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30日 星期六

我是four

今天出席英文課頒發考獲證書的茶會﹐在會後爸爸帶一對兒女來公園與我會合﹐打算讓孩子在風和日麗的草場踢球。

我順便介紹他們與我的英文老師 Sue 認識。

Sue問兒子﹕『How are you?』

兒子靦覥答﹕『fine。』

Sue再問女兒﹕『How are you?』

女兒半邊臉藏在我的裙角﹐很小聲地說﹕『four。』

我向她解釋不是問妳幾歲﹐是問妳好不好﹖妳應該說﹕『I am fine。』

後來﹐我再對她分析『How are you?』是問妳好不好﹖

How old are you 才是問妳幾歲﹖

她還是堅持不該答fine﹐因為她是four。她以為fine 是 five。

爸爸靈機一動說﹐妳可以答『I am happy。』﹐『I am well。』

她還是一直很氣地說我是four呀﹗

2009年5月19日 星期二

樹被砍掉了

星期六晚答應兒子明天教他們畫水彩畫。星期日感冒身體很不舒服﹐然而兒子一早起床就提醒我今天要學畫畫。

為了不食言﹐吃了午飯後﹐還是讓他們學畫畫。

這一對兄妹﹐還沒開始動手畫﹐就開始動手打架。我氣得揚言再打架﹐就不讓他們畫畫。

一切準備就緒﹐我示範如何畫藍天白雲﹐兒子在一旁表示﹕『我不要學你畫﹐我自己有idea。』

我告訴他﹕『媽媽教你技巧﹐以後你才自己畫你的idea。』

『哦﹗都學你畫﹐大家畫的都一樣的。』他抗議。

『不會一樣﹐你看﹐你的藍天放太多水就與媽媽和妹妹的不一樣﹖』

『媽媽﹐我畫的美不不美﹖』在旁專心塗抹的女兒詢問我。

『美﹐很美。』

『哦﹗我要另一張紙﹐我的不美。』兒子馬上失去信心。

『每一個人的天空不一樣。你沒有信心就會覺得不美。』#

『那我現在有信心了﹐我畫的美不美﹖』

『沒有人說你畫的不美﹐是你自己沒有信心。』我強調。

兩個小孩開開心心地學畫了藍天﹑夕紅﹑灌叢﹑枯樹﹑小草。妹妹學我用手塗擦出路徑﹐還教哥哥如何出招。

最後﹐我要他們畫幾隻小鳥在藍天飛翔。哥哥一馬當先說他會﹐爸爸教他畫〝 m 〞﹐我說 〝m〞 像蝙蝠﹐不像小鳥。

他不甘示弱地說我的小鳥像〝人〞﹐還自我陶醉地畫了滿天都是 〝 m 〞。

妹妹靜默一旁地觀看﹐後來對我說﹕『媽媽﹐我不會畫﹐你幫我畫。』

我抓著她的手﹐教她如何從下上挑﹐她說不要﹐她要畫。

『這幅畫是你的﹐你要自己畫。』

後來﹐她終於讓我教她如何畫飛鳥。

兩個小孩意韻未盡﹐又要我給他們另張新的白紙。

我任由他們倆塗塗抹抹﹐哥哥畫了藍天草地﹔妹妹自言自語她在畫花。

我問﹕『妳畫了那麼多花﹐怎麼沒畫樹及草呀﹖』

『花掉在地上了﹐因為樹被砍掉了。』

我頓時啞口無言。

2009年5月16日 星期六

別學許月鳳

這幾天兒子使壞要賴﹐我都氣得對他吼﹕『你別學許月鳳﹗』

今早他自己不知何故弄疼自己﹐又找個莫須有的罪名怪到妹妹頭上。

我又斥責他﹕『我親眼看見妹妹沒弄到你﹐你別跟我學許月鳳那樣﹗』

爸爸聽罷道我把事情繞個大圈﹐況且兒子又不知道誰是許月鳳﹖

面對我的斥控﹐兒子還在頑固耍嘴皮在嚷﹕『我哪里有﹖我哪里有﹖』

我严肃地對他說﹕『你知道誰是許月鳳嗎﹖』

他馬上靜下來﹐顯得很感趣﹖

『她是現在馬來西亞幾乎全部人最討厭﹐而且想打的人。因為她自己做錯事﹐卻把所有的錯都怪到別人頭上﹐而且還不承認大家所親眼看到的真相。她一直在講騙話﹐一直在怪別人﹐反正她沒錯﹐都是別人害她的。你說﹐你像不像她﹖你以後長大後如果像她一樣﹐會被全部人討厭﹐每個人見到都想打你﹐好不好﹖』

『我不要像她﹖我哪有像她那樣﹐我做錯事會講sorry!』六歲的兒子意識到〝許月鳳〞﹐原來不是個好人﹐馬上抗議他才不像她。

兒子言之也對﹐起碼他會講sorry。 在許月鳳的處世辭典﹐沒令世人見識到她的對過失的愧疚。

也許有人像爸爸一樣﹐认为以當今無恥的政棍之舉﹐加諸小孩身上﹐无疑荼毒了他的心靈。

然而﹐我卻不認為。

與其從古人诸如《三字經》的典故中薰陶﹐不如從現實世界的人事中﹐開導小孩的人格﹐且加以啟蒙孩子的品性。這些歷在眼前的醒世人事﹐会令孩子來得更真切。

Kok Mun 叔叔要走了

昨天一早兒子起床對我說﹕『哦﹗今天Kok Mun 叔叔要走了。』

前晚聚餐後﹐兩位小孩與kok Mun 離別依依。揮別時﹐隔著馬路一直喊﹕『Kok Mun叔叔再見﹗﹗ Kok Mun叔叔再見﹗』

然後﹐他落寞地問爸爸﹕『為什麼kok Mun 叔叔要去美國﹖』

爸爸向他解辭美國比較好﹐賺的錢比較多﹖

兒子還是一直追問﹕『為什麼要走才能賺更多錢﹖』

六歲大的兒子﹐偶爾還會提起兩年前離開英國到加拿大的Tiger 叔叔﹐時常問我們﹕『Tiger 叔叔幾時回來﹖』

接著半年前藝偉叔叔夫婦又離開這里﹐兒子面對不安定的人事﹐時常問我們﹕『為什麼他們要走﹖』

身在異國﹐浮動的親友聚散﹐一對兒女比起其他同齡的小孩﹐提早體驗及感觸離別的感懷。

2009年5月4日 星期一

急中生智

有天女兒放學回來﹐拿著學校派發的出遊同意書給我。進家門後﹐我要她先上廁所﹐她不肯。

我氣得要脅她﹕『妳不乖乖上廁所小便﹐我不幫妳簽名給老師。妳就沒有得去farm了。』

女兒這小妮子不吃軟﹐也不甩硬的招術。她嗤之以鼻﹕『沒關係﹐我自己寫給老師就好了。』

不一會兒﹐我進房瞧﹐乖乖不得了﹐她自己在報名表格背後寫了自己的英文名字。

『妳亂塗亂寫﹐老師生氣不給妳去。』

『我沒有亂寫﹐我寫我名字呀﹗』她振振有詞。

我怕她再亂塗鴉﹐把那報名表格墊在半身高的衣櫃音響上。

接兒子放學後﹐我在幫女兒洗澡。一進房門﹐我又嚇了一跳。

這回﹐兒子洋洋瀟瀟地用藍色原子筆一刪﹐刪去女兒用黑筆所寫的英文名字。然後在這張不知應說是〝命運坎坷〞﹑還是該道〝獲得青睞〞的報名表格上密密碼碼畫了一通。

『糟糕了﹐這是妹妹學校要去farm的報名表格。我每次對你們說﹐要畫紙要先問爸爸媽媽可以不可以拿來畫﹖』我真的氣瘋了﹐怎放到高處﹐還故意墊在音響上﹐還是防不勝防被小孩再次拿來塗鴉。

『那怎麼辦﹖』兒子也急了。

『告訴老師﹐那是你畫的。』

『妹妹也有畫呀﹗』

『妹妹只是寫她名字。你把她的名字刪去﹐再鬼畫符。』

『哦﹗妹妹﹐妳告訴老師是妳畫的﹐好不好﹖』哥哥要妹妹替他擔當罪名。

善良的妹妹說好。我卻斥罵他一人做事一人當﹐怎麼可以教妹妹說騙話。

『妹妹也有畫呀﹗』兒子還在爭辯。

『妹妹寫的是名字。你是把整張紙畫得像鬼。』

『媽媽﹐不要跟老師講好不好。』兒子為了維護自己﹐開始來軟的求我。

不一會﹐他對妹妹說﹕『妹妹﹐妳不要去farm 好不好﹖不要去farm 就不必把紙交回給老師了。』

『不要﹐我要去看pig-pig、sheep-sheep﹐還有cow-cow。』妹妹在學校聽老師轉述這次的旅程﹐早已逼不急待想去。

兒子一邊哦哦哦﹐一邊鬼主意又來了。他對我道﹕『媽媽﹐我知道了﹐很容易罷了。我們照著這紙再寫一遍﹐不就可以了嗎﹖』

我佩服他的急中生智﹐想故意為難他﹕『老師的表格還有一個印﹐我們是沒有辦法寫的。』

『我們也學做一模一樣的印。』然後﹐他很仔細地去審查那張表格。

『媽媽﹐哪里有印﹐沒有印呀﹖』他拿表格來問我。

我胡亂在另張通知書指了老師的簽名。

『不是呀﹗這里有個剪刀的圖﹐是要剪掉這里交上去﹐就不必有老師的名字了呀﹗』

很聰明﹐我騙不到他了。看在他的小聰明﹐姑且饒他一次﹕『媽媽再想想可以不可以。』

『可以呀﹗為什麼不可以﹐很容易呀﹗』他很有把握。

以後我不做birthday cake 給你

一對兒女在一起玩耍﹐小氣的哥哥經常欺負妹妹。

女兒氣勢佔下風﹐就對哥哥說﹕『你打我﹐我以後找到好老公。你找不到好老公。』

『我是boy要找老婆﹐不是找老公。』哥哥糾正妹妹。

妹妹要脅不果﹐繼續話曰﹕『以後我長大後﹐不做birthday cake給你。』

『妳都不會做birthday cake。』哥哥相譏。

『我長大後就會了。』女兒信誓旦旦﹐她以為很多事長大自然就會。

『我長大也會自己做birthday cake。』哥哥也不甘示弱。

『做cake-cake﹐girl才會﹔boy不會的。』女兒總覺得廚房是女人的天下。因為在她的記憶里﹐爸爸難得下廚。

『你不是 girl。』兒子又開始像貓戲耗子在耍弄妹妹。

『我是girl。媽媽﹐哥哥說我不是girl。』女兒示威不果﹐轉向我告狀來了。

不必上學了

星期五一大清早﹐兒子起床驚叫﹕『爸爸﹐為什麼那鐘沒有東西在跳。』

他所指的是播音機的時鐘熒幕沒數字在躍動。

『因為今天早上沒有電。』爸爸對他說。

爸爸上班後﹐他很不開心地對我說﹕『哦﹗今天放學後我沒有得打戰了。』

我們規定他只有星期五晚至週末才可以玩電腦的虛擬戰鬥遊戲。

『等你放學回來就會有電了。

頃刻﹐他馬上對我說﹕『沒有電﹐學校不就沒有上課嗎﹖』

『不可能沒有上課﹐應該只有我們這里沒有電。學校那邊沒停電。』

『你怎會知道學校那邊有電﹖』

『你快點刷牙洗臉﹐我們去學校就知道有沒有電。』

爸爸後來特意在回家﹐因為他打電話知會電力公司﹐早上八點有技術員要來家里檢查。

女兒昨天因為參加學校一日遊﹐今天沒上課﹔看到爸爸也回家﹐兒子以為爸爸也不必上班了。他也不想上課﹐我下令他馬上更衣準備上學﹐他一直在嘮叨沒電呀﹗為什麼還要去看那樣麻煩﹖

守株待兔

星期六兒子聽聞到了圖書館後﹐要到Burger King 用餐﹐顯得很振奮。

『我們先去Burger King 好不好﹖我要去撿錢。』

我企圖按撫他道﹕『現在還早﹐沒有很多人去Burger King。你等很多人去買東西後再去﹐可能會撿到更多錢。』

『哦﹗等一下錢會被別人撿去。』

『那就沒辦法。』

兒子一直嘟噥央求我們先去Burger King 撿錢﹐再去圖書館﹐然後再去Burger King。

我沿途說了守株待兔的故事給他聽。最後﹐還特別強調﹕『世界上沒有不勞而獲的事。那農夫不好好工作﹐結果他田里的農作物枯死了﹐他也沒撿到兔子。』

『為什麼沒有兔子再去撞樹﹖』

『之前撞到樹那隻兔子不小心﹐其他兔子看到那隻兔子的下場﹐當然怕了﹐不會那麼笨再去撞樹。』

『如果撿到一百隻兔子怎麼辦﹖』

『不可能撿到一百隻兔子。』

『我是說〝如果〞。』兒子特別強調〝如果〞兩個個字。

『你如果見到有人撞到頭﹐你還會去撞嗎﹖』

『不會。』

『那兔子也一樣。』

『如果撿到兔子怎麼辦﹖』

話題又兜回撿到兔子﹐他似乎對撿到東西的意識強於我要寓意的忠告。

『媽媽是要告訴你﹐靠運氣撿錢﹐不如自己用功去賺錢。』

『媽媽﹐撿到兔子可以做什麼﹖』他仍然對撿到兔子很感興趣。

『可以拿來吃呀。』

『那兔子好不好吃。』

『有人喜歡吃﹐也有不喜歡吃。』

『那里可以撿到兔子﹖如果撿到一百隻兔子怎麼辦﹖』

我洩氣地對爸爸說﹐這個故事白講了。

2009年5月2日 星期六

我站得遠遠

前天隨女兒的學校一起去Rand Farm。女兒在那玩得很開心﹐最令她難忘莫過於餵小羊及小牛喝奶瓶。

回來後﹐我拿一張紙叫她畫餵小羊及小牛的畫面。

不到十分鐘﹐她馬上拿她的畫作給我瞧。

『媽媽﹐我畫好了﹐這是lamb﹐那是cow。』她在介紹杰作。

『那妳呢﹖妳在哪餵它們喝奶﹖』

『我站在遠遠﹐看不到呀﹗』她這番解釋﹐令人啼笑皆非。

『那妳畫得站得近一點﹐人家才知道妳畫餵小羊及小牛喝奶呀﹗』

不到十分鐘﹐她又拿著那張塗鴉對我說﹕『媽媽﹐我餵lamb 喝奶﹐哥哥餵 cow 喝奶。』

生日要穿紅衣

上星期五兒子生日﹐一早起來妹妹對他唱生日歌。

要上學換校服時﹐我讓他穿紅色短袖的襯衫﹐他學校的校服規定可穿紅﹑黑及深藍的衣褲。

『媽媽﹐為什麼今天穿這件衣服﹖』

『今天是你生日﹐穿上紅紅的衣服可以長命百歲。』我隨口胡謅。

『紅色是華人的favourite colour? 』

『對啊﹗』

『那我不會短命了﹖』之前我對他說﹐他現在的名字不好﹐會短命﹐要改名。因此﹐他一直耿耿於懷自己會短命。

『多做好事﹐老天會讓你長命百歲。』

然後﹐我要把一件深藍的外套給他穿上﹐他馬上說要穿另件紅色的外套。

自言﹕『因為我生日呀﹗要穿紅紅的衣服才會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