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26日 星期一

有紅包才是新年

今早兒子說﹕『媽媽﹐新年過去了嗎﹖』

我說﹕『今天才是新年。』

『那你為什麼昨天給我紅包。』

『昨天是華人年曆的最後一天﹐爸爸媽媽給妳壓歲錢迎接新的一年。』

『那你今天也要給我紅包﹐才是新年呀﹗』

『每年新年媽媽爸爸只給一封。』

『沒有紅包﹐那今天就不是新年了。』

不一會叫妹妹起床上學﹐對她說﹕『新年快樂﹗』

睡眼惺忪的她笑著道﹕『那里是﹐新年都過去了。』

『今天才是新年。』

『妳昨天給紅包了呀﹗』

『昨天先給你們紅包﹐今天才是過年。』

『為什麼今天才是過年﹖』

『因為今天是華人年曆的第一天。』

妹妹不像哥哥會A錢﹐柔順地點點頭哦哦叫接受今天是華人新年這事實。

哥哥這小氣鬼

昨天吃完早餐﹐兒子拿著一盒 smarties 巧克力﹐向我告狀﹕『媽媽﹐妹妹把妳昨天給她的smarties 都吃完了。』

『吃完沒關係。』我對兒子道。

兒子告狀不成自討沒趣﹐轉問妹妹﹕『妹妹﹐妳要不要吃 smarites﹐ 我給妳一粒﹖』

妹妹馬上趨向前去﹐以為哥哥會給她甜頭。

『我們玩剪刀﹑石頭﹑布﹐贏了我會給妳一粒smarties。』哥哥又狡猾地建議。

妹妹說好﹐這小丫頭沒心機﹐她連什麼是剪刀﹑什麼是石頭及布都分不清﹖

我看哥哥拿出一粒smarties像逗小猴耍妹妹﹐放在掌中伸出去給妹妹﹐妹妹要拿時﹐他又縮回。

然後又說﹕『妹妹﹐我給妳呀﹗

我實在看不下去他把妹妹耍弄於掌中﹐於是說﹕『妹妹﹐妳不要吃哥哥的﹐哥哥這小氣鬼﹐才不會給妳。媽媽再給妳一盒﹐妳不可以馬上把它吃完。』

哥哥聽到了﹐馬上噢﹗噢﹗叫﹐又好心地要給妹妹一粒smarties。不過﹐這小氣鬼遞出去像紐扣般大的smarties ﹐竟然咬了一口才要給妹妹﹐咬了一半的巧克力要到妹妹的口中﹐他又捨不得﹐再把它咬一口﹐成了四分之一的小丁點﹐連拈在掌中都難。

我氣得大罵他﹕『妹妹是你的妹妹﹐不是乞丐。她又沒跟妳討﹐即使是乞丐﹐你這樣給他東西﹐他也不會要﹐給得心不甘﹐情不願﹐倒不如不要給。』

『噢﹗你又給妹妹smarties﹐我沒有。』

『媽媽是看你把妹妹弄得那麼可憐﹐才會給妹妹。』

『噢﹗我給妹妹了呀﹗』

『你這叫給嗎﹖給得不情不願﹐還要扣稅似的。』

『爸爸﹐媽媽給妹妹smarties﹐不給我。』他上樓向爸爸告狀。爸爸不支援他﹐他使性子地在噢﹗噢﹗叫。

幫我申請假期

今早兒子問﹕『爸爸﹐你今天要上班嗎﹖』

『沒有上班。』爸爸因為今天是年初一﹐特拿年假。

『為什麼沒上班﹖』

『因為今天是華人新年﹐爸爸拿假期。』

『那我為什麼要上學﹖』

『因為你沒 holiday 。』

『那你為什麼有holiday﹖』

『因為爸爸跟公司拿假期。』

『爸爸﹐那你打電話去school幫我申請假期。』兒子要求爸爸。

『爸爸每年有假期可以申請﹔你的假期是學校訂的﹐所以你沒有holiday可以申請。』

『為什麼過年沒有holiday﹖』

『等你以後長大做MP﹐幫華人向英國政府申請假期。』我建議。

雖然如此﹐兒子還是很開心爸爸可以陪他一起上學。

2009年1月25日 星期日

馬來西亞錢很多錢了

兒子今早起床﹐閒來無時把他 piggy bank 的錢全部倒出﹐里頭有兩張馬幣紙鈔塞在里頭拿不出。後來﹐兒子費了勁拿出來﹐看到是馬幣﹐有些失望地說這些不值錢。

爸爸對他說﹕『現在馬來西亞錢值錢了。以前用英國錢可以在馬來西亞吃七碗一元的麵﹐現在可能只能吃五碗吧了。』

兒子似懂非懂﹐但知道馬幣不比英鎊差。

下午在電話里與公公拜年﹐公公說會給他紅包。

他說﹕『公公﹐我要馬來西亞錢了﹐馬來西亞錢現在值錢了﹐可以買很多東西。』

線那一端的公公聽得〝霧煞煞〞。

放下話筒﹐他告訴我﹕『媽媽﹐公公說會給我紅包﹐還有妹妹﹐妳與爸爸也有﹐大家都有。』

他對我說﹐我跟公公要馬來西亞錢﹐馬來西亞錢比較好。

2009年1月23日 星期五

我有力可以打人

接女兒放學途中﹐她對我說﹕『媽媽﹐我的朋友打我。』

我停下腳步問她﹕『誰打妳﹖』

她說了一個名字﹐可是我不認識。我問她﹕『為什麼朋友打妳﹖』

『因為她要玩我在玩的東西。』

『她打妳哪里﹖』

『她們搶來搶去﹐打我的頭﹐還有鼻子。』

『誰是她們﹖』

『XX 和Madison﹐兩個都是 girl。她們打來打去。』她又在說出另個我認識的小女孩。

『那妳有沒有告訴老師﹖』

『沒有﹐我不敢。』

『以後要告訴老師﹐讓老師保護妳。』

『我不敢。』

『妳不告訴老師﹐老師會以為是妳搶人家的東西﹐她們才打妳。』

『知道了媽媽﹐以後朋友打我﹐我會告訴老師。』

午餐給她吃hot dog﹐她一邊吃一邊問我﹕『媽媽﹐吃sausages會怎樣﹖』她都把 hot dog 叫成sausages。

『吃了會有力。』

『那我吃多多﹐有力可以打人。』

『妳不可以打人﹐人家欺負妳﹐妳要告訴爸爸媽媽﹐還有老師。』

『媽媽﹐我知道了。』她每次說這句話﹐都用很馴柔的音調﹐聽了會很窩心。

2009年1月22日 星期四

印製假鈔

前天晚上兒子使性子把我一個相框的鏡片弄破了﹐我要他賠我一英鎊。

為此﹐他翌日還在傷腦筋。主意打呀打﹐還是兜在妹妹身上。

昨天我在準備早餐﹐聽到他對妹妹說﹕『妹妹﹐妳給媽媽一鎊﹐我以後買golden coin的巧克力給妳。』

沒待妹妹回應﹐我說﹕『妹妹﹐你別聽哥哥的話。哥哥現在有golden coin都不給妳﹐以後也不會買給你。』

哥哥還在賴皮地說﹕『我會的﹐我會的。』

不一會兒﹐又聽到兒子對女兒提議﹕『妹妹﹐妳給媽媽一鎊﹐我給妳1p?』

妹妹說好﹐我piggy bank有很多錢。

我訓示兒子怎麼可以這樣欺騙及欺負妹妹﹖

兒子“噢!噢!”地說﹕『妳要拿我一鎊錢呀﹗』

『那相框是你發脾氣故意弄壞﹐就要你負責。』

吃著早餐﹐他還在餐桌上想騙妹妹幫他墊出一鎊﹐我下令他不準再講﹐否則我拿完他全部piggy bank的錢。他馬上噤若寒蟬

妹妹放學時﹐我給她我早上撿到的1p﹐叫她放進piggy bank。妹妹對我說﹕哥哥的錢放在吉打後面。

接哥哥放學回來﹐鞋子還沒放進鞋櫃﹐他就說﹕『啊﹗我想到一個辦法了。我拿一張紙印one pound﹐然後剪下來﹐拿去poundland買回那相框給妳。poundland 的人不知道的。』

聞之好笑﹐他以為他可以魚目混珠。我告訴他﹕『poundland 的人會叫policeman來﹐抓你去關。』

『不會的﹐我用厚一點的紙印﹐會弄得很像one pound就不會知道的。』他信心滿滿。

為了不賠一英鎊﹐這種作奸犯科的事他都想得出。這小孩如果沒好好教導﹐日後將聰明反會被聰明誤。

『把你的5p放進piggy bank。』看他要上樓小便﹐我叫他把我剛才在路上又撿到的5p帶到樓上去。順便又問他﹕『為什麼把piggy bank放到媽媽房間。』

『噢﹗妳怎麼知道的。我把piggy bank 藏在吉打後面呀﹗』

他為了這一鎊﹐真的用心良苦。竟然會擔心以致防範我趁他上學﹐拿掉他的錢。這小子﹐真的是典型的守財奴﹐一毛不拔。

2009年1月20日 星期二

以後結婚。。。

這陣子女兒看到我與爸爸房內的婚照﹐很會拍馬屁地說﹕『媽媽﹐妳結婚時〝好美好美〞﹗』

她說〝好美好美〞的音調會瞇著雙眼﹐很欣賞那種表情。接下來再說﹕『不過﹐妳現在也很美﹗』

哥哥之前問我們﹐我們結婚為什麼他沒有在。我們對他說﹐你還在媽媽肚子里。

有一天女兒對我說﹕『媽媽﹐妳第一次結婚我在你肚子。妳以後結婚我要看。』

『touch wood﹐媽媽不要再結婚了啦﹗』

『為什麼﹖』

『爸爸與媽媽只結婚一次就好了﹐不要再結婚了。』

『那我以後也要跟爸爸結婚。』

『爸爸是妳的爸爸﹐不可以跟妳結婚。』

『那我跟哥哥就好了。』

哥哥搶著答﹕『妹妹﹐妳不可以跟我和爸爸結婚的。』

『為什麼﹖』妹妹一直在問。即使再對她解釋一百次﹐她還是不能理解為什麼不可以﹖

我都跟你講了呀﹗

女兒最近喜歡老氣橫秋地說﹕『我都跟你講了呀﹗』

早上上學途中﹐看到她的同學﹐她會對我說﹕『我看到我的朋友﹐〝全部〞都是我的朋友。』〝全部〞這兩字﹐是高八度的嗓音。

然後﹐再看到另位朋友﹐她會提高調調﹕『我都跟你講呀﹗我有很多朋友。』

吃東西時﹐她很小姐脾氣地說﹕『我都跟你講呀﹗我不喜歡吃這個。』

問她今天在學校做什麼﹖

她顯出厭煩地道﹕『我都跟你講了呀﹗』

『妳都沒跟媽媽講﹖』我問。

『我每天都跟你講了呀﹗』

『妳每天跟我講什麼﹖』

『我每天都跟你講了呀﹗』

倘偌我在追問﹐她會老大不高興地說﹕『我不要再跟妳講了。』然後擺出一張臭臉不甩人。

爸爸媽媽死了﹐我不幫你

昨天女兒洗完澡後﹐玩幫小熊穿手套﹑鞋子及帽子。帽子要打結﹐她不會﹐要求哥哥幫忙。

哥哥之前自告奮勇地幫了幾次﹐最後嘟噥﹕『媽媽﹐妹妹很笨﹐我都教她很多很多次了呀﹗』

然後﹐狠狠地對妹妹說﹕『你自己學。』

妹妹生氣地道﹕『哼﹗你不幫我﹐等爸爸媽媽死了﹐我不幫你。』

『你不幫我﹐我也不幫妳。爸爸媽媽才不會死的﹐我會發明不死的藥讓他們吃。』哥哥目前最大的志願就是發明不死的藥。

2009年1月17日 星期六

罰爸爸給錢

爸爸回家吃午餐上洗手間﹐忘了關熱水龍頭﹐結果熱水爐里一大桶的熱水﹐在半小時之內就這樣嘩啦啦地流盡了。

兒子放學回來要幫他洗澡﹐他看著熱水已放了半缸﹐我還不關﹐急著叫﹕『媽媽﹐熱水太多了﹗』

『爸爸下午忘了關熱水﹐所以現在的熱水不熱。』

『哦﹗』

『我們今晚罰爸爸請我們吃KFC﹖』我建議。

『好呀﹗再罰爸爸給錢我們。』兒子不忘要摳錢。

『不好。我們就罰爸爸今晚睡客廳。』我故意有此提議﹐因為兒子與爸爸同房。

『不好﹐不好。我們叫爸爸給我們很多很多錢就好了。』

2009年1月11日 星期日

小子使詐

有一晚吃飯﹐兩個小孩有一口沒一口﹐我提議﹕『我們來比賽﹐看誰先吃完﹖』

兒子馬上張望大家的飯碟﹐然後裝出懊惱的口氣說﹕『噢﹗妹妹快吃完了﹐我還有很多。』

我與爸爸然赫相視對望﹐兩人很怔訝兒子這一招﹔因為﹐他的飯碟還剩幾口飯而已﹐竟然使出這種孫子兵法的虛虛實實。

我笑說﹕『他不到三歲﹐看到公公舒服地躺在沙發看電視﹐叫公公下來幫忙他。豈知﹐公公好心從沙發下來﹐他卻馬上跳到沙發去鵲巢鳩佔。』當時﹐公公又好氣又好笑地轉述給我們聽﹐我們都很錯愕這小子那麼小就那麼奸詐。

那天妹妹打完三支預防針沒哭﹐在注射之前我問她﹕『要錢還是要玩具﹖』

妹妹很精明地說﹕『我要錢錢比較好﹐玩具沒有用。』

於是﹐我給了妹妹五英鎊﹐哥哥瞧見馬上抗議他為什麼沒有﹖

我說﹐以前你打針給你買了三個transformer要廿英鎊﹐現在妹妹只拿五英鎊而已。

哥哥還在賴皮地叫嚷﹐為什麼他沒錢﹖我給了他一英鎊﹐他還是不甘願。

他說﹕『妹妹的是紙的﹐我要紙的﹐紙的比較多錢。』

然後﹐他把piggy bank的錢全都倒出來數﹐告訴我他有九英鎊多。他對我說﹕『媽媽﹐我把這些錢全部都給妳啦﹗』

『我才不要你的錢。』

『我給妳啦﹗』

『不要﹐你會跟我要回。』

『我全部給妳﹐妳給我二十鎊就好了。20p比二十鎊多咧﹗』

『那我給妳20p﹐你給我二十鎊﹖』

『我沒騙妳﹐20p真的比二十鎊多。』

『那你給我二十鎊﹐我給你20p﹖』

『哈哈﹐不要…』他終於不再裝大智若愚了。

有天﹐在路上﹐他撿到一便士﹔後來妹妹也撿到廿便士。他馬上對妹妹說﹕『妹妹﹐我的與妳換好不好﹖』

妹妹說不要。

『妹妹﹐20p比1p多。』哥哥不死心地使出三寸不爛之舌在唬爛。

『我給你。』妹妹好心地要給他。我馬上制禁﹐叫妹妹把錢存進piggy bank。哥哥奸計沒得逞﹐一直不甘願地在『噢噢』叫。

剛才你不與我玩呀﹗

前幾天整理孩子們的玩具﹐找出一盒Domino。兩個小孩學會後﹐每天都樂在其中。

前天兒子又從學校被傳染猩紅症﹐整個人病懨懨地。反觀﹐當天女兒注射了三支預防針﹐卻沒什麼後遺症的反應。每天還是吵著要人陪她玩Domino。

前晚﹐她找哥哥玩﹔兒子剛巧要上廁所沒陪她。她拿著那盒Domino到客廳找爸爸﹐爸爸說等一會再陪她玩。現在上網查看哥哥得什麼病﹖

她又折旋到廚房對我說﹕『媽媽沒人陪我玩Domino?』

『沒關係﹐妳自己玩。』

『不要﹐我要人陪我玩。』

『那等一下再玩﹐現在沒有人有空陪妳玩。』

她嘟嘟噥噥﹐很不情願地把Domino擱置在桌上。

不一會﹐哥哥上完廁所下樓來﹐拿起那盒Domino說﹕『妹妹來﹐我們玩Domino囉﹗』

『我不要和你玩﹐因為你剛才不和我玩。』

哥哥一直叫她來玩﹐我解釋剛才哥哥肚子不舒服要上廁所﹔爸爸也加入兌說團。然而﹐她噘起小嘴大聲地說﹕『現在我不與你玩﹐因為你剛才不與我玩。』

哦﹗這小妮子的報復心挺強﹐怎樣都不妥協。

鬼是嗚嗚嗚

今晚女兒上床時﹐佻皮地把頭髮披散在臉上﹐我說像鬼。

『哪里像﹐鬼不會講話。我會﹗』她馬上提高貝分的嗓子糾正我。

『妳怎麼知道鬼不會講話﹖』

『鬼是嗚嗚嗚…。』她圈起雙唇扮鬼叫的模樣。

『妳怎知道鬼是嗚嗚嗚﹖』

『我知道呀﹗』

『妳怎麼知道﹖』

『我自己知道。我不是鬼﹐我會講話。』她還不忘提醒我。

2009年1月7日 星期三

還是英國的新年歌好聽

兒子趁我幫妹妹洗澡時﹐在房內自己開了CD 的聖誕歌﹐坐在床沿一邊哼唱。

見我進房問我﹕『媽媽﹐我還是喜歡christmas。 Christmas有禮物啊﹐有很多很多東西﹐很好。』

我說﹕『華人新年有紅包﹐更好。』

『那華人新年有沒有新年歌﹖』

『有啊﹗』

『怎樣唱﹖』

我咳得沙啞的嗓音隨便嘶叫首新年歌﹐他馬上表示﹕『我還是覺得英國的新年歌好聽﹐華人的新年歌﹐太難聽了。』

『是媽媽唱得太難聽了。』我向他解釋。

沒關係﹐哥哥不知道

妹妹今天從幼兒園回來﹐我幫她換上家居衣服。她表情鬼馬拿著哥哥昨天新穿的毛衣背心對我說﹕『媽媽﹐我要穿這件。』

『這是哥哥的。』

『沒關係﹐讓我穿一下。』她請求我。

『哥哥知道會罵你。』

『哥哥在school﹐不知道的。他回來﹐我就脫掉。』

話之有理﹐但我還是沒讓她得逞。因為那件毛衣連兒子穿也太大了﹐她根本不合身。再來﹐她自己最後一定會得意洋洋告訴哥哥她有穿這件衣服﹐小氣的哥哥知道後肯定大吵大鬧。

我也要買diamond 給我老婆

最近天寒地凍﹐兒子上放學都在叫冷。今天放學又要踩著妹妹的座推車上的鐵杆讓我推。我對他說﹕下雨或趕時間﹐媽媽才這樣推你。不然﹐推車會很快壞﹐壞了就不會再買。

結果﹐他嚷叫不能走﹐還賭氣地對我說﹕『妳不疼我。』

我也心疼他雙腳被凍修﹐找了許久還是沒找到男孩的雪靴。於是對他說﹐過了GP那條大馬路﹐叫妹妹走路﹐你坐在推車。

他發脾氣地說﹕『到了GP那﹐都快到家了。』

試圖轉移他的注意力﹐對他說﹕『草源叔叔要結婚了。』

『早都知道了。』他老氣橫秋地回道。

『他買了一個 鑽石戒指給他的老婆。』

『那diamond貴不貴﹖』

『應該很貴。』

『我以後也要買一個diamond給我的老婆。媽媽﹐你要不要﹐以後我也買一個給你。』他口氣很大。

『你給我錢﹐我自己買。』

『我買給你啦﹗我會買和我老婆不一樣的﹐妳喜不喜歡﹖』

『我才不要你的東西﹐罵你就會跟我要回。』

『不會的﹐媽媽。』

過了大馬路﹐我叫妹妹妹起來﹐讓推車給哥哥坐。妹妹執意不要。結果我對哥哥說﹐妹妹不要走路﹐沒關係﹐快到家了﹐你自己走吧﹗

『我以後不買鑽石給你。』兒子馬上翻臉﹐忘了之前的承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