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7日 星期一

口吃﹖滔滔不絕﹗﹗

兒子這幾天口吃得很厲害了﹐說一個﹕〝我〞﹐可得拉到七﹑八個我才能接下話。

講一句話﹐我們聽到都快瘋了。問我們﹕『誰誰誰誰誰。。。。贏﹖』兩句話﹐也得搞半天才擠出來。

爸爸也說他頂不順了﹐兒子講一句﹕deal﹐也拉到七聲八調才結束。

我說我聽得頭疼﹐耳朵好像蜜蜂在嗡嗡叫般難受。

他自己也說學校的同學都在笑他。

我們叫他想好了再說﹐他就是性急﹐然後提高聲調﹐越講越急﹐也越扯越糟。

女兒有時也學我一樣﹐問他到底有幾個我﹖﹖

哥哥是口吃﹐聽到耳朵都快出水了。

女兒則是每天很可以東拉西扯地滔滔不絕地再講﹐最糟的是他老愛柔順地一句﹕媽媽﹐講下一句又再很溫順地﹕媽媽﹐聽她那麼乖巧地叫﹐逼得我要應諾﹐不能馬上叫他閉嘴。

我對爸爸說女兒可以當現場直播記者﹐夠會掰﹐不會冷場﹐不會語結。

哥哥吃頓飯﹐要問﹕『媽。。。媽媽﹐sal sal sal mon貴貴貴貴不貴﹖』

我說很貴﹖

『為為為為什。。。麼很很很。。。貴﹖』他好像被飯咽到扭扭脖子﹐好不容易才再擠出話來。

『馬馬馬。。來來西西。。亞有沒。。沒有 sal sal mon ﹖』

女兒卻不甘寂寞也在講﹕『媽媽﹐今天我在school。。。。。』

哦﹗我受不了了﹐馬上喝令﹕『不要講了﹐吃飯。吵死了﹗﹗』

『我我我我要要知知道 sciences 呀﹗﹗』

『我說吃飯不要再講了﹐誰再講就不用吃﹐下去。』我真受不了兩張小嘴的轟炸。

朋友阿月的一對兒女﹐與女兒同齡的兒子不愛講話﹐講話也是結結巴巴﹔她的女兒三歲多了﹐最近才剛會叫媽媽。她每次看到女兒口沫橫飛流露出羨慕的眼神道﹕『看到都流口水。』

我卻對他道﹕『如果你女兒那樣﹐你一定嫌他煩。我每天都被吵死了。』

有時嫌兒子煩﹐要落得耳根清靜賄賂他不講話十分鐘﹐或到達目的地﹐我給他50P或巧克力﹐他還會說﹕『哼﹗那麼少吧了﹐我不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