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2日 星期三

奧妙的DNA

爸爸每次看電視節目﹐只要畫面是壞人當道或恐怖的情景﹐都會掩眼或乾脆避開眼不見耳不聞為淨。兒子及女兒承傳了爸爸這種鴕鳥基因。

我常戲謔地道﹕『每一部戲如果沒有壞人﹐哪有好人﹐哪有戲唱﹖』

然而﹐這三個姓王的﹐只要電視熒幕切入有違人性的畫面﹐例如壞人追殺好人﹐女兒已躲在沙發底下一眼開﹑另一眼掩蓋﹔好人奄奄一息﹐兒子急得跺腳掩面大叫﹕『怎麼辦﹖』﹔男主角被女主角的甜言蜜語惑騙﹐爸爸已閃去飯廳。因此﹐我們家看電視節目﹐最後的忠實觀眾惟獨我一人。

兒子及女兒從小即使看兒童節目﹐只要畫面出現有人被欺負﹐立刻大叫怕怕﹐不要看了。

我對爸爸說﹐瞧一對兒女那副德性﹐不用驗DNA﹐也可以驗明是你的孩子。

兒子以前還有一個壞習慣﹐每次午睡起來﹐只要我不在樓上﹐他會沿著樓階一邊哭一邊挨坐下來等我“迎接”他。倘偌他從最高的樓階已一階階地到了最低層﹐他又會重回最高的那一層繼續又哭又叫﹐反正就是要我或是爸爸去抱抱他。

爸爸不打自招這是他幼時所使的招術。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