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8日 星期二

我有蛋蛋﹐我生

朋友Angel 給我一個有陽曆農曆的竹簾掛曆﹐與一對兒女一起看十二生肖的動物造型。

哥哥說﹕『我是sheep-sheep。』

妹妹也不甘示弱說﹕『我是chicken。』

我打趣問﹕『還要不要一個弟弟或妹妹﹖』

妹妹說好。

哥哥卻驕傲地道﹕『我有蛋蛋﹐我自己生。』

我笑著對他說﹕『boy不能生小孩﹐要找一個girl做老婆﹐才能一起生小孩。』

『媽媽妳說我有蛋蛋﹐可以生小孩。』

『是啊﹗你的蛋蛋會給你像爸爸一樣長鬍子﹑也會讓你當爸爸。可是現在你還小﹐蛋蛋還沒準備好。』

兒子還是似懂非懂。

前兩天幫他洗澡﹐順便告訴他“叫叫”是尿尿﹐而“小蛋蛋”是以後成為像爸爸一樣有鬍子及喉結的男子﹐蛋蛋也可以生小baby。同時﹐也告訴他如何保護蛋蛋﹐不要被其他人抓傷或踢到。因為前陣子﹐聽聞他在體育課換衣服﹐與同學一起光著身體玩鬧。

在新聞上曾看到小男童在玩鬧﹐不小心把小蛋蛋弄傷的新聞。去年在台灣有名8歲的男童﹐小蛋蛋被人用膠圈綁上而令細胞壞死被割除﹐終身得注射打雄性澤素來維持成長。所以﹐我覺得這些基本性教育和自我保護的知識﹐可以慢慢教導兒子了。

好奇的兒子也納悶﹐為什麼只有一個媽媽或爸爸﹖為什麼我不能叫其他人爸爸和媽媽﹖

所以﹐這些問題有些父母會被考倒。我從沒唬說他是在垃圾桶檢到﹐而告訴他﹐因為爸爸媽媽是老公老婆﹐所以才會生下你。

性教育也許對他來說太早﹐但還是得讓他像了解身體各器官一樣﹐學會保護及了解最私密部份的功能。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