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25日 星期二

寫1 到 10

女兒會寫1 到 10 的阿拉伯數字﹐但會把 7 和 9 寫反。

有天我叫她 寫 1 到 10 給我看。

不消一分鐘﹐她拿著紙對我說﹕『媽媽﹐我寫好了。』

我看紙上面只寫 1 和 10﹐問他﹕『我叫你寫1 到 10﹐ 為什麼只寫1 和 10﹖』

『對呀﹗那是1 ﹐那是 10。』女兒一邊指著數字解說。

『我是要你寫 1 ﹑2 ﹑3﹑4 ﹑5 ﹑6﹑7﹑8﹑9﹑10 。』不知該服了她的理解能力﹔還是服了他的懶勁。

『哦﹗那麼多﹐我不要寫﹖』她馬上又發小姐脾氣了﹐把紙和筆丟在桌上。

你也像哥哥那樣賣魚了

有天兒子不借妹妹橡皮擦﹐爸爸說﹕『哥哥﹐你是賣魚。』

兒子滿頭霧水地問爸爸為什麼﹖

『因為你 selfish ﹐就是sell fish。』爸爸以諧音嘲諷兒子。

『哦﹗你那麼厲害﹗』兒子覺得爸爸很有創意地贊賞。

那天在Burger King 妹妹不sharing 牛奶喝﹐爸爸又嘲笑道﹕『妹妹﹐你也像哥哥那樣賣魚了。』

『我沒有賣魚﹖』妹妹氣嘟嘟地澄清。

『那你不給哥哥喝牛奶是不是selfish ﹐sell fish 就是賣魚。你是不是賣魚。』爸爸解釋。

『我不要喝哥哥的口水。』女兒還是不賣賬﹐一張臉拉得長長﹐比包青天的臉還黑。

2010年5月21日 星期五

King Arthur


兒子學校今天扮書中人物的造型﹐他扮King Arthur﹐女兒扮花仙。

放學時﹐我與爸爸帶小兒子一起接他們。

看到我們﹐他高興地告訴我們﹐他拿了最佳造型獎﹐有一張獎狀及一本 Horid Henry 的書。

爸爸估計老師評選他獲獎﹐是因為全身造型都是我們自己手工制作。

他興緻勃勃地告訴我們﹐明年他要扮Roman soldier 了。

爸爸說﹕『Roman soldier 和 King Arthur 的造型大同小異。』

兒子原本要扮白雪公主里頭的小矮人﹐我對他說要塞很多東西扮大肚腩﹔後來爸爸建議他扮King Arthur, 同時花了三天兩夜的時間﹐負責他所有的造型。用了厚紙皮先後弄了鐵盾﹑護身鐵甲﹐頭盔﹑及長劍﹐才大功告成。

兒子回到家﹐馬上靜靜地坐在一角看那本獲獎的書。大概花了15分鐘的時間一口氣看完後﹐走到另間廳道﹕『爸爸﹐我看完了﹐送給你看。』

『你看完了收著﹐以後可以留給你的孩子看。我們是一家人﹐書可以一起分享。』爸爸對他說。

不久﹐他又把書拿給我﹕『媽媽﹐這本書你也可以看。』

『好﹐我有時間再看﹐謝謝。』很難得他會推薦書給大家看。

2010年5月17日 星期一

口吃﹖滔滔不絕﹗﹗

兒子這幾天口吃得很厲害了﹐說一個﹕〝我〞﹐可得拉到七﹑八個我才能接下話。

講一句話﹐我們聽到都快瘋了。問我們﹕『誰誰誰誰誰。。。。贏﹖』兩句話﹐也得搞半天才擠出來。

爸爸也說他頂不順了﹐兒子講一句﹕deal﹐也拉到七聲八調才結束。

我說我聽得頭疼﹐耳朵好像蜜蜂在嗡嗡叫般難受。

他自己也說學校的同學都在笑他。

我們叫他想好了再說﹐他就是性急﹐然後提高聲調﹐越講越急﹐也越扯越糟。

女兒有時也學我一樣﹐問他到底有幾個我﹖﹖

哥哥是口吃﹐聽到耳朵都快出水了。

女兒則是每天很可以東拉西扯地滔滔不絕地再講﹐最糟的是他老愛柔順地一句﹕媽媽﹐講下一句又再很溫順地﹕媽媽﹐聽她那麼乖巧地叫﹐逼得我要應諾﹐不能馬上叫他閉嘴。

我對爸爸說女兒可以當現場直播記者﹐夠會掰﹐不會冷場﹐不會語結。

哥哥吃頓飯﹐要問﹕『媽。。。媽媽﹐sal sal sal mon貴貴貴貴不貴﹖』

我說很貴﹖

『為為為為什。。。麼很很很。。。貴﹖』他好像被飯咽到扭扭脖子﹐好不容易才再擠出話來。

『馬馬馬。。來來西西。。亞有沒。。沒有 sal sal mon ﹖』

女兒卻不甘寂寞也在講﹕『媽媽﹐今天我在school。。。。。』

哦﹗我受不了了﹐馬上喝令﹕『不要講了﹐吃飯。吵死了﹗﹗』

『我我我我要要知知道 sciences 呀﹗﹗』

『我說吃飯不要再講了﹐誰再講就不用吃﹐下去。』我真受不了兩張小嘴的轟炸。

朋友阿月的一對兒女﹐與女兒同齡的兒子不愛講話﹐講話也是結結巴巴﹔她的女兒三歲多了﹐最近才剛會叫媽媽。她每次看到女兒口沫橫飛流露出羨慕的眼神道﹕『看到都流口水。』

我卻對他道﹕『如果你女兒那樣﹐你一定嫌他煩。我每天都被吵死了。』

有時嫌兒子煩﹐要落得耳根清靜賄賂他不講話十分鐘﹐或到達目的地﹐我給他50P或巧克力﹐他還會說﹕『哼﹗那麼少吧了﹐我不要。』

給你吃﹐我不吃

我問女兒要吃有巧克力的甜甜圈嗎﹖

她柔順地說﹕『媽媽﹐給你吃﹐我不吃。』

『應敢是﹕我不吃﹐給你吃。』我糾正她。

瞧﹗講者無心﹐聽者有意。小孩單純的世界﹐快被我刻意的語言挑衅給污染。

女兒原無其意﹐也不懂這兩句話前後講的涵意之天淵差別。

2010年5月8日 星期六

你及哥哥都痛

大兒子放學回來﹐又來使壞了。

他便當沒吃﹐我沒賞他冰淇凌。眼看著妹妹因為吃完帶去學校便當里的三文治﹐吃著他嘴饞的冰淇凌﹐他開始發狂亂喊亂叫。

後來﹐被罰坐在樓梯間。然而﹐兒子還是很不情願地蹬腳。

爸爸再也忍不住地問他﹕『你以為你school回來很大呀﹗一直做壞事﹐給果被打﹐誰痛﹖』

女兒很雞婆地隔著廚房大聲回話﹕『你及哥哥都痛。』

『妹妹﹐你靜下來。』爸爸氣急敗壞地命令。

我聽在耳里﹐心里捺不住地在竊笑。

為什麼不叫Gordon Brown

大兒子洋名叫Gordon﹐上星期我問他知不知道英國有位叫 Gordon Brown 的人?

『我知道﹐那是Prime Minister。』

『你是Gordon Wong, 他是 Gordon Brown。』

『哦﹗為什麼我不叫Gorodn Brown。』兒子想沾名人的光。

『因為你爸爸姓Wong﹐不姓Brown。』

『為什麼爸爸姓Wong﹐不姓Brown?』

『因為你爸爸的爸爸姓Wong。』

朋友聽罷﹐笑言 Gordon Brown好景不長了。

2010年5月4日 星期二

kiss我

女兒很會撒嬌﹐臨睡前要爸爸kiss。 然後媽媽也要kiss﹐還有弟弟沒有kiss 。

有時﹐我故意說﹕『好呀﹗我kick 妳。』

機靈的哥哥馬上借刀殺人要踢她。

她有個sleeping beauty的床褥﹐我笑說他是sleeping beauty﹐要等到prince來才可以起來。

『那我要睡多久﹖』

『等到prince來kick妳。』

『是kiss﹐不是 kick 。』她嘻哈哈地糾正我。

弟弟﹐幫我打

小兒子才六個月﹐我總覺得他很聰明。

出世不到一星期﹐我幫他把尿﹐對他說﹕『弟弟﹐小便啦﹗』

他馬上尿尿。

今年元宵前夕﹐不到四個月的他自己躺坐在車座椅叫﹕『罵罵。。』

爸爸說他在叫我﹐我說﹕『不可能﹗』

我們討論可能表示要吃東西﹐可是我沒教過他這。因此爸爸斷定那是叫我。

因為﹐我常對他說﹕『我是媽媽﹐你是弟弟。』

翌日﹐他真的對著我再叫﹕『罵罵。』

一直到今天﹐他再也沒叫﹕〝罵罵〞

有時﹐他哭鬧﹐我罵他。他會馬上停止﹐不哭也不鬧了。

不到三個月時﹐對他說﹕hi five﹐他會伸出手掌。

這幾天﹐我抱著他在打bejeweled blitz﹐給他另台沒插線的鍵盤﹐對他說﹕『弟弟﹐幫我打。』

他會很賣力﹑很認真地十隻敲打鍵盤﹐很可愛。

昨晚臨睡前﹐我教他kiss 我。結果﹐他湊進我的嘴﹐給了我滿口的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