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3日 星期日

又被欺負了

兒子星期四晚上﹐一直央求我明天不要上學。

『為什麼明天不要去上學﹖』

『因為有人嚇我﹐bully 我呀﹗』我原以為他知道爸爸明早從瑞典出差回來﹐所以不肯上學。

『是誰欺負你﹐你們班的同學嗎﹖』

『Mrs. Lewis class的﹐她今天又嚇得我哭大大聲﹐我的朋友跑去告訴老師﹐我還在哭。』兒子示範那小孩如何驚嚇他。即跑到他眼前﹐故意睜大雙眼﹐張大口﹐顯出猙獰的臉孔﹐然後大聲喊叫。

『那老師有沒有幫你﹖』

『沒有。已經有一次﹑兩次﹑三次﹐很多次了。』兒子一邊數著小手指。

『你知道她叫什麼名字﹖』

『是Mrs. Lewis class的Charlie。』

『你怎麼知道她的名字﹖』我納悶兒子怎會知道比他高兩個年級班其他同學的名字。午餐過後﹐全校的學生都在一處地方玩樂﹐所以低年級的學生常會不小心被高年級的同學欺負。

『我知道呀﹗』兒子的答案﹐等於沒回答我的問題。

『是不是聽到她的同學這樣叫她。』我揣測。他點點頭算是答案。

『那好﹐明天媽媽告訴你的老師 Mrs. Grantham﹐叫她保護你。』我已決定明天又找老師投訴。內心衝量是否要問老師為何知情不幫﹑也不報﹖

翌晨﹐兒子睜開眼第一句話還是哭求著不要上學。吃完早餐後﹐叫他上樓刷牙﹐他又懶在樓階不上去。我抱著女兒先上樓﹐他竟然對著我後背拋來一隻拖鞋。我把妹妹放下﹐即刻沖下樓抱他上樓打手心。

我對他說﹕『你在家敢欺負媽媽和妹妹﹐在學校人家欺負你﹐你怎麼不敢也對她那麼凶﹖』

『我怕老師。』他囁囁嚅嚅低語。

『你怕老師就不怕媽媽嗎﹖』我氣得很﹐竟然學會偷襲我。我已經答應他﹐今天午餐我去接他出來在公園玩﹐免得又被欺負。

『我也怕媽媽。』

『怕媽媽為什麼還敢丟鞋打媽媽﹖』

『我不要去school呀﹗你還是要我去。』

『你不去上學什麼都不會﹐以後怎麼像爸爸一樣做engineer 賺錢錢?』

他低頭不語。

『媽媽去告訴老師﹐如果Mrs. Grantham 還是沒有保護你﹐媽媽會去找Mrs. Lewis及Charlie﹐還有校長Mrs. Johnson。』我向他一一承諾。

昨晚他對我道出有人欺負他時﹐我擁著他嘉許他告訴我這件事﹐同時對他說媽媽會保護你﹐以後有人欺負你一定要告訴爸爸和媽媽。

臨出門上學時﹐他對我說﹕『媽媽﹐你不要忘記叫老師保護我哦﹗』

我送他進教室後﹐對他的班主任道出他又被欺負了。老師顯得不知情的樣子﹐我也不道破兒子說她知道沒採取果斷的行動。

致電給在回程途中的爸爸。爸爸在話筒那端道出﹐前幾天兒子就一直對他說不要上學﹐爸爸沒問他原因﹐所以不知道原來他又被欺負了。

放學問兒子﹐他說老師今天叫charlie不可再靠近他。他還神氣地示範老師如何隔離他與charlie。

今年九月﹐女兒將屆可以入nursery的學年﹐我還在猶豫是否要繼續讓一對子女在這間校風不好的學校就讀﹖

提到搬家換學校﹐爸爸就頭大嚷叫自己小孩也頑皮為推託的藉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