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30日 星期四

何謂壞人﹖

放暑假將近兩星期﹐兒子沉溺在電腦遊戲的戰鬥。每天口里所言都是﹕打壞人﹑殺死敵人﹑要發明武器這些暴力的言辭。

我問他﹕『誰是壞人﹖』

『那些打我們的人呀﹗』

『那你去打別人﹐你也是壞人。』

『我不是。』

『你說打你的人是壞人﹔那你去打別人﹐你當然也是壞人。』

『打戰很好玩﹐我去把壞人殺死。』

『你去打戰是不是殺死人﹐然後搶人家東西﹐佔領別人的地方﹖』

兒子默不作聲﹐他只是享受遊戲的過程﹐還不明白這種侵略背後的目的。

『你去問爸爸﹐打戰有什麼好﹖』

『打戰很好玩呀﹗』兒子還是那句話。

晚上﹐父子倆各在廳內的兩台電腦子又聯袂出手盟戰。女兒每晚則獨自個在他們熒幕後玩家家酒。

待我整理廚房﹑洗完澡後﹐父子尚兩人你一言﹑我一句地在硝火連天﹑妖怪紛爭的殺得幕前不亦樂乎。

『哥哥﹐你沒有金了﹐快去挖金。』爸爸唆使兒子。

『爸爸﹐我level 9了﹐你level 幾﹖』

『快﹐快帶你的人來幫忙把壞人打死。』爸爸主使﹔有時兒子大叫爸爸支援他一些金弄武器。

我真的厭惡目睹耳聞這些暴力戰鬥﹐而且每晚都得下令熄戰的催促。

昨晚﹐與爸爸又針鋒相對這些電腦游戲對六歲小孩心靈及成長的荼毒。

我叼數兒子一早起床﹐惦念著電腦戰鬥﹐囑他先背乘數表﹑看書﹐他討價還價要去打壞人。

『何謂壞人﹖』我質問爸爸﹖他不語。

『你覺得這種戰鬥適合六歲的小孩嗎﹖滿腦子都是要發明刀﹑武器去殺壞人﹐對不對﹖』

爸爸瞧我火焰盛大﹐不像之前那樣駁嘴如果不讓兒子玩﹐那他在家吵﹐煩人云云。只有玩電腦游戲才能令他靜下的理由﹐甚至舉例玩此游戲可以學到一些英文字句。

我不認同﹐電腦游戲五花八門﹐為何偏偏要選這種無益身心的戰鬥﹖

再說﹐學到的英文字句不外是attack, defeat, quit, campaign, hero, fighthing, orc, human, night elf﹐這些戰鬥術語。

惟一可以解釋的是﹐爸爸是掛羊頭賣狗肉﹐兒子不外乎落得像是英國﹐成為美國的盟友開戰。

2009年7月29日 星期三

piggy bank 錢給爸爸

前陣子擴建的後房因排污系統沒獲許可﹐必須馬上停工。一對兒女一直問﹕『為什麼那些工人沒來了﹖』

我信口雌黃﹕『爸爸又要花錢申請﹐才可以再開工。了』

『哦﹗爸爸沒錢了。』他們異口同聲道。

女兒把在路途撿到的錢拿到 piggy bank 存放。她突然對我說﹕『媽媽﹐我 piggy bank 重重了﹐有很多錢了。我要給爸爸給 builder。』

『妳的錢很少罷了﹐不夠。』

『為什麼﹐我的 piggy bank 已經很多錢了呀﹗』

『那是 1 pence﹐2 pence 的 coins ﹐不值錢。』

女兒有些失望地〝哦〞﹐把她的黃色汽車撲滿放回位。

我對爸爸提起此事﹐爸爸直言兒子也會〝贊助〞他。

我說兒子較小氣﹐得胥視他的心情。

『哥哥﹐過來這里一下。』我喚在廳里玩耍的兒子過來。

兒子前來飯廳﹐我試探地問他﹕『爸爸沒錢了﹐你 piggy bank 的錢可不可以給爸爸﹖』

『可以呀﹗沒關係。』兒子豪氣萬分。

『如果爸爸罵你﹐你不可再要回的哦﹗』我再詢問他。

『好。』他作勢要去拿他的撲滿。

我馬上制止他﹕『等爸爸要的時候﹐再跟他拿。』

爸爸則驕傲地對我說﹕『我說他也會。』

公公婆婆為什麼還沒來﹖

昨天傍晚對剛午睡起床的女兒說﹐媽媽在整理家﹐因為公公婆婆要來英國了。

睡眼惺忪的女兒﹐馬上滔滔不絕﹕『我記得公公會給哥哥錢﹐如果哥哥會背到5 的乘法表。』

『那妳也跟哥哥一起學背﹐好不好﹖』

『我不會。』她又是那一句口頭禪。

『妳以前學《三字經》﹐ 都比哥哥背得多﹐是不是﹖』

『我不會了。太難了。』

晚飯前﹐她問我﹕『媽媽﹐公公婆婆為什麼還沒來﹖』

『公公婆婆要妳去 Big school 開學才來。』

『哦﹗我知道了。馬來西亞很遠﹐公公婆婆走路要很久﹐要走很多天才會到英國。』她自作聰明的認為。

『公公婆婆是坐飛機來英國﹐不是走路。』我對她說。

晚上﹐她又問我﹕『媽媽﹐很晚了﹐公公婆婆為什麼還沒來﹖』

『要等妳 school holiday 後﹐ 開學不久才來。』

她似懂非懂﹐不像兒子那樣會追問。

臨睡前﹐與她共眠一床﹐她又問我﹕『公公婆婆為什麼還沒來﹖』

『公公婆婆沒那麼快來。』

『我知道﹐因為他們在等飛機。』

我睏得懶得搭腔。

我收給我老婆

前天一早﹐女兒吵要我給她昨天綁在髮上五顏六色的珠子。我最怕一早小孩吵吵嚷嚷﹐給了她。

哥哥馬上對妹妹說﹕『很beautiful﹐妹妹給我一些好不好﹖』

『好啊﹗』妹妹很爽快地回應。

兩個小孩坐在大床上﹐把十個粉紅﹑粉紫﹑粉籃﹑靛紫﹑深紅的珠子綁髮帶你一個﹑我一個地分。

我問哥哥﹕『這是 girl 的東西﹐你要來做什麼﹖』

『我收給我老婆啊﹗』他靦腆地低下頭來。

『你老婆在哪﹖』

『不知道呀﹗不過以後我就有老婆了。』

『等你有老婆的時候﹐這些東西都老牙﹑過時了。』

『為什麼﹖』

『太久了呀﹗』

『妹妹﹐我不要了﹐我的全部給妳。』哥哥最後把住部珠子推給妹妹。

2009年7月27日 星期一

哪里是最多壞policeman的地方﹖

星期六在Burger King用餐完畢在等電梯﹐兒子突然問﹕『哪里是最多壞policeman地方﹖』

『Malaysia。』我不假思索﹑脫口而出。

兒子沒異議﹐爸爸則在一旁笑。

平日﹐兒子欺侮女兒﹐搶東西﹑打人﹐卻惡人先告狀﹐我常責罵他是Malaysia的 policeman﹐合法的地痞流氓。

因此﹐兒子對Malaysia police 的印象略有所知。

怕就聽我的話

每次拒絕兒子的要求﹐類似他要玩電腦游戲我不允許﹔或者他頑皮被我責打﹐他會擱下﹕『我跟爸爸說。』

『我很怕你爸爸囉﹗』我輕藐地回應。

『怕就聽我的話啦﹗』兒子現在似在挾持我。

以前他說要向爸爸告狀﹐我問他﹕你以為我很怕你爸爸﹖

他說﹕『你才不怕爸爸。』

我反駁他﹕『那我不怕爸爸﹐你告訴爸爸又有什麼用﹖』

他只有乾瞪眼奈不何我。

最近﹐他卻改成『怕﹐妳就聽我的話﹗』來要持我﹐這令我接不下話。

這幾天﹐我都在思考我該如何回應他。

2009年7月26日 星期日

等妳死後﹐就是我的

前天早上穿了一件鑲有人造鑽的 T 恤﹐坐在馬桶尿尿的女兒一直要摸。我禁止她﹐怕她扯下。

尿完後﹐女兒一邊穿上褲子一邊道﹕『沒關係﹐等妳死後﹐這件衣服就是我的了。』

『等媽媽死後﹐這件衣服早已壞了。』我又好氣又好笑。

2009年7月25日 星期六

只有死人才睡的

晚餐後﹐女兒在客廳喚我來看。我信步趨前瞧她又有什麼把戲﹐只見她頭躺進一個紙箱里﹐那是她從早上開始把所有的洋娃娃及布偶放進去當床的玩具。

『不可以躺進去﹐只有死人才躺在哪﹗』我怕樂極生悲﹐躲在里頭導致窒息﹐隨口恐嚇她。

她聽罷馬上把頭鑽出來。

不久﹐兒子上完廁所下樓來。我聽見女兒大聲說﹕『媽媽說不可以躺進去﹐只有死人才躺在里面。你沒有死﹐不可以躺在里面。』

兒子大概沒聽進耳﹐女兒又在囉囌質問他﹕『你要不要死﹗』

2009年7月18日 星期六

弟弟跟我睡

星期四早上﹐兒子上廁所把夜尿都釋放後﹐如慣常喜歡慵懶地躺在我的床撒撒驕﹐要我抱抱﹐談談天。這是我們喜歡在假日懶床的習慣。平時早起﹐兒子也喜歡擠到我的床上來取暖。

『爸爸早起來﹐你也那麼早起來。以後讓你自己睡。』我擁著他道。

『我不要﹐我要跟爸爸睡。』

女兒抱著我的頸說﹕『boy跟boy睡﹐ girl跟 girl睡。』

『以後garden在建著的房間建好﹐你們一人睡一間。』我對他們說。

『哦﹗我不敢自己睡。我要爸爸跟我一起睡。』兒子馬上抗議。

『我敢自己睡﹐我最勇敢。』女兒自贊自誇。

『哼﹗以後弟弟跟我睡。我要把我的 room paint 成 blue。』哥哥經不起妹妹的輕視。

『如果是妹妹就和我睡﹐我要paint pink colour。』妹妹期許。

『都知道是弟弟了。媽媽﹐我還要有computer在我的room里面。』

『我也要有computer。』妹妹馬上接道。

『弟弟先與我睡﹐以後長大我們再一人一間 room 。』哥哥建議道。

『弟弟小小﹐要和媽媽睡。』妹妹對哥哥說。

『那我與爸爸睡。』

『你跟我睡﹐弟弟跟爸爸媽媽睡。』

『我不要﹐boy 跟boy 睡。』

『我也不要跟你睡﹐我跟媽媽睡。』

以為Angel阿姨會turn left

與女兒步行學校的路途中﹐在十字路口遇到開車的Angel。由於路口的車輛絡繹不絕﹐她一直在等拐彎。

我們走了好一會﹐Angel 的車方駛出往我們的方向。女兒又興奮地與她招手﹐並一邊對我說﹕『 我以為Angel 阿姨會turn left。』

『哦﹗妳那麼厲害﹐知道那一邊是 left﹖』我思量了一會﹐方意會到Angel是轉右才會駛往我們的方向。

『是呀﹗』

『那邊是left﹔那一邊是 right﹖』我要確認女兒是不是恰巧說中方向。

『這一隻手是left﹐這一隻手是right﹐我都會呀﹗』女兒伸出左手﹐再伸出右手﹐驕傲地告訴我。

『哦﹗妳那麼厲害﹐媽媽還要想一想﹐才知道 Angel 阿姨是turn left﹐還是turn right? 』

『我不用想﹐我都知道呀﹗』她很自豪。

見錢眼開

對兒子轉述公公說﹐如果會背一到五的乘數表﹐將獎賞他五百元。

『英國錢﹐還是Malaysia錢﹖』精明的他馬上問我。

『Malaysia錢。』

『那英國錢是多少﹖』

『一百鎊。』我四捨五入地兌換。

『哇﹗一百鎊﹐是不是可以在 pounland買很多很多東。』他睜大雙眼﹐露出一副見錢眼開的驚喜嘴臉。

『是啊﹗一百鎊可以在pounland買一百個東西。』

『呼呼呼…那麼多錢。』他喜於溢表。

『你才會背1到3﹐還有4和5不會背。』我潑他冷水。

『哦﹗我一定要會背到5。』

說歸說﹐三分鐘熱度的他﹐早已把誓言忘了。離放暑假的前的幾天﹐他已在朝思暮想他的電腦游戲了。

不要再講了

前天上學﹐兒子臨出門口沬橫飛地在講他的長篇故事﹐還要妹妹學他說〝phew〞﹐那是他自創的武學口號。

一邊走路﹐他一邊手舞足蹈﹐滔滔不絕地陳述他構築的戰鬥故事﹐出什麼招﹑用什麼武功﹑怎樣殺壞人﹑還加上phew﹑wow 的聲響。

我被他那噪音弄得煩不勝煩﹐喝令他﹕『哥哥﹐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講了。』

他聞而罔之﹐一直央求﹕『妹妹﹐妳講phew﹐好不好﹖』

我牽著妹妹的手說﹕『phew是放屁的聲音﹐不是什麼好東西。』

『妹妹﹐妳講phew啦﹗妳就會很厲害。』哥哥還在一邊兌服妹妹。

妹妹靜靜地與我走在一起﹐沒有理會身旁的哥哥。

路途的三分之二﹐兒子尚沒完沒了地召告他的幻想世界﹐最後連女兒也煩了﹐嚷道﹕『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講了。』

兒子怔了一會﹐搔搔頭道﹕『我的刀很厲害。』

『刀都不厲害﹐用槍就可以了。』女兒冷冷地哼道。

『我以後要發明不死的藥﹐我不給妳喲﹗』兒子在要脅女兒。

『你才不會。』

『我會。』

女兒恰巧在途中遇到同學﹐在沿途中興奮地與兩位同學互相揮手招呼﹐兒子才沒趣地停止他的長篇大論。

下午接他放學﹐走到半途﹐他又開始早上那些無劇終的故事﹐女兒馬上對他說﹕『不要再講了﹐girl都不喜歡這些。打戰不好﹐girl不喜歡打戰﹐打戰頭腦會壞。』

『是囉﹗哥哥打戰打到頭腦壞了。』我強調。

『還有爸爸也是。』妹妹補充。

『哦﹗為什麼girl不喜歡這些﹐打戰很好啊﹗那些武器很厲害…』哥哥還在嘮叨。

『都說不要再講了。』女兒一張臭臉生氣地對哥哥蹬腳。

2009年7月15日 星期三

老了害妳變笨

剛才與女兒往學校接兒子放學途中﹐ 她把吃完了零食的塑袋遞給我。我行走到紅彫彤的郵筒﹐差點把也是一樣顏色的塑袋投進郵筒里。

女兒瞪大眼睛瞧著我﹐幸好懸崖勒〝袋〞﹐轉投進一步之差的垃圾桶。

『媽媽傻了。』我自嘲道。

『媽媽﹐老了害妳變笨﹖』女兒把〝變笨〞兩字提高聲調。

上星期在雨中撿到一分錢後﹐我用紙巾擦乾﹐不小心把一分錢投進垃圾桶﹐而把紙巾放進口袋。

眼尖的女兒大叫﹕『媽媽﹐妳丟錯了。』

我尬尷地說﹕『媽媽老了。』

小老師給賞

昨天接兒子放學﹐他一見著我即對我說﹕『媽媽﹐我的 reading bag 有很多糖果。我現在可不可以吃﹖』

『可以吃。』我掀開剛從他手中接過的提袋﹐任他在三包糖果之中選了一包。

『為什麼有那麼多糖果﹖是不是 spelling 對﹐老師給的 reward?』

『不是﹐spelling 全部都會﹐我拿了一個小ball。』他對我說班里一位同學要轉校而請大家吃的糖果。

『妹妹咧﹗我要給一包給妹妹。』他巡視妹妹﹐而妹妹與她的同學在校園里跑來跑去﹐不知竄到哪兒角落。

『妹妹在哪﹐你幫媽媽叫她過來。』我指校園的一角對他說。

不久﹐兒子回來了﹐女兒卻還不知所蹤。兒子告訴我﹐她給了妹妹那包糖果。在人群中費了勁找女兒﹐才找到這隻脫韁的小羔羊。

回到家後﹐兒子與女兒馬上在客廳的小桌上玩。兒子當老師考妹妹一些數字文字﹐妹妹大概全對﹐兒子馬上又獎賞女兒一枝棒棒糖。

女兒開心地對我說﹕『這是哥哥給我的reward。』

兒子很大氣地激勵女兒﹕『我給妹妹test﹐妹妹都會。妹妹﹐我還有一包糖果﹐等下我們sharing 啊﹗』

然後﹐兒子又滔滔不絕地對妹妹說﹕『妹妹﹐我再給你test﹐如果你會的話﹐我再給妳 pencil﹐還有sharing 我的ball-ball…』

2009年7月8日 星期三

哪有boy 穿 pink

有天問兒子﹐爸爸好不好看﹖

兒子打從鼻孔哼出聲﹕『哼﹗不好看﹐哪有boy 穿 pink 的。』

爸爸今天穿一件粉紅色的短袖襯衫。

『為什麼boy不可以穿 pink?』

『那是 girl的colour 呀﹗』

『我買一件像爸爸一樣colour的衣服給你﹐好不好。』

『不要﹐我不要穿pink colour的衣服。人家會笑。』

『那你問爸爸有沒有人笑他﹖』

『哪有boy穿pink的。』他沒去問爸爸﹐卻還在嘀咕他所持的成見。

很美﹐可不可以給我

昨晚臨出門學水彩畫﹐女兒對我說﹕『媽媽﹐妳今天學最後一天了﹐過後可不可給我這些。很美﹗』她指我袋里的畫作。

『可以。以後媽媽教妳。』

不一會﹐女兒在我身後問我﹕『媽媽﹐你沒對我說thank you﹐我說妳畫得很美啊﹗』

『我又沒要妳說我的畫很美。』我趕著出門﹐提著鞋回答她。

『媽媽﹐kiss一下﹐我要抱抱你。』每每我與爸爸出門﹐女兒必要親親抱抱。

在路途上﹐我省起自己的回答很不妥﹐我應該大方地對她說聲 thank you 妳欣賞媽媽的畫。我常教導她及哥哥﹐有人稱贊要說 Thank you。而我卻沒以身作則﹐難怪女兒會要求我。

妹妹笨

今早起來﹐兒子又要與妹妹玩數字游戲。

『妹妹﹐99 的後面是什麼 number﹖』

妹妹因為不會﹐一直沒答。

『妹妹﹐我在問妳99後面的number是什麼﹖97﹑98﹑99﹐接下來的 number是什麼﹖妳說啊﹗』

『我不會。』

『妳為什麼不會﹐很容易呀﹗是一百。現在到你問我﹖』

輪到妹妹問哥哥﹕『five接下來的number是什麼﹖』

『six囉﹗唉呀﹗問我那麼容易的。』哥哥很不屑地答。

『妹妹﹐99 的後面是什麼 number﹖』哥哥又重問這老題目。

妹妹同樣不會。

『那麼容易﹐是一百。妳怎麼還是不會﹖媽媽﹐妹妹很笨。』

『你以前nursery也不會﹐妹妹現在只學大概1到20﹔你去年也才學1到30﹐今年year 1學一到一百。』

兒子馬上又出題問﹕『妹妹﹐16後面的number是什麼﹖』女兒大概只會背英文的sixteen﹐不曉得是16﹐所以沒作答。兒子馬上對我說﹕『你看﹐妹妹還是不會。』

『好﹐到媽媽問你﹐199後的number 是什麼﹖』

『110』兒子搔頭又不願服輸隨口答。

『錯了﹐199+1﹐是200。』

『你看﹐你也不會一百過後的number。』

不一會﹐兒子又在問妹妹﹕『妹妹﹐99過後的numer是什麼﹖』

他不厭其煩地問﹐而妹妹也重覆地一再說不會。

我心忖﹐呆會接妹妹放學﹐哥哥還在學校時﹐要教妹妹數一到一百﹐或乾脆叫妹妹記得99過後的number是一百就得了。

我要故意寫難一點

昨天兒子與女兒一起玩磁鐵字母﹐又為了一些小細故﹐毆打女兒。

女兒失聲痛哭向我告狀。

兒子馬上說﹕『sorry﹐妹妹。』

我察視女兒的左頰後的耳背一片通紅﹐詢問女兒哥哥緣何打她﹖

爾後﹐氣得喚哥哥過來質問﹕『你用什麼東西打妹妹﹖』

兒子手持一塊六寸來長的磁鐵板條﹐自供道﹕『我用這個打妹妹這里﹐還有這里。』他用手指額頭及耳背。

『哥哥沒有打我頭﹐只有打我耳朵後面。』善良的女兒向來不會加油添醋﹐秉持事實求是。

『媽媽說過﹐打架要是打別人的頭﹐不管對錯﹐一定會被媽媽打。手拿過來。』

兒子不情願地把手伸出來﹐我使勁地掌了他手心一下。

兒子被打手心後﹐目露凶光﹐反抗地揮手要打回我。

我懶得跟他交勁﹐叫他坐在牆角發省他剛才所作所為對不對﹖

坐在牆角的他又在碎碎念的不忿。

『你去客廳寫一篇打妹妹及被媽媽罰的dairy。』我要他去寫悔過書。

他立起身子蹬腳對我道﹕『我要故意寫難一點的﹐讓妳看不懂。』

『你有本事就寫難一點的﹐看媽媽英文差到哪﹖』一直以來﹐一對兒女總主觀地認為我英文很差。因為我常對他們說﹐爸爸英文比較好﹐去問他。

頃刻﹐兒子拿了他的悔過書遞給我。

我一瞧那本小簿的句子﹕『I hit barnice wit a manatet.』

『呵﹐還說要寫難一點讓我看不懂﹐連妹妹的名字都寫錯﹐每次對你說名字要用capital letters; 還有with 少了h﹐magnetic 也拼錯了。 』

『我故意寫錯﹐要讓妳看不懂。』

『我都忘了罵你﹐教錯妹妹寫名字。媽媽今天下午教妹妹寫字。妹妹說你教她的名字沒有兩個e﹐原來你寫成barnice。』

『我故意寫錯的啊﹗』他還在嘴硬地拗。

2009年7月4日 星期六

以後我要買給我的老婆

昨晚吃完KFC﹐全家前往Netto購物。

兒子看到一蔟蔟百花綻放的鮮花問﹕『爸爸﹐這是真的﹐是假的﹖』

『真的。』

兒子牽著我的手﹐對我說﹕『媽媽﹐以後我要買給我的老婆﹐很beautiful。』

『你去跟爸爸講。』我對他說。

『爸爸﹐這些flower很beuatiful﹐以後我要買給我老婆。』

爸爸笑而不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