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4日 星期一

遺傳惹的禍

這幾個星期﹐從住家前往市區的紅綠燈由於修築馬路工程不能使用﹐而必須改走天橋或使用北面較遠的紅綠燈。

那天帶一對兒女行走在人行道﹐兒子開心地狂奔在有三層樓高的天橋﹔女兒原本像哥哥一樣對於新的路程感到很興奮﹐不一會就像洩了氣的氣球哭喪著臉對我說﹕『媽媽﹐我怕怕。』雙手著地﹑雙膝跪爬﹐原地不動了。

『妳看﹐很多cloud 在上面。』我企圖移開她的注意力。

『媽媽﹐我不敢﹐我怕怕。』她緊抓著我的手﹐大聲喊叫﹐就要哭出來。

『不用怕﹐我們每次等爸爸的時候﹐爸爸不是每天走這里嗎﹖』

『我怕怕。』女兒還是不由自主地往下看。

『不用怕﹐妳看後面那兩位小女孩也像哥哥一樣不怕。』

哥哥又從天橋頂端另一頭奔跑過來﹐開心地叫﹕『媽媽﹐很好玩。我們回的時候再走這里。』

『我不要﹐我怕怕。』妹妹此刻尚在面臨這酷刑﹐一聽還有下回﹐馬上哭出來哀叫。

『那我們回家時﹐走那邊的紅綠燈。』我撫慰她。

挨走完天橋後﹐她又露出笑容與哥哥嘰哩呱啦地聊了。

憶起我小時﹐對所有的橋都深具恐懼。年幼時﹐父母帶我去馬來甘榜買榴槤﹐要橫越一條以樹幹作為到對岸的獨木橋。父母恐脅我﹐再不過去﹐把我留在那給壞人抓去﹐或有老虎會吃掉。那馬來園主誘慰我﹐如果我敢走過去﹐給我一小堆榴槤。我軟硬不吃﹐寧可留在此岸。

小六時學校即將舉辦校舍開幕暨展覽會﹐被班主任分配前往一位同學家砍竹制作大型紙鳶。那同學家必經一條兩百公尺的高約兩層樓的吊橋﹐我幾乎是爬著一格又一洞的橫木過去。另幾位同學在對岸大笑不已﹐我則犯愁著回程。

女兒該選傳到我幼時對橋的恐懼﹐不過相信往後她會克服所有橋。這絕不是懼高症﹐只是遺傳到對橫空的高橋一種心生而出的不信任。

再者﹐兒子女兒即使短短十分鐘的車程﹐也會暈車﹐吐得唏哩嘩啦﹐這都遺傳到我與爸爸的基因。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哈囉 雪白
偶而心血來潮 熊熊想到妳
沒想到網路是這般方便
拜讀過你的大作之後
應可確認妳是大學時期我所認識的人
我是 班德拉米麵包店的二老闆 記得嗎
時光冉冉 紹華易逝
過去點點滴滴 猶如日昨
亦或是我認錯相似如妳
請勿見笑
妳若是曾經是班德拉米麵包店的 小白
請你回覆 幾多言語待覆再敘
我的MAIL pain6488@8ahoo.com.tw

Jess 提到...

你有畏高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