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5日 星期六

去Burger King撿錢

星期日我們要去KFC吃炸雞﹐兒子說他喜歡去Burger King。

『昨天才吃Burger King﹐今天不吃了。』

『哦﹗我喜歡去Burger King﹐那里有錢撿。妳帶我去Burger King﹐然後回來再去KFC。』

『你以為一定有錢給你撿啊﹗』

『有啊﹗那里每次都有錢呀﹗』

『為了1p﹑2p﹐你要我浪費時間及生命﹖』

『錢很重要。』兒子強調。

『時間更重要。一寸光陰一寸金﹐何況你未必撿到錢。』

兒子很不情願地坐上車﹐他嘟噥討厭坐車﹐他會暈車。

2009年4月19日 星期日

一百個1pence才一英鎊﹗

上星期日﹐我在路旁撿到十英鎊的紙鈔﹐踩著紙鈔而過的兒子連連懊嘆不已。

我揶俞他只會留意硬幣而已﹐紙鈔擺在眼前都不撿。

『哦﹗妳撿到十鎊﹐我也要﹐給我啦﹗』他一直喋喋不休求我割愛。

『你自己走寶。』

後來﹐他在Burger King撿到兩個1 pence ﹐終於露出笑容了。

『你要撿到一百個one pence才有十鎊。』我對他說。

他想想﹐馬上對我說﹕『媽媽﹐不對﹐一百個1 pence 才一鎊而已。』

我不禁佩服他的數學能力。

這星期五﹐我在路上又瞧見五英鎊的紙鈔﹐剛要撿﹐另雙手掌蓋在我手掌之下﹐我走寶了。

兒子馬上對我說﹕『媽媽﹐去罵她啦﹗』

『哪里可以﹐她先撿到﹐就是她的。』

『哦﹗five pounds 很多咧﹗在 pounland可以買五個東西了。』

『是啊﹗很多﹐但是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

『以後妳不要牽我的手﹐妳去撿錢。』因為我對他說﹐如果我沒牽他的手﹐我會比那擋了我的手的婦女先撿到那五鎊。

『錢﹐可遇不可求。老天給妳﹐就是你的。』

『老天為什麼不給我們﹖』

『可能剛才你不乖。』

『哦。。。﹗』

2009年4月17日 星期五

baby在哪﹖

四月一日送了一對兒女去上學後﹐與爸爸前往縣醫院掃描胎兒。由於很多程續﹐花了三個多小時﹐分別走訪六個不同手續的部門。我早上己委託女兒同班的家長接她放學。

從那家長的家接女兒回家時﹐她詢問我﹕『媽媽﹐baby咧﹗』

『baby還沒長大﹐還要在媽媽肚子長大才可以出來。』

女兒似懂非懂﹐默不出聲。

下午接兒子放學﹐他馬上問﹕『媽媽﹐babay生出來沒有﹖』

『媽媽去照baby在肚子里好不好﹐又不是去生baby。』

『妳騙人﹐妳早上不是說要給我看baby呀﹗』

『我說給你看baby的照片﹐不是baby。』

『哦﹗那baby幾時才可以出來﹖』

『等October﹐你year 2 時baby在媽媽肚子長大﹐就可以生出來了。』

『baby 是妹妹﹐還是弟弟﹖』兒子的話題像接龍那樣﹐沒完沒了。

『還不知道﹐下一次scan就知道了。』

『我要弟弟﹐是弟弟我教他打戰﹐我﹑爸爸﹐還有弟弟﹐我們三人一起打戰。』

一直默不作聲的女兒馬上說﹕『打戰不好。我要妹妹﹐是妹妹我教她幫媽媽一起煮飯。』

神是不是住在地下﹖

爸爸常告訴兒子﹐我們生活環境里的各項設施都是政府在管理。

『政府最大﹖我以後長大要做政府。』兒子常問。

那天外出他撿到錢﹐洋洋得意地對妹妹說﹕『老天幫我。』

妹妹悶悶不樂問﹕『老天為什麼不幫我﹖』

『媽媽﹐地上是政府最大﹔天上是老天最大﹐對不對﹖』兒子問我。

『可以這麼說。』

『老天是不是神﹖』女兒問。

『老天就是神呀﹗』兒子忙著搭腔

『神是住在地下的呀﹖』女兒不解地問﹐因為我曾告訴她外公成為神了。而她親眼看見外公被埋在土里。

『神大多數住在雲層里面﹔也可能會住在土里面。』我想到土地神﹐也是神。

『外公也是神﹐對不對﹖』女兒說。

『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