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8日 星期五

我要叫神出來

上兩星期Meggie放完暑假從中國回來﹐送我一些從中國帶來的小禮物。

女兒有個小兔子鎖匙圈﹐兒子嚷叫他沒有。我從另三件中國結的小飾物﹐選了一個刻有〝吉祥如意〞核桃的紅繩手飾給他。

他問我﹕『這個有什麼用﹖』

『這個可以保佑你。』我信口拈來。

『有神在里面﹖』兒子驚訝地問。

『是的﹐有神的加持﹐幫你趕走 monster。』

『哦﹗那麼好﹐我要。』兒子像得了寶似很開心地叫我幫他戴在手腕﹐一會對我說﹕『我不要它打 monster﹐我要它打人的 monster。』

『人的 monster 不必神打﹐人的 monster 是由警察抓。』

『哦﹗那不好﹐我要它打人的 monster 呀﹗』

過了一陣﹐我從廚房步來客廳﹐瞧見兒子雙腿盤坐在地毯﹐一邊對著手中的紅繩手飾唸唸有詞﹐我問他在做什麼﹖

『我要把神叫出來﹗﹗』他不假思索。

『哪里會有神出來﹗』我笑著對他說。

『哦﹗你不是說這里面有神嗎﹖』

『是啊﹗我說戴了這個神會保佑你。但是神沒有在里面。』

『哼﹗我不要了。』他怒氣沖沖地跑上樓﹐一邊對爸爸爸嚷著﹕『爸爸﹐里面沒有神。』

不一會﹐我在廚房煮飯﹐他跑來對我說﹕『爸爸說這個是好東西﹐神藏在里面會保護我。』

經過爸爸善意的謊言一番安撫之後﹐他又興高彩烈地把它視之為寶。

2009年9月16日 星期三

你是紅色的mushroom

有天﹐哥哥和妹妹看完電視節目﹐不約而同地對我說﹕『媽媽﹐為什麼紅色的 mushroom 有毒﹖』

『是不是不能吃﹖』兒子在再追加一句。

女兒也不甘示弱﹕『為什麼紅色的 mushroom 不能吃呢﹖』

『因為紅色的 mushroom 很聰明﹐知道它長得很美﹐會有吸引很多人﹐所以它要保護自己。』我向他解釋。

兒子『哦﹗』了一聲﹐不知是可惜﹐還是遺憾﹖

『為什麼白色的 mushroom 就可以吃﹖ 』兒子沉思一會又問我。

『因為它心好﹐雖然不吸引人﹐但它想幫助人。』我胡謅一通。

爾後﹐兒子每次頑皮攪蛋﹐我說他是紅色的 mushroom。

他會很抗拒地說他不要。

我對他說﹕你外表長得那麼好看﹐心卻是黑的﹐像不像紅色mushroom 那樣﹖

『我不要﹗我不是紅色的 mushroom!!!』

公公還沒有老

昨晚問女兒﹐有沒有對同學提起公公婆婆﹖

女兒問要怎樣講﹖

我說是grandfather and grandmother 。

『應該是uncle 呀﹗』

『公公婆婆不是uncle﹐ uncle是叔叔。』

『不能叫grandpap﹐ 因為公公還沒老啊﹗』

2009年9月9日 星期三

叫爸爸不要娶你

那天兒子又欺負女兒﹐我再三警告不果﹐要打他手心。

他躲起來一邊大叫﹕『跟爸爸講﹐妳講騙話。』

『我講什麼騙話﹖』

『妳講騙話啊﹗』這句是他無招的抗議。

『你說媽媽講什麼騙話﹖什麼是騙話﹐你知不知道﹖』

『妳講騙話啊﹗我要跟爸爸說。』還是那一句沒有根據的還擊。

『我最怕你不跟爸爸說。要不要寫在紙﹐不然會忘記哦﹗』

『哼﹗我要叫爸爸不要娶妳。』兒子惡狠狠地瞪我。

『爸爸沒娶媽媽﹐就不會有你。』

『我叫爸爸不要你﹐你心不好。』兒子還是很不滿意﹐反正接下來會是更惡毒的言語攻擊了。

『是我心不好﹐還是你﹖』

『你不美﹐臉上一點點。叫爸爸不要娶你…』兒子還在一直憤憤狠狠地用語言來威脅我。

我明天會嘔

開學了﹐兒子又像去年一樣患上“上學恐懼症”。每天晚上就開始憂煩明天要上學。甚至預言道﹕『我猜我明天早上會嘔﹐不能上學。』

『你那麼厲害﹐告訴媽媽明天會開什麼字。』

這幾天早餐吃完一半﹐他都會作狀要吐﹐躺在廳里的沙發“奄奄一息”一直申訴會嘔﹐不能上學。

前天原本在路途中還與女兒蹦蹦跳跳地玩station﹐一瞧見校門馬上又要嘔了。告訴我說不能上學﹐要跟我回家。

昨天我警告他﹕『要嘔就嘔在塑袋里﹐但不要作狀嘔卻只吐口水。』他後來把沒嘔吐的塑袋給我﹐乖乖上樓進教室。

今早又重施故技﹐一直要作狀要吐﹐女兒在一旁學我的口吻﹕『不要吐口水啦﹗』

兒子奔來奔去到水槽幾次作吐﹐一邊大叫他不舒服。

而我﹐斥罵他現在不要上學﹐以後長大可以做什麼﹖

兒子大哭大鬧一邊說他不會another,girl的spelling 怎麼辦﹖

最後﹐把早餐嘔出來。

我問他是不是要在家不上學﹖

他只是大叫他不舒服﹐爸爸一回家馬上大哭大叫不能上學。

爸爸送他上學後﹐致電對我說﹕『我壓力太大會吐。兒子大概壓力太大﹐才會想吐。』

我說他有什麼壓力﹐英國讀書是一邊玩樂一邊學習。況且﹐他在班上是頂尖份子﹐早已把其他同學還在學習的課本都在去年學完了。今年開學﹐老師都還沒給他新的讀物。

阿姨死掉沒人陪我玩

前兩個星期一﹐Tiger攜新婚的妻子從加拿大來英國渡蜜月﹐順便宴請我們到中餐館吃飯。

飯後﹐他們一行人乘車去拜訪另位朋友﹐我們一家則徒步回家。

路途中﹐女兒與車里擦身而過的叔叔阿姨揮手後﹐難過地說﹕『媽媽﹐如果阿姨死掉﹐沒人陪我玩了。』

最近四歲的女兒好像患上多愁善感症﹐對生離死別特別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