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4日 星期五

Santa Claus 是媽媽

昨晚趁小孩睡了﹐才拿出午後剛買的聖誕禮物﹐用禮物紙包起來。

今早我對女兒說﹕『Santa Claus 又送來了一些禮物。』

女兒馬上應對﹕『Santa Claus 是媽媽。』

『是 Santa Claus 送來的。』我堅持美麗的謊言。

『Santa Claus 怎麼進來我們家﹖』

『從Chimney 進來。』

『怎麼可能﹐Santa Claus 那麼胖﹐怎麼可能進來﹖』

『Santa Claus 可能從屋頂進來。』

『Santa Claus 怎麼可能都用我們家的禮物紙﹖』

女兒那麼機靈﹐我也無言以對了。

她自己果斷地說﹕『Santa Claus 是媽媽。』

2010年12月21日 星期二

白色的聖誕節

今年尚未步入十二月﹐雪花已絮絮紛飛﹐整個大地覆蓋在冰天雪地白色的景色。

屋外的氣溫降在零下八度﹐幸好學校已放假﹐不然小孩每天還得途步在天寒地凍的路程上學﹐一雙小腳雖穿著靴子﹐仍抵擋不了厚重的寒意﹐每次被凍得麻 痛。

酷零的氣溫﹐即使沒飄飛下著雪﹐大地卻似被撥灑一層的麵粉﹐樹梢﹑草地﹑瓦檐 ﹐道路都一一地被籠罩在白皚皚的霜景。

今早﹐我家的暖氣兼熱水爐無法使用﹐一開啟就傳來〝轟隆轟隆〞 的聲響﹐我們懷疑是銜接在外頭的水管結冰了。爸爸打電話請了水電工人來修理﹐水電工把外頭水管里的冰塊敲出﹐印證了我們的推斷。

今年的聖誕節原本擬好的聚餐﹐大家很有默契地共識﹐看天氣再決定。

雖然如此﹐我還是準備了很多聖誕禮物。

老大看我包裹禮物﹐很現實問﹕『哦﹗你給他們禮物﹐那他們的禮物呢﹖』

『禮物還在這里﹐我那里有給他們﹖聖誕節都沒到﹐所以阿姨叔叔們的禮物﹐當然也還在路上。』我向他解釋。

『那 Angel 阿姨的禮物已送來了呀﹗』他道。

『那是 Angel 阿姨的習慣。』

『Christmas 幾時才到呢﹖』老大又問。

『這個星期六。』

『還有那麼久。我可不可以先拆一個禮物﹖』老大央求。

『Santa Claus 的禮物是給乖小孩﹐也只有等到聖誕節才能拆﹐你覺得你今年乖不乖﹖』我故意為難他。

『哼﹗你和爸爸就是 Santa Claus 囉﹗我早就知道。』前年我無意中說漏了嘴﹐ 兩個小孩馬上意會到原來我們就是聖誕老人。

女兒卻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宣告﹕『今天是 Christmas了﹐我可以拆禮物了。』

我說今天還不是﹐她嘟噥為什麼那麼久都還沒到﹖

我把他們所有的禮物堆放在聖誕樹下﹐規定在聖誕節才可以拆開。

因此﹐他們很是期待揭開禮物的謎底的那一天。

老么每天最喜歡爬上沙發﹐把觸手可及的禮物一一來個乾坤大移﹐扔得四處。

天氣預測未來幾天將會有大雪﹐前些日子的雪人融化了。老大和女兒很冀盼再堆制一座雪人和雪堡。

老大最愛玩丟擲雪球﹐女兒每次都被他擲到眼睛而哭﹐所以我下令他不準丟雪球在 女兒的身上。他自己亂擲亂叫﹐自得其樂。

我和爸爸卻不希望大雪沓飄﹐外面銀白的雪景雖美﹐但卻為日常生活帶來極大的不便。

2010年12月16日 星期四

小帥帥﹗帥﹗

小帥很聰明﹐雖然在牙牙學語﹐卻通過〝依依呀呀〞和表情﹐勇於表達自己的情緒。

今早送老大和女兒上學後﹐回途時和朋友並行﹐沒像往常一樣抄進公園。認得路的他﹐坐在小孩推車里馬上〝嘰哩呱啦〞劇烈地抗議。

他喜歡看公園里的鴨子﹑天鵝和一群鴿子﹑海鷗。每次才進入公園口﹐他就會開心地大嚷﹕『答答(duck-duck)﹑峇峇(bird-bird)。』

看到有人遛狗﹐他會大叫﹕『得得 (dog-dog)。』

每天早上我幫女兒穿好校服﹐他會用小手指掃自己的臉頰﹐告示要塗潤滑的面霜。

然後﹐再爬去姐姐的床底櫃下拿梳子給我﹐幫女兒綁頭髮。

以前﹐他很愛沐浴﹐抱他起來擦身體時﹐都不甘願地大哭一場。

前陣子﹐泡洗的時候不小心滑入澡盆﹐嗆了幾口水。

現在﹐看到我放洗澡水﹐他就馬上爬爬爬﹐要去躲起來。

每次不幸被我抓回來﹐他就嘩嘩大叫掙扎。前後真是天轅地轍的態度。

有時﹐不小心撞到﹐他會呀呀地企圖譂述。

我叫他大便﹐他靜靜地一人站在那使力。然後一瞧我來要幫他清理﹐霍霍地馬上爬到門簾後躲起來﹐意圖和我玩抓迷藏。

已經爬﹑爬﹑爬整半年的他﹐可以不用扶手站得很穩﹐卻不敢放步邁前﹐每次借助小椅或小車推著走。

他知道他的玩具車要停在哪﹖知道電視要用遙控器開關﹔最可惡的還是學會關掉電腦的按鍵。

爸爸斥罵他不可以關﹐他會聲嘶力歇地哭﹐分庭抗理。

有時﹐女兒哭﹐他很頑皮地學她〝嗚嗚〞﹐再加上〝打打〞地配上手勢。

套用我家老大每天掛在口的說辭﹕小弟弟很可愛。

然而﹐小帥佔有慾很強。

我抱哥哥或女兒﹐他馬上會過來爭寵﹐把哥哥姐姐推開擠入我懷里。

所有的玩具﹐他都會佔為己有。偶爾﹐他還會上前搶姐姐手里的玩具﹐再扔下不玩。

前天在鬧市里遇到一位友人﹐她伸手逗他﹐他一直用手把人家的手甩掉﹐然後很不屑地把頭轉向另頭。

一連三次﹐最後不耐煩的他﹐終終啕號大哭﹐把友人給嚇得慌逃。

另友人說﹐我只把手放在他的推車﹐他卻伸手把她的手推開。

小帥也很帥﹐哥哥姐姐為了與他玩﹐打鬧成一團﹐他卻獨自爬到另一頭獨樂樂他的玩具車。

每天他最愛的事是玩他的小車車﹐拿筆塗鴉﹐把所有的東西從小桌上扔下。

再來﹐爬到書架﹐從架上可以抽到的書本一本一本地抽出亂翻一通。

小帥最喜歡﹐還是躺在媽媽身上撒嬌﹐胡亂地吻媽媽的臉﹐那就表示他睏了。

小帥最享受﹐是爸爸用枕頭把他枕在雙臂哼著歌﹐搖他入睡。

2010年12月10日 星期五

天寒地凍

今年冬天來得特別早﹐十一月杪即下起紛紛大雪。

那天看到雪﹐兒子大叫﹕『Ooohhh。。。。。。。。winter了。』

女兒大聲反駁道﹕『媽媽才跟我說是秋天﹐葉子掉落的時候﹐不是冬天。』

是的﹐前幾天樹上還有很多葉子﹐驟冷的氣溫把很多尚掛在樹上的葉子﹐在一天之內抖落得剩下光禿禿的枝椏。

觸目都是冰天雪地的景物﹐在英國十幾年﹐第一次深刻地體會到什麼叫天寒地凍。快一個月了﹐厚厚的雪堆結在各處﹐沒有人自掃門前雪﹐舉步難行﹐每走一步都形如履薄冰﹐會摔個四腳朝天。

有天早上﹐爸爸上班在家路口摔了一跤﹐兩個星期了﹐整個大腿還是一片瘀青。

女兒上學放學也摔了好幾次。

我前兩天推著小孩的車上街採購﹐右半邊的身子也不小心狠狠地失控摔下。

老大每次外出都很自豪地道﹕『哈哈﹐每個人都跌倒了﹐只有我沒有。』

『冬天才開始﹐還有漫漫三個多月﹐你別得意太早。』我今早告誡他。

英國政府很荒謬﹐冰雪已履蓋大街小巷那麼久﹐就連在熙攘的大街﹐也不清理。平時若不是一片茫茫大雪﹐每個星期必定有清潔車清掃街道。

垃圾沒那麼輕易危害行人安全﹐可是這些滑濕的雪地卻是寸寸縷縷都是危機四處。上了年級的人要是摔個跤﹐必定骨折難愈。

昨天早上看到一名年老的阿嬤行走在人行道﹐一邊走一邊扶著街道上任何可以抓扶的器物﹐不禁默默為她祈禱。

我們家的垃圾已兩個星期沒垃圾車來﹐市政府在網站上提示﹐大雪履蓋的地區﹐垃圾車不能進入﹐居民可以把垃圾自行放在垃圾袋﹐不必裝在規定的垃圾桶。這星期三﹐我們家五十公尺外的住宅區垃圾已被清理﹐而我們家這條巷子的垃圾卻不倒﹖

天氣預測大雪又將至﹐我家的垃圾是不是要堆聚整個冬天呢﹖

2010年12月6日 星期一

是Huat 不是 Fa

昨天教小孩學中文﹐原本想教他們一系列顏色的字。

一開始﹐老大問我〝顏色〞兩個字怎麼寫﹖

我教了他﹐他學會了。我開始教他寫〝黑〞﹐然後叫他寫〝头发〞。

他聯想力很厲害﹐馬上說〝恭喜發財〞。

他不會寫〝发〞﹐我一邊教他一邊對他說﹕『這個〝发〞是公公的發﹐姑丈的名字也是這個發。』

『哦﹗那應該讀Huat不是Fa﹖』老大精靈地反駁我﹕『公公叫Ching Huat。』

『那是公公的英文名字﹐讀的話讀Fa。』我對他說。

他說﹕『那麼奇怪﹗』

後來﹐我乾脆教他如何寫公公和爸爸的中文名字。

女兒也在旁學會了寫爸爸和公公的中文名。

小帥午睡醒了﹐我們的中文課也結束了。

2010年11月24日 星期三

不義之財

昨天接兒子放學﹐他一邊走路一邊竊竊自喜地抓著外套的袋子對我說﹕『我這里有錢。』

他們學校沒有食堂﹐平日我都沒讓他們帶任何錢去學校。除非學校有什麼特外販賣日給予的通知信﹐我才給他們一些零錢上學。

『你拿撲滿的錢帶去學校﹖』我問他。

『沒有。』他神秘地笑。

『那是不是上星期媽媽給你帶去買snack bar 留下的錢﹖』他們學校每逢星期三及五﹐會有個小賣部在早上短休時賣一些小食物﹐價錢介於十便士至五十便士。我通常只給他們廿便士。

『不是。』他還是搖頭有點玩味地笑。

『那是怎樣來的﹖你撿到﹖』

『不是。我不說﹐你會說我。』他哼著鼻頭朝天﹐很得意有個小秘密。

『ok, finger crossed﹐我不說 。』我把食指和中指文叉壘在一起。

『是 Szymon 給我的sixty pence。』他脫下手套﹐掏出三個廿便士給我看。

『他為什麼給錢你﹖』我不解地問。

『他昨天答應我的。』老大還是很得意地道﹐把壓在心頭的喜悅說出來﹐他也氣爽了。

『為什麼他會答應給錢你﹖』我追問。

『我給了他一條lace綁東西﹐他說會給錢我。』他把玩著那三個硬幣邊道。

『那是什麼繩子﹖』

『我撿到的。然後Szymon喜歡﹐我給他﹐他說要給我錢。』

『你不可以拿他的錢﹐明天一定要把錢還給他。你這種叫騙錢。』我很驚訝他現在學會斂財。

『他自己要給我。』他不情願。

『他的爸爸媽媽知道﹐去學校對老師說﹐你就糟糕。』我向他解釋要害。

『你剛才不是finger crossed 不說我﹖我才告訴妳。』他將回我一局。

『好﹐我不說你。你自己告訴爸爸。爸爸如果說可以收下這些錢﹐你就可以留。』我如果不信守承諾﹐以後難以服眾。

爸爸下班回來﹐我提醒他要問兒子身上的錢之來處。

不會﹐馬上聽到爸爸大聲道﹕『你哪里可以拿人家的錢﹐那是你撿來的東西。明天拿錢還人家。』

兒子不哼聲﹐大概知道自己這些錢得來不義。

今早﹐我再次慎重對他說﹐記得把錢還給那位小朋友﹐不可以再隨便拿人家的錢。那也是一種欺負﹐以後你的朋友長大後﹐想起會記得你曾經趁他不懂事時﹐拿過他的錢。

2010年11月23日 星期二

遲來的生日禮物

上星期老大放學回來﹐進門後不久找出他的錢包﹐掏出廿英鎊給我道﹕『媽媽﹐弟弟生日﹐我忘了給他禮物。』

『弟弟生日都過了﹐不必給了。』我對他說。

『拿去呀﹗幫弟弟收起來﹐以後可以買東西給他。』他執意叫我幫弟弟代收。

『你只要疼弟弟就可以了。弟弟是baby﹐baby需要有人疼他﹐陪他玩。』我很感動他對弟弟的好。

平時的他可是鐵公雞﹐一毛不拔﹐惟獨對弟弟可以慷慨得很。

弟弟無心在玩鬧打他或弄疼﹐他從不還手。

早上起床﹐第一件事是找弟弟﹔臨睡前﹐也要與弟弟玩﹐他才上床。

他時常說﹕『弟弟是我的弟弟﹐他很 cutie 呀﹗』

2010年11月17日 星期三

一群小香蕉人

與朋友聚餐﹐一群小孩飯後在一起玩鬧。

我們吃著中國餐﹐大人們用不同的方言和中文聊天﹐那一群黃皮膚的小孩則用洋名稱呼對方﹐用英文來交流。

『喂﹗你們是中國人咧﹗講中文。』聽他們你一句﹐我一句﹐完全沒有一句是中文﹐我不禁脫口喝止。

那群小香蕉人尚沒意會過來﹐大人之中年級最大的阿嬤馬上為他的乾女兒五歲的兒子解說﹕『他連話都講不好﹐還要他講中文﹐他連話都講不出。』

我原想釐說什麼是母語﹐母語才是小孩最親切及親近的言語﹐且容易上口的言語。這里的 Heath Visitor 時常提醒我們這些英語為第二言語的父母﹐千萬別放棄用母語和小孩交流。

然而﹐緣何這些小孩會以英文交談﹐是大人在慫恿﹐旨在炫耀﹐懼在怕輸﹖

天不曉得﹐只有這些為者父母心里清楚自己想塑造孩子﹐成為什麼國藉的優秀人才﹖

『以後他婆婆從中國來怎麼溝通﹖』我問。

『都在講遼言﹐聽不懂。』小孩的媽媽不以為意﹐且拿來當笑話。

另位朋友年前剛從香港來的八歲兒子﹐初來英國時見他還一派溫文有禮。

如今在英國一年﹐被西方文化洗禮後﹐不僅喜歡吃奶酪﹐言行舉止像完全活脫脫是假洋鬼子般的粗野。

他媽媽道﹕『他一來就不想回﹐叫他下樓他也道﹕no way。』 同時﹐告訴主人他要留在這里玩﹐不回去。

我們家的兩個小孩﹐參與那群小香蕉人後﹐完全解放﹐叫鬧開心得也融入ABC的言語世界。

前三年﹐老大對著一群小香蕉人﹐完全融不入他們的圈子﹐和女妹妹自顧自地玩。

那時﹐我問他為什麼不與那群小孩玩﹖

他對我說﹕『他們都講英文。』

他不是聽不懂﹐他說很奇怪﹐華人為什麼講英文﹖而他們的父母則和我們以中文交談。

可以想像﹐等孩子們長大後再聚餐﹐大人們也許還得用英文對孩子們說話。

飲食文化雖然保留著中式﹐然而言語文化即將逐漸遷就小孩而流失。

沒關係﹐媽媽還在

昨晚去朋友家吃飯﹐飯後一群小孩上樓玩得天翻地覆。我們在樓下聊天都聽到驚天動地的嬉鬧聲。

女主人要上樓察視﹐我囑咐他把我的小孩叫下來。

她說﹐他們玩得不亦樂乎﹐根本樂不思蜀了﹐不會下樓的。

我說﹕『妳對我兒子說﹐爸爸要回了﹐他一定會下來。因為他每次晚一點去shopping ﹐他都會怕店關門﹐被關在里面回不了家。』

不一會﹐女主人下樓﹐我問她我兒子呢﹖

她道﹕『我對妳兒子說爸爸要回了﹐他馬上要下來。後來又問我﹕那媽媽有沒有回﹖我對他說﹕媽媽還在。妳兒子說﹕媽媽還在沒關係﹐又跑上樓了。』

我聽了差點噴飯﹐我問女主人﹕『哦﹗妳怎麼對他說我還在。』

『妳說爸爸要回﹐沒說妳要回。』女主人很直很率地答我。

『妳這樣說﹐他當然不會下來。』我又好氣又好笑。

2010年11月16日 星期二

我怕我會stuck 在dream 里

兒子今晚臨睡之前﹐又有新的困擾。

他憂心忡忡對我說﹕『媽媽﹐我怕我會stuck 在dream 里﹐出不來怎麼辦﹖』

我叫他一再重覆地說了幾遍才聽明白。

『怎麼會被困在夢里﹖』我對他莫明其妙的想法很不解。

『哦﹗我怕我會stuck 在dream 里。妳可不可以兩點叫我一次﹐四點又叫我一次﹐不然我會stuck 在夢里出不來。』

『沒關係﹐媽媽去你的夢里把你拉出來。』我故意與他較勁。

『妳怎麼可能去我的夢里﹖』他看起來沒那麼糊塗地問道。

『媽媽有special power。』爸爸對他說。

『爸爸﹐我怕我會stuck 在dream 里。萬一出不來﹐怎麼辦?為什麼會做夢﹖』他問爸爸。

爸爸嘰哩呱啦地對他說了一堆如何做夢﹐腦波等科學邏輯的原理﹐最後補充道﹕『你可以學妹妹﹐妹妹臨睡夢前都事先想﹐然後會夢到自己要夢的東西。』

『哦﹗我不會。可不可以不要發夢﹖可不可以叫我﹖』他還是杞人憂天。

『我都對你說了那麼多﹐你還怕就是聽不懂。』爸爸煩不勝煩了。

『萬一我stuck 在夢里怎麼辦﹖﹖』

大家都不管他﹐任他煩他很會煩的東西。不一會﹐他忘了此事﹐開心地和弟弟一起玩樂。

2010年11月8日 星期一

戴poppy﹐我就famous 了

上星期四接一對兒女放學﹐老大說學校有學生拿poppy 罌粟花來賣。他們班上有幾位同學買來戴﹐他說 poppy 很美。

他喃喃自語﹕『哦﹗我想明天我要戴 poppy 上學﹐那樣我就會 famous 了。』

每年11月的第二個星期日是紀念世界二戰死去的亡靈﹐這期間大家都會別上以紅紙制成的罌粟花。

這些紙制的罌粟花﹐都可以在英國各大小商店以樂捐的方式取得。

回家的途中我們經過一間專賣二手貨的慈善商店﹐老大和女兒看到有紙制的罌粟花擺在那櫃台。

於是﹐我以樂捐的方式﹐拿了兩朵紅色的罌粟花給他們。

『媽媽﹐你給他多少錢﹖』老大問我。

『媽媽放了一堆零錢進去﹐沒仔細數。』我答他。

『只要20 pence 就可以了。』老大說。

『沒關係﹐這是做善事。』我向他解釋。

『哦﹗我不喜歡這個。』老大又來雞蛋挑骨頭了。

反觀女兒拿在手里﹐心滿意足地說﹕『媽媽﹐我喜歡﹐很美。』

『回家我幫你們黏個扣針﹐那樣就可以扣在校服不會跌掉。』

『哈哈﹐我明天就可以famous了。』老大很奸地大笑。

最近他老想在學校出風頭。他覺得戴個花來炫可以引人注意﹐招人喜。

我們去住 hotel 嗎﹖

每年11月5日是英國的 Bonfire Night﹐在這期間英國各地都習慣放煙花。老大和女兒前幾晚遠眺燦爛斑絢的煙火﹐都很興奮地大嚷。

我對他說﹕『公公沒有賣掉屋子的話﹐我們明年回 Sarikei 過農曆新年﹐那里的煙花還會寫心型的 I love U。 』

『哦﹗我要看。我們回去看。』老大雀躍大叫。

『可惜我們不會回Sarikei了﹐只有Sarikei放煙花不會被警察抓。』我說。

『哦﹗為什麼﹖』老大不解。

『沒關係﹐你長大後我帶你回 Sarikei。』爸爸安慰他。

『公公賣掉屋子了﹐我們去 Sarikei住 hotel 嗎﹖』老大問。

『是﹐我們回去Sarikei住Hotel。 』爸爸道。

『爸爸﹐我也要去Sarikei。』女兒也在旁叫嚷。

爸爸惟惟說好﹐歸期則是遙遙無期。沒有親人及家門佇立的家鄉﹐惘然已成為故鄉了。

2010年11月5日 星期五

妹妹為什麼拿merit ?

女兒今天在學校會被頒發這個月的優異學生獎﹐從知道女兒獲選後﹐老大一直又羨又忌。

今早這種情緒充分表露無遺。

他自言自語道﹕『哦﹗妹妹拿 merit﹐我沒有。』

我安慰他﹕『你以後一定會拿到﹐你那麼厲害。』

『哥哥拿到比我多﹖』妹妹誠實地道。哥哥每一年都會被老師提名獲選﹐已經連續三年都獲得。妹妹這次是第二次。

『妹妹為什麼拿merit ?她都不厲害﹖』他還是不甘願妹妹今天拿獎。

前兩天他也如此道﹕『老師選 Conor ﹐他都不厲害。』

『Conor 讀書可能不厲害﹐但他可能很有禮貌﹐對人friendly﹐所以老師喜歡他。』我對他解釋。

『如果我拿到 merit﹐我要妹妹 naked 去學校。』他又在那用言語來干譙別人。

『那今天妹妹拿 merit﹐你 naked 去學校。』我反問他。

『妹妹又沒叫我要 naked 去學校。』他辯說。

『因為妹妹是好人﹐你是壞人﹐才會有這樣壞的心﹐打那麼餿的主意。』我責罵道。

怎樣才能 popular?

老大昨晚問爸爸﹕『大家都喜歡 Christopher﹐要怎樣才能 popular?』 開學前﹐班主任遴選六名學生一起競選學生理事會( school council)﹐老大雖是候選人之一﹐然而班上都同學都沒投票給他。人緣好的 Christopher 當選。

前陣子﹐很多同學的生日會也沒像往年一樣邀請他﹐弄得他耿耿於懷。

我對他說﹕『說好話﹐做好事﹐做好人﹐大家就會喜歡你。』

『哦﹗要怎樣才能 popular?』

爸爸教他﹕『你可以和同學一起討論Bakugan ﹔還有看到同學穿了一件美麗的衣服﹐可以贊美他。』

『Maya 最近有了弟弟﹐你可以與他一起分享有弟弟的樂趣。』我插嘴道。

『哦﹗我不會。』他是沒信心的小孩。

『你明天要看別人好的東西﹐說別人的好。』爸爸開導他。

『哦﹗很難﹐我不會。』他又在叫苦了。

『那你看 Christopher 怎樣與其他同學相處。』爸爸企圍叫他觀察﹐學習別人的優點。

『別人都喜歡他呀﹗』

『所以你要去學Christopher 的好地方。』

他心事重重地去看電視節目。

不久﹐一來到書房﹐馬上又告狀﹕『妹妹弄弟弟的頭。』

接著不由分說﹐就揮手打妹妹。妹妹馬上啕號大哭。

『妹妹哪有弄弟弟﹐她在sayang 弟弟。』我氣得破口大罵。

『你這種人就是jealous﹐selfish﹐所以才沒有人喜歡你。』爸爸也忍不住插嘴指責他。

『妹妹弄弟弟呀﹗』他還在狡辯。

『妹妹和弟弟玩那麼久都沒事﹐你一來就打人。你連妹妹都不會好好對待﹐在學校怎麼會 popular?』

他還要辯﹐我下馬威道﹕『即使妹妹打弟弟﹐也輪不到你來打她。你再講﹐昨晚打妹妹臉的賬﹐我一起算利息。』

他一邊走開﹐一邊還是忿忿不平碎碎唸道﹕『妹妹弄弟弟呀﹗』

2010年10月30日 星期六

怕怕我會死掉

老大每晚臨睡前﹐都會杞人憂天他就此長眠不醒。

剛才又哭鬧道﹕『怕怕我會死掉。』

他說﹕『我怕我睡覺不能呼吸死掉。』

再加上﹕『我睡覺時﹐我的心如果停了﹐我會死掉。』

『多做好事﹐老天會幫你。』為了鼓勵他多做好事﹐我用善用善報的佛家因緣對他道。

因為﹐每次叫他幫忙拿東西﹐他會反問﹕『我為什麼要幫你﹖』或者曰﹕『為什麼叫我﹖』

『怎麼辦﹐我睡覺會忘了呼吸﹐我會死掉。』這是每晚他臨睡前最大的惡夢。

『不用怕﹐多做好事﹐老天會幫你。你就不會死掉。』妹妹套用我的話來勸慰他。

他大概知道他平日少做好事﹐所以不搭腔﹐只一味地喃喃自語﹕『我怕怕我會死掉﹐怎麼辦﹖』

然後﹐越想越怕﹐就不禁號哭地一直叫﹕『爸爸﹐我怕怕我會死掉。』

倒頭來﹐每晚爸爸總是勸他﹕『你不會死掉﹐不會不呼吸﹐你去看你的百科全書就知道了。』

然而﹐查看了﹐他還是擔心他會死掉。爸爸總是陪他入睡。

我卻有點幸災樂禍道﹕『不睡覺你才會死掉。』

2010年10月26日 星期二

以後再講

昨天晚飯﹐我對兒子道﹕『愛愛來了﹐要不要去找她﹖』

『誰是愛愛﹐那個 girl?』兒子反問我。

『我知道誰是愛愛﹐是上次來我們家和我們一起玩的。』女兒馬上搶答。

『妳上次不是一直問我她幾時再來嗎﹖』我故意激問老大﹕『她來了﹐要不要叫她來找你﹐或你去找她。』

『哦﹗她不好看』老大一邊吃飯﹐一邊很不好意思地低頭道。

『你喜歡妮可還是愛愛﹖』我問他。

沉默一會﹐他道﹕『現在不知道他們以後美不美﹐以後才知道﹐那以後再講。』

我和爸爸都覺得他變聰明了。

2010年10月23日 星期六

不用生那麼多

星期四一家外出用餐﹐我推著小帥的pushchair﹐和哥哥並肩而走。 爸爸則牽著妹妹的手。

我心血來潮問哥哥﹕『哥哥﹐我們是 happy family 嗎﹖』

他不假思索道:『是呀﹗』

『那你以後要娶幾個老婆﹐生幾個小孩?』我問他。

『娶一個就好啦!然後生一個boy﹐一個girl。』他淡然地答。

『如果都生girl﹐怎麼辦﹖ 要生幾個﹖』

『十個。』他回答﹐後來想了會又道﹕『不用生那麼多﹐生三個都是 girl 就好了。』

『你以前不是說要生一百個嗎﹖』

他沉默不語。

老大最近有他難得的邏輯思路﹐那是他朝向成長的跡象。

有什麼事叫我

每次我要忙家務事﹐不得把小帥交給爸爸﹐不一會兒﹐他通常會再找個代理員委託看顧小帥。

『看弟弟﹐不要讓他亂拿東西吃﹐不要給他跌倒﹐有什麼事叫我。』這是爸爸委任時的口頭禪。

倘偌哥哥要爸爸幫忙他出征玩電腦遊戲﹐這個照顧弟弟的任務﹐爸爸就交給他。

哥哥惟惟是諾好﹐然後扯開嘴角對著弟弟溫柔道:『弟弟﹐哥哥哦﹗』

不一會兒﹐哥哥對妹妹說﹕『妹妹﹐你幫我顧弟弟﹐如果有什麼事叫我。』然後﹐哥哥就跑去找爸爸觀戰了。

不久﹐小帥爬來找我﹐我喊爸爸過來。

爸爸就會埋怨地問﹕『哥哥﹐我不是叫你顧弟弟嗎?』

『我叫妹妹顧呀!』哥哥推脫。

『我有顧呀﹐是弟弟自己要跑去找媽媽。』妹妹無辜地道。

『你叫哥哥顧﹐可能嗎?弟弟亂吃東西﹐哥哥只是自己在那邊亂叫﹔弟弟要跌倒﹐哥哥先跑。他會顧弟弟﹐明天太陽打從西方出來。』我嘲諷爸爸。

『我不幫你玩﹐你自己玩。』爸爸很不爽被我叨唸﹐賭氣地對哥哥道。

『哦﹗妹妹﹐你顧弟弟好嗎﹖』

善良的妹妹爽快地道:『好﹐可是弟弟要找媽媽。』

不到一刻鐘﹐爸爸又會把弟弟再次委託這兩個小瓜﹐我又把他叫過來抱走小帥﹐他又會埋怨這兩個哥哥姐姐。

有時﹐我一邊煮飯﹐一邊覺得又好氣又好笑﹐一個大人顧個小孩﹐竟然那麼無賴要推諉在兩個小瓜身上。

倒頭來﹐最無辜是妹妹﹐最可憐是小帥。

2010年10月21日 星期四

小帥抓周

小帥周歲前夕﹐我們讓他抓周。

我分別把書﹑滑鼠﹑計算器和球放在地上﹐讓他選。正在玩樂的他﹐回頭一瞧﹐馬上爬過來﹐一把抓起計算器來把玩。

圍觀的友人起哄﹐把計算器藏起來﹐讓他重新選過。

我把計算器藏在書頁里﹐小帥沒半絲猶豫又從書屏里找到計算器。

一連三次﹐他都果斷地拿起計算器﹐另其他三樣東西連正眼也沒瞧一眼。

『看來以後他是做生意賺大錢。』旁觀的友人戲謔道。

2010年10月14日 星期四

結婚是怎樣的﹖

女兒自從看了我的婚照﹐穿著一襲白紗頭戴桂冠的打扮﹐就開始編織當新娘的美夢。

她常常情不自禁地道﹕『以後我結婚﹐我要穿戴這個美美的。』

『我要跟 Jeffery 結婚。』

『妳不要跟 Michael 結婚了嗎﹖』我故意問她。

這兩個小傢伙﹐兩小無猜﹐卻常眉目傳情。放學路上﹐兩人相互在街的一頭﹐跑呀﹐等呀﹐再引頸望呀。那小男孩常到了家路口﹐還特意站在那佇立候著看女兒一眼﹐才滿臉羞澀澀地跑回家。女兒也一樣﹐一看到Michael 的背影﹐就使勁地追跑﹐常常忘了看路而跘倒。

『Michael 要跟 Tia 結婚﹐我要跟華人結婚﹐Jeffery是華人。』

『媽媽﹐我長大後結婚不要生baby。』她時而冒出這樣的話來。

那天她又問爸爸﹕『爸爸﹐結婚是怎樣的﹖』

『妳還小﹐以後再說。』爸爸這樣答。

『我要快點長大結婚﹐跟Jeffery結婚。』這是她的口頭禪。

『長大了該先做工賺錢﹐好好地四處玩樂﹐然後才結婚。』這是我的對白。

『為什麼﹐我長大了要結婚呀﹖』她還是堅持她結婚的夢想。

『長大了﹐有很多事可以做﹐妳先交一些朋友﹐然後慢慢找好的老公。』我一再向她解釋。

『那妳幫我找像爸爸那樣好的老公。』她又把終身大事委託我。

『媽媽﹐我不要結婚﹐結婚要生小孩會很痛。』想來想去﹐她有時又會突然對我說這樣茅盾的話。

反正﹐結婚已成為她期盼長大最大的夢想。

小小年齡﹐為了穿那一襲白紗﹐恨嫁得很。

真真假假

老大最近得了虛幻症狀﹐他醒的時候﹐會問我們他是不是在夢中﹖

星期日早上他又問爸爸﹐他是不是在夢里﹖

『你打一打自己的臉﹐如果會痛﹐就不是在夢里。』

老大輕輕地扇了自己臉頰﹐然後道﹕『會痛。』

『會痛就不是在夢里。』爸爸解釋。

今早起來﹐他對在廚房張弄早餐的我說﹕『媽媽﹐我剛才夢到你現在做的東西。』

他甚至有時候懷疑剛才的所做所為是在夢里﹔三更半夜他會從夢中驚醒跑來我們房間道﹕『我是不是在做夢﹖』

看到弟弟在玩樂﹐他會說﹕『我在夢里看過弟弟這樣玩。我是不是在夢里﹖』

昨天帶他去看家庭醫生﹐因為他最近老是吃完就想吐﹐頭暈的症狀。

家庭醫生向我們分析﹐小孩有可能心里壓抑﹐像有親友或寵物逝世﹐功課壓力﹐擔心受怕某種東西﹐就會有這種反應。

家庭醫生囑咐我們﹐他倘偌再有這種症狀的心理反應﹐制止他去吐。

我揣測最近他閱讀了一系列關於 Narnia 的故事書﹐從中虛擬了一些情景﹐而俳徊在真實與書里真真假假的情節。

2010年10月13日 星期三

我會不會得了Heart attack﹖

星期六一早老大陪我出外買麵包﹑牛奶﹐回程在家門口看到一輛救護車張貼一張Heart attack的海報。

『媽媽什麼是 Heart attack ﹖』他一邊讀海報的字﹐ 一邊問我。

『Heart attack 是心臟病﹐就是heart 不 strong了。』

『我會不會得 Heart attack﹖』

『你那麼小﹐不會得心臟病。』我向他解釋。

『為什麼﹖』

『因為你的心還很強。』

『那heart attack 危險﹐還是像外公的病那種危險﹖』他又來愛比較這招了。

『外公那種是癌症﹐沒有得救﹐比較危險。』

回到家不久﹐老大馬上說他胸口不舒服﹐還一直追問爸爸什麼是heart attack﹖他會不會得了heart attack 。

我忙著張羅早餐﹐爸爸正顧著小帥﹐他一再地追問他會不會得了heart attack﹐爸爸勸慰無效﹐只好安撫他﹕『你自己去網絡找。』

他自己瀏灠網絡的相關資訊﹐來吃早餐之後﹐他還一直擔心自己得了heart attack﹐一直不放心地問爸爸﹐他胸口不舒服﹐會不會得了heart attack?

我對他說﹕『如果你得了heart attack﹐那就是大新聞。』

『為什麼﹖』他不解。

『因為這是不可能的事。』

因為一張海報﹐讓他耿耿於懷了一整天﹐杞人憂天地擔心自己heart attack.

2010年9月24日 星期五

老大小二被張貼在校的文章 : The Happy Tree

Today when I went to school, I saw that we were going to watch a show and I was so excited.

First, Bertie Bud was running around the hall. It was funny so the children laughed.

Then came Ivy. She was throwing rubbish on the floor because she wanted to be the forest warden.

Suddenly Bertie came and then she saw some litter on the floor. He wondered who had done that. Then Berite told Ivy long ago he was Ivy's friend. Then the wizard came.

They told us to make a spell to turn Ivy into a pig. He told two people to tidy the rubbish.

Then Ivy the pig came agian to tip the rubbish out. Then Berite came again. He was very cross with the rubbish on the floor. He told two more people to come to hide in the flower.

Ivy the Pig came and sniffed the flowers.

POP! Came Berite Bud and he caught Ivy the pig. Ivy was sorry and they all tidied up the mess.

Finally they decorated the tree.

Now the tree was happy.

Did I like the show?

Of course!

老大的假期隨筆

At the summer, I played with my little brother and I played games. We sometimes learn Chinese or practise words. But we don't really know.

Sometimes, when my mum not looking after my little brother, he play cream or climb. When he sits on pushchair, he can stand up whether he has seat belts or not. My sister always block my little brother way.

妳出去

星期二臨去接孩子放學時﹐匆匆忙忙煮了一包酸辣牛肉泡麵當午餐吃。

接小孩放學一打開家門﹐老大入屋馬上抗議地道﹕『屋子為什麼那麼臭﹖』

我在門外也聞到一陣陣濃郁的醋酸味﹐真的很臭。剛才吃的時候﹐倒不覺得。這猶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

女兒一進門﹐也馬上抗議很臭﹐叫我要開著門﹐讓臭味出去。

我對他們說﹕『開著門﹐弟弟會爬出去。媽媽開窗口﹐一會就會沒味道了。』

『為什麼還是那麼臭﹐現在這臭味在哪里﹖』老大追問。

『媽媽剛才煮泡麵﹐這是留下來的氣味。』我對他們說。

『那臭味現在哪﹖』老大還在問。

『麵吃進我肚子里﹔味道還留在屋子。』

漸漸地﹐他們大概也久置臭味而不聞其臭了。

過了一小時﹐兒子從樓上下來﹐馬上又投訴﹕『媽媽﹐還是很臭。臭味還在﹐妳出去就會好了。』

我一時語頓。

不久﹐爸爸下班﹐兒子道﹕『爸爸﹐媽媽吃很臭的麵﹐把屋子弄得很臭。』

我只吃一包麵﹐卻沾惹得臭名﹐還被兒子嫌棄驅逐﹐真不該吃。

女兒之前還叮嚀我﹕『媽媽﹐妳以後不要再買這種麵吃了。』

可不可以再結婚﹖

星期一告訴一對兒女﹕『爸爸的一位同事死了。』

女兒問﹕『是誰﹖』

老大卻問﹕『我認不認識﹖』

『我們以前去過他的家。哥哥差點倒翻水弄髒人家的地毯﹔妹妹的鼻子在那里玩帶去的玩具車割傷。』

『哦﹗我怎麼不知道。』老大道。

『當時你們都很小﹐妹妹才九個月多。』我解釋。

『他怎麼死的﹖』老大又問。

『跟外公一樣是肺癌。』我開門讓他們出去﹐要去上學了。

老大在門外深思一會又問﹕『媽媽﹐死去的人的老婆和老公﹐可不可以再結婚﹖』

嘩﹗我真的嚇了一跳﹐他竟會問這種問題。

『如果找到合適的人﹐當然可以再結婚。』我向他說明。

『那外婆為什麼不再結婚。』他問我。

『你以後自己去問外婆好了。』

上學途中﹐看到有人抽煙﹐兒子及女兒捂著鼻子離得遠遠﹐一邊喃喃道﹕『外公就是沒有走開﹐吸很多這些煙才會死。』

2010年9月14日 星期二

我較貴﹖

昨天放學下雨﹐分別帶了雨衣及雨傘給一對兒女。

哥哥走著走著﹐突然問我﹕『媽媽﹐雨衣比較貴﹐還是雨傘﹖』

『那要看什麼雨衣及什麼雨傘﹐有沒有打折買﹖』

『那我這件雨衣是多少錢買﹖』

『我忘了。』

『我這個雨傘和這件雨衣﹐哪個比較貴﹖』

細雨濛濛﹐車輛來來往往﹐我的視覺及聽覺都受到擾滋﹐不想再糾纏在這課題﹐所以我對他說﹕『很多東西不能比較﹐也不是貴的就是好的。反正自己喜歡﹐用起來舒服即可。』

『為什麼?比較貴會比較好呀﹗』

『那你說弟弟比較貴﹐還是你﹖』

『我呀﹐我顧得比較久了﹐所以我比較貴﹖』哥哥這個邏輯聽起來蠻合理的。

『未必﹐你心不好﹐所以不會比較貴。』

『哦﹗』這是哥哥慣用抗議的口頭禪。

快點下雨

今早上學﹐烏雲密佈﹐感覺細雨霏霏﹐我催促女兒﹕『妹妹﹐ 快點﹐下雨了。』

女兒還在慢條斯理地走。

『媽媽﹐妳說快點下雨﹖﹖』哥哥又來舉一反三了。

我知道他明白我的意思﹐只是佻皮搗蛋﹐骨子里流著像爸爸一樣愛抬摃的血液。

我不理他﹐他還一直在那嘮叨地問﹕『妳說快點下雨﹖』

2010年9月10日 星期五

爸爸的爸爸是誰﹖

兒子看到桌子上有粒糖果問我是誰的﹖

『爸爸給他的老婆的。』我對他說。

『是誰的﹖』他還在問。

『是爸爸的老婆的。』我還是故意拐彎。

『哦﹗是誰的﹖』他沒用腦還在問。

『是媽媽囉﹗』女兒忍不住地脫口道。

『還是妹妹厲害﹗』我稱贊女兒。

『我昨天看到爸爸給妳呀﹗』女兒誠實地道出。

後來﹐我再問他﹕『媽媽的老公是誰﹖』

『媽媽的女兒是誰﹖』

『爸爸的老婆的大兒子是誰﹖』

他都能一一答對。

只有『爸爸的爸爸是誰﹖』他沒辦法答對。

爸爸下班後﹐知曉後再問他﹕『爸爸的爸爸是誰﹖』

『爸爸。』哥哥妹妹一起異口同聲回答。

『爸爸的爸爸是誰﹖』爸爸再問。

『爸爸。』還是一樣的答案。

『誰生爸爸﹖』

『爸爸。』兩張小嘴還是執著這個答案。

爸爸有點冒火了﹐再問﹕『誰是爸爸的爸爸﹖』

『不知道﹖』兒子信心動搖開始心虛了。

『公公。』女兒還是較慧質蘭心。

『爸爸的媽媽是誰﹖』爸爸再問。

『婆婆。』女兒馬上對答。

兒子再也不敢接口。

這些婆婆媽媽的華人稱呼﹐小孩因為遠在他鄉﹐沒什麼時常實質與親友接觸的機會﹐所以也難怪弄得滿頭霧水。

『為什麼爸爸的哥哥叫伯伯﹖爸爸的弟弟叫叔叔﹖』兒子不止一次地問。

2010年9月9日 星期四

香蕉為什麼有一點點﹖

老大看到廚房有兩條香蕉﹐他問我﹕『媽媽﹐香蕉可以吃嗎﹖有沒有過期﹖』

『可以吃﹖』我正忙著制作月餅。

『那為什麼有黑黑的一點一點﹖』

『因為太熟了﹐老了。像媽媽那樣老了﹐臉上會有一點點。』我向他解釋。

『媽媽﹐香蕉是healthy food 嗎﹖』他一邊瓣開香蕉片﹐邊吃邊問。

『是呀﹗』

『媽媽﹐我不吃了。那邊有黑黑的﹐壞了。』他吃到尾端想丟掉了。

『那是撞壞的﹐像你腳撞到會黑青。』

『香蕉那里會撞﹖』

『可能不小心壓到或撞到。』

『我不要吃﹐你吃。』他把整條香蕉放在流理台跑掉了﹐然後扔下一句話﹕『妳與爸爸沒有five portions a day 的fruits and vegetables ﹐不 healthy 。』

2010年9月8日 星期三

哪個比較貴﹖

老大最近吃東西老愛問﹕『哪個比較貴﹖』

吃 KFC , 他問﹕『Burger King 比較貴﹐還是 KFC﹖』

『看你買什麼﹖』爸爸答。

『hot wings 比較貴﹐還是這個﹖』他邊吃炸雞邊問。

『看你買幾個﹖』爸爸又答。

『你的 Burger 比較貴﹐還是我的chicken 貴?』

爸爸被問得煩了﹐對他說﹕『吃你的東西﹐不要再問那個比較貴了。』

昨天晚餐﹐看到盤里的courgette , 他問我﹕『媽媽cucumber比較貴﹐還是courgette﹖』

今天晚餐的pizza﹐又問﹕『pizza比較貴﹐還是garlic bread?』

甚至還問﹕『tomato 比較貴﹐還是 mayonnaise ﹖』

被爸爸訓示不要再比了﹐他往往很委屈地道﹕『我想要知道哪個比較貴呀﹗』

然後再道﹕『比較貴﹐應該會比較好吃。』哦﹗原來如此﹗﹗

『不一定。』我與爸爸異口同聲。

人家會看“先”

今天清晨上學途中﹐老大邊走邊對我評頭評足﹕『媽媽﹐妳為什麼每天都穿一樣的衣服﹐人家看到會“先”﹖』

他指我每天都穿橙橘色的外套。

『你不也一樣每天都穿這件藍色的外套﹖我沒錢買呀﹗』我不忘向他哭窮。

在旁的女兒馬上說﹕『媽媽﹐我有錢﹐我給妳錢去買衣服。』

老大則道﹕『妳那里會沒錢﹐你有錢呀﹗』

然後﹐他又批評我﹕『妳這個帽子戴很多年了。』頓了一會﹐又道﹕『妳的臉還有一點點…』語氣再加上比手劃腳﹐弄得我好氣又好笑。

女兒又插嘴﹕『媽媽的臉都是爸爸害的﹐爸爸吃飯沒吃乾淨。』

2010年9月4日 星期六

我要吃華人的東西

晚餐時﹐老大一邊吃醬油炸雞一邊誇我﹕『媽媽﹐很好吃﹐ Thank you。』

不會﹐又問﹕『妳去那里學的﹐那麼厲害。』

『你以後娶外國老婆就沒得吃這些食物了。』我對他說。

飯後﹐看電視綜藝節目﹐瞧見一位混血的選手長得很標緻﹐我對爸爸道﹕『以後讓兒子娶洋人﹐那麼下一代就會很好看。』

轉身問老大﹕『你以後娶外國老婆好不好﹖』

『咦﹗我不要﹐外國人長得很奇怪。』老大露出一副避之不及的嘴臉。

『很好看呀﹗如果你找個金髮的老婆﹐那麼你的小孩可能會有金頭髮。』我對他說。

『哦﹗我喜歡金頭髮。』女兒在一旁嚷。

『妳的頭髮是黑色的﹐以後妳可以找個金髮的老公﹐那麼小孩可能會金頭髮。』爸爸對女兒道。

『哦﹗女兒不可嫁洋人﹐我們不但沒聘金﹐還要倒貼婚禮的費用。』我道。

『小彬娶外國人就沒好吃的東西。』爸爸對兒子道。

『我要吃華人的東西﹐華人東西比較好吃。』兒子馬上叫道。

『爸爸娶妳﹐是因為妳會煮好吃的東西。』兒子再補充。

2010年8月26日 星期四

誰忍誰慈﹖

午餐時我說今早把一隻正在吃園圃里草莓的slug﹐挖個洞埋進土里。

我問爸爸﹐它會不會再從土里爬出來。

老大馬上發表高論建議﹐讓所有的slugs進去吃我的菜﹐然後再放毒給它們吃﹐就死掉了。

在旁的女兒覺得﹐把所有的slugs放進一個地方﹐放菜給它們吃。它們就不會再去吃我其他的菜。

我說女兒比較仁慈一點。

老大不落人後再表示﹐放菜養所有的slugs﹐然後再殺死它們。

我與爸爸覺得好笑﹐萬變不離其殺心﹐他是“忍”慈。

午間﹐我給他們在線觀看 “Children Buried Alive in the Amazon "的頻視﹐老大看後覺得太殘忍﹐一直叫我不要再看了。女兒看後叫我重播一次。

老大卻在旁嚷﹕『媽媽太cruel了﹐不要再看了﹐我不要看了。』

這小子是刀子嘴豆腐心。

我要有boy

老么十個月大﹐呀呀學語﹐很逗﹐喜歡跟哥哥姐姐一起玩鬧起哄。

老大及女兒都很疼他﹐即使他無心出手打他們的頭當成是疼﹐他們也不還手。因為我常撫摸他的頭﹐他大概覺得是sayang疼的動作。

小帥尤其最愛打哥哥的頭﹐一邊〝呀呀呀〞地叫。

女兒看我幫他刷牙﹐自言自語地道﹕『我也要買這些牙刷牙膏收起來﹐以後幫我baby刷牙。』

今早兒子又道﹕『我以後要生一百個兒子﹐要買一間castle才夠他們住。』

『那你要先賺很多很多錢才可以。你長大要做什麼工﹖』我問他﹕『如果都生girl咧﹖』

『我要殺死她們﹐我不要girl﹐我要boy 的。』

『你要一百個baby﹐要很多老婆才可以﹖』

『為什麼﹖』

『妳以為生baby很容易呀﹖生一個baby要一年﹐生一百個baby﹐一個老婆要生一百年。』

『哦﹗那以後你要幫我找Malaysia華人的女孩子。』老大及女兒現在都把終身伴侶的事託付予我。

『你壞壞﹐我就幫你找一個很難看的老婆。』

『哦﹗我不要。我不要不美的﹐我喜歡頭髮長長beautiful的女孩子﹐記得要Malaysia的女孩子哦﹗﹗』

我會miss爸爸

這幾天女兒總愛喃喃自語﹐一會說如果長大後﹐要找一個像爸爸那樣的好老公。

然後又很哀傷地說﹕『哦﹗我會miss爸爸。』

不一會﹐又冒出一句﹕『我叫我老公建一間屋子在你們的屋子旁邊﹐那樣我就不會miss 你和爸爸了。』

『不用那麼麻煩﹐你乾脆嫁給隔壁家的人就好了。』

『為什麼﹖』她不解。

『那樣就不必建屋子在我們家隔壁了。』

『哦﹗我想結婚﹐可以穿那些白白的衣服。』

『媽媽買給妳穿就好了﹐不用結婚就可以了。』

『我喜歡頭上戴那些白白的布。』

『那些白白的紗布﹐也可以買來戴。』

『我喜歡結婚﹐可以穿白白的衣服。』女兒又兜回原題﹐然後再加﹕『我長大後你要幫我找一個像爸爸一樣好的老公。』

『哦﹗我會miss 你們。我不要結婚。』

不久﹐她坐在馬桶小解﹐問我﹕『媽媽﹐妳結婚的地方有廁所嗎﹖』

我wish 成為princess

放假女兒閒來無事﹐喜歡打扮自己。一頭長髮不綁﹐披頭散髮自以很美。然後腳再蹬一雙灰姑娘的玻璃鞋﹐每天要穿裙子。

上星期叫我幫她綁像睡美人的頭髮﹐再戴上桂冠。就連睡覺也要戴。

我對她說﹐沒有人那樣戴著睡的﹐會不舒服。

『有啊﹗sleeping beauty 那樣戴著睡呀﹗』

『她被巫婆詛咒得睡一百年﹐像死人那樣睡。你又沒死﹐戴著睡你會把 crown 弄壞。』

『哦﹗我喜歡成為princess。』

『你長大嫁給prince﹐你就可以成為 princess 了。』

『還要等長大﹐我現在就要。』

『現在你是爸爸媽媽的little princess。 Princess Bernice。』

『沒有 Princess Bernice﹐我要成為sleeping Beauty。』

『妳要不要睡一百年﹖』

『我不要。那我成為 Cinderella 。』

『Cinderella 每天要做很多工﹐沒有美美的衣服﹐還有兩個壞姐姐及後母。』

『有呀﹗Cinderella 有很美的衣服呀﹗』

『那是 magic 變的﹐後來不是都變回破破的衣服了嗎﹖』

『那我要做Snowwhite。』

『Snowwhtie 會被apple 毒死。 Beauty and the Beast 的Beauty 要跟 Beast 住在一起。』

『那我可以做什麼﹖﹖』

『你做你的Princess Bernice 。』

『Fairy Tales 沒有這個 Princess 呀﹗』

『妳乖乖就是我們的Princess。』

『我 wish 成為princess。』她覺得當Princess很好﹐每天可以扮美美。

2010年8月24日 星期二

我 control 妹妹的頭腦

老大是爸爸所謂的 batu api ﹐老愛煽風點火。

聽到妹妹講英文﹐他對我嚷﹕『媽媽﹐妹妹又講英文﹐不講華文。』

瞧見妹妹吃飯沒坐相﹐他又雞婆地道﹕『你看﹐你看﹐妹妹的飯要掉在地上了。』

反正他什麼都愛干預﹐妹妹在另一旁直叫﹕『我沒有﹐哥哥講騙話。』

那天在飯桌上﹐我對他說﹕『妹妹做什麼事﹐你都會預先知道。那是你教她的嗎﹖』

『我 control 妹妹的頭腦﹐知道她要做什麼﹖』老大也不是省油的燈。

『好﹐那麼以後妹妹做什麼壞事﹐打你就對了。因為是你control 妹妹的頭腦。』爸爸馬上就把老大給“將”了。

哈哈﹐他馬上〝哦哦〞地道﹕『我不要。』

2010年8月12日 星期四

我要有兒子呀﹗

今早女兒及兒子又跑來我床上逗小帥玩﹐兩人在玩鬧之中一直爭著要獨霸弟弟。

『媽媽﹐妹妹又弄弟弟的頭。』老大告莫須有的狀。

『我沒有﹐哥哥講騙話。』女兒生氣地瞪眼嘶喊。

『哥哥﹐你以後要結婚﹐我會對你的老婆說你心不好﹐叫她要考慮。』我故意唬弄他。

『我要結婚呀﹗我要跟美美的女孩子結婚。』他很性感地騷首弄姿。

『你還是不要有孩子﹐你那麼壞﹐小孩以後也會像你那樣壞。』

『哦﹗我要有兒子呀﹗所以我要結婚。』

『媽媽以後一定要對你的孩子說你小時很壞。』

『哦﹗你不可要講。我不給你吃不死的藥。』老大求情兼要脅。

『沒關係﹐我死了﹐妹妹會告訴你的小孩。』

『沒關係﹐我會告訴哥哥的孩子。』女兒馬上應諾﹐爾後又道﹕『我不要妳死。』

『我會對妳孩子說你很愛哭﹐又臭臉。』我轉嘲女兒。

『哼﹗那麼我不發明不死的藥給妳﹐也不找會發明不死的藥的老公。』女兒馬上又顯現一張臭臉。

『哈哈﹐我會告訴妹妹的孩子她很愛哭﹐又臭臉。』機靈的哥哥馬上不甘示弱要脅回妹妹。

『哼﹐我不跟你們講。』女兒瞪眼蹬腳氣嘟嘟地雙手環胸。

一旁的小帥不明就理地在拍手﹐最近他會瞧人臉色聞雞起舞。

呵呵。。。他仿似也在起哄。

妳在哪里看到﹖

那天經過停車場的收費器對兒子說﹕『我在這里撿到一鎊。』

『妳在哪里看到﹖』兒子問我。

『有沒有可能我在家里看到﹐跑來這里撿﹖』

『妳那麼厲害﹐在家里看到﹐然後跑來撿。』兒子又笨笨地問我。

『媽媽有沒有laser eyes? 』我又好氣而好笑。

『沒有呀﹗那麼妳在哪里看到﹖』

『我當然在這里看到﹐才會撿到。』

『妳剛才說妳在家里看到。』兒子聽不懂我剛才話里的玄機。我真是對牛彈琴。

2010年7月27日 星期二

哪里還有家

『要不要回公公家﹖』我問哥哥。

『不要。』他馬上拒絕。

『為什麼﹖』

『太hot了。』

『公公賣了屋子﹐你不回以後就沒得回去看了。』

『公公為什麼要賣屋子﹖』

『我不知道﹐你去問公公。』

『公公都賣了屋子﹐哪里還有家。我們不是回公公家呀﹗』童言童語﹐不無道理。

不要說我在那里﹖

哥哥躺在我的床上﹐聽到妹妹上樓的聲響﹐馬上用被覆蓋全身。

妹妹上樓進房問我﹕『哥哥在哪里﹖』

『妳問弟弟﹐弟弟知道。』我故意建議她問在地毯玩耍的弟弟。

『不要說我在那里﹖』哥哥沉不住氣﹐馬上欲蓋彌彰。

妹妹一聽他的聲音﹐立刻找到他藏在被里。

『笨蛋﹐弟弟都不會講話﹐怎會說你在那里。』我提醒哥哥。

『哦哦﹗﹗』哥哥懊惱地在床上頓腳。

2010年7月16日 星期五

爸爸抱抱

小帥還未滿九個月﹐到處爬爬抓抓吃吃﹐把人當靠山學站立行走﹐這兩天的口頭禪是﹕『爸爸抱抱』。

昨天午餐時﹐爸爸還質疑﹕〝爸爸抱抱〞可能是他表示要睡覺﹐因為他每次睏了會講這四個字。他最大的享受是爸爸抱在懷里搖著睡。

話才說不到一會﹐他馬上嚷道﹕『爸爸抱抱』。

爸爸從座椅把他抱起﹐他馬上樂開懷地笑了。證明真的是要爸爸抱抱﹐不是表示要睡覺。

三更半夜他獨自爬起來﹐坐在床上嘰哩呱啦﹗我餵完奶後﹐他又嚷﹕『爸爸抱抱』。

沉睡中的爸爸一聽到﹐馬上起身抱抱搖搖。

這幾天早上看到女兒會叫﹕『姐姐』。

今早女兒開心地道﹕『弟弟會叫我了。』

大兒子聽了〝哦哦〞不甘心地道﹕『弟弟﹐叫哥哥﹐我會給你廿鎊。』

一整個早上﹐大兒子一直在小帥身邊周旋地教他叫﹕『哥哥﹐哥哥﹐叫哥哥』。

小帥沒甩他﹐一聲也不響﹐大兒子負氣地叫﹕『你不叫我﹐我不給你廿鎊唷﹗廿鎊唷﹗』

『你每次對弟弟講〝依依哦哦〞的垃圾話﹐所以弟弟以為你只會聽垃圾話。』我戲謔他。

他又氣又懊悔。

2010年7月10日 星期六

哦﹗妳很 sexy

前陣子老大問我﹕『sexy是什麼﹖』

『是女孩子的打扮會令你想抱他﹑想吻他。』我對他作這番很抽象的解釋。

佻皮的他馬上用雙手像麥當娜那樣﹐從上到下地撫慰身體感性地道﹕『sexy。』大概是模仿學校同學的動作。

這兩天天熱﹐我穿吊帶衣裙﹐他瞧見馬上對我以很柔又帶磁性地道﹕『se---xy』 兩個字音拉得長長地。

小帥學樣

問老大叫弟弟〝小帥〞還是〝小鈞〞好﹖

『小帥好。』老大馬上道。

『帥是很handsome﹐也是general 將軍的意思。』

『那很好﹐那就叫小帥好了。』

小帥近來學會拍手﹐很可愛。只要對他說﹕『 弟弟拍手。』他會樂呵呵地拍手。

沐浴時﹐他會用小杯子盛水傾水﹐雙掌潑水。有時﹐我用手掌輕敲床面﹐他也有樣學樣。

這兩天看到我弄吃的﹐他還會用雙唇開閉作勢要吃。

小帥也與哥哥姐姐一樣﹐老愛喚﹕爸爸。

每次睏了﹐他會﹕『八巴把爸爸拔叭… 』地叫﹐尋找爸爸的蹤影﹐要爸爸抱著晃他入睡。

我身體怎麼那樣不好

老大吃東西總是囫圇吞食﹐每次吃完後會訴說胸口疼。

那天在KFC 吃了三個 hot wings﹑半粒漢堡﹑一小塊炸肉及一堆薯條﹐食量比爸爸還大。吃到最後﹐說他不舒服﹐馬上要吐。

我帶他去廁所吐﹐他吐完後一邊暗泣自艾自怨地道﹕『我身體怎麼那樣不好﹖』

聽了覺得又心酸又好笑。

『你吃東西沒好好咬才吞﹐又吃那麼多。肚子像plastic 袋那樣﹐一直撐就會撐壞撐破。』

『哦﹗我身體為什麼那樣不好﹖』他還是一把眼淚地控訴。

我要買real gun

兒子有天心血來潮道對我說他要買一把real gun﹐可以殺人。說完還哈哈冷笑兩聲。

不一會馬上自個上網在google搜尋 “real gun” 。各種各式的槍馬上充斥在網上﹐他逐一地研究哪一把好。

我對他說﹕『real gun 要申請準證才可以買的。』

『為什麼﹖』

『如果每個人都可以隨便買槍﹐那不是很危險嗎﹖大家像你一樣生氣就拿槍去殺人。』

『哦﹗為什麼還要申請﹐我要一把real gun 呀﹗』

他逐一地看槍型﹑名字﹑價格﹐我覺得這小孩太暴力了。

如果真的讓他買到槍﹐第一個被射殺肯定是我﹐因為媽媽最會凶他。

可以拿去換錢

現在金價暴漲﹐電視常有turn gold to cash 的廣告。

有次女兒看了對我說﹕『媽媽﹐我有很多 jewellery﹐可以拿去換錢呀﹗』

我對她說﹕『他們要的是gold﹐是金。你的不是金。』

她生氣地說﹕『是呀﹗他說 jewellery﹐我有呀﹗﹗』

她聽得懂英文﹐可是對於全文是一知半解﹐徜偌再解釋也形同雞同鴨講。

『你收起來﹐以後給你的女兒。』我只好轉個彎。

『不用呀﹗拿去換錢給妳。』她很慷慨地教議。

『謝謝﹐媽媽還有錢。你拿去換也換不到多少錢。』

『那好﹐我收給我的baby。』她噘噘似無奈地接受。

2010年7月1日 星期四

路邊的野花不要採

女兒像我﹐很喜歡外面的花花草草﹐外出時看到賞心的花﹐會彎腰或蹲下來欣賞。

以前她要採﹐我對她說﹕妳採了它﹐它就會死。妳明天經過這里就看不到它。而且﹐妳採了﹐別人也沒機會再看它。

後來﹐她每次路過她知道有花的地點﹐會像老朋友那樣去探訪。

『媽媽﹐那朵orange的 flower 還在。』

『媽媽﹐那邊有purple colour 的小花。 』

『那朵 pink colour 的 flower 不見了。』

對於路上的小花﹐她如數家珍。每天上學的樂趣就是一路尋花探幽。

昨天﹐我特意繞道到公園去摘了七種不同花色的花朵﹐要讓女兒沐浴。因為自從有了小兒子後﹐女兒很會爭風吃醋﹐性格越來越強硬。我媽媽在我懷孕時已對我說她是在“爭花”﹐教我如此做法才能讓她乖巧。

緣由時常叮嚀女兒﹕路邊的野花不要採。然而﹐如今我又沒以身作則﹐只好對她說﹕『媽媽採這些花是要給妳沖涼﹐要妳乖。這七種不同的fairy flower 會幫妳去掉魔鬼。』

這口吻有點惑眾鬼神﹐可瞧她開心地花浴﹐自我陶醉自己是花仙了﹐那些野花犧牲的有代價。

兒子大嚷﹐他也要這樣用花沖涼。

2010年6月29日 星期二

公主變乞丐

昨天早上讓女兒穿了一襲白色連身裙上學﹐我叮嚀她﹐吃東西和玩耍時﹐手骯髒不要擦在衣服。

她乖巧地承諾。

接她放學時﹐一瞧見她﹐我簡直氣炸了。

滿身髒兮兮﹑濕漉漉﹐連鞋襪都可以擰出水﹐最糟的是﹐她那雙深紅色的皮鞋遇水會脫色﹐把全身上下染成一片通紅﹐遠看似在流血。

上星期四已經有過一次這樣紅彤彤“落湯雞”的慘樣。我已告誡她﹐可以玩水﹐不過一定要去換 PE kit 的衣服及鞋襪。

狠狠地修理她一頓﹐對她說﹕『你們班上還有誰比妳更髒。』

女兒低頭不語。

爸爸下班回來﹐我對他說﹕『早上把一名高貴的公主送去學校﹐放學接回來的是一名髒透的乞丐。』

爸爸說小孩子就是這樣啦﹗﹗

想想﹐自己對小孩是以大人的標準去要求。難怪小孩們都喜歡的爸爸﹐連小兒子看到爸爸也一頭猛撞過去。

2010年6月19日 星期六

Bowling 很 boring

女兒昨晚參加同學在保齡球場舉行的生日會回來﹐我問她好玩嗎﹖

她搖頭說﹕『Bowling 很 boring﹐每個人要 take a turn 。』

她覺得還是去play zone 比較好玩﹐可以在游樂區里盡情盡興地跑跳彈滑。

2010年6月18日 星期五

小香蕉人

我在英國最討厭對著黃皮膚的小孩說英文﹐偏偏這群小孩老愛對著同膚種的人﹐即使是父母也捲舌堆洋腔。

我更厭惡那些 kiasu 的父母﹐以半桶水的英文艱辛地對孩子講“鬼話"。

他們也許怕輸在起跑點﹐也也許想入鄉隨俗被同化。

然而﹐我親耳聽到一些講英文的印度朋友的孩子﹐滿口英文是印度腔﹔還有一些新加坡朋友的小孩﹐說的是新加坡式的Singlish﹐這些父母反讓孩子輸在起跑點。

入鄉隨俗﹐難道往後老了﹐還得絞盡腦汁去咬文嚼字與被同化的孩子﹐甚至不諳中文的孫子對談嗎﹖

在英國十幾年﹐認識了許許多多來自中國﹑馬來西亞﹑新加坡﹑台灣﹑香港的華人﹐只有一位來自北京的朋友﹐和我們一樣兩夫妻雖懂英文﹐卻以中文與孩子交談。其他的家長不知是故意遷就小孩﹐還是有心裁培下一代成為道地的BBC﹐夫妻是用中文交談﹐偏偏與孩子卻是用英文對談﹖

我曾一再不厭其煩地問他們﹐為什麼不對小孩說中文﹖

一位把兩個小孩洋名〝丹寧”和“歐文”譯為中文取名的家長對我說﹕『唉﹗看他們說中文那麼辛苦﹐很可憐。』

我很想對他說﹐以後你老了﹐會更可憐。但沒有必要潑人家冷水﹐滅他人志氣。

另些父母乾脆推說不知道為什麼﹖﹖或者只是偶爾講﹐還說小孩聽得懂中文啦﹗

甚至這里的中文學校﹐中文老師用英文授課﹐簡直是不倫不類地教。真可笑﹗這群小孩聽得懂中文﹐就是很不屑講﹐老師大概想借機磨練英文會話吧﹗

上個月一位離島的朋友帶兩歲的兒子來﹐我們全部用中文交談﹐惟必須對那小孩講英文。

我對他們夫妻直言道﹕『有天把孩子帶回馬來西亞﹐難道全部長輩公公婆婆﹐都得用英文與他溝通嗎﹖﹖』

最近與我女兒同班的一位中國孩子﹐每天開口都講〝鬼話”。聽到有夠煩﹐很討厭。五歲多了的他﹐連一些生活上的話都講不好﹐口齒不清﹐不會表達。

我對他媽媽說﹕『你再不制止他講〝鬼話”﹐改天他與你雞同鴨講。』

那位慫恿他講〝鬼話”的阿嬤(是他媽媽的乾媽﹐馬來西亞人﹐受英文教育)卻說﹕『不會的啦﹗他知道他父母不會英文。他常說﹕They don't know。』

反正﹐從那小孩講英文那種很鳥的神態﹐我可以預知這小香蕉人往後肯定是不講中文﹐卻藉以英文來抬高自己。

每次看到女兒與他又講英文﹐我都忍無可忍地對我女兒說﹕『妹妹﹐你們兩人再講英文﹐我就打。華人講華文﹐不要人不人﹐鬼不鬼。』

爸爸今天開車接他們倆人﹐從同學的生日會回來後對我說﹕『Jeffery 只會講英文﹐不講中文。他的爸爸媽媽不懂英文﹐為什麼讓他在家講英文﹖再過兩年﹐他更不肯講中文了﹐以後要怎麼溝通﹖』

我說﹕『我對他媽媽講過了﹐可是人家沒覺得不妥。』

再回想在馬來西亞﹐一些英文半桶水的朋友﹐也是開口閉口對小孩說﹕〝 see TV, eat roti, drink susu〞 這些 rojak 的英文會話。

很多家長所有的對話都是現在式﹐沒有過去式或未來式﹐試問小孩又如何贏在起跑點﹐這些家長反倒是揠苗助長﹐讓孩子”死“在起跑點。上樑不正﹐下樑當然也歪啦﹗

刊載於光華日報副刊﹕
http://www.kwongwah.com.my/supplement/2010/09/17/1.html

2010年6月16日 星期三

family 是可以欺負的呀﹗

那天兩個小孩上學放學都很乖巧﹐我獎賞他們每人一粒巧克力的 kinder egg。 兒子從一盒三粒中選了一粒﹐後來猶豫一會又放回盒子﹐拿了另一粒。

不一會﹐女兒選了兒子剛放下的那粒 kinder egg。

兒子吃了巧克力蛋殼﹐打開里面的橢圓塑膠筒﹐里面的玩具是Shrek status。他很失望地連聲嘆氣﹕『哦﹗哦﹗﹐垃圾東西﹐status吧了。』

妹妹打開她的橢圓塑膠筒﹐是一艘小帆船。兒子瞧見馬上對妹妹說﹕『妹妹﹐我們swap﹐好不好﹖ 』

妹妹拒絕﹐他很氣﹐然後竟然哭了。一邊哭﹐一邊罵妹妹不跟他換。

我生氣地問他﹕『如果是別人拿到﹐你怎麼辦﹖而且﹐剛才先給你選。』

『family 是可以欺負的呀﹗』他竟口出遜言。

他還不甘願地哭叫地怪為什麼那麼不lucky?

『那我們不要跟你做 family了。』我氣得對著他罵。

2010年6月14日 星期一

Hello Kitty

女兒很喜歡一切小女孩的東西﹐尤其是粉紅系列的飾物。

有次她叫我買 Hello Kitty 的玩偶給她。

我對她說﹐我有一對Hello Kitty 的結婚玩偶存放在馬來西亞婆婆家﹐以後回去拿給她。

她很乖巧地說好﹐還不忘叮嚀我不要忘記哦﹗﹗

有時在市場上看到Hello Kitty 的玩偶﹐她會想起我答應給她那一對結婚玩偶﹐又一再提醒我﹕『媽媽﹐你不要忘記哦﹗﹗』

2010年6月5日 星期六

都死了﹐不用浪費錢

兒子昨晚突然跑來對我說﹕『哼﹗媽媽你都不strong﹐外公死你哭。哈哈。。。』

『外公是我爸爸﹐死了我當然傷心。』

『那你為什麼哭﹖』

『像我打你﹐你會很傷心﹐然後哭﹔妹妹不像你﹐妹妹會因為很痛才會哭。媽媽的爸爸死了﹐當然很傷心﹐很傷心所以哭。』

『哈哈﹐你不strong﹐你會哭。』兒子有時無聊﹐喜歡故意找砸。

『那我死了﹐你會不會哭﹖』我哭他。

『不會。』他佻皮地睜著雙眼﹐以肯定的語氣。

『那爸爸死﹐你會不會哭﹖』

『會。』他不假思索馬上地答。

『那一樣﹐你的爸爸死﹐你也會哭。』

『哦﹗那我不會。』他不肯示弱。

『媽媽死﹐你要燒媽媽﹐還是要像埋外公那樣﹐埋媽媽﹖』

『我要燒你。』他馬上用很狠的表情道。

『哦﹗為什麼﹖』

『不用那麼麻煩﹐燒掉就好。』這小子很無情﹐一把火燒掉省事。

然後他又問﹕『媽媽﹐外公睡在里面那個 box 叫什麼﹖』

『叫棺材。』

『要多少錢﹖』

『很貴。』

『那要多少﹖』

『外公那個棺材我們買最好的﹐好像三千還是五千﹐媽媽忘了。』

『那是誰的錢﹖』

『外公自己留下的。』

『為什麼不用你們的錢﹖』

『因為外公自己有留下的錢。』

『為什麼要買最好的﹐都死了﹐不用浪費錢。』兒子語出驚人。

『因為那是外公最後的家﹐不要讓它那麼快壞。』

『為什麼怕它會壞﹖』

『壞了外公就沒有家。』

『為什麼會沒有家﹖』

『因為沒有東西可以保護他。』

『為什麼要有東西保護他﹐都死了﹖』

『沒有東西保護他﹐會很可憐。媽媽死了﹐你會不會買棺材給媽媽﹖』

『好﹐我買最貴的給妳。』

『要燒的﹐就不用買那麼貴。』

『為什麼﹖』

『反正都燒掉﹐就不用浪費錢。』

『媽媽﹐那你有沒有外公以前的照片。』很會掰的兒子又有新的話題。

『沒有。』

『為什麼沒有﹖那我怎樣知道以前的外公。』兒子很不解地問我。

『以後回外婆家再給你看照片。』

『哦﹗要等以後。』耍寶完後﹐他跑去找爸爸玩了。

2010年6月4日 星期五

因為妹妹是girl

叫女兒過來讀公公的留言後﹐我問她﹐知不知道公公為什麼不喜歡你﹖

『因為妹妹是 girl﹐沒有“叫叫”。』兒子馬上搶答。

『公公說你脾氣壞。』我對他解釋。

『公公喜歡哥哥。』女兒道﹕『公公是哥哥的﹐婆婆是我的。』

『哥哥﹐公公為什麼不喜歡 girl﹖』我問兒子。

『因為公公有很多girl 了。』哥哥又來亂蓋了。

『公公哪里有很多girl﹖ 亂講。』我罵他。

『哈哈。。。Ali-baba。。。。』兒子又來胡說八道地講 Ali-baba。

你說你忘了

昨天我沖兩瓶ribena 水給一對兒女﹐女兒一口氣喝完﹐要哥哥倒一點給她。

我看他們打開瓶蓋﹐交代他們下次不可以打開瓶蓋﹐不然溢倒在地上我一定打。

午後﹐女兒在威妮小熊的帳篷里叫﹕『媽媽﹐ribena 倒了。』

我跑進瞧﹐糟了﹐整瓶水倒溢在帳里的抱枕。我又有事可忙了。

清理及洗滌所有的抱枕袋﹐把所有的抱枕拿到屋外太陽底下晒﹐我把女兒叫過來質問。

『媽媽早上是不是有交代過你不可以打開瓶蓋﹖你為什麼打開﹖』

女兒知道我非打不可﹐怯嚅嚅地道:『因為我喜歡玩。』

『妳喜歡玩﹐你知不知道你把水倒出來﹐我要弄多少東西﹖過來﹐我要打。』

在旁的哥哥看我要打妹妹﹐眼睛閃一閃地道﹕『妹妹﹐你應該說你忘記了。』

哥哥詭計多端﹐以為說忘了我就不會打。

2010年5月25日 星期二

寫1 到 10

女兒會寫1 到 10 的阿拉伯數字﹐但會把 7 和 9 寫反。

有天我叫她 寫 1 到 10 給我看。

不消一分鐘﹐她拿著紙對我說﹕『媽媽﹐我寫好了。』

我看紙上面只寫 1 和 10﹐問他﹕『我叫你寫1 到 10﹐ 為什麼只寫1 和 10﹖』

『對呀﹗那是1 ﹐那是 10。』女兒一邊指著數字解說。

『我是要你寫 1 ﹑2 ﹑3﹑4 ﹑5 ﹑6﹑7﹑8﹑9﹑10 。』不知該服了她的理解能力﹔還是服了他的懶勁。

『哦﹗那麼多﹐我不要寫﹖』她馬上又發小姐脾氣了﹐把紙和筆丟在桌上。

你也像哥哥那樣賣魚了

有天兒子不借妹妹橡皮擦﹐爸爸說﹕『哥哥﹐你是賣魚。』

兒子滿頭霧水地問爸爸為什麼﹖

『因為你 selfish ﹐就是sell fish。』爸爸以諧音嘲諷兒子。

『哦﹗你那麼厲害﹗』兒子覺得爸爸很有創意地贊賞。

那天在Burger King 妹妹不sharing 牛奶喝﹐爸爸又嘲笑道﹕『妹妹﹐你也像哥哥那樣賣魚了。』

『我沒有賣魚﹖』妹妹氣嘟嘟地澄清。

『那你不給哥哥喝牛奶是不是selfish ﹐sell fish 就是賣魚。你是不是賣魚。』爸爸解釋。

『我不要喝哥哥的口水。』女兒還是不賣賬﹐一張臉拉得長長﹐比包青天的臉還黑。

2010年5月21日 星期五

King Arthur


兒子學校今天扮書中人物的造型﹐他扮King Arthur﹐女兒扮花仙。

放學時﹐我與爸爸帶小兒子一起接他們。

看到我們﹐他高興地告訴我們﹐他拿了最佳造型獎﹐有一張獎狀及一本 Horid Henry 的書。

爸爸估計老師評選他獲獎﹐是因為全身造型都是我們自己手工制作。

他興緻勃勃地告訴我們﹐明年他要扮Roman soldier 了。

爸爸說﹕『Roman soldier 和 King Arthur 的造型大同小異。』

兒子原本要扮白雪公主里頭的小矮人﹐我對他說要塞很多東西扮大肚腩﹔後來爸爸建議他扮King Arthur, 同時花了三天兩夜的時間﹐負責他所有的造型。用了厚紙皮先後弄了鐵盾﹑護身鐵甲﹐頭盔﹑及長劍﹐才大功告成。

兒子回到家﹐馬上靜靜地坐在一角看那本獲獎的書。大概花了15分鐘的時間一口氣看完後﹐走到另間廳道﹕『爸爸﹐我看完了﹐送給你看。』

『你看完了收著﹐以後可以留給你的孩子看。我們是一家人﹐書可以一起分享。』爸爸對他說。

不久﹐他又把書拿給我﹕『媽媽﹐這本書你也可以看。』

『好﹐我有時間再看﹐謝謝。』很難得他會推薦書給大家看。

2010年5月17日 星期一

口吃﹖滔滔不絕﹗﹗

兒子這幾天口吃得很厲害了﹐說一個﹕〝我〞﹐可得拉到七﹑八個我才能接下話。

講一句話﹐我們聽到都快瘋了。問我們﹕『誰誰誰誰誰。。。。贏﹖』兩句話﹐也得搞半天才擠出來。

爸爸也說他頂不順了﹐兒子講一句﹕deal﹐也拉到七聲八調才結束。

我說我聽得頭疼﹐耳朵好像蜜蜂在嗡嗡叫般難受。

他自己也說學校的同學都在笑他。

我們叫他想好了再說﹐他就是性急﹐然後提高聲調﹐越講越急﹐也越扯越糟。

女兒有時也學我一樣﹐問他到底有幾個我﹖﹖

哥哥是口吃﹐聽到耳朵都快出水了。

女兒則是每天很可以東拉西扯地滔滔不絕地再講﹐最糟的是他老愛柔順地一句﹕媽媽﹐講下一句又再很溫順地﹕媽媽﹐聽她那麼乖巧地叫﹐逼得我要應諾﹐不能馬上叫他閉嘴。

我對爸爸說女兒可以當現場直播記者﹐夠會掰﹐不會冷場﹐不會語結。

哥哥吃頓飯﹐要問﹕『媽。。。媽媽﹐sal sal sal mon貴貴貴貴不貴﹖』

我說很貴﹖

『為為為為什。。。麼很很很。。。貴﹖』他好像被飯咽到扭扭脖子﹐好不容易才再擠出話來。

『馬馬馬。。來來西西。。亞有沒。。沒有 sal sal mon ﹖』

女兒卻不甘寂寞也在講﹕『媽媽﹐今天我在school。。。。。』

哦﹗我受不了了﹐馬上喝令﹕『不要講了﹐吃飯。吵死了﹗﹗』

『我我我我要要知知道 sciences 呀﹗﹗』

『我說吃飯不要再講了﹐誰再講就不用吃﹐下去。』我真受不了兩張小嘴的轟炸。

朋友阿月的一對兒女﹐與女兒同齡的兒子不愛講話﹐講話也是結結巴巴﹔她的女兒三歲多了﹐最近才剛會叫媽媽。她每次看到女兒口沫橫飛流露出羨慕的眼神道﹕『看到都流口水。』

我卻對他道﹕『如果你女兒那樣﹐你一定嫌他煩。我每天都被吵死了。』

有時嫌兒子煩﹐要落得耳根清靜賄賂他不講話十分鐘﹐或到達目的地﹐我給他50P或巧克力﹐他還會說﹕『哼﹗那麼少吧了﹐我不要。』

給你吃﹐我不吃

我問女兒要吃有巧克力的甜甜圈嗎﹖

她柔順地說﹕『媽媽﹐給你吃﹐我不吃。』

『應敢是﹕我不吃﹐給你吃。』我糾正她。

瞧﹗講者無心﹐聽者有意。小孩單純的世界﹐快被我刻意的語言挑衅給污染。

女兒原無其意﹐也不懂這兩句話前後講的涵意之天淵差別。

2010年5月8日 星期六

你及哥哥都痛

大兒子放學回來﹐又來使壞了。

他便當沒吃﹐我沒賞他冰淇凌。眼看著妹妹因為吃完帶去學校便當里的三文治﹐吃著他嘴饞的冰淇凌﹐他開始發狂亂喊亂叫。

後來﹐被罰坐在樓梯間。然而﹐兒子還是很不情願地蹬腳。

爸爸再也忍不住地問他﹕『你以為你school回來很大呀﹗一直做壞事﹐給果被打﹐誰痛﹖』

女兒很雞婆地隔著廚房大聲回話﹕『你及哥哥都痛。』

『妹妹﹐你靜下來。』爸爸氣急敗壞地命令。

我聽在耳里﹐心里捺不住地在竊笑。

為什麼不叫Gordon Brown

大兒子洋名叫Gordon﹐上星期我問他知不知道英國有位叫 Gordon Brown 的人?

『我知道﹐那是Prime Minister。』

『你是Gordon Wong, 他是 Gordon Brown。』

『哦﹗為什麼我不叫Gorodn Brown。』兒子想沾名人的光。

『因為你爸爸姓Wong﹐不姓Brown。』

『為什麼爸爸姓Wong﹐不姓Brown?』

『因為你爸爸的爸爸姓Wong。』

朋友聽罷﹐笑言 Gordon Brown好景不長了。

2010年5月4日 星期二

kiss我

女兒很會撒嬌﹐臨睡前要爸爸kiss。 然後媽媽也要kiss﹐還有弟弟沒有kiss 。

有時﹐我故意說﹕『好呀﹗我kick 妳。』

機靈的哥哥馬上借刀殺人要踢她。

她有個sleeping beauty的床褥﹐我笑說他是sleeping beauty﹐要等到prince來才可以起來。

『那我要睡多久﹖』

『等到prince來kick妳。』

『是kiss﹐不是 kick 。』她嘻哈哈地糾正我。

弟弟﹐幫我打

小兒子才六個月﹐我總覺得他很聰明。

出世不到一星期﹐我幫他把尿﹐對他說﹕『弟弟﹐小便啦﹗』

他馬上尿尿。

今年元宵前夕﹐不到四個月的他自己躺坐在車座椅叫﹕『罵罵。。』

爸爸說他在叫我﹐我說﹕『不可能﹗』

我們討論可能表示要吃東西﹐可是我沒教過他這。因此爸爸斷定那是叫我。

因為﹐我常對他說﹕『我是媽媽﹐你是弟弟。』

翌日﹐他真的對著我再叫﹕『罵罵。』

一直到今天﹐他再也沒叫﹕〝罵罵〞

有時﹐他哭鬧﹐我罵他。他會馬上停止﹐不哭也不鬧了。

不到三個月時﹐對他說﹕hi five﹐他會伸出手掌。

這幾天﹐我抱著他在打bejeweled blitz﹐給他另台沒插線的鍵盤﹐對他說﹕『弟弟﹐幫我打。』

他會很賣力﹑很認真地十隻敲打鍵盤﹐很可愛。

昨晚臨睡前﹐我教他kiss 我。結果﹐他湊進我的嘴﹐給了我滿口的口水。

2010年4月30日 星期五

兌不兌﹖

女兒很愛講話﹐什麼都要插口。不管她知不知道﹑是不是她的事情﹑問了上百次﹑對或是不對﹐她都要發表﹐然後再反問妳﹕『兌不兌﹖』

她把〝對不對〞﹐說成〝兌不兌〞﹖

『媽媽﹐妳要煮飯了兌不兌﹖』

『我穿這樣很好看﹐兌不兌﹖』

『哥哥明天是friday﹐兌不兌﹖』

『媽媽﹐妳與爸爸再結婚﹐才又生下弟弟﹐兌不兌﹖』

『爸爸你是engineer﹐你的公司是Siemens﹐兌不兌﹖』這個問了N次以上。

『弟弟﹐不可以吃襪子。媽媽﹐弟弟不可以吃襪子﹐兌不兌﹖』

『媽媽﹐妳和爸爸結婚﹐所以爸爸是妳的老公﹔我跟哥哥結婚﹐哥哥就是我的老公﹐兌不兌﹖』

所有的句子後面﹐反正她有本事組串成﹕兌不兌﹖

沒關係﹐我幫他種﹐我不吃

女兒最近總是在浪費時間。無論吃飯﹐睡覺﹑穿衣﹑上廁所﹑沖涼﹑讀書。舉凡要她做的東西﹐她都不甘願地爬著去。然後一直拖拖拖在做﹐再一邊叫﹕『我不要﹑我不要。』

昨晚我叫她上廁所﹐她又再鬼叫﹕『爸爸﹑爸爸…』

孩子們都把爸爸當做救星。

這幾天﹐連脾氣很好的爸爸也忍不住性子﹐生氣地告訴她﹕『妹妹﹐妳現在馬上跟我上去大便。』

她還是一直在叫﹕爸爸﹑爸爸。。。

我氣得似趕牛的把她趕上廁所坐馬桶﹐她已連續四天沒大便了。

她四肢著地爬上樓後﹐還是不甘願地叫﹕『爸爸﹑爸爸﹐我不要大便。。。』

『妳再不乖﹐明天我叫那朋友來接走妳。妳去幫他種菜。』

她眨眨眼﹐佻皮地道﹕『妳在騙我。』

『我上次不是跟你說過了嗎﹖有個朋友要你。你喜歡 watering﹐你去幫他種菜。』

『沒關係﹐我可以幫他種菜﹐但是我不喜歡吃。』她不喜歡吃菜﹐所有青色的蔬菜都不碰。

『你以後沒有pizza﹐chips可以吃。』

『那他們吃什麼﹖』

『吃飯﹑麵呀﹗』

『你騙我。我們也是吃飯﹑吃麵。那他們也會有pizza﹐chips﹐對不對﹖』

看來﹐我這招不管用了。

以前﹐她還會哭著道﹕『媽媽﹐ I love you。我會改。』現在則在跟我討論劇情般。

那是垃圾

兒子生日前兩天﹐我在廚房忙著﹐女兒跑過來向我要一張從店買來的生日卡。

『你自己畫一張卡送給哥哥呀﹗』我建議。

『我畫了呀﹐哥哥說那是垃圾。』女兒顯出很無奈的神情。

『那你就不要送他。』

『我沒有買birthday present給哥哥﹐我要送他一張卡呀﹗』心地善良的女兒求我。

我給了他一張生日卡﹐她寫了後﹐日夜拿著抱著睡了兩晚﹐結果整張卡片弄得皺皺的。

哥哥讀那張卡片﹐還是嫌棄。

爸爸忍不住道﹕『人家給你東西﹐你收下講謝謝就好。』

妹妹﹐你要給我廿鎊

兒子生日那天﹐一直嚷叫妹妹﹐必須給他廿鎊。

我說他獅子開大口﹐問妹妹生日他有沒有給妹妹廿鎊﹖

『我給他我的sheep-sheep 了呀﹗』

『你把舊的﹐不要的東西給人﹐然後要人家給你廿鎊。你不害臊﹖』我說他。

『因為我生日呀﹗他一定要給我廿鎊。』他臉不紅﹐心不愧地答。

『他又沒欠你﹐也沒答應要給你。為什麼〝一定要〞﹖』

『你給我廿鎊﹐妹妹也一定要給我廿鎊。』

『那你去叫銀行一定要給你一萬鎊﹐因為今天是你生日。』

他還是一直叫妹妹〝一定要一定要〞給他廿鎊﹐似大耳窿討債嚷嚷叫叫了一整個下午﹐爸爸再也“頂不順”罵道﹕『你再叫妹妹給你廿鎊﹐我就扣你廿鎊。』

『今天我生日呀﹗我要你們給我double 再 double presents。』

『人家要給不給你都可以﹐不是一定要給。而且要給多少你也不能逼。』爸爸道。

『我生日﹐我要妹妹給我廿鎊。』他還是堅持他開的生日禮物的價格。

『你再講﹐我拿你的廿鎊給妹妹。』爸爸被煩到氣炸了。

『#&*%▽☆◎』他還是心不甘情不願地在低喃。

2010年4月20日 星期二

你們都要聽我的

兒子很期待他的生日﹐昨晚叫他上樓就寢﹐他很不情願﹐一邊步樓階一邊霸道地道﹕『我生日時我最大。我說什麼﹐你們就要做什麼。我叫你打自己﹐你就要打自己。』

我笑說他在發夢。

這小子大概被打罵多了﹐有種很想報復的心態﹐想趁生日實現。他以為生日就可以作王呀﹗

我要成princess

女兒五歲生日﹐臨吹蠟燭我們叫她許願。

她很不好意思地道﹕『我要成princess。』

我對她說﹕『爸爸媽媽不是king 和 queen﹐妳要成為princess﹐只有嫁給prince才可以。』

2010年3月24日 星期三

生日快樂﹗

上星期一我生日﹐故意問老大要送什麼禮物給我。

他馬上到樓上拿了一張廿英鎊要給我。

『媽媽不要。』我有點意外他出手如此大方。

『那你要什麼﹖』

『我要diamond。』我故意唬他。因為他知道鑽石很貴。

『diamond要多少錢﹐我沒有錢買。』他有點為難了。

『我用你銀行的錢買就可以了。』

『那要多少錢﹖』

『你銀行的全部錢應該夠。』我故意說。

『那你去買。』他又把廿英鎊遞給我後跑掉了。

爸爸常反駁我認為老大靠不了的想法。他認為這個兒子也會很孝順﹐不會〝錢錢〞計較。

這次的表現﹐令我生日感到真快樂﹐也著實令我樂觀地瞻望“老景”。

羊﹑雞和牛的故事

那天對女兒說﹕『小牛長大後會保護小雞﹐不讓小羊欺負。』

蘭心慧質的女兒馬上意會道﹕『弟弟長大會保護我。』

耳尖的老大馬上哦哦叫。

『小羊是壞人﹐喜歡欺負人﹐對不對﹖』我又指桑罵槐。

『不會﹐不會﹐小羊也是好人。』

『The sheep is a shit﹐對不對﹖』我又道。

『對對。。』女兒最會與我唱雙簧。

『我不是。』老大以背擠我背來撒嬌了。

『弟弟﹐哥哥sheep是好人哦﹗』老大告訴我懷里的老么。

我要去space

昨天隨意問老大及女兒﹕『你們想去中國﹑馬來西亞﹑還是美國﹖』

『馬來西亞』女兒馬上接口。

老大歪頭歪腦想了一會﹐搖頭道﹕『我要去space。』

『回去馬來西亞看婆婆好。』女兒道。

『太空你去不了。』我潑兒子冷水。

『為什麼﹖』

『很貴呀﹗你沒那麼多錢可以去。』

『那一架rocket 要多少錢﹖』

『很貴很貴﹐你一世人不吃不喝也買不起。』

『那要多少錢﹖』兒子還是不死心地追問。

『我不知道。』

『爸爸﹐rocket要多少錢﹖』兒子跑去問爸爸。

『很多billion。』爸爸道。

『那要幾個billion?』

『要很多很多的 billion。』爸爸又答。

『那是多少錢﹖』兒子又問。

『沒有辦法算的billion。』

『哦﹗』兒子失望地叫。

2010年3月12日 星期五

我不買laptop給妳

昨天接一對兒女放學﹐哥哥又來信口雌黃了。

『妹妹﹐我以後買一台laptop給妳﹐好不好﹖』哥哥不知怎地要討好妹妹。

『好。』妹妹也不特別信以為真地附合道。

『我在laptop幫你裝可以◎☆★◇□#※。。。』他在滔滔不絕地說﹐我懶得聽他唬爛。

晚上﹐妹妹不聽他的指示﹐他馬上喝令道﹕『我不買laptop給妳。』

『你騙肖啦﹗你這個小氣鬼才不會買給他。你自己還不是一直吵要爸爸買台laptop給你當7歲的生日禮物。』我看不下去﹐當面斥穿他的〝虛情假意〞。

與爸爸聊起這事﹐爸爸沒那麼悲觀地道﹕『以後的事誰知道﹖你每次都說他不會買﹐是在打擊他﹐不是在鼓勵他。』

把屎當石

前天接女兒放學﹐牽她手後我推推眼鏡﹐竟覺糞味在手。

後來發覺是手套傳來的異味。然後﹐發現女兒兩個粉紅的手套有黃黃的沾漬。

『妳的手套是不是弄到大便﹖』我問女兒。

『我不知道。』女兒不敢正視我。

『怎會不知道﹖妳不要騙我。』

女兒沉默一會﹐幽幽道﹕『playtime的時候﹐我以為是stone﹐所以撿起來。』

『我每次對妳說﹐除了錢﹐地上有什麼東西都不可以撿。妳就不聽媽媽的話﹐喜歡撿地上的東西起來。』

她嘟著嘴不敢正視我。

『要不要我對妳老師說妳把 shit 當成 stone﹖』

『不要﹐不要。』她馬上央求。

這樣傻的唷﹗

近來我們一家老少﹐都沉迷在 facebook里頭的 bejeweled blitz 遊戲。

由於只有我和爸爸有facebook﹐兒子進入我的面子書里玩。

他玩不到一星期﹐玩出竅門來了﹐分數節節上升﹐幫我打到超過一百千﹐比爸爸自己自力更生的分數還多。而我﹐則是這兩天才開始玩。

昨天爸爸不甘落後﹐要追上兒子幫我創下的分數。在旁觀看的兒子很〝雞婆〞地跑到熒幕前告訴爸爸要如何打﹐擋住了老子的視線。

『走走﹐是我在玩﹐你不要擋住我。』爸爸氣急敗壞。

〝嘟嘟…〞預示一分鐘將屆的聲響開始催促﹐兒子又很〝雞婆〞來開示爸爸。

『不要擋住我。』

爾後﹐爸爸生氣地把坐在一旁的兒子推到身後﹐警誡他﹕『你再出聲﹐就上樓睡覺。』

兒子眼看爸爸錯失四個連環﹐幸災樂禍地道﹕『唉呀﹗笨死了﹐沒有頭腦的唷!』﹑時而又道﹕『哦﹗這樣傻的唷﹗』

爸爸聽了又好氣又好笑﹐這些口吻類似爸爸在教他數學時的斥罵。兒子總算找到時機以牙還牙了。

因為妳是Snowwhite

有晚打趣地問兒子﹕『那個阿姨美﹐還是媽媽﹖』

兒子顯出賊溜溜的眼睛道﹕『妳美。』

『為什麼﹖』

『因為妳叫Snowwhite呀﹗當然是妳美囉﹗』他正氣昂然地講完。

『那給妹妹叫Cinderlla還是 Sleeping Beauty 好不好﹖』

妹妹聽此建議馬上說好﹐哥哥則一臉為難。

『Cinderalla會被人欺負﹐Sleeping Beauty 要睡那樣久﹐妳要不要﹖』我問妹妹。

『那我不要。』妹妹馬上搖頭﹐然後對我說﹕『媽媽﹐Snowwhite會被人用apple毒死呀﹖』

我一時啞口無言。

2010年2月26日 星期五

媽媽﹐我的給妳

今早上學下大雨﹐我讓大兒子及女兒各撐一把傘﹐我自己則淋雨推著小兒子的嬰兒車。

兒子問我為什麼不撐傘﹖我答要推嬰兒車﹐還有要牽他們過馬路。

他哦哦﹗然後自言自語以後要發明一種不用手拿的傘。

路途中﹐心細的女兒看我被雨淋濕了﹐對我說﹕『媽媽妳的衣服濕了﹐我的給妳。我沒關係。』說罷要把她的雨傘遞給我。

『媽媽沒關係﹐回家可以換衣服。妳衣服濕了﹐在學校又冷又濕﹐沒得換。』

她點點頭。

近來大家常曰﹕『生女兒比兒子好。』這其中不無道理﹐女兒較貼心。

2010年2月19日 星期五

不可以讓人kiss

上星期五爸爸去接小孩放學﹐在掛衣間看到女兒的男同學 Michael不斷地吻女兒。

回到家爸爸對女兒說﹕『 以後不可以讓 Michaeal kiss 妳。』

女兒不以為意地道﹕『他要Kiss 我呀﹗』

『上次媽媽不是對妳說過嗎﹖不可以讓男孩子隨便Kiss 妳嗎﹖』前幾天我才提醒她。

『可是 Michael 自己跑來kiss我。』

『妳對他說 don't kiss me﹐不可以讓他kiss。』爸爸提示她。

『Michael 沒看到你嗎﹖』我問爸爸。

『有啊﹗看到我還一直在kiss。』爸爸很生氣地說﹐對女兒再加一句﹕『以後不能讓他再kiss 妳。』

『如果他要kiss 咧﹗』

『沒有如果。再kiss 要他賠錢。』爸爸鄭重強調。

妳最老

哥哥問妹妹﹕『我們家有五個人﹐誰最大﹖』

不待妹妹答﹐我說﹕『是我。』

『錯了﹐是爸爸。』哥哥很得意地說。

『你問爸爸﹐是不是我最大﹖』

『妳是最老﹔爸爸才是最大。』兒子不甘示弱地挺他爸爸為老大。

不戴crown

女兒很愛打扮﹐有一天下午要她午睡﹐叫她把頭上的princess crown拿下﹐她不要。

爸爸對她說﹕『沒有人戴著睡覺。』

她說﹕『有啊﹗Snowwhite戴著睡覺。』

『Snowwhite是死了才戴﹐戴著for decoration。 』

女兒自語自言道﹕『我沒死﹐所以不可以戴著睡。』一邊乖乖地把桂冠從頭上取下來。

2010年2月18日 星期四

幾時結婚﹖

女兒很喜歡婚紗那樣的衣服﹐所以一直夢寐要結婚。

那天她心血來潮問我﹕『媽媽﹐我幾時才可以結婚﹐像哥哥那樣大﹖』

『哥哥比妳大兩歲而已﹖像哥哥那樣大妳會不會自己抹屁股﹖』

『我不會。』

2010年2月17日 星期三

不要說紅包拿來

年初二臨撥電話時﹐叮嚀女兒對著電話另一端的乾媽媽說『恭喜發財﹐紅包拿來』。

別扭女兒的說﹕『媽媽﹐講恭喜發財就好了﹐我不要說紅包拿來。』

撥通電話後﹐對她的乾媽媽提起﹐老友哈哈大笑說下次返馬會包個紅包給她。

這個女兒不像她哥哥那樣愛財。

那你要再給我紅包

年初二早上﹐爸爸再次警誡兒子不可以爭吵﹐不然不lucky。

他說﹕『新年已過去了。』

『還沒有﹐今天是新年的第二天。』

『那你要再給我紅包。』兒子馬上對爸爸說。

『沒有了﹐昨天已給了。』

『那不是新年﹐都沒有紅包拿了。』

2010年1月5日 星期二

先打頭

爸爸每次看電影,一旦有毆打的畫面,會教兒子: 『哥哥 ,打戰要先打頭』。

女兒也學到爸爸,一看電視畫面在打,就會叫道: 『先打頭』。

哥哥卻頑皮地唱反調道: 『先打腳』。

你像公公一樣聾的

兒子及女兒在抬摃, 妹妹問哥哥:『你有沒有聽到? 』

哥哥還在自顧自地說個不停。

女兒生氣地道: 『你的耳朵像公公一樣聾的嗎?』

公公常對他們就公公耳朵聽不到﹐如今卻被女兒解讀為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