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27日 星期二

小胖像老板

近來都在網上追看星光大道﹐包括前兩屆的比賽。

前幾天五歲的兒子﹐看到熒幕上出現的評審小胖袁惟仁的畫面﹐脫口而叫﹕『老板﹗』

我問他﹕『為什麼他是老板﹖』

『他像老板呀﹗』兒子不假思索地道。

今晚﹐發高燒重感冒的他﹐一整天沒有進食﹐病懨懨地躺在沙發上。

我們在網上收看星光二班第六名比賽﹐畫面出現小胖﹐病得一直在呻吟的兒子﹐馬上又順口地說﹕『那是老板。』

兒子在英國土生土長﹐回馬來西亞探親也沒有去夜市或接觸多少老板。我也想不透緣何會有如此說法﹖﹖

而我﹐反覺得小胖的長像有點像香港導演王晶。

2008年5月9日 星期五

像小龍女

兒子昨天早上六點半尿急起床﹐我試圖讓他再睏一覺﹐於是陪他在床上躺著。

他看著房內掛著的婚照﹐對我說﹕『媽媽﹐你穿白白的衣服很美﹐像小龍女。』

最近我們在網上觀看《神鵰俠侶》由劉亦菲主演的小龍女﹐女兒老說自己是小龍女﹔兒子則說要小龍女當老婆。有一晚還吵著要爸爸幫忙他找一位像小龍女那樣好看的老婆。

我笑謔﹕『如果爸爸找到那樣美的女孩﹐爸爸自己要了。』

兒子花癡地哭叫要小龍女﹐我與爸爸哭笑不得對他說﹕『等你長大﹐小龍女已經老了。』

『媽媽﹐你的衣服會不會像小龍女那樣厲害﹖』兒子以為白色的長裙長袖一揮﹐都會像小龍女那樣可當武器。

『媽媽的衣服是婚紗﹐是穿美美拍照﹔小龍女的衣服會捲來捲去﹐都是電腦弄的。』

他還在床上噓噓哦哦地擺弄招式。他大概以為小龍女功夫了得﹐即養眼又可以保護他。

爸爸﹐你還會不會來﹖

每天中午﹐爸爸都會步行回家用午餐﹐然後再回步程五分鐘左右的公司上班。

每次臨上班之前﹐女兒都會撒嬌嚷叫﹕『爸爸﹐kiss﹑kiss。』

昨天爸爸喚她來吻別﹐她雙手圈繞著爸爸的脖子﹐依偎在爸爸臉頰親親後問﹕『爸爸﹐你還會不會來﹖』

我與爸爸聽後相視而笑。

爸爸說﹕『這里是爸爸的家﹐爸爸下班後一定會回來。』

爸爸好笑說﹕『這口吻好像在問顧客﹐還會不會再來光顧。』

2008年5月1日 星期四

我不敢

最近﹐女兒不知從那學來一句口頭禪﹕『我不敢…』

每次她做錯事情﹐問她事由﹐她裝出一副小媳婦畏縮的神態說﹕『我不敢說。』

有時﹐還會因而淚眼汪汪的。若再造問﹐她就一哭二鬧三大喊﹕『我不敢了。』

因此﹐最近她與哥哥爭執打架﹐兒子那方『公說公有理』﹐女兒這方卻是『婆說婆不敢』﹐我難斷誰是誰非之前﹐女兒已在沒屈供之下﹐預先投降。

今天﹐她因沒午睡而精神不好﹐動不動就哭﹐耍性子﹐被爸爸罵了。我問他做錯什麼事了﹐她又裝出一副可憐兮兮﹐低頭細聲噥噥﹕『我不敢了。』

就連便祕﹐坐在馬桶上漲紅了臉﹐使勁也擠不出大便﹐她也哭叫著﹕『我不敢了。』

別以為她會汲取教訓﹐『我不敢了』只是她的護身符。

下一刻﹐她又會犯上她所不敢的言行。

還沒暗

英國現值夏令時間﹐晚上八時半天還是亮亮的。

今晚快八時﹐叫女兒及兒子上床﹐兩人異口同聲說﹕『外面還沒暗﹗﹗』

我對他們說﹕『夏天晚上要很晚才會暗﹐再過一些日子﹐到晚上十點半﹐天色還是亮亮的。』

女兒不情願地在床上嘟噥﹕『我不要睡覺﹐外面都還沒暗暗﹐不能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