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23日 星期三

妹妹長大在家煮飯

去學校接哥哥回來﹐妹妹把下午我買給她的米老鼠拼圖拿出去獻寶﹐哥哥一瞧見馬上哭喪著臉叫道﹕『我沒有。』

我馬上提醒他﹕『老師還在那邊﹐你要哭給老師看嗎﹖』

他聽罷﹐欲哭又不能地忍著央求妹妹給他看一下。

『不要﹐這是媽媽買給我的。』妹妹反應很大。

『嗚嗚…妹妹不給我。』哥哥的淚珠就快落下了。

『妹妹﹐給哥哥看一下﹖』我很怕兒子那死脾氣﹐他可以為了一點小事﹐鬧倔著一直到他滿意為止﹐因此企圖哄勸妹妹讓他拿一下過目。偏偏妹妹的目的是要吊哥哥的胃口﹐也不肯相讓哭叫著這是她的東西。

『妹妹﹐我以後長大賺很多很多的錢﹐不買東西給你。』哥哥氣急敗壞地擱下狠話。

我對他說﹕『妹妹長大會自己賺錢。』

『妹妹長大哪里會賺錢﹐只會在家煮飯。』哥哥很大男人主義地認為。

『妹妹比你愛看書﹐以後一定比你聰明。』我與爸爸都認為妹妹的個性﹐會比哥哥用功讀書及用心做事。

『才不會﹐girl 不會賺錢﹐都像妳一樣在家煮飯。』

聽了哥哥的話﹐我很驚訝。原來兒子對男女兩性未來的基本概念是﹐男的出外賺錢﹑女的在家煮飯。

這令我想起台灣詩人詹冰有首題為《 遊戲 》的童詩﹐全詩如下﹕

『小弟弟﹐我們來遊戲。 姐姐當老師﹐你當學生。』

『姐姐﹐那麼﹐小妹妹呢﹖』

『小妹妹太小了﹐她什麼也不會做。我看 —

讓她當校長算了。』  

原來﹐我這全職家庭主婦給兒子造成刻板印象﹐女人長大後就像詩中的校長﹐不會賺錢只能在家煮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