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7日 星期四

哦﹗沒人陪我玩了

有晚要帶女兒上樓就寢﹐她哭叫著不要睡覺。

我又哄又騙要女兒陪我上樓﹐我怕怕不敢上去。一向體貼的女兒好心地陪我上樓。

兒子瞧著女兒要上樓﹐馬上說﹕『妹妹﹐你不要上去﹐我給你東西。』

爸爸馬上出言制止兒子的誘騙﹐兒子很不情願地說﹕『哦﹗妹妹睡覺﹐沒人陪我玩了。』

girl那里要做工

問女兒長大要做什麼﹖

她大驚小怪地笑﹕『girl那里要做工﹖』

『girl為什麼不做工﹖』

『媽媽你哪里有做工﹖』

『媽媽要照顧你們﹐所以沒去上班。可是照顧你們也要在做工啊﹗像Angel阿姨有做工。』

今天﹐一對兒女又針對男女的職業爭執﹐兒子認為醫生﹑司機是boy的﹔老師及護士是girl的。

爸爸舉例兒童節目的《Me Too》的DR.Juno是girl, 他助手即護士是boy﹔還有Tina是 Taxi司機。

兩個小孩才平息了爭辯。

我要弟弟

兒子最近看班上兩位同學的媽媽﹐都生了小弟弟﹐一直叫我再生個弟弟。

我說﹕『你連妹妹都不會愛護﹐每天打她。』

他信誓旦旦對我說﹕『我不會再打妹妹﹐我promise妳。』

對他的承諾﹐我嗤之以鼻。『你每次答應﹐都做不到。』

『我會keep the promise的。』

『那你要聖誕禮物﹐還是弟弟﹖』

『這樣我不要christmas present﹐我要弟弟﹐你生兩個給我。新年再生兩個。』他以為生小孩很容易﹐有時叫我生一百個弟弟給他。

『媽媽老了﹐不能再生那麼多。』

『那為什麼Jade的媽媽那麼厲害﹖』他的同學有四個姐妹﹐上星期剛出世的是弟弟。

『Jade的媽媽想要生個boy吧﹗』

『那我想要個boy陪我玩。』

『妹妹可以陪你玩。』

『妹妹是girl不可以陪我玩車車﹐她又愛哭。』

『你不打她﹐不搶她的東西﹐她就不會哭。』

『我還是喜歡有個弟弟陪我玩。』

『我考慮一下。』

『媽媽﹐你考慮一下就好了。我不要christmas present﹐要弟弟。』

翌晨﹐他對我說﹕『媽媽﹐我還是覺得我要christmas present﹐不要弟弟了。』

2008年11月25日 星期二

咖啡的味道

每晚﹐我陪女兒在床上講完一本故事書後﹐就讓她自己先睡﹐我下樓喝杯茶及看電腦。

有晚﹐我喝完咖啡上樓就寢時﹐女兒在睡夢中咳嗽﹐我讓她喝些水。她翻個身喃喃地夢囈。我以為她在說夢話﹐豈知不一會兒我幫她蓋被﹐她又再重覆同樣的音調﹐我隱約聽到有〝咖啡〞兩字。

『妹妹﹐妳說什麼﹖』

『妳的口里有咖啡的口道。』她沒有睜開雙眼回答我。

看來﹐她的鼻子遺傳了我的靈敏。之前﹐我才再次刷牙﹐想不到她尚可嗅到殘留的咖啡氣息。

太高﹐掛不回去

有天女兒望著一地落葉﹐感嘆地自言自語﹕『autumn了﹐葉子都掉下來了﹖』

我打趣地道﹕『我們把它掛回去﹖』

『tree 太高了﹐掛不回去了。』

『那我們把它掛回矮矮的地方﹖』

她哈哈大笑﹕『呵呵﹐autumn 葉子都全都要掉下來﹐掛不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