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10日 星期一

手髒髒是 mechanic

在洗澡的時候﹐兒子從樓下跑上樓一邊大嚷﹕『媽媽﹐我是mechanic 。』一邊逕自跑進浴室洗手。

頃刻﹐女兒也在樓梯間開心大笑道﹕『媽媽﹐我手髒髒的﹐我也是mechanic。』

爸爸只顧看電腦﹐兩個小瓜玩得興高彩烈﹐笑哈哈地用彩筆﹐各自把兩隻手掌畫得髒兮兮的。

然後﹐上樓來向我報告他們的“杰作”。我怕小孩跌樓階﹐大叫提醒只顧不管的爸爸﹐兩個小孩在樓間玩鬧。

洗完澡後﹐兩個小孩還是很得意向我展示他們黑漆漆的雙掌﹐洋洋得意笑稱自己是mechanic。

以前我曾問兒子﹐要做engineer﹐還是mechanic﹖

兒子因為看兒童節目的Engie Benjy 卡通人物﹐擁有很多車﹐還會修飛機﹐一度說要當mechanic。

我提醒他engineer 像爸爸那樣可以打領帶﹐坐在電腦前工作﹔而mechanic 則像舅舅那樣﹐每天工作都會雙手黑黑﹐髒髒的哦﹗

後來﹐兒子不要當mechanic了﹐他要像爸爸一樣是engineer 。

『媽媽﹐我是mechanic﹐修理那個balloon dog-dog。』洗澡之前弄給妹妹的黃色小狗汽球﹐已面目全非了﹔哥哥那隻紅色汽球的小狗﹐當然不會被拿來當白老鼠修理﹐依然完美無損。

沒有心機的妹妹天真地對我說﹕『媽媽﹐哥哥和我把dog-dog修理﹐好玩。我們是mechanic。手髒髒了﹐好好笑哦﹗』

“太”是印度人

英國今天大風大雨﹐我沒讓有點感冒的兒子上學﹐於是在家教他中文。

叫他寫自己的名字﹐結果連“王”的筆劃也寫錯了﹐我教他複習之前學過的中文字。

我問他“太”怎樣讀﹐他頓了一會兒﹐脫口而出﹕『印度人。』

我問他﹕『為什麼會是印度人﹐只有一個字﹐怎會有三個音﹖』

他說﹕『因為“大”的下面有一點啊﹗印度人的頭有一點。』

這回答令人哭笑不得。小時還聽過一位玩伴把coconut 以福建話 說成是 “coco 餅”。

2008年3月7日 星期五

快走﹐後面有人抽煙

近來接送兒子上下學﹐他留意到我們身後有人抽煙﹐會對我說﹕『媽媽﹐快點走﹐後面有人抽煙。』

從小我就視瘀煙如仇﹐討厭瘀煙的味道﹐尤其二手煙對身體的危害更是令人憂心抗拒。自去年我不煙不酒的爸爸患肺癌過世﹐我視抽煙者如殺父敵人。

每次望見有人抽煙﹐我都會啐罵道﹕『快點走﹐那死人在抽煙。』

所以﹐最近一對兒女瞧見抽煙的人都會學我﹐稱叫是“死人”。

兒子有一度一遇到抽煙的路人﹐馬上掩鼻似在避瘟神般閃開。

我怕他這種表於面上的厭惡及舉動﹐會惹禍上身﹐對他說遇到抽煙的人﹐趕快走就好了。千萬別罵人或露出很那樣的表情﹐不然有些人不高興會罵﹐甚至打你。

因為﹐我對他說外公就是人家抽煙他不走﹐才會得肺癌死了﹐

女兒每每一看到有路人抽煙﹐會大嚷﹕『媽媽那邊有人抽煙﹗妳看﹗妳看﹗』

不同與兒子懂得閃避﹐女兒的表情是興奮﹐似終於尋到寶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