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30日 星期一

薄己厚彼的待客之道

『媽媽﹐fish-fish 是那個小朋友弄壞的。』女兒每次看到那一雙玩具魚的紙尾巴﹐都會如此追述。

『那個小妹妹不小心啦﹗』我輕描帶過。

『她不是不小心﹐那小妹妹從我的手搶走fish-fish﹐故意用手指把它弄得皺皺。』事隔已久﹐女兒仍然記憶猶新。

半個月前﹐一位朋友帶女兒來我們家﹐那小女孩霸氣哭鬧搶了女兒手里的玩具。然後﹐雙手使力地扯皺那一對紙金魚巴掌大的尾巴。

雖然她媽媽已出聲制止﹐但那兩隻金魚的尾巴﹐已不能再呈現張揚悠游的姿態了。

小女孩第一次來我們家會搶玩具﹐但尚算安安份份。事隔才不過一星期﹐才呀呀學語的兩歲小女孩﹐已會惡聲惡氣搶走每一件玩具﹐把它佔為己有﹐或者寧可弄壞它﹐才放手。她媽媽出聲喝止﹐她毫不怯止﹐反而又哭又叫﹐亳不退讓﹐當然這小客人也不懂什麼叫理虧。

兒子每每在送走小客人後﹐問我﹕『媽媽﹐那小朋友弄壞我的玩具。妳為什麼沒有罵他﹐打他﹖』

他不明白為什麼別家小孩弄壞東西﹐媽媽卻還能擠出笑臉擁護道﹕『沒關係﹗沒關係﹗別打他了。』

甚至﹐別家小孩搶他們玩具﹐爸爸媽媽要他們讓給這些小客人﹔小客人臨走前﹐哭鬧著要帶走手中的玩具﹐爸爸媽媽也拱手相讓。

最近﹐三歲的女兒漸漸和他哥哥一樣﹐抗拒小朋友來我們家一起玩。他們會異口同聲地說﹕『我不喜歡小朋友來﹐他們會搶我的玩具。』

其實﹐我們甚少喜歡邀請有小孩的朋友來我們家聚餐﹐或接受別人的盛邀去作客。

這主要老公不喜歡外出﹐個性內向的他﹐總秉持著『在家千日好』的信念﹐對於朋友的邀請能推則拒。一對兒女﹐即使是不到十五分鐘的車程﹐也會暈車嘔吐﹐所以我們家與其他有有小孩的朋友﹐幾乎是有來沒往。

平日﹐幾位沒有小孩且熟稔的朋友來做客﹐他們在我們家賓至如歸﹐不必招待﹐而且一對兒女已習以為常與他們打成一片。一旦孩子們過份玩鬧﹐他們也以長輩的姿態教導及指正我們家的小孩。因此﹐我們不會有任何待客之道的心理負擔。

倘若有小孩的朋友來做客﹐我們另一類過於矯情客氣﹐釀變縱容的“客套”﹐在客人離開後的日子﹐一對兒女的思想需要開導﹐行為得重新糾正。

有幾回﹐一位朋友的一對兒女來我們作客後﹐當時三歲的兒子開始模仿這兩個小孩﹐在我們家所有的偏差的口吻及舉動。

例如﹐朋友沒有脫掉兩歲兒子的鞋﹐任憑他穿鞋在我們客廳地毯及沙發行動。後來﹐兒子出外回來也不想脫鞋。他會理直氣壯地說﹕『那位弟弟也是這樣。』

那天是因為那位媽媽自圓其說﹕『小孩沒什麼走﹐鞋不髒﹐就不必脫啦﹗』

經她那麼一說﹐我不好意思再提出幫小孩脫鞋﹐免得顯得小氣。

然後﹐他的五歲女兒﹐吃飯一副哀怨的神情。一會兒投訴飯菜太熱﹑一會兒又叫鬧飯太多了﹐反正一頓飯吃下來﹐所有的餐具都與她有仇似﹐時時刻刻都在與大人討價還價。糟了﹐後來的日子﹐每一頓飯﹐兒子把小女孩的口氣及神情﹐一一學得維妙維肖。

除此之外﹐朋友的那一對活寶﹐爬上我們家客廳的玻璃桌或站或坐﹔在玩園玩鬧時小孩要小便﹐家長就讓小孩在我們花園的草地上就地解決。包括爭玩具﹑搶電視頻道﹑食物隨處亂丟﹑看到心儀的玩具嚷著要帶回去。

那一陣子每每被糾導﹐兒子的口頭禪總是抗議道﹕『為什麼那小朋友可以﹐我不可以﹖』

畢竟過門的總是客﹐尤其對小客人過份謙讓及容忍的偏袒姿態﹔無形之間﹐看在自己的小孩眼里會認為﹕『為什麼他們可以﹐我不可以﹖』

後來﹐我們被邀到那對活寶的家聚餐﹐朋友把玩具拿出來要四個小孩們一起玩樂。他家的小孩卻又哭又鬧﹐不肯把玩具與別人分享。

這兩個小孩把所有的玩具都攬護著﹐告示我家小孩﹕『那是我們家的玩具﹐不是你的。』

朋友苦笑著又搬出另一些玩具﹐可是那五歲的女孩依然傲氣的說﹕『那是我的﹐那是我弟弟的﹐不是你們的﹐我為什麼要給你們玩﹖』

身為主人家的家長的一邊誘勸小孩﹑一邊向我們賠笑。不到兩小時﹐我們在他家小孩們又哭又鬧﹑又叫又不甘心之下﹐草草用了午餐﹐速速打道回府。

前些日子﹐在一位朋友盛情難卻一再邀請﹐我們帶了一對兒女前往她家與她女兒一起嬉戲。小女孩一會拖著女兒到後院去玩﹑一會又要回到屋內﹔一對兒女才想玩跳跳床﹐又被她拿回屋內玩﹔剛想玩拼圖﹐又被小女孩熱情地拖曳出屋外跑。

我家兒女被她呼之則來揮去必須則去﹐瞬間般的一出一進﹐弄得興緻索然﹐要和我們大人坐在一起﹐可小女孩不放手﹐一手要拉一個出去。結果﹐五歲的兒子成功擺脫﹐三歲的小女兒被抱緊不放﹐疼得哭了。

朋友呼喝她女兒﹐同時搖頭對我們說﹕『瞧﹗我家女兒一個可以抵你家兩個小孩。』

然而﹐那四歲的小女孩可沒把我們大人放在眼里﹐使出牛力要女兒當她的小跟班﹐那霸氣的眼神充滿殺氣。女兒已被嚇得哭著要回家﹔那女孩用身體頂擋著大門﹐哭叫著不讓我們回。

兒子在回程嘟噥﹕『以後不要再來玩了。』

女兒也跟著說﹕『我也不要與Susan玩了。』

我們帶小孩前往人親友家﹐特別監視小孩的舉止﹔別人的東西不能動﹐除非別人給﹔吃東西不能弄髒別人的家﹔不可以到處走動。幸好﹐我家小孩個性羞澀﹐在陌生人家里都會挨在我們身旁。

有次﹐我們自個帶了一些玩具到一位兒子已成年的朋友家聚餐﹐豈知有一輛玩具車壞了﹐兩位小孩在玩時﹐小車的零件掉脫﹐當時才九個月大的女兒鼻樑被鐵絲割傷﹐血流如注。我卻強裝鎮定﹐擔心替主人家添麻煩。回家後﹐老公質問我的冷漠﹐我反問他﹐難道要令主人家陪我們著急嗎﹖

如今﹐看到女兒鼻樑兩寸來長的疤痕﹐我為當時能夠把持鎮定而吃驚。

如今﹐孩子們碰觸被小客人弄壞的玩具﹐會提起是哪一位小朋友弄壞的﹐然後強調如何弄壞。這種間接埋怨的投訴﹐都一一令我反思﹐是否該拿出勇氣一視同仁地對待自己的孩子及小客人。

所謂『上樑不正下樑歪』﹐矯情縱容的家長﹐才會任由孩子胡作非為。我若越俎代疱代為教導﹐豈不令客人臉上無光﹐等於告示他人沒家教嗎﹖

是也﹗非也﹗對也﹗錯也﹗實在為難也﹗

但總不能拒客於千里之外﹐尤其是不速之客﹐又如何能令他吃閉門羹﹖

常言道﹕孩子﹐需當他小孩來愛護﹐卻以大人來相待。

揣思多日﹐我決定下次對小客人也必須假以辭色﹐開誠布公地當著家長對小客人﹐解釋那是我家小孩的東西﹐必須徵詢他同意。

玩具﹐大家一起玩﹐除非我家孩子捨讓﹐否則我不會要求他們割愛﹔

吃東西﹐不能隨吃隨丟﹐弄得客廳的地毯及屋子四處都是糕餅碎屑﹑紙袋垃圾隔手拋棄﹔不然阿姨會很難收拾。

鞋﹐進門之前﹐一定要脫﹐那麼才會有舒服整潔的地方玩耍。

朋友們常對我說﹕『我家小孩最喜歡來妳們家﹐很多東西吃﹑很多玩具玩。』

如果我能堅持該有的待客原則﹐別家的小朋友再也不會當我們家是縱樂天堂。

過門是客﹐亦該有為主之道﹐不能縱容他人﹐在自己地盤胡作非為吧﹗

過門做客﹐總該有當客之德﹐豈能任由孩子﹐在別人屋內為所慾為呢﹖

他有兩個老婆﹐警察為什麼不抓﹖

有天周六﹐全家外出Burger King用餐﹐兒子瞧見隔壁餐桌有一個外國男子﹐與兩個分別推著嬰兒車的女人在一起。

兒子觀察許久問我﹕『媽媽﹐他有兩個老婆﹐警察為什麼不抓他﹖』

哦﹗我嚇了一跳。如果身邊不是外國人﹐聽得懂中文﹐那麼可糗大了。幸好﹐我們一家人都用中文溝通﹐倘若像其他華人家長﹐與孩子都用英文交流﹐兒子這番大談闊論可就得罪人了。

向來觀察入微的兒子﹐一直注意那一位男子﹐從電梯一直到用餐之際﹐都一直周旋在兩位照顧baby的媽媽﹐就連我也瞧不出到底哪一位才是那男子的老婆﹐因而納悶才問我這問題。

『他沒有兩個老婆﹐有一個人可能不是他的老婆﹐是他的朋友﹐也可能兩個baby的媽媽都不是他的老婆。』我向著兒子解釋。

兒子閒聊時童言童語﹐提到要娶很多老婆﹐我曾對他說每個人只可以娶一個老婆﹐嫁一個老公﹔娶兩個老婆﹐會被警察抓。

『媽媽﹐為什麼兩個baby的媽媽都不會是他老婆呢﹖』兒子還是一直在瞪視著他們。

『媽媽也不知道。你不要再一直看他們﹐那是很不禮貌的﹐等下人家會不高興。』

『為什麼baby的爸爸沒有與他媽媽一起呢﹖』兒子又丟出另一個問題。

『可能baby的爸爸要做工﹐所以他媽媽自己出來。』

『為什麼baby爸爸在 weekend要做工呢﹖』

『像你的爸爸那樣在office工作的人﹐在weekend都不必工作﹔其他像Burger King﹐還有market賣東西的人﹐他們都要工作。』

『那個人怎不去做工呢﹖』

兒子繞了一圈﹐又回到那個處在兩個媽媽的男子。看那男子一舉一動﹐我也懷疑﹐他是不是兩個baby的爸爸。

難怪﹐兒子還是無法明白那男子在法制社會“不能”有兩個老婆。

2008年6月3日 星期二

媽媽你幫我講

更衣準備出門看診時﹐對女兒說﹕『等一下醫生問你那里不舒服﹐你對醫生說。』

女兒對我點頭說好。

臨出門穿鞋時﹐女兒對我說﹕『媽媽﹐我不會講﹐你幫我跟醫生講﹖』

我說﹕『好﹐媽媽跟醫生講。你那里不舒服跟媽媽講﹖』

路途中﹐女兒在重申一次﹕『媽媽﹐等一下你幫我講。』

我答應她。然後﹐對她說﹕『媽媽現在幫妳講﹐以後你去學校讀書後﹐長大了要自己講。』

推開診所門之際﹐女兒還是一臉不安地對我說﹕『媽媽﹐我不會講﹐你要幫我講哦﹗』

我會頭暈

『earth 為什麼會暗﹐又會亮呢﹖』兒子自言自語。大概是今天老師在學校講的故事﹐他不明白而有所感觸。

『因為earth 轉來轉去。』爸爸解釋。

『我不要earth轉來轉去﹐過樣我會頭暈。』兒子馬上表明。

『earth 很大﹐所以它轉的時候﹐你不知道﹐也不會頭暈。』我笑著對他說。

『為什麼我會不知道﹖』

晚間九點半了﹐兒子還不情願上床﹐爸爸在催他上床﹕『你在床床躺著﹐爸爸告訴你為什麼﹖』

父子倆在床上又開始一問一答的接龍遊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