碎。有時在外吃東西﹐食物掉在地上﹐他們也用腳踩得爛爛﹐意圖毀屍滅跡似的。即使訓罵好幾回﹐依然死性不改。

昨天兒子放學﹐又向往常一邊走路﹐一邊吃著零食﹐一小片薯片掉在濕漉漉的地上﹐他竟然用鞋踩。

這一舉動被一名蹓狗的老年人瞧在眼里﹐馬上以英文對亳不知情的我說﹕『那小男孩食物掉在地上用腳踩。告訴他﹐可以給小鳥吃。如果你不願意拾起來﹐我可以幫忙。』

當時﹐我正忙著幫女兒擦拭手沾滿黃黃芝士骯髒的嘴頰及雙手﹐沒有留意到兒子的一舉一動。

聽罷老人帶怒口吻的轉述﹐我馬上拾起那碎成兩片的薯片﹐並丟給在池塘旁的鳥兒吃。然後﹐告訴兒子老人的話﹐並警告他以後要是再如此踩踏食物﹐我絕對不會在接他放學﹐再帶食物給他吃。

『在家不小心掉在地上的東西﹐我們都會拿出去餵duck-duck和bird-bird。為什麼在外面掉的東西﹐你反而要踩﹖』我還是很生氣﹐這舉止令外國人對我們東方人留下很不好的印象。

剛步出公園大門﹐又巧遇那位老人﹐他還是指著兒子說著同樣的話。這令我很不好受﹐顏面盡丟﹐兒子也身感同受﹐答應我以後不會這樣了。

希望這次教訓真的令他改掉這壞習慣。

不會遇到老師

兒子今早發燒﹐爸爸前腳一踏出家門﹐他馬上哭鬧著不要上學。

爸爸在電話那頭好言相勸﹐還誘哄買玩具﹐他都不為所動﹐兩父子在電線一個哭一個哄十五分鐘﹐還沒完沒了。上課時間將近﹐我叫爸爸掛電話。

經過一番折騰後﹐我堅持他必須上學。

我帶他去學校後囑咐老師﹕他發燒﹐如果不舒服的話﹐請打電話給我帶回家。

老師聽罷馬上叫我帶他回去﹐於是我又帶著兒子打道回府。兒子稱心如願地獲得恩準不必上學﹐不像上學那樣走一步退兩步的挪步﹐而是快樂地在公園內奔跑。

呆在家里﹐他一直叫我帶他出去shopping﹐我對他說你都生病了﹐還出去﹐會被老師看到。

他想了一想﹐對我說﹕『媽媽不會的﹐老師都在學校﹐哪會遇到我﹖』

哦﹗這小子真的很聰明﹐連這藉口也給他點破。

2008年2月3日 星期日

又被欺負了

兒子星期四晚上﹐一直央求我明天不要上學。

『為什麼明天不要去上學﹖』

『因為有人嚇我﹐bully 我呀﹗』我原以為他知道爸爸明早從瑞典出差回來﹐所以不肯上學。

『是誰欺負你﹐你們班的同學嗎﹖』

『Mrs. Lewis class的﹐她今天又嚇得我哭大大聲﹐我的朋友跑去告訴老師﹐我還在哭。』兒子示範那小孩如何驚嚇他。即跑到他眼前﹐故意睜大雙眼﹐張大口﹐顯出猙獰的臉孔﹐然後大聲喊叫。

『那老師有沒有幫你﹖』

『沒有。已經有一次﹑兩次﹑三次﹐很多次了。』兒子一邊數著小手指。

『你知道她叫什麼名字﹖』

『是Mrs. Lewis class的Charlie。』

『你怎麼知道她的名字﹖』我納悶兒子怎會知道比他高兩個年級班其他同學的名字。午餐過後﹐全校的學生都在一處地方玩樂﹐所以低年級的學生常會不小心被高年級的同學欺負。

『我知道呀﹗』兒子的答案﹐等於沒回答我的問題。

『是不是聽到她的同學這樣叫她。』我揣測。他點點頭算是答案。

『那好﹐明天媽媽告訴你的老師 Mrs. Grantham﹐叫她保護你。』我已決定明天又找老師投訴。內心衝量是否要問老師為何知情不幫﹑也不報﹖

翌晨﹐兒子睜開眼第一句話還是哭求著不要上學。吃完早餐後﹐叫他上樓刷牙﹐他又懶在樓階不上去。我抱著女兒先上樓﹐他竟然對著我後背拋來一隻拖鞋。我把妹妹放下﹐即刻沖下樓抱他上樓打手心。

我對他說﹕『你在家敢欺負媽媽和妹妹﹐在學校人家欺負你﹐你怎麼不敢也對她那麼凶﹖』

『我怕老師。』他囁囁嚅嚅低語。

『你怕老師就不怕媽媽嗎﹖』我氣得很﹐竟然學會偷襲我。我已經答應他﹐今天午餐我去接他出來在公園玩﹐免得又被欺負。

『我也怕媽媽。』

『怕媽媽為什麼還敢丟鞋打媽媽﹖』

『我不要去school呀﹗你還是要我去。』

『你不去上學什麼都不會﹐以後怎麼像爸爸一樣做engineer 賺錢錢?』

他低頭不語。

『媽媽去告訴老師﹐如果Mrs. Grantham 還是沒有保護你﹐媽媽會去找Mrs. Lewis及Charlie﹐還有校長Mrs. Johnson。』我向他一一承諾。

昨晚他對我道出有人欺負他時﹐我擁著他嘉許他告訴我這件事﹐同時對他說媽媽會保護你﹐以後有人欺負你一定要告訴爸爸和媽媽。

臨出門上學時﹐他對我說﹕『媽媽﹐你不要忘記叫老師保護我哦﹗』

我送他進教室後﹐對他的班主任道出他又被欺負了。老師顯得不知情的樣子﹐我也不道破兒子說她知道沒採取果斷的行動。

致電給在回程途中的爸爸。爸爸在話筒那端道出﹐前幾天兒子就一直對他說不要上學﹐爸爸沒問他原因﹐所以不知道原來他又被欺負了。

放學問兒子﹐他說老師今天叫charlie不可再靠近他。他還神氣地示範老師如何隔離他與charlie。

今年九月﹐女兒將屆可以入nursery的學年﹐我還在猶豫是否要繼續讓一對子女在這間校風不好的學校就讀﹖

提到搬家換學校﹐爸爸就頭大嚷叫自己小孩也頑皮為推託的藉口。

spring onion 為什麼會有花﹖

女兒最近看到公園萌開的花﹐會問﹕『媽媽﹐為什麼有 flowers 了﹖』

我對她說﹕『spring 來了﹐所以flowers 也出來了。』

『spring onion 為什麼會有flowers?』女兒不解地追問。

『是spring ﹐不是spring onion﹐像winter會有snow ﹔Autumn 很多葉子會落下來﹐spring 會有很多花會長出來。』

『spring onion 為什麼會有花長出來﹖』

她還是分不清spring和spring onion 是兩個完全不搭檔的東西。因為spring 春天是抽象的季節﹔而spring onion 青蔥是她日常所見的蔬菜﹐所以她一聽到spring 聯想到spring onion。

儘管告訴她多次﹐是spring 不是 spring onion ﹐但她每次望到尚在初春綻放的花朵﹐就會大聲地報告﹕『媽媽﹐spring onion 出來了。』

2008年2月2日 星期六

那妳去做工啊﹗

抱兒子沖涼時﹐問他今天在學校學什麼﹖

『不知道﹗』他懶惰回答﹐就乾脆說不知道。

『你去學校什麼都沒學﹐以後長大可以做什麼﹖』

『媽媽你會華文﹐不會英文﹔爸爸會英文﹐不會華文。所以妳沒做工賺錢錢。』一對兒女認為我不會英文﹐因為我每次懶得講英文故事書都會對他們說﹕媽媽不會英文﹐去找爸爸。而爸爸常對他們說﹕叫媽媽講﹐媽媽會華文。

『媽媽會英文﹐但沒有爸爸那麼厲害。媽媽是不是有講英文的story 給你聽﹔如果媽媽不會英文﹐今早怎麼可以與你老師說話呢﹖』

『妳會英文為什麼不出去做工﹖』兒子一向來以為我沒讀書似的。

因為他們要買東西時﹐我常說﹕媽媽沒做工﹐沒賺錢錢﹐沒錢買給你。所以﹐他認為我沒做工沒錢﹐再加上爸爸常對他說不好好讀書﹐以後就不能賺錢錢。小孩的聯想力無窮﹐就把沒做工=沒錢→因為小時候沒把書讀好。

『我做工誰照顧你們呢﹖』我問兒子。

『爸爸在家顧我們。』

『那爸爸就不能工作了。』

『妳去做工﹐爸爸在家看我們呀﹗』我們家是慈父嚴母﹐好爸爸在家當然比凶媽媽在家好。

『那以後你要老婆出去做工﹐你在家嗎﹖』

『以後我老婆出去做工﹐我在家。』兒子很天真地說。

『那人家會笑你。老公要賺錢養老婆﹑養孩子﹐沒做工的boy沒有girl要當你的老婆。』

『為什麼呢﹖』

『因為girl 都要一位很厲害的老公﹐沒有做工賺錢錢的人﹐就沒有錢錢﹐沒有錢錢就不能有屋子﹐車﹐還有很多很多東西。』

『那我以後出去做工﹐我老婆在家好了。』

與兒子談話﹐要有耐心﹐因為他的話題像接龍似的兜著﹐沒完沒了。

給妳藥吃﹐不會死

兒子那晚佻皮搗蛋﹐我威脅他晚上自己睡。

他對我說﹕『媽媽﹐妳陪我睡一晚兩晚﹐很多晚。我長大妳要死的時候﹐我給妳藥吃﹐妳就不會死。』

我不屑地道﹕『等你發明了那種藥才說。』

『我會的﹐妳要死的時候﹐我給妳藥吃﹐妳就可以十分鐘不死﹔然後﹐妳又要死的時候﹐我再給妳吃藥﹐妳又可以十分鐘不死。』兒子一副信誓旦旦。

他對何謂“十分鐘”沒概念﹐因為我每次限定他收拾玩具或命令他把食物吃完﹐都給“十分鐘”的時限。

『你說的話哪可相信﹐前晚答應媽媽和爸爸要做好事﹐今天又開始做很多很多的壞事了。』

『我會的﹐我想清楚了。我長大後﹐要去做一種藥﹐吃了就不會死。』他對死的恐懼﹐緣於去年我在家鄉陪癌末的父親﹐兒子常問外公為什麼都躺著﹐為什麼要吃那麼多藥﹖甚至﹐為什麼要把外公埋在土里﹖

自此以後﹐他常問怎樣可以不死﹖也因此﹐他認為等我老﹐要死的時候﹐給我藥吃﹐我就可以不死為誘餌﹐讓我赦免他的過錯﹐陪他睡覺。

小孩很天真﹐但對“死亡”也會恐懼。

2008年1月31日 星期四

媽媽比較厲害打monster

爸爸出差去瑞典﹐兒子沒人陪他睡。通常我與女兒會來陪他一起睡。昨晚他一再佻皮搗蛋﹐我再三地警告他﹐如果再壞蛋﹐今晚自己睡。可他沒把我的話當一回事﹐與妹妹越打越凶。

我氣得發出最後通碟警誡﹕『再與妹妹爭架﹐晚上自己睡。』話罷才轉身﹐馬上又聽到妹妹的慘叫聲﹐他又在暗擊妹妹。

『你那麼凶﹐今晚自己睡。』我邊抓打他的小屁股﹐邊鎮重地告訴他。

『不敢﹐我不敢自己睡﹐媽媽陪我。』他終於正視我所說的話了。

『我剛才一直告訴你﹐再壞蛋今天晚上你自己睡。』

『媽媽陪我睡﹐我不敢自己睡爸爸房間。』兒子淚流滿臉開始懂得怕了。

『那你睡外面好了﹐外面有很多monster 陪你睡﹐不是自己睡。』

『不好﹐我怕怕monster。』

『那你說該怎麼辦﹖媽媽剛才一直對你說﹐你還是不聽話﹐你以為媽媽在開玩笑啊﹗』

『媽媽sorry﹐我以後不敢了。』

『爸爸每次告訴你﹐做事要想一想﹐剛才你打妹妹﹐要打媽媽對不對﹖』

『sorry 媽媽﹐我以後要打妹妹和妳﹐會想一想。』

『殺了人講sorry沒用了﹐人死了講多少次sorry﹐他都不會再活過來。』

『我知道錯了﹐我以後會想。』他哭得哽咽一直在求我原諒﹐然後一邊盡力做好事。比如幫我把地上的東西撿起來丟進垃圾桶﹔整理沙發的抱枕﹑把玩具一一分類收拾﹐還很雞婆地跟前跟後為我開路似地把阻撓前方的物件拿開。

『你剛才罵媽媽死掉最好﹐沒有媽媽最好﹐是不是﹖』

『我以後不會再罵媽媽了。』

『你罵媽媽死掉﹐那媽媽死了﹐你怕不怕﹖』

『怕。』他雙眼已哭得紅腫﹐鼻涕一直在擦。

『反正你今天晚上自己睡﹐你的朋友都是自己睡﹐只有你還要跟爸爸媽媽睡。』在英國很多甫出世的嬰兒也自己睡一間房。

『他們5 years old﹐我才4 years old罷了。』兒子哀求著。

『那你5 years old 敢不敢自己睡﹖』

『不敢﹐我怕。』

『那今晚讓妹妹陪你睡﹖』

『不好﹗我要媽媽陪。』

『你為什麼要媽媽陪你睡﹖』

『因為媽媽比較厲害打monster。』

『沒有monster﹐哪里有monster?』我問他。

他指每個掛在墙上的物件﹐照片﹑鐘﹑衣服。我對他說那是shadow。

『我今晚陪你睡﹐你明天要做很多好事﹐可以嗎﹖』

『好﹐媽媽我答應你。』

躺在床上不到十分鐘﹐爸爸從瑞典的酒店打電話回來﹐聽我告完狀後﹐他馬上對著話筒說﹕『爸爸﹐我明天要做很多好事。』

2008年1月30日 星期三

我不給妳

哥哥前天在學校撿到一枚髮夾﹐那天放學爸爸去接他回來﹐他逼不急待地要給妹妹。

我說﹕『撿來的東西骯髒﹐不要給妹妹。』

哥哥馬上拿去沖洗﹐然後對我說﹕『媽媽﹐我洗乾淨了﹐可以給妹妹了。』

瞧他急智會把我所說的骯髒東西拿去沖洗﹐我點頭說好吧﹗

『妹妹﹐乾淨了﹐妳可以戴了。』他很開心地獻出他撿來的禮物。

妹妹乾瞪那枚天藍色帶朵小花的髮夾已久﹐終於可以給她了。

『妹妹﹐妳要跟我講Thank you。』哥哥提醒妹妹。

『Thank Q﹗』妹妹五音不全﹐把you的音說成Q。

『妹妹﹐我給妳東西﹐妳要做好事﹐妳做壞事﹐我就不給妳了哦﹗知不知道﹗』哥哥不忘擺出一副賞賜後的誡律。

『知道。』妹妹很乖順地附和。

『妹妹﹐我幫妳綁頭髮﹐給妳很beautiful。』哥哥拿那枚髮夾在妹妹頭上劃來纏去。

『很痛。』妹妹嚎叫。

『哥哥﹐不要再綁了﹐等下妹妹的頭髮纏在一起解不開﹐就糟糕了。』我出言阻止。

『為什麼會纏住﹖』

『因為你亂綁來綁去。』

『妹妹動來動去呀﹗』

『那你就不要幫她綁了。』

『妹妹妳不乖﹐我不給妳啦﹗』妹妹馬上啕號大哭。

那枚髮夾從前天至今天﹐前前後後給了妹妹又被哥哥已諸多事故討回不計其數。

我被弄得煩不勝煩下令哥哥﹐不準再給妹妹那枚髮夾﹐反正不到十分鐘﹐又物歸原主﹐結局永遠是妹妹在哭﹕『哥哥不給我了。』

2008年1月23日 星期三

妹妹長大在家煮飯

去學校接哥哥回來﹐妹妹把下午我買給她的米老鼠拼圖拿出去獻寶﹐哥哥一瞧見馬上哭喪著臉叫道﹕『我沒有。』

我馬上提醒他﹕『老師還在那邊﹐你要哭給老師看嗎﹖』

他聽罷﹐欲哭又不能地忍著央求妹妹給他看一下。

『不要﹐這是媽媽買給我的。』妹妹反應很大。

『嗚嗚…妹妹不給我。』哥哥的淚珠就快落下了。

『妹妹﹐給哥哥看一下﹖』我很怕兒子那死脾氣﹐他可以為了一點小事﹐鬧倔著一直到他滿意為止﹐因此企圖哄勸妹妹讓他拿一下過目。偏偏妹妹的目的是要吊哥哥的胃口﹐也不肯相讓哭叫著這是她的東西。

『妹妹﹐我以後長大賺很多很多的錢﹐不買東西給你。』哥哥氣急敗壞地擱下狠話。

我對他說﹕『妹妹長大會自己賺錢。』

『妹妹長大哪里會賺錢﹐只會在家煮飯。』哥哥很大男人主義地認為。

『妹妹比你愛看書﹐以後一定比你聰明。』我與爸爸都認為妹妹的個性﹐會比哥哥用功讀書及用心做事。

『才不會﹐girl 不會賺錢﹐都像妳一樣在家煮飯。』

聽了哥哥的話﹐我很驚訝。原來兒子對男女兩性未來的基本概念是﹐男的出外賺錢﹑女的在家煮飯。

這令我想起台灣詩人詹冰有首題為《 遊戲 》的童詩﹐全詩如下﹕

『小弟弟﹐我們來遊戲。 姐姐當老師﹐你當學生。』

『姐姐﹐那麼﹐小妹妹呢﹖』

『小妹妹太小了﹐她什麼也不會做。我看 —

讓她當校長算了。』  

原來﹐我這全職家庭主婦給兒子造成刻板印象﹐女人長大後就像詩中的校長﹐不會賺錢只能在家煮飯。

2008年1月22日 星期二

買Boots給爸爸

與女兒逛街﹐她看到一些五顏六色的Boots對我說﹕『我有Boots了﹐哥哥也有 Boots﹐媽媽也有 Boots了﹐爸爸沒有Boots﹐媽媽買Boots給爸爸﹐好不好﹖』

我對她說﹕『爸爸也有Boots。』

『哪里有﹗只有爸爸沒有Boots。』她馬上反駁我。

因為爸爸的Boots 只高至腳趾以上﹐沒有像我的靴子及他們的雨鞋一樣裹著半個小腿。

瞧著她把著一對粉紅色的雨鞋拿著嚷叫﹕『我要買Boots 給爸爸。』

『這是girl的雨鞋﹐爸爸不喜歡pink。』我作勢要走了﹐可她仍在原地號叫﹕『要買Boots﹐爸爸要Boots。』

大概她自己又想要Boots﹐才會假藉要買Boots給爸爸。

小孩的記性很好

女兒每次在外面的廁所﹐都要求我給她一張廁紙拿給外面爸爸。

事緣一個月前﹐她不肯上廁所﹐爸爸好言相哄﹐要求她到廁所去拿張紙給爸爸。

小孩的記性很好﹐說過的話﹐他們會記得。

兒子也一樣﹐交代他的事會記得。類似上廁所後要關燈﹑瓶子紙張要丟到回收的紙袋﹐還有我說過的話﹐他會用來反駁我。

有時﹐我對他說﹕『彬彬﹐幫我拾地上的紙起來。』

兒子會回嘴道﹕『自己弄倒的東西自己拾。』

女兒現在也會依樣畫葫蘆地說﹕『媽媽﹐妳自己要的﹐妳自己去拿。』

答應他們的事﹐不管是午睡前還是前一夜﹐他們睡醒第一件事必提醒你的承諾。

兒子的記性更了不起﹐他可以把哪個玩具從哪間店買﹔我們身上的衣服從哪里買來﹐還有誰曾說過這句話一一都記得。

我問他﹐想不想外公﹖

兒子會說外公都死了。

『外公好不好﹖』

『不好﹐外公說我是“歹囝仔” (福建話﹕意為壞小孩)。』

快三歲的女兒﹐現在記性也漸漸了得。她會記得去哪間店該走哪條路線﹐像今天回家過了馬路﹐我抄一條從沒走過的小路﹐她即刻問我﹕『媽媽﹐不是回家嗎﹖』

她不曉得星期一或星期日﹐但她每個星期六晚問她﹐明天去哪兒。她馬上會說﹕『去吃KFC。』

我推測她大概依爸爸沒上班的第二天﹐我們就會開車出外吃KFC。

2008年1月20日 星期日

資源回收

『媽媽﹐這個可不可以recycle?』 一對兒女要丟東西到垃圾桶﹐一定會先問我這問題。

他們現在知道紙張和飲料的瓶子﹐一定是丟在recycle 的袋子。每次拆玩具的包裝﹐也會詢問我是不是可以recycle?

我覺得有必要教他們垃圾分類﹐方便自己﹑也方便別人。況且﹐可以培養他們從小就協助推廣環保。

我解釋給他們聽﹐recycle是把不要的東西重新製造﹐再使用。舉例紙張是用樹製造的﹐如果不要的紙再recycle﹐那麼便可以少砍幾棵樹。

同時﹐我在購物時都盡量使用塑袋﹐也把家里囤存乾淨的塑袋﹐拿給市場販賣蔬果的小販重新使用。

套用這句曾在台灣看過的環保的口號

『我們並沒有繼承整個地球
只是向子孫惠借這片大地』

小孩懂得垃圾分類﹐培養環保意識﹐無形間也是一種惜福的表現。

一分錢拾不拾﹖

昨天在購物中心的電梯旁﹐女兒發現到有兩分錢﹐她問我﹕『媽媽﹐這個錢可以不可以撿﹖』

我瞧瞧那兩分錢擱在安全又乾淨的地方﹐於是對她說﹕『可以﹐把她撿起來﹐放在yellow car 的肚子里。』

哥哥趕過來叫妹妹給他那錢錢﹐妹妹很好心地給了他。

從妹妹手中拿到那枚被電梯毀損幣面的兩分錢﹐不屑地道﹕『錢錢壞了沒用﹐不可以買東西了。』馬上又把它還給妹妹。

『媽媽﹐錢錢可以不可以買東西﹖』妹妹拿回那兩分錢問我。

『可以﹐把它存起來﹐以後放進銀行。』我怕不平的幣面會讓她割傷手掌﹐幫她放進裙子的小 口袋。

她不安心地撫抓著口袋那兩分錢﹔沒撿到錢的哥哥不一會對爸爸說﹕『爸爸﹐妹妹有2 pence﹐我沒有﹐你給我錢﹐好不好﹖』

『好﹐爸爸給你2 pence 。』爸爸馬上挖褲袋的小錢包﹐要給他兩分錢。豈知﹐兒子是小魚釣大魚﹐他對爸爸說﹕『2 pence不能買東西﹐我要1 pounds。』

我對爸爸說﹕『妹妹撿到錢是她應得的﹐你要給哥哥錢﹐也應該給妹妹同樣的幣值。』

爸爸忙著在小錢包找幣值較大的給哥哥﹐一邊對我說﹕『妹妹什麼都不懂﹐沒關係。』

我有點氣他這種“不吵的小孩沒糖吃”的心態﹐堅持應該要給妹妹錢。結果妹妹從爸爸那分得一分錢。

其實﹐給不給錢事小﹔公平才重要﹔同時﹐我要哥哥了解﹐妹妹檢到錢是她應得的﹐不能要求爸爸彌補他欠缺的運氣。

出外在地上看到一分錢﹐我常會撿起來。爸爸曾因此說我﹕『一分錢﹐撿什麼﹖』

我對他說﹕『聚少成多。』

我們還為此詢問了一些朋友﹐他們都異 口同聲地說﹕『為什不撿﹖』

我也教小孩地上有錢只要在不危險的地方﹐錢錢乾淨﹐都可以撿。同時﹐告訴他們﹐一分錢不能買東西﹐但拾到很多一分錢﹐就可以買東西了。

一對兒女﹐出外在地面發現錢幣﹐都會先問我可不可以撿﹖平均一星期會撿到一分錢﹐足以見識現在富裕的社會﹐很多人掉了一﹑兩分錢都賴得撿起來﹔很多瞧見小錢在地的路人﹐也不屑彎腰一撿。

2008年1月18日 星期五

妹妹有雨鞋了

今天妹妹嚷著要穿昨天買的那雙雨鞋出門。而且自己開開心心﹑左右兩腳都正確地套上。哥哥馬上脫掉他的運動鞋﹐也要穿上他的雨鞋。

『我的Boots 很 beautiful。』妹妹自我陶醉地看她那雙粉紅及粉紫搭配的雨鞋。

『我的Boots 會噴火。』哥哥不甘被比下去。他那黑色的雨鞋有火焰的圖騰。

出門的時候細雨紛飛﹐哥哥最喜歡細雨打在臉上的感覺﹐可又愛撐傘。老是把傘拿斜﹐讓雨絲飄掠在他的臉頰上﹐而開懷地呵呵笑。

妹妹卻嚷叫要自己走路﹐我對她說鞋鞋會髒髒﹐她大概尚沉溺那雙新雨鞋﹐不捨得弄髒而沒再吵。

在校園里﹐把妹妹從手推車抱下﹐讓她在細雨中走動。


送了哥哥去教室後﹐她對我說﹕『媽媽﹐我要自己走路。』

瞧著女兒走在細雨霏霏的公園里奔跑﹐追逐著公園內的鴨子及小鳥﹐令我想起當年的我。

小時的我﹐也很愛玩雨水﹐常趁著下雨﹐托詞清洗屋前的水泥地而在屋簷下痛快的讓雨水噴濺。罔顧家人在屋里頻頻地勸說淋雨會患上風濕。

長大後駕摩多﹐有時外出遇到下雨﹐還會故意多兜幾圈路程才回家。盡管﹐爸爸總是斥責下大雨駕摩多很危險﹐叫我以後要等雨停才回家。

雨勢越下越大﹐女兒還是要自己走。冬日的細雨很冰涼﹐我前幾天淋雨已頭疼喉嚨痛發燒在吃藥了﹐可是瞧她玩的開心﹐不忍拂她的興緻。等了老半年﹐我終於買Boots 給她﹐又碰巧今早下雨﹐她終於可以學哥哥那樣在雨中玩樂而雀躍不已。

『妹妹﹐開心嗎﹖』

『開心。』她對我笑著頻頻點點頭。

原本只要十分鐘的路程﹐我在雨中一手推小孩的座車﹐一手牽她﹐走了半小時才回到家。我也知道﹐以後我的路程﹐也會因為下雨她穿雨鞋玩樂而被躭擱。

童年只有一次﹐她也許會記得第一次穿著Boots在雨中玩樂的印象。

2008年1月16日 星期三

惡人先告狀

幫小孩洗完澡﹐濺得全身零零落落地濕濕﹐自己也想洗個澡﹐順便先洗一遍髒襪子﹐再拿整桶的髒衣服去洗衣機洗。

『哥哥﹐幫媽媽照顧妹妹﹐記得不可以打她哦﹗』每次特意叮嚀是“照顧”﹐莫不希望他有照顧妹妹的責任﹐不欺負她。

結果﹐我去浴室才把幾雙髒襪子刷洗﹐就聽到妹妹的哭聲﹐哥哥在浴室外告狀。

『媽媽﹐妳看﹐妹妹把垃圾桶亂丟。』

妹妹還在房里啕號大哭﹐我擦乾雙手進去瞧瞧她。

『哥哥打我…』妹妹雙頰紅撲撲﹐淚流滿臉地拿著幾張她今天從sure start 塗顏色的圖畫紙。

『媽媽﹐妳看﹐妹妹把垃圾桶亂丟。』哥哥也七嘴八舌地在相告。

『哥哥丟我的紙…』妹妹一邊哭﹐一邊拿著那堆被哥哥丟在垃圾桶﹐她檢起來皺皺的圖畫紙。

『妹妹不乖…』

『哥哥丟我的紙…』

當我一聽到妹妹說哥哥丟她圖畫紙﹐心中已了然發生什麼事。

『妹妹妳靜下來﹐不要說話。媽媽先問哥哥。』

『哥哥﹐妳是不是丟妹妹的紙﹖』哥哥氣焰全消﹐緊抿著嘴。

『是不是﹖』

『是。』他很不情願小聲地自首。

『為什麼丟妹妹的紙在垃圾桶﹖』

『因為她畫得不好看。』這是他的妒嫉心在作祟。反正看到妹妹有的﹐他沒有﹐他都會要人與他分享﹔若不然是抱持著“寧為玉碎﹐不為願瓦全”的心態。

『那妳有沒有打妹妹﹖』

『我打她肚子一下。』他還示範打肚子哪里﹐且強調一下。

『妹妹﹐哥哥打妳哪里﹖』我才不相信哥哥的話﹐況且妹妹的雙頰紅紅﹐一定是打他的臉頰。

『哥哥打我的臉。』妹妹的回答確實我的猜測。

『哥哥﹐你打妹妹的臉幾下﹖』

『我只打一下﹐那邊而已。』他還是嘴硬不說。

『那﹐妹妹的臉為什麼兩邊都紅紅的。』

他知道瞞不過我了﹐只好招實說打很多下。

我馬上出手打他的屁股。狠狠地打了一頓。他拉開嗓子尖叫﹐我出手反而更重。

爾後﹐喝止他的哭聲﹐斥責他﹕『為什麼講騙話﹐明明是你先丟妹妹的紙在垃圾桶﹐為什麼說是妹妹丟垃圾桶﹖現在幫我把垃圾桶拾起來放好。』

他還是反抗不要拾起﹐神色還很不甘願。

『好﹐你不拾起來﹐等爸爸回來讓他看。』

我知道他最怕我再向他爸爸告他的罪狀。果然﹐馬上乖乖地把垃圾桶拾起﹐還不忘踢了幾下垃圾桶洩氣。

『過來﹐你知道媽媽為什麼打你。』他瞪著我很不忿氣不語。

『爸爸媽媽最討厭你講騙話﹐你知道看羊的小孩為什麼被狼吃掉﹖你整天講騙話﹐以後沒人再相信你講的話。』

他的樣子還是很不服。

『只有壞小孩才需要講騙話﹐因為他做壞事﹐又怕人家知道。媽媽打你﹐是因為你打了妹妹﹐又講騙話。』

『你如果沒騙我﹐像華盛頓砍了他爸爸心愛的cherry樹﹐他爸爸聽了沒打他﹐因為他誠實沒講騙話。現在﹐你知不知道自己做錯什麼﹖』

他還是凶煞煞地瞪著我。我氣得叫他坐在樓階的通道那面長鏡前看自己﹐再想想自己對不對。

他蹬著地板﹐還是很不甘願。

我很厭惡他這種類似搶了人家東西﹐還要殺人的強盜惡行。再加上做賊的先喊抓賊﹐更讓我無可赦免他的罪。

平時﹐我對小孩一點的過錯就加以打罵﹐讓他們在犯錯時﹐往往會想辦法脫罪。

打﹐也許只是一時洩氣的處罰﹐卻令小事化大﹔

罵﹐也許能短暫的制止爭吵﹐還是無事於補。

閱了很多親子書藉﹐書中常教家長﹐當孩子犯錯時﹐要擁抱他們。可是﹐火氣當頭的我﹐就做不到這種愛的教育。

我自認EQ不好。可也很想知道﹐究竟有多少家長能夠瞧見自己的小孩使壞﹐還能平心靜氣地擁抱犯錯的小孩。

2008年1月15日 星期二

不跟妳講

幫兒子洗澡時﹐他很神氣地對我說﹕『媽媽﹐我今天在 school 去一個新地方。』

『去哪里﹖』

『不跟妳講妳﹖』他很喜歡吊人胃口。

我不甘示弱地對他說﹕『我今天也去了一個地方。』

『去哪里﹖』輪到他問我。

我以牙還牙說﹕『不跟妳講。』

『妳跟我講﹐我跟妳講呀﹗』他開始好奇我究竟去了哪里﹖

每天接他放學第一件事﹐是馬上問我今天與妹妹在家做什麼﹖有沒有出去shopping?

如果說有出去﹐他馬上會問有沒有買什麼東西﹖

我也學他賣關子不說。

他步出澡室後﹐馬上去問妹妹﹕『妹妹﹐媽媽今天帶妳去哪里﹖』

『沒有出去。』妹妹老實地告訴他。

我趕忙圓謊﹕『妹妹睡覺的時候﹐媽媽自己出去。妹妹不知道。』他還不曉得在英國﹐法律是不允許把沒有自理能力的孩童獨留在家里。

『那妳有沒有shopping? 』他最怕我買東西給妹妹﹐他沒份。

『不跟你講﹖』

他悻悻然地嘟嘴。

晚餐時﹐他自動爆料﹕『爸爸﹐我今天在school去新的Hall。』

『』

2008年1月14日 星期一

兒子又受傷了

從學校接兒子回家途中﹐幫他調整脖子的圍巾時﹐驟然發現右臉頰一大塊瘀傷。

『今天在學校又跌倒了﹖』我問拿著一包零食邊走邊吃的兒子。

『是Elliot推我去撞到playground的木椅子。Ellliot 推我兩次﹔Dylan也兩次。』他還示範如何推的動作。

『又是Elliot 和 Dylan﹐我不是教你不要靠近他們嗎﹖』這兩個小孩自去年九月開學以來﹐三番兩次地推﹑撞﹑打﹑抓弄傷兒子。我們已向學校反映﹐可是受傷的頻率還是一樣。

『我已走遠遠﹐他們一直要找我。』

『撞傷的時候﹐你有沒有哭啊﹗老師知不知道﹖』

『我有哭﹐我的朋友跑去告訴老師﹐可是老師沒有來。』

『那你有沒有推別人﹖』我知道他也常如脫韁之野馬那樣桀野。

『我以前有推人﹐今天沒有推。媽媽﹐我今天有自己擦那受傷的地方。還有﹐我的腳也受傷。』

回到家﹐檢察他全身上下﹐發現右腳的膝蓋也擦傷了。

對於兒子學校的安全應對措施﹐我對校方已完全失去任何改善的冀望。

兒子的班主任經常一聽聞我又投訴﹐馬上顯現緊張且驚憂。這英國婦人是那種膽小怕事之輩﹐所以我也只有在忍無可忍﹐才會再次“告狀”。

校長曾對我說﹕『在午餐後一小時的“放風”時間﹐學生不玩球可以玩什麼﹖』

因為兒子曾被高年級的學生的球擊中臉頰﹐我們以書信作出投訴校方在學生受傷時﹐都沒有任何知會。校長這回話﹐令我最後一絲可以申訴獲得改善的希望也隨之破滅。

心忖﹕優秀的領導者才能開創出優質的校風﹔沒有好校長﹐豈能要求會有好校風。

整個校風的紀律就是那麼亂七八糟﹐學生玩得轟轟烈烈﹔老師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兒子的爸爸聽聞我明天又要質問校方﹐勸我多方考慮學校的立場。也許﹐兒子的朋友沒跑去告訴老師﹖老師真的不知道。

於是﹐我要求兒子每次受傷就自己跑去對告訴老師。

他馬上對我說﹕『不要﹐我不要。』

我對他說﹕『校長和老師都叮嚀過你﹐受傷要向老師說。』

兒子還是說不要。

我對他說﹕『頭很重要﹐撞傷可能會傻掉﹐也會死掉。』

他滿臉疑惑地看著我的繪聲繪影的“恐嚇”。

想搬家才可以換間好學校的念頭又油然而起。

爸爸最怕我提起要搬家。所以﹐他總把兒子的學校安危﹐化成每間學校都會存在的問題。

他還曾對我說﹕『妳去找哪位人家的孩子沒在學校受傷﹖』

結果﹐我問了他兩位同事的太太﹐她們都異口同聲地說﹕從沒有。而且即使不小心自己跌倒﹐校方會馬上打電話知會給家長。

爸爸自此後﹐只有把兒子受傷的事﹐歸咎於自己孩子也皮。

2008年1月13日 星期日

妹妹的雨鞋

星期五兒子放學時下著傾盆大雨﹐臨出門去接他帶上他的雨鞋。

『媽媽﹐我沒有Boots﹖妳還沒買給我。』坐在小孩手推車內的妹妹﹐再次提醒我曾許下的承諾。

『妳的腳小小﹐沒有那麼小的Boots。』其實我是在哄騙她。

『媽媽妳要記得哦﹗一定要記得買給我Boots 哦﹗』

今天在Netto 購物時﹐看到一對女童的雨鞋﹐價格合理﹑款式也不錯﹐但還是耍賴不買給她。

原因很簡單﹕如果她也有Boots的話﹐以後下雨就不會乖乖坐在手推車內﹐一定也要學哥哥一步一腳印的splash ﹗splash﹗ 故意去 踏水窪。届時我得陪他們在雨中故意耗時濺水﹐淋個落湯雞。

最糟的是﹐這對兒女﹐一淋雨就會生病。所以﹐我還是不想履行諾言買雙Boots﹐圓她的小小心願。

有時﹐看到她瞧見商店的櫥窗興奮地嚷叫﹕『媽媽﹐有Boots!有Boots!』

我的良心會因而有點小小的愧疚。

一顆牙的價值

兒子左頰的臼齒蛀了個大洞﹐在短短的兩個月之內﹐ 一共看了六次牙醫﹐補了六次。

英國的牙醫可真是“仁義至盡”﹐對一個小童的乳牙都那麼重視有加﹐不忍將已搖搖欲墜的蛀牙拔掉。

這位牙醫告訴我們﹐他的原則是﹕盡量減低小孩的痛楚﹐以及避免冗長的手術時間。

於是﹐兒子的蛀牙被診治的歷程﹐可謂﹕欲速不達。

一來﹐神經沒抽完﹔二來﹐只是暫時性補缺的石膏。所以﹐不到三天兩夜﹐兒子又在不知不覺中﹐把石膏吞進肚里。只要他不喊牙疼﹐都是由爸爸用從藥房買來的補牙工具﹐充當牙醫幫他補上牙洞。

每次只要看診需要“大刀闊斧”﹐我們都得用玩具激勵他的勇氣﹑誘止他的哭叫。

於是﹐他這顆蛀牙﹐一共換了三個他心儀一直想要我們買的玩具。

一顆牙的價值﹐似各有所需﹗﹗

2008年1月12日 星期六

不要再戴了﹐知不知道﹖

今晚坐進車的後座﹐因為帽子滑鬆而使到頭不小心被車頂撞到。

『唉喲﹗』我哀叫了一聲。

『媽媽做什麼啊﹗』身旁的女兒很貼心地問。

『媽媽的帽子不好﹐讓媽媽看不到撞到頭了。』

女兒一本正經地叮嚀我﹕『媽媽﹐這個帽子不好﹐害妳撞到﹐以後坐車車不要再戴﹐知不知道﹖』

未了﹐她還不忘問我﹕『疼不疼﹖』

常言道﹕『女兒較貼心』﹐我在生活中處處感覺到﹐這是真的。

2008年1月11日 星期五

唐詩及三字經

有時心血來潮會教一對兒女唐詩及三字經﹐告訴他們里頭的意思及故事。現在﹐他們大概會背六﹑七首唐詩﹐也會背好幾段三字經。

在池塘望見天鵝﹐他們會瑯瑯上口﹐
鵝 鵝 鵝
曲項向天歌
白毛浮綠水
紅掌撥清波

我則叫他們注意天鵝﹐是不是如詩中所說是白毛﹑紅掌﹖

瞧見一輪明月﹐會吟誦李白的《靜夜思》

兒子懶惰不讀書﹐說明天再讀﹐我會背《明日歌》中的

明日復明日
明日何其多
日日待明日
萬事成蹉跎

吃飯沒吃完﹐我叫他們背《憫農》中得之不易的糧食

鋤禾日當午
汗滴禾下土
誰知盤中餐
粒粒皆辛苦

兩人爭吵打架﹐說出曹植所作的《七步詩》﹕本是同根生 相煎何太急

很多朋友說﹐背這些詩有用嗎﹖

我對他們說﹐生活處處都是詩﹐背唐詩除了可當故事告訴孩子詩的意境及用意﹐也可增加親子關係。

兒子有時會問我﹕『媽媽妳老了﹐是不是《盛年不重來》﹖』

我說是啊﹗

他會搖頭可憐的說﹕『歲月不待人。』

陶淵明的《惜時》﹐是他印象最深的一首詩。因為他常背不好﹐所以我用兒歌一隻哈巴狗的調來教他用唱的。

盛年不重來
一日難再晨
及時當勉勵
歲月不待人

整首詩最後一句﹕《歲月不待人》﹐他常掛在嘴邊。我也常在他懶床不上學﹐用來警惕他。

下雨時﹐與女兒在床上我們一起背孟浩然的《春曉》﹐性子急噪的女兒常常要掀開窗簾﹐瞧瞧外面是不是有很多花落在地上了﹖

兒子先學one two three﹐問他有幾個東西﹖他不是以1﹑2﹑3來回答﹐而是說英文﹐數東西也以英文的one two three。這對他以後算東西及背乘數表來說﹐不是較好事。因為中文只有一個音節﹐而英文及馬來文是兩個音節﹐所以中文背乘數表較佔優勢。

當然中文的一﹑二﹑三更是陌生。後來我教他背一首有一至十的詩﹐再教他學會寫這十個中文數字。

一望二三里
煙村四五家
亭台六七座
八九十枝花

女兒也是以這首詩學會數一至十。最近﹐女兒從兒子口中﹐學會舉一反三的問題。

她會問我﹕『媽媽﹐什麼是教胡子﹖哈哈﹐是不是爸爸的胡子﹖』

那一句︰『竇燕山 有義方 教五子 名俱揚』﹐哥哥一聽到哈哈大笑問我﹕『媽媽﹐胡子哪里可以教呀﹗』

我說是一個叫竇燕山的人﹐教他五個孩子﹐所以是﹕教五子﹐不是像爸爸的胡子。哥哥還是堅持說成『教胡子』。

《養不教 父之過》他一學後﹐爸爸一下班。他馬上很嚴蕭地對爸爸說﹕『爸爸如果你沒教好我﹐是你的錯哦﹗』

最近﹐他頑皮時我則對他說《養不教 父之過》這一句話。

教他們背《三字經》之前﹐我都會帶上故事解釋﹐這樣方便他們記及背。所以﹐他也知道所謂《父之過》﹐是爸爸和媽媽的錯。

教一對兒女背唐詩及三字經﹐也讓曾錯失這些良好古訓及詩歌的我﹐陪他們一起學習。

下手為強﹗

去浴室之前﹐交代兒子幫媽媽照顧妹妹﹐不可打妹妹哦﹗

他說好。

在浴室不到三分鐘﹐馬上傳來妹妹慘痛的哭聲。一邊哭叫著﹕『哥哥打我。』

我在浴間呼罵著出去一定要痛打哥哥一頓。

頓刻﹐哥哥馬上在浴門外叫道﹕『媽媽﹐妹妹打我。』

洗完澡後﹐問他為什麼打妹妹﹖

他說﹕『妹妹打我。』

妹妹卻在一邊叫道﹕『哥哥打我。』

我問妹妹哥哥打哪里﹖

妹妹指著自己頭。哥哥趕忙也告狀﹐妹妹也出手打他的手肘。

我問哥哥﹕『為什麼打妹妹頭﹖』

哥哥還是堅持是妹妹打他。

我說﹕『是你先打妹妹﹐還是妹妹先打你﹖』

哥哥狡辯﹕『我知道妹妹會打我﹐所以我先打她。』

我問他﹐你那麼厲害呀﹗那知不知道爸爸幾點從office 回來﹖

他低頭不語。

這小滑頭的聰明都用在偏處﹐當時聽他自圓其說﹐令我真的笑不出。

2008年1月8日 星期二

我有蛋蛋﹐我生

朋友Angel 給我一個有陽曆農曆的竹簾掛曆﹐與一對兒女一起看十二生肖的動物造型。

哥哥說﹕『我是sheep-sheep。』

妹妹也不甘示弱說﹕『我是chicken。』

我打趣問﹕『還要不要一個弟弟或妹妹﹖』

妹妹說好。

哥哥卻驕傲地道﹕『我有蛋蛋﹐我自己生。』

我笑著對他說﹕『boy不能生小孩﹐要找一個girl做老婆﹐才能一起生小孩。』

『媽媽妳說我有蛋蛋﹐可以生小孩。』

『是啊﹗你的蛋蛋會給你像爸爸一樣長鬍子﹑也會讓你當爸爸。可是現在你還小﹐蛋蛋還沒準備好。』

兒子還是似懂非懂。

前兩天幫他洗澡﹐順便告訴他“叫叫”是尿尿﹐而“小蛋蛋”是以後成為像爸爸一樣有鬍子及喉結的男子﹐蛋蛋也可以生小baby。同時﹐也告訴他如何保護蛋蛋﹐不要被其他人抓傷或踢到。因為前陣子﹐聽聞他在體育課換衣服﹐與同學一起光著身體玩鬧。

在新聞上曾看到小男童在玩鬧﹐不小心把小蛋蛋弄傷的新聞。去年在台灣有名8歲的男童﹐小蛋蛋被人用膠圈綁上而令細胞壞死被割除﹐終身得注射打雄性澤素來維持成長。所以﹐我覺得這些基本性教育和自我保護的知識﹐可以慢慢教導兒子了。

好奇的兒子也納悶﹐為什麼只有一個媽媽或爸爸﹖為什麼我不能叫其他人爸爸和媽媽﹖

所以﹐這些問題有些父母會被考倒。我從沒唬說他是在垃圾桶檢到﹐而告訴他﹐因為爸爸媽媽是老公老婆﹐所以才會生下你。

性教育也許對他來說太早﹐但還是得讓他像了解身體各器官一樣﹐學會保護及了解最私密部份的功能。

我不勇敢了

星期日早上醒來﹐女兒與我賴在床上嬉鬧﹐兒子從隔房過來與我們共枕一被一起談笑。

妹妹一本正經對哥哥說﹕『我很勇敢﹐晚上哥哥與我睡﹐我保護你。媽媽是爸爸的〝老公〞﹐一起睡。』

哥哥一直嚷叫﹕『不要﹐才不要﹐我怕。』

妹妹環手抱胸嚴肅對哥哥說﹕『我很勇敢﹐我敢自己睡。』

哥哥說﹕『girl 跟girl睡﹔ boy跟 boy睡。』

當晚﹐妹妹忘了早上的“很勇敢”的口號﹐撒嬌地賴在我身上說﹕『我怕怕﹐媽媽抱抱。媽媽保護。』

我問她﹕『妳不是很勇敢嗎﹖』

『因為我現在不勇敢了﹐所以要媽媽保護﹐不然我會怕怕。』

她與哥哥一樣﹐在口頭談話把“因為”﹑“所以”﹑“不然”這些介詞﹐使用得頭頭是道。

乾媽媽

告訴兒子﹐妹妹今早與乾媽媽講電話。

兒子哈哈大笑﹕『什麼乾媽媽﹐是“乾掉”的媽媽﹐會死掉呀﹗』

聽罷覺得他思路越來越活﹐能舉一反三。

我平日叫他與妹妹喝水﹐常說﹕『沒有喝水﹐乾掉會死哦﹗』

2008年1月5日 星期六

妳做好事﹐我給妳

昨天買給哥哥小熊威尼的撲滿﹐因為有鎖匙可以上鎖﹐兒子說是Treasure Box﹔妹妹則一直在自言自語﹕『我也要跟哥哥一樣的。』

今早﹐妹妹又當哥哥的小跟班﹐瞧妹妹對他的Treasure box那麼喜愛﹐哥哥當然不會放過揚威他的寶物的機會。

我在樓上聽到他在樓下對妹妹說﹕『妹妹﹐妳做好事哦﹗我把treasure box給妳。』

妹妹說好.

『妹妹﹐妳要做很多很多的好事﹐我才會把Treasure box給妳。』

我暗忖這小滑頭大概要妹妹幫他做什麼東西了。果然…

『妹妹﹐妳幫我把這東西拾起來哦﹗』

樓下的妹妹大概依言聽從。

『妹妹﹐妳還要做很多很多的好事﹐我才會給妳。』

哼﹗這小子才不會拱手相讓他的Treasure box﹐只不過出此招誘餌妹妹聽他使喚。

2008年1月4日 星期五

小滑頭的先給後換

出外逛街﹐給哥哥買了一個小熊威尼的撲滿﹔妹妹沒有任何收獲﹐於是哄給她一英鎊﹐叫她存在黃色的小車車撲滿。

哥哥也起哄要我給他一英鎊。由於沒有一英鎊﹐分給了妹妹兩英鎊及一些一分﹑兩分的硬幣﹑哥哥也有兩個五十分及各一些一兩分的硬幣。

哥哥瞧見妹妹是一個兩英鎊的錢幣﹐對我說﹕『媽媽﹐妹妹的可以買很多東西。』

我對他說﹕『剛才逛街﹐妹妹沒有買東西﹐你買了一個pooh-pooh的piggy bank﹐ 所以媽媽給她錢存起來。』

不一會兒﹐我聽到他對妹妹說﹕『妹妹﹐我給妳一個50 pence﹐好不好﹖』

妹妹說好。

接著他說﹕『那妳給我妳的Two pounds 好不好﹖』

無知的妹妹也說好。

小滑頭奸計得逞﹐開心拿著妹妹的兩英鎊放在他自己的撲滿。

我罵他﹕『為什麼拿妹妹的兩英鎊﹖』

『我和妹妹換的呀﹗』

『你欺負妹妹不會。』

『妹妹給我的呀﹗』

『妹妹不懂Two pounds的幣值 比50 pence 大。』

『妹妹為什麼不懂﹖』

『妹妹還小﹐所以不知道哪一個比較值錢。她如果知道就不會與你換了。』

大概良心發現﹐他去自己的撲滿﹐再拿出1 pence給妹妹。

『妹妹﹐我再給妳一個shiny 的 one pence。』

反正﹐妹妹因為無知而不會不開心﹐我也不再追究這小滑頭的〝以大欺小〞來〝以小換大〞的鬼計。

撕日曆

昨天一早起床下樓﹐兒子就拿起2008年一天誌期一頁那種厚厚的日曆要撕掉一張。那是我在林肯華人商店要來的農曆日曆。

『媽媽﹐我撕呀﹗』兒子作勢要撕﹐又怕先斬後奏會被我罵。

『不可以撕﹗』我出言阻止。

『爸爸昨天說今天就可以撕的呀﹗』

『等媽媽找到地方掛起來才撕。』我怕他一不小心被鐵絲傷到﹐或一下子撕去很多頁。

『為什麼要掛起來才可以撕﹐爸爸說今天可以撕的呀﹗』他說話結尾總是〝呀呀〞﹗

『你不會撕﹐等媽媽有空才教你怎麼撕。』

他悻悻然地放下日曆。而我﹐也忘了教他怎樣撕日曆這回事。待爸爸放工﹐他馬上拿著那疊厚重的日曆“告狀”﹕『爸爸﹐媽媽說不可以撕日曆。』

爸爸不解問我﹕『為什麼不可以撕﹖』

我還是老話一句﹐要掛起來才撕。後來想想﹐其實我是想教一對子女背熟那首《日曆》的詩﹐才讓他們撕日曆。

那是我小學背誦的詩﹐至今猶有印象…

日曆 日曆
掛在牆壁
一天撕去一頁
使我心里著急
從今以後
愛惜光陰
自強不息

只是沒有把握是不是全詩﹐在網上也搜尋不到這首詩的全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