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5日 星期三

妳肚子肥肥

女兒近來很喜歡發小姐脾氣﹐然後動手動腳打人。有時幫她套襪子﹐她會佻皮用腳踢我。

昨天我警告她﹐不可以再踢我肚子﹐媽媽肚子有baby。

她噘起嘴角道﹕『妳才沒有baby﹐妳肚子肥肥。』

我告訴他﹐媽媽肚子真的有baby。

『妳肥肥啦﹗』她一副嘲弄的語氣。

mother's day

上星期日是英國的母親節﹐兒子上星期五從學校帶回了手工制的花籃及椰絮糖﹐著爸爸藏起來。

女兒也從學校繪制了一張花卉卡片。

星期日早上﹐兒子對我說﹕『老師說 mother's day﹐要幫媽媽做所有的事﹐讓媽媽休息。』

我問他﹕『那你送什麼給我﹖』

『我有禮物送妳。』他才吐出原來星期五放學回來從後門進來﹐就為了藏那小禮品。

他對爸爸說﹕『爸爸﹐今天我們要幫媽媽做所有的事﹐讓媽媽休息。我們今天要幫媽媽做什麼呢﹖』

爸爸說﹕『只要你乖乖﹐就是幫爸爸媽媽了。』

那天﹐我們如常地出外用餐﹐並沒有特別慶祝。

星期一早上﹐兒子對我說﹕『媽媽﹐mother's day 過了﹐我沒有幫妳做東西咧﹗』

『那你今天乖乖﹐就是幫爸爸媽媽了。』

他說好。不過﹐不到三秒鐘﹐又原形畢露地搗蛋了。

放學回來﹐他又問我﹕『幾時還有mother's day?』

『明年才會有﹖』

『哦﹗妳的生日過了﹐mother's day 過了﹖那輪到我生日了。』

『還沒輪到你﹐先到爸爸及妹妹的生日﹐然後才會輪到你。』

『為什麼我的生日是最後﹖』

『媽媽肚里的baby﹐以後是最後一個生日了。』

『哈哈…』他開心地笑了。

媽媽是老美女

小女兒喜歡贊賞自己﹐說自己是小美女。

『那﹐如果再有個小妹妹呢﹖』我問。

『那我是大美女﹑妹妹是小美女﹑媽媽是老美女。』

『哦﹗媽媽老了那還會是美女﹖』

『妳老了﹐還會很好看呀﹗』她捧起我臉頰﹐像艾斯基摩人似地用她的鼻頭搓擦我鼻頭。

2009年3月15日 星期日

爸爸給kutu咬傻了

今天下午在KFC餐廳吃飽後﹐爸爸對哥哥說﹕『走﹐我帶你上廁所洗手﹐然後刷牙睡覺。』

爸爸一時錯口失言﹐就連女兒也瞪大雙眼問我﹕『刷牙睡覺﹖』

反應機靈的兒子馬上笑說﹕『我知道﹐爸爸的頭給kutu咬壞了﹐傻了。』

哈哈﹗我們都哈哈大笑。

小兵比將軍大

兒子問我﹕『媽媽﹐弟弟叫什麼名字﹖』

我答﹕『王塨鈞好不好聽﹖』

『哦﹗弟弟是將軍﹐我是兵﹐我不要﹐我叫王塨〝軍〞﹐弟弟叫王塨〝兵〞。』

『如果是妹妹﹐就叫王芊翮。』

女兒在旁沒反應﹐倒是兒子聯想力強﹐馬上又說﹕『哦﹗妹妹是〝一盒〞﹐再生的妹妹比較多盒﹐是〝千盒〞了。』小女兒還是不以為意。

『弟弟不可以叫王塨軍﹐我比較大。我要改名字。』他還在那抗議。

『你去問爸爸可不可以改名字﹖』

他立刻風風火火邊下樓邊嚷道﹕『爸爸﹐媽媽要給弟弟叫王塨軍﹐我是王塨兵﹐我不要做兵﹐我也要叫王塨軍。』

『名字哪里可以隨便再改﹖』爸爸道。

不久﹐他又上樓來對我說﹕『哼﹗沒關係﹐兵比將軍大。我以後告訴我兒子﹐小兵比將軍大。』

這鬼主意虧他想得出﹐原來他只是為了難向下一代的子孫交代。

『那你教錯了你的小孩。他如果跟別人說﹐小兵比將軍大﹐人家會笑他的。』

『哦﹗那你不要給弟弟叫王塨軍。』他又不開心地下樓向爸爸投訴了。

我沐浴後﹐他沖上樓來對我說﹔『媽媽﹐爸爸說我們一樣大﹐都姓王。』

『弟弟是君王﹐你是兵王。』我故意唬哢他。

『哦﹗爸爸﹐媽媽說還是弟弟大。』他又沖下樓向爸爸求救﹐爸爸受不了質問我為什麼耍弄他。

我下樓拿張紙和筆一邊寫﹐一邊向他解辭﹕『你的斌是彬彬有禮的彬﹐不是兵﹔弟弟的是鈞﹐不是軍﹑或君。』

『我的名字是什麼意思﹖』

『你的名字要很有禮貌。』

『那弟弟的呢﹖』

『弟弟是人才﹐很會讀書。』

『哦﹗我要弟弟的名字﹐我要會讀書比較好。』

『你文武雙全﹐又會讀書﹑又會武功﹐比弟弟名字好。』

『哦﹗』他終於開心笑了。

哦﹗什麼都要爭第一﹐這小子沒有大將之風﹐心眼小得很。

2009年3月14日 星期六

妳為什麼還不去生﹖

兒子每天一早就問我﹕『為什麼還不去生﹖』

我向他解釋baby在媽媽肚子還沒長大。

『那要幾時才長大﹖』

『要十月後才可以長大。』

『為什麼不可以現在就生啦﹗』

『都跟你說baby還沒長大。』

『妳又在騙我﹐妳肚子根本就沒有baby。』

最近他的口吻卻改成﹕『去啦﹗快去生啦﹗為什麼還不去生﹖』

或者是﹕『為什麼要等那麼久﹐不是肚子已有baby了嗎﹖』

拿著孕婦書藉著向他解釋很多次﹐可他還是每天在期待baby快點出世。

用槍就好啦﹗

一大清早﹐兒子又在口沫橫飛地在形容要如何發明什麼武器﹔滔滔不絕要使用那一種招術﹐去攻打壞人。

妹妹在旁冷眼旁觀﹐冷不防地對我說﹕『媽媽﹐什麼都不必﹐只要用槍打壞人的頭﹐壞人就馬上死了。』

我聽罷哈哈大笑地對哥哥說﹕『妹妹說的對﹐你的什麼刀再怎麼厲害﹐武功再怎麼高強﹐只要用槍馬上就死了。』

哥哥聽了也傻笑地『哦﹗哦﹗』﹐馬上不再自導自演地唬哢。

我常對兒子說﹕『你每天嘴不停在講﹐根本沒用腦思考﹐所以不聰明。就像青蛙整天呱呱叫惹人厭﹔公雞適時啼令人愛。』

他口中雖說要學公雞﹐可是一天到晚嘴巴還是像青蛙那樣聒噪。

反而是妹妹﹐倒像公雞適時而鳴。

哪一隻眼睛看到

女兒及兒子老愛告對方的狀﹐我每次對他們說要日行一善﹐說別人的好話。可是﹐為了爭寵﹐他們還是爭相用放大鏡看對方有何過失。

女兒喜歡說﹕『媽媽﹐妳看﹐哥哥又弄髒。。。』

兒子總是道﹕『媽媽﹐妹妹又拿。。。』

有晚﹐兒子向我告發妹妹弄壞了某某東西﹐我聽都不想聽﹐就問他哪一隻眼睛看到﹖

他用手指右眼看到。

『哈哈﹐那你一定是騙人的﹐你看東西哪有用一隻眼睛看﹐一定是用兩隻眼睛。』我哈哈大笑﹐他落入我的圈套。因為﹐我最討厭他無中生有的告發。

『哦﹗哦﹗』躺在床上準備就寢的哥哥﹐一直搔著頭哦哦﹐也忍不住哈哈大笑。

最近﹐他在告狀﹐我故意再問他﹕『你哪一隻眼睛看到﹖』

他反應很快﹐馬上說兩隻眼睛都看到。同時﹐一雙眼睛睜得大大地示意我。

2009年3月13日 星期五

很多人抽煙

上星期﹐每天清晨薄霧濃霾似層紗撒瀰大地。

有一早女兒踏出家門﹐馬上大叫﹕『媽媽﹐很多人在抽煙。』

我以為是對鄰和他的朋友﹐又在我家屋外走道抽煙﹐叫孩子們趕快走出走道外面等我。

豈知﹐走出家門﹐沒聞到煙味﹐也沒見那大煙搶在抽煙﹐我問女兒﹕『妳說誰在抽煙﹖』

『妳看﹐都是煙啊﹗好多煙啊﹗很多人在抽煙啊﹗』女兒指著家後院的濃霧對我嚷道。

『那不是有人抽煙﹐是霧。』

『老師說那是fog。』兒子在旁對女兒說。

才打開走道的籬笆門﹐女兒看著一片白色迷濛的大地﹐又大聲強調﹕『很多煙﹑很多﹑很多人在抽煙。』

這女兒喜歡堅持己見。

一路上﹐我一直向她解釋是霧﹐她卻一直說有人在抽煙。

這女兒喜歡堅持己見﹐軟硬都不吃﹐頑固得很。

2009年3月9日 星期一

媽媽﹐你今天學什麼﹖

每個星期一晚上﹐我都會前往家附近的社區學英文。臨出門前﹐一對兒女一定要吻別才行。

每晚回家﹐兒子會問我﹕『媽媽﹐你今天學什麼﹖』

這口吻類似我每天接他放學﹐問他在學校學什麼﹖

上星期一晚上﹐他忘了問我。 翌晨﹐他揉著惺忪的眼睛問我﹕『媽媽﹐昨天的英文課你學什麼﹖』

那種詢問﹐涵蓋不是公式的探問﹐而是深切的關懷。

33歲輸給6歲的

昨日吃早餐﹐兒子扒完最後一口麵﹐馬上說﹕『我第一。』

我說﹕『我早就吃完了。而且﹐你嘴里還有﹐不算。』

他馬上把嘴里的食物嚼吞入肚﹐張大口讓我驗收。

『媽媽第一﹐我第二﹐33歲的輸給6歲的人。』他瞧爸爸的碗﹐竟說出這番話來。

爸爸聽罷一邊吃﹐一邊也在偷笑。

『為什麼他知道你幾歲﹖你今年不是才32歲嗎﹖』我問爸爸。

『昨晚他問我幾歲﹐我跟他說我33歲﹐下個月我就33歲了。』爸爸回答。

難怪兒子可以用正確的歲數來揶揄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