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24日 星期三

媽媽沒來接我

女兒昨晚臨睡之前﹐頻頻對我說﹕『媽媽﹐我太開心了。』大概期待明天又可以上學﹐太興奮得一整晚都睡不好。

今天凌晨二時﹐她叫著枕畔的我﹕『媽媽﹐有聲音。』

我在睡夢中被她吵醒﹐她眼睜得大大地注視著天花板。我側耳聽了一下﹐漆黑的萬籟沒有聲息啊﹗

於是﹐叫她起床尿尿﹐再安撫她睡。

酣睡之中﹐隱隱聽到陣陣的哭泣﹐睜眼一開﹐不得了﹐女兒哭得唏哩嘩啦﹐滿臉是淚不停地叫﹕『媽媽沒來接我。』

我擁她入懷不停地安撫她﹕『媽媽在這里﹐不要哭。』

『媽媽沒來接我。』她還是不斷地抽搐。

我擦她頰上的淚珠﹐不停地對她說﹕『媽媽一定會接妳放學﹐如果媽媽忘了﹐老師會打電話給媽媽﹔不然﹐妳可以去找哥哥。』

她哽咽地道﹕『媽媽﹐妳一定要來接我放學哦﹗』

『媽媽最疼妳﹐那里捨得不要妳。』

在我懷里﹐她顯得安心地又入夢鄉﹐眼睫上還泛著淚光。

也許前幾天與我一起觀看《笑著活下去》那套連續劇﹐女主角晏陽被媽媽遺棄在福利院的情景﹐因而有陰影。

2008年9月23日 星期二

雞毛當令箭

女兒肖雞﹐個性“雞婆”﹐閒來無事最喜歡挾“媽媽”令哥哥。

以前﹐她會說﹕『你打我﹐我對媽媽說哦﹗』

現在﹐她卻喝令﹕『媽媽說妳打我﹐她會把妳關進cellar 。』這是我N 時對哥哥立的馬虎﹐卻被她當成盾牌。

『媽媽叫你要收玩具﹐不然會叫你坐樓梯口。』我在廚房忙著﹐都沒見到兒子玩什麼玩具。

『媽媽說pink這是girl的, 不是boy…』哥哥大概要玩她的玩具。

『媽媽不給你fortune cookies﹐你吃不完飯。』在飯桌的我尚未開口﹐她自己也沒吃完飯﹐卻對哥哥說。

週末﹐父子倆沒天沒夜在打戰﹐無聊的女兒會對“掛羊頭賣狗肉”的爸爸說﹕『媽媽說世界和平﹐不要再打戰了。』

有時我喊吃飯了﹐她會第一個沖來廚房﹐然後學我喊﹕『媽媽說快來吃飯了。』

昨晚臨睡及早上﹐她終於把憋了兩天的大便解放﹐她又開始對哥哥說﹕『媽媽說﹐我有smarties,你沒有。因為我有大便呀﹗你沒有﹐所以沒有smarties。』

哥哥心不甘地在〝啊……〞﹐她卻像潑婦罵街地強調﹕『媽媽說你沒大便﹐沒有smarties…』

我何曾諭傳令箭給她了﹗﹗

我不騙妳

近日女兒的口頭禪是﹕我不騙你。

每次開場白或結尾﹐都特別強調﹕我不騙你。

『我不騙你﹐在那邊。』我找不到她老師給我的便條﹐她指給我看在那里。

『我都說是我的﹐我不騙你。』哥哥認為我給女兒的fortune cookies(籤語餅)是他的﹐女兒信誓旦旦地找我對證。

『我今天有大便﹐我不騙你。』她對爸爸說。

為了讓一對兒女『今日“便”今日“解”』﹐我們每晚會給有大便的人一張小貼紙。

『你帶我去library和小朋友玩﹐我會乖﹐我不騙你。』

『媽媽﹐有電話﹐我不騙你。』

『我不喜歡吃黑麵(炒麵或乾撈麵)﹐我不騙你。』

『我喝完了milo﹐我不騙你。』

『我沒有尿﹐我不騙你。』

今晚對爸爸提起她的一串串“我不騙你”的對話﹐我笑謔道﹕『她好像以前都在騙我。』

爸爸笑言以對﹕『還不是學了妳的口吻。』

是嗎﹖我怎不記得我常說﹕我不騙你﹗﹗﹗

哦﹗大概每次我下馬威的時候都會特別強調﹕我不騙你﹐要是十分鐘之內﹐你沒有……。

今天我很開心


昨天女兒第一天上幼兒園﹐我接她放學與她一起在細雨霏霏中漫步回家﹐她對我娓娓道來在第一次離開父母兩個小時半的故事。

她開口先對我提起﹕『媽媽﹐我小便兩次。』

我驚訝﹐因為她平時五﹑六小時都不會要上廁所。於是問她﹕『老師帶妳去嗎﹖』

『老師帶我去﹐我自己拿紙擦。我不會開水洗手﹐老師幫我﹐然後拿green colour紙擦乾手。』我想﹐大概她想測試自己能如廁的能力。因為﹐我們最擔心她上廁所的問題。

『那你坐上馬桶有沒有先擦一擦﹖』早上送她到教室﹐臨走前我還特意教她怎樣使用廁所。

『沒有﹐因為沒有骯髒呀﹗』

『那你上完廁所有沒有沖水﹖』

『有。 不過﹐我吃不完香蕉﹐老師叫我丟在垃圾桶。因為我喝完milk。』她最喜歡用“不過”﹐“因為”這兩個介詞。

『那妳有沒有交到新朋友﹖』

『沒有﹐不過今天我很開心。』

瞧她一邊吃著我剛炸好的咖哩角﹐一邊很滿足且陶醉的神情。

心忖﹐她日日期待要上學﹐終於可以像哥哥一樣經過學校說是我的school﹔而不會被哥哥橫蠻地道﹕『那不是你的school﹐是我的。』

2008年9月19日 星期五

Kacper 講騙話

星期一接兒子放學﹐他一副慎重其事地對我說﹕『媽媽﹐我要告訴妳兩件事哦﹗』

『今天Daniel 和 Kacper 把水倒在桌子上﹐我去告訴老師。 Kacper說他沒有倒﹐是Daniel。Kacper講騙話﹐我看到他有倒。 』

『你怎樣對老師說﹖』我想知道他的英文會話能力。

我說﹕『Daniel and Kacper splashed the water on the table。』聽罷﹐我學他講了一遍﹐並謝謝他教我一句英文。

他很得意地說﹕『媽媽﹐Kacper講騙話﹐為什麼沒有被狼吃掉﹖』

『你就是狼囉﹗被你抓到他講騙話了。』

『我沒對老師說他講騙話﹐Kacper不乖﹐他騙人。他還把Daniel的餅乾吃了四塊﹐Daniel只吃一塊吧了。Daniel的lunch box五塊餅乾﹐被他吃了四塊哦﹗』

『有誰看到嗎﹖』

『沒有﹐只有我看到。不過﹐後來他的水瓶沒水了﹐老師不給他水了。』

『老師知道他有倒水在桌子啦﹗』

『老師不知道﹐因為Kacper一直說他沒有﹐是Daniel﹐他騙人。』

兒子認定Kacper是壞小孩﹐問我以後可不可以與他玩﹖

我背三字經文中一句﹕『《為人子﹐方少時﹔親師友﹐習禮儀》﹐告訴他壞朋友要遠離。盡量不要與他在一起。』

『那我以後不要與Kacper玩了。』

妳買給我﹐我不打妹妹

那天一家人吃完點心後﹐順便去Boots逛。兒子望見夢寢以求的Dortor Who sonic screwdriver 已減價了﹐拿著那盒玩具走來對我說﹕『媽媽﹐爸爸說sonic screwdriver有便宜﹐可以考慮買。』

我接口﹕『還是很貴。』

他看我沒有打算要買給他的意願﹐脅誘我說﹕『妳買給我﹐我以後不打妹妹。』

『你在威脅我呀﹗我買給你﹐你還不是照打妹妹。』我才不相信這小子的誓言旦旦。

『真的﹐你買給我﹐我不打妹妹。』他求情地說。我考量到放暑假前曾答應如果這玩具有便宜﹐會買給他。因為他的好朋友Christopher 把 sonic screwdriver 帶到學校玩。

『好﹐要是你打妹妹﹐我就沒收它。』

『你買給我﹐我不會打妹妹。』他誠懇萬分地對我說。

玩具到手後﹐妹妹還是照打。我忍了三天後﹐把他的sonic screwdriver沒收﹐告訴他只要三天沒打妹妹就還給他。

三天後﹐記性不錯的他對我說﹕『媽媽﹐已經三天了﹐把Dortor Who sonic screwdriver還給我。』

『我說三天不打妹妹才還給你。』

『我沒打妹妹呀﹗』

『還說沒有﹐你剛才才打妹妹。』

『你再不還我﹐過時了﹐我就不要了。』嘩啦﹗又在脅逼我﹐還懂得用“過時”﹐可我還是堅持原則﹕不給﹗﹗﹗

Mrs.婆婆

開學兩個星期了﹐今天爸爸第一次去學校接兒子放學。

我問兒子﹕『爸爸有沒有看到你的老師Mrs. Grundy﹖』

『Mrs.po-po? 』兒子佻皮地說。

『又把老師說成是Mrs. po-po了﹖』

『哈哈﹐Mrs.Grundy就是Mrs.po-po呀﹗』

我茅塞頓開﹐意會到第一天開學﹐我問他班導師的名字﹐他笑嘻嘻地說﹕『Mrs. po-po。』

原來﹐他把Grundy 聯想成是 Grandy﹐再譯為中文的婆婆﹐成了他口中的“Mrs.po-po”。

兒子天馬行空的聯想力﹐不容小視。

爸爸才沒那麼厲害

中秋節前夕﹐答應一對兒女﹐晚上給他們拿燈籠。

兒子逼不急待吵著要現在就拿。我對他說現在拿﹐看不到燈亮﹐不好看。

他問為什麼﹖

我解釋﹕『白天月亮還在天空﹐可是我們看不到﹐因為有太陽。』

兒子馬上接﹕『是不是因為月亮的光是太陽給的﹖』

我驚訝地道﹕『那麼厲害﹐是不是爸爸說過﹖』

『哼﹗爸爸才沒那麼厲害!』

『我才不相信是你自己懂的﹐一定是爸爸說的。』

『真的﹐我自己會的﹐爸爸沒說過。』

不久﹐爸爸下班回來﹐我才剛要啟口問﹐兒子馬上賊兮兮地叫﹕『不要說﹐不要說。』

聽罷我轉述﹐爸爸笑道﹕『我對他說的。』

兒子還在一邊掰嚷﹕是我自己想的。

你會變成美國人

兒子常笑謔我不好看﹐他還頑皮地指著我的臉﹕『妳的臉很多一點點。』

『給我你piggy bank的錢去美容。』我打趣地道。

『不可以﹐妳美容了﹐就變成美國人了呀﹗』

這是什麼歪論﹖

大概是上回我對他說很多女孩去美容﹐尤其是有錢的國家﹐像美國﹑曰本﹑韓國的美麗女孩﹐很多都靠美容。

我幫你找

這幾天接兒子放學途中﹐都撿到一便士。前天﹐在途中連續撿到兩次一便士。

兒子知道了﹐埋怨地道﹕『為什麼老天不幫我﹖』

我得意地說﹕『因為你今早對媽媽發脾氣﹐所以老天不幫你。』

兒子心有不甘﹐馬上走在我前頭緊張地四處張望。

他看我緊跟在他後頭﹐對我說﹕『媽媽﹐你不必找了﹐我幫你找就好了。』

這小子〝賊〞得很。

2008年9月5日 星期五

我太愛媽媽


我在樓上晒衣﹐女兒跑上樓來。我問她﹐是不是要上廁所。

她嬌稚搖頭道不是。

『媽媽一人在樓上很可憐﹐我太愛媽媽﹐所以來陪妳。』

哦﹗這番話聽入耳﹐還真甜過蜜糖。女兒的貼心﹐在生活上處處表現。

天涼了﹐我幫她穿衣服﹐她也會囑咐我要多穿衣服及襪子。上下樓會叫我要小心﹔煮飯做蛋糕﹐她會來幫忙上菜﹑攪拌﹔她已會幫我晒衣及摺疊小件的衣物﹐

甚至我吃東西時﹐她都會加一句﹕『媽媽吃很多東西﹐難怪妳會肥肥。』

爸爸不吃火龍果

兒子放學﹐讓他吃炒飯及煎羊肉﹐吃了一小口﹐他吐出來說﹕『不好吃。』

然後﹐慎重其事地道﹕『我肖羊﹐不吃羊肉。妹妹是雞﹐不吃雞肉。』

妹妹投其所好﹐一直嚷叫﹕『我是chicken 。』

我說﹕『妹妹最喜歡吃KFC﹔媽媽肖豬﹐也吃豬肉。』

聯想力豐富的兒子﹐馬上接著說﹕『爸爸肖龍﹐難怪不吃火龍果。』

瞧﹗他多會〝掰〞來力挺自己的歪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