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7日 星期三

我會飛掉

電視節目在播放一群小孩在放風箏﹐我對兒子說春天的時候﹐叫爸爸帶我們出去公園放風箏。

兒子馬上說﹕『不要﹐我會飛掉。』

我說﹕『你吃多一些﹐重一點﹐就不會被風吹走了。』

『我現在重了一些嗎﹖』他詢問我。

『你沒吃飯﹐都在吃垃圾食物﹐所以沒有長大。』

『那我現在會被風吹掉嗎﹖』他還在杞人憂天。

我心忖倘若今早凌晨地震他被震醒﹐或發生在白天﹐那麼可怕的震撼及聲響﹐他可能連這地球也不敢住了。

2008年2月19日 星期二

太多人了

女兒自稱自己是小baby﹐雖然希望自己快點長高﹐但又十分排拆不再是baby了。

向我們撒嬌時﹐她會說﹕『我是小baby﹐媽媽抱抱。』

『我還小﹐我不會﹐妳幫我啦﹗』這幾乎成為她的口頭禪。

有時我打趣地問她﹕『媽媽再生個baby﹐好不好﹖』

她馬上堅決地說﹕『不好。』

問她為什麼不好﹖

她很認真地說﹕『太多人了﹐一個哥哥﹐一個爸爸﹐一個媽媽就夠了。』

為什麼會太多呢﹖

『因為媽媽和我﹐爸爸和哥哥﹐所以就夠了。』她近來把“因為”﹑“所以”用得頭頭是道。

這主要是在家中排行老二的佔有慾較強﹐老大因為已經有弟弟妹妹了﹐所以﹐家里再添個baby對他來說無所謂。老二可不行﹐獲寵的心態不能被取代﹐深恐在家地位被動搖。

很多親友家的老二都反對媽媽再生baby﹐甚至動言會把小baby 殺死或丟掉的極端心態。

小孩看似天真﹐也會很有心機。

2008年2月16日 星期六

大與小

昨晚臨睡前﹐在床上向一對兒女解說《三字經》的故事。

在教他們背誦《融四歲﹐能讓梨﹔弟於長﹐宜先知。》之前﹐我先問他們﹕『如果有一籃李子﹐有大有小﹐你們會選大﹐還是小的﹖』

兒子馬上說﹕『我要大的。』

女兒卻說﹕『我要小的。』

我問兒子﹐為什麼選大的。

他說﹕『大的好呀﹗』

我問女兒為什麼要小的﹖

女兒說﹕『我小小﹐要小小的。』

我問兒子﹕『如果拿大大的李子﹐吃不完怎麼辦﹖』

他不語。

我對他說書中的孔融像他一樣四歲的時候﹐有一天有人送他們家一籃李子﹐那些李子有大有小。

他的爸爸叫他先挑一個﹐他拿一粒最小的。

孔融的爸爸問他﹐為什麼不拿一粒大的﹖

孔融說他年級最小﹐應該吃最小鬼﹐大的留給哥哥吃。

聽罷兒子馬上說﹕『我要小的。』

我趁機對他說前一句的《香九齡﹐能溫席﹐孝於親﹐所當執。》黃香九歲如何孝順父親的典故。

同時﹐對他說剛才要把留給爸爸的柚子吃掉﹐是不對的。因為﹐爸爸今晚外出與將離職的同事用餐。我剖開一粒柚子﹐兒子很愛吃﹐幾乎吃完整粒。我對他說必須留一些給爸爸。他馬上拿一瓣最小的要留給爸爸。

後來﹐他連要保留給爸爸的那三瓣也吵著要吃掉。

我對他說﹕『你喜歡吃﹐也應該留一些讓爸爸吃。』當時﹐他說只要留一瓣給爸爸就好了。

今早﹐對爸爸提起這事﹐爸爸說他愛吃就給他吃。

我說﹕『我要教他要學會分享﹐不可以把好吃的東西全部吃完。這種習慣應該從小培養。』

禮讓孩子﹐只會讓他們覺得得之理所當然。往後﹐不會將心比心考量別人的立場。


sheep-sheep 死了

今天限定兒子一定要會背4×5=20以下的乘數表﹐直到他熟背了﹐才可以與爸爸在玩電腦遊戲。

這個規定﹐小子不會的話﹐將殃及老子不能在網上開戰“陪玩”。

兒子沒用心去背…

4×1=1

4×2=8

4×3=12

往往背到4×4=16﹐就背錯了。

最後﹐爸爸對他說﹕『sheep-sheep 死了。』 4×4=16的諧音乍聽仿似sheep-sheep 死了

女兒馬上問﹕『chicken 有沒有死了﹖』

因為兒子肖羊﹐肖雞的女兒聽了才會有此問題。

然而﹐兒子依然沒有抓到爸爸用心良苦的記法﹐還是卡在4×4=﹖﹖﹖﹖

2008年2月15日 星期五

我不要做華人

自聖誕節後﹐學校要求家長要讓孩子會看及讀出簡單的故事書。所以﹐每天兒子放學回家洗完澡玩樂一會兒。爸爸下班回來﹐就會教他讀書。我怕他壓力大﹐暫停教他中文﹐讓他專注學習英文。

這幾天兩父子放假﹐老子要玩電腦遊戲﹐怕我叨唸﹐就掛羊頭賣狗肉﹐把小子抱在腿上一起玩電腦的攻戰掠城﹐美其名是兒子在玩﹐爸爸在“陪玩”。

我叫女兒對他們說﹕『新年要世界和平﹐不要打戰﹗﹗』

同時﹐下令兒子過來學中文。兒子哭鬧著不要﹐他還要玩。

我說不是你玩﹐是爸爸在玩。

爸爸不敢“抗旨”﹐即刻關掉遊戲視窗﹐叫兒子去讀書。

『我不要學中文。』

『你是華人﹐一定要學中文。』我常對他說﹐你是華人﹐英文再好﹐不會中文﹐人家也會瞧不起你。

『我不要做華人﹗』兒子脫口而出。

『你沒有得選﹐你是華人﹐姓王。』

『我不要姓王﹐我要當英國人。』兒子還再反抗﹐一直對爸爸嚷叫還要玩。

我對爸爸說﹕『你看﹐你兒子為了不學中文﹐連你們的祖宗也不認了。』

爸爸對兒子擺出一副很嚴蕭的表情說﹕『你是華人﹐不學中文﹐你還是華人。』

『學中文以後又不能賺錢錢。』

哦﹗這小子小潛意識里卑視中文不值錢﹔可以想像他 長大後﹐若沒加以糾導﹐勢必成為香蕉人。

這紅包袋妳要﹐錢給我好不好﹗

農曆新年前一星期﹐以前的大學朋友Ivy 和Chloe 從馬來西亞來英國出差﹐趁機來林肯與我聚首。

已婚的Ivy 在臨走的前一晚﹐給一對兒女紅包﹐我沒有幫他們收起來﹐讓他們各自放在自己專屬的竹櫃里。

年初二那天﹐兒子瞧見妹妹在一堆玩具及髮飾中﹐把弄著三封紅包封。那是我與爸爸﹐即Ivy的三封紅包。

他親昵對妹妹說﹕『妹妹﹐這些紅包袋妳要﹐錢給我好不好﹖』

年幼的妹妹尚不知道錢的用處﹐很大方地說好﹐還馬上拱手抽出紅包封的錢遞上。

哥哥伸手要接之際﹐我馬上喝止﹐並對他說﹕『你拿妹妹的錢﹐是在欺負妹妹。』

『妹妹要給我呀﹗』哥哥不認為那是“詐騙”手段﹐還在我面前問妹妹是不是給他﹖

妹妹點點頭﹐一再把錢塞給哥哥。

我對妹妹說﹕『錢錢收起來﹐以後媽媽帶妳存進銀行。錢錢可以買東西﹐知不知道﹖』

妹妹還是堅持要大方送哥哥。我下令哥哥不可以拿妹妹錢﹐哥哥還在哪很不服氣地說﹕『妹妹要給我呀﹗』

是馬來西亞的﹔還是英國﹖

上星期大年初一﹐兒子發高燒病懨懨地躺在家沒上學。我與爸爸各給了他一封紅包。

他馬上問﹕『是馬來西亞的﹐還是英國的﹖』

我說是英國的。

我知道他問紅包封里的錢﹐是英鎊還是馬幣﹖這小子知道英鎊的幣值比馬幣大﹐所以對馬幣嗤之一鼻。

這是我們的誤導﹐因為之前他把一些馬幣放在小錢包﹐要帶出去買東西﹐我們告訴他這些錢在英國買不到東西。雖然﹐現在一再糾正他這種錯誤的認知﹐但他還是依然覺得馬來西亞錢不能買東西。

『我看這個是馬來西亞的。』他指著紅包封印有萬能(magnum)的圖案。

『紅包袋是馬來西亞的﹐錢是英國的。』我納悶他怎會認識萬能圖案﹐我與爸爸從沒買過萬字票。

他打開紅包封﹐抽出里頭的英鎊﹐我藉機又對他說﹕『馬來西亞錢一百塊﹐比這十英鎊還能買更多東西。』

『我不要馬來西亞的。』雖然病得一整天吃不進東﹐見錢眼開的他﹐還是金錢至上﹐英鎊最大。

不要去流浪﹐去 shopping

這星期一開始﹐兒子放假一星期﹐爸爸也拿年假。兒子在家呆了兩天﹐一直吵著外出﹐爸爸答應帶他出外走一走。

臨出門﹐瞧爸爸背著背包﹐又拿了一瓶汽水﹐我問爸爸﹐要帶他去哪﹖

爸爸傻呼呼搖搖頭說﹕『不知道﹖』

我笑謔﹕『帶兒子去流浪啊﹗』

兒子即刻哭叫著﹕『我不要去流浪﹐我要去shopping。』

在冷洌的午後﹐兩父子一前一後沿著林肯市內運河繞走。不到一小時後回來﹐我笑問爸爸﹕『出去蹓狗嗎﹖』

2008年2月5日 星期二

不要浪費食物

一對兒女都有個壞習慣﹐喜歡把吃不完的東西拿來玩﹐弄得碎碎。有時在外吃東西﹐食物掉在地上﹐他們也用腳踩得爛爛﹐意圖毀屍滅跡似的。即使訓罵好幾回﹐依然死性不改。

昨天兒子放學﹐又向往常一邊走路﹐一邊吃著零食﹐一小片薯片掉在濕漉漉的地上﹐他竟然用鞋踩。

這一舉動被一名蹓狗的老年人瞧在眼里﹐馬上以英文對亳不知情的我說﹕『那小男孩食物掉在地上用腳踩。告訴他﹐可以給小鳥吃。如果你不願意拾起來﹐我可以幫忙。』

當時﹐我正忙著幫女兒擦拭手沾滿黃黃芝士骯髒的嘴頰及雙手﹐沒有留意到兒子的一舉一動。

聽罷老人帶怒口吻的轉述﹐我馬上拾起那碎成兩片的薯片﹐並丟給在池塘旁的鳥兒吃。然後﹐告訴兒子老人的話﹐並警告他以後要是再如此踩踏食物﹐我絕對不會在接他放學﹐再帶食物給他吃。

『在家不小心掉在地上的東西﹐我們都會拿出去餵duck-duck和bird-bird。為什麼在外面掉的東西﹐你反而要踩﹖』我還是很生氣﹐這舉止令外國人對我們東方人留下很不好的印象。

剛步出公園大門﹐又巧遇那位老人﹐他還是指著兒子說著同樣的話。這令我很不好受﹐顏面盡丟﹐兒子也身感同受﹐答應我以後不會這樣了。

希望這次教訓真的令他改掉這壞習慣。

不會遇到老師

兒子今早發燒﹐爸爸前腳一踏出家門﹐他馬上哭鬧著不要上學。

爸爸在電話那頭好言相勸﹐還誘哄買玩具﹐他都不為所動﹐兩父子在電線一個哭一個哄十五分鐘﹐還沒完沒了。上課時間將近﹐我叫爸爸掛電話。

經過一番折騰後﹐我堅持他必須上學。

我帶他去學校後囑咐老師﹕他發燒﹐如果不舒服的話﹐請打電話給我帶回家。

老師聽罷馬上叫我帶他回去﹐於是我又帶著兒子打道回府。兒子稱心如願地獲得恩準不必上學﹐不像上學那樣走一步退兩步的挪步﹐而是快樂地在公園內奔跑。

呆在家里﹐他一直叫我帶他出去shopping﹐我對他說你都生病了﹐還出去﹐會被老師看到。

他想了一想﹐對我說﹕『媽媽不會的﹐老師都在學校﹐哪會遇到我﹖』

哦﹗這小子真的很聰明﹐連這藉口也給他點破。

2008年2月3日 星期日

又被欺負了

兒子星期四晚上﹐一直央求我明天不要上學。

『為什麼明天不要去上學﹖』

『因為有人嚇我﹐bully 我呀﹗』我原以為他知道爸爸明早從瑞典出差回來﹐所以不肯上學。

『是誰欺負你﹐你們班的同學嗎﹖』

『Mrs. Lewis class的﹐她今天又嚇得我哭大大聲﹐我的朋友跑去告訴老師﹐我還在哭。』兒子示範那小孩如何驚嚇他。即跑到他眼前﹐故意睜大雙眼﹐張大口﹐顯出猙獰的臉孔﹐然後大聲喊叫。

『那老師有沒有幫你﹖』

『沒有。已經有一次﹑兩次﹑三次﹐很多次了。』兒子一邊數著小手指。

『你知道她叫什麼名字﹖』

『是Mrs. Lewis class的Charlie。』

『你怎麼知道她的名字﹖』我納悶兒子怎會知道比他高兩個年級班其他同學的名字。午餐過後﹐全校的學生都在一處地方玩樂﹐所以低年級的學生常會不小心被高年級的同學欺負。

『我知道呀﹗』兒子的答案﹐等於沒回答我的問題。

『是不是聽到她的同學這樣叫她。』我揣測。他點點頭算是答案。

『那好﹐明天媽媽告訴你的老師 Mrs. Grantham﹐叫她保護你。』我已決定明天又找老師投訴。內心衝量是否要問老師為何知情不幫﹑也不報﹖

翌晨﹐兒子睜開眼第一句話還是哭求著不要上學。吃完早餐後﹐叫他上樓刷牙﹐他又懶在樓階不上去。我抱著女兒先上樓﹐他竟然對著我後背拋來一隻拖鞋。我把妹妹放下﹐即刻沖下樓抱他上樓打手心。

我對他說﹕『你在家敢欺負媽媽和妹妹﹐在學校人家欺負你﹐你怎麼不敢也對她那麼凶﹖』

『我怕老師。』他囁囁嚅嚅低語。

『你怕老師就不怕媽媽嗎﹖』我氣得很﹐竟然學會偷襲我。我已經答應他﹐今天午餐我去接他出來在公園玩﹐免得又被欺負。

『我也怕媽媽。』

『怕媽媽為什麼還敢丟鞋打媽媽﹖』

『我不要去school呀﹗你還是要我去。』

『你不去上學什麼都不會﹐以後怎麼像爸爸一樣做engineer 賺錢錢?』

他低頭不語。

『媽媽去告訴老師﹐如果Mrs. Grantham 還是沒有保護你﹐媽媽會去找Mrs. Lewis及Charlie﹐還有校長Mrs. Johnson。』我向他一一承諾。

昨晚他對我道出有人欺負他時﹐我擁著他嘉許他告訴我這件事﹐同時對他說媽媽會保護你﹐以後有人欺負你一定要告訴爸爸和媽媽。

臨出門上學時﹐他對我說﹕『媽媽﹐你不要忘記叫老師保護我哦﹗』

我送他進教室後﹐對他的班主任道出他又被欺負了。老師顯得不知情的樣子﹐我也不道破兒子說她知道沒採取果斷的行動。

致電給在回程途中的爸爸。爸爸在話筒那端道出﹐前幾天兒子就一直對他說不要上學﹐爸爸沒問他原因﹐所以不知道原來他又被欺負了。

放學問兒子﹐他說老師今天叫charlie不可再靠近他。他還神氣地示範老師如何隔離他與charlie。

今年九月﹐女兒將屆可以入nursery的學年﹐我還在猶豫是否要繼續讓一對子女在這間校風不好的學校就讀﹖

提到搬家換學校﹐爸爸就頭大嚷叫自己小孩也頑皮為推託的藉口。

spring onion 為什麼會有花﹖

女兒最近看到公園萌開的花﹐會問﹕『媽媽﹐為什麼有 flowers 了﹖』

我對她說﹕『spring 來了﹐所以flowers 也出來了。』

『spring onion 為什麼會有flowers?』女兒不解地追問。

『是spring ﹐不是spring onion﹐像winter會有snow ﹔Autumn 很多葉子會落下來﹐spring 會有很多花會長出來。』

『spring onion 為什麼會有花長出來﹖』

她還是分不清spring和spring onion 是兩個完全不搭檔的東西。因為spring 春天是抽象的季節﹔而spring onion 青蔥是她日常所見的蔬菜﹐所以她一聽到spring 聯想到spring onion。

儘管告訴她多次﹐是spring 不是 spring onion ﹐但她每次望到尚在初春綻放的花朵﹐就會大聲地報告﹕『媽媽﹐spring onion 出來了。』

2008年2月2日 星期六

那妳去做工啊﹗

抱兒子沖涼時﹐問他今天在學校學什麼﹖

『不知道﹗』他懶惰回答﹐就乾脆說不知道。

『你去學校什麼都沒學﹐以後長大可以做什麼﹖』

『媽媽你會華文﹐不會英文﹔爸爸會英文﹐不會華文。所以妳沒做工賺錢錢。』一對兒女認為我不會英文﹐因為我每次懶得講英文故事書都會對他們說﹕媽媽不會英文﹐去找爸爸。而爸爸常對他們說﹕叫媽媽講﹐媽媽會華文。

『媽媽會英文﹐但沒有爸爸那麼厲害。媽媽是不是有講英文的story 給你聽﹔如果媽媽不會英文﹐今早怎麼可以與你老師說話呢﹖』

『妳會英文為什麼不出去做工﹖』兒子一向來以為我沒讀書似的。

因為他們要買東西時﹐我常說﹕媽媽沒做工﹐沒賺錢錢﹐沒錢買給你。所以﹐他認為我沒做工沒錢﹐再加上爸爸常對他說不好好讀書﹐以後就不能賺錢錢。小孩的聯想力無窮﹐就把沒做工=沒錢→因為小時候沒把書讀好。

『我做工誰照顧你們呢﹖』我問兒子。

『爸爸在家顧我們。』

『那爸爸就不能工作了。』

『妳去做工﹐爸爸在家看我們呀﹗』我們家是慈父嚴母﹐好爸爸在家當然比凶媽媽在家好。

『那以後你要老婆出去做工﹐你在家嗎﹖』

『以後我老婆出去做工﹐我在家。』兒子很天真地說。

『那人家會笑你。老公要賺錢養老婆﹑養孩子﹐沒做工的boy沒有girl要當你的老婆。』

『為什麼呢﹖』

『因為girl 都要一位很厲害的老公﹐沒有做工賺錢錢的人﹐就沒有錢錢﹐沒有錢錢就不能有屋子﹐車﹐還有很多很多東西。』

『那我以後出去做工﹐我老婆在家好了。』

與兒子談話﹐要有耐心﹐因為他的話題像接龍似的兜著﹐沒完沒了。

給妳藥吃﹐不會死

兒子那晚佻皮搗蛋﹐我威脅他晚上自己睡。

他對我說﹕『媽媽﹐妳陪我睡一晚兩晚﹐很多晚。我長大妳要死的時候﹐我給妳藥吃﹐妳就不會死。』

我不屑地道﹕『等你發明了那種藥才說。』

『我會的﹐妳要死的時候﹐我給妳藥吃﹐妳就可以十分鐘不死﹔然後﹐妳又要死的時候﹐我再給妳吃藥﹐妳又可以十分鐘不死。』兒子一副信誓旦旦。

他對何謂“十分鐘”沒概念﹐因為我每次限定他收拾玩具或命令他把食物吃完﹐都給“十分鐘”的時限。

『你說的話哪可相信﹐前晚答應媽媽和爸爸要做好事﹐今天又開始做很多很多的壞事了。』

『我會的﹐我想清楚了。我長大後﹐要去做一種藥﹐吃了就不會死。』他對死的恐懼﹐緣於去年我在家鄉陪癌末的父親﹐兒子常問外公為什麼都躺著﹐為什麼要吃那麼多藥﹖甚至﹐為什麼要把外公埋在土里﹖

自此以後﹐他常問怎樣可以不死﹖也因此﹐他認為等我老﹐要死的時候﹐給我藥吃﹐我就可以不死為誘餌﹐讓我赦免他的過錯﹐陪他睡覺。

小孩很天真﹐但對“死亡”也會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