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1日 星期日

鬼是嗚嗚嗚

今晚女兒上床時﹐佻皮地把頭髮披散在臉上﹐我說像鬼。

『哪里像﹐鬼不會講話。我會﹗』她馬上提高貝分的嗓子糾正我。

『妳怎麼知道鬼不會講話﹖』

『鬼是嗚嗚嗚…。』她圈起雙唇扮鬼叫的模樣。

『妳怎知道鬼是嗚嗚嗚﹖』

『我知道呀﹗』

『妳怎麼知道﹖』

『我自己知道。我不是鬼﹐我會講話。』她還不忘提醒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