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9日 星期二

公主變乞丐

昨天早上讓女兒穿了一襲白色連身裙上學﹐我叮嚀她﹐吃東西和玩耍時﹐手骯髒不要擦在衣服。

她乖巧地承諾。

接她放學時﹐一瞧見她﹐我簡直氣炸了。

滿身髒兮兮﹑濕漉漉﹐連鞋襪都可以擰出水﹐最糟的是﹐她那雙深紅色的皮鞋遇水會脫色﹐把全身上下染成一片通紅﹐遠看似在流血。

上星期四已經有過一次這樣紅彤彤“落湯雞”的慘樣。我已告誡她﹐可以玩水﹐不過一定要去換 PE kit 的衣服及鞋襪。

狠狠地修理她一頓﹐對她說﹕『你們班上還有誰比妳更髒。』

女兒低頭不語。

爸爸下班回來﹐我對他說﹕『早上把一名高貴的公主送去學校﹐放學接回來的是一名髒透的乞丐。』

爸爸說小孩子就是這樣啦﹗﹗

想想﹐自己對小孩是以大人的標準去要求。難怪小孩們都喜歡的爸爸﹐連小兒子看到爸爸也一頭猛撞過去。

2010年6月19日 星期六

Bowling 很 boring

女兒昨晚參加同學在保齡球場舉行的生日會回來﹐我問她好玩嗎﹖

她搖頭說﹕『Bowling 很 boring﹐每個人要 take a turn 。』

她覺得還是去play zone 比較好玩﹐可以在游樂區里盡情盡興地跑跳彈滑。

2010年6月18日 星期五

小香蕉人

我在英國最討厭對著黃皮膚的小孩說英文﹐偏偏這群小孩老愛對著同膚種的人﹐即使是父母也捲舌堆洋腔。

我更厭惡那些 kiasu 的父母﹐以半桶水的英文艱辛地對孩子講“鬼話"。

他們也許怕輸在起跑點﹐也也許想入鄉隨俗被同化。

然而﹐我親耳聽到一些講英文的印度朋友的孩子﹐滿口英文是印度腔﹔還有一些新加坡朋友的小孩﹐說的是新加坡式的Singlish﹐這些父母反讓孩子輸在起跑點。

入鄉隨俗﹐難道往後老了﹐還得絞盡腦汁去咬文嚼字與被同化的孩子﹐甚至不諳中文的孫子對談嗎﹖

在英國十幾年﹐認識了許許多多來自中國﹑馬來西亞﹑新加坡﹑台灣﹑香港的華人﹐只有一位來自北京的朋友﹐和我們一樣兩夫妻雖懂英文﹐卻以中文與孩子交談。其他的家長不知是故意遷就小孩﹐還是有心裁培下一代成為道地的BBC﹐夫妻是用中文交談﹐偏偏與孩子卻是用英文對談﹖

我曾一再不厭其煩地問他們﹐為什麼不對小孩說中文﹖

一位把兩個小孩洋名〝丹寧”和“歐文”譯為中文取名的家長對我說﹕『唉﹗看他們說中文那麼辛苦﹐很可憐。』

我很想對他說﹐以後你老了﹐會更可憐。但沒有必要潑人家冷水﹐滅他人志氣。

另些父母乾脆推說不知道為什麼﹖﹖或者只是偶爾講﹐還說小孩聽得懂中文啦﹗

甚至這里的中文學校﹐中文老師用英文授課﹐簡直是不倫不類地教。真可笑﹗這群小孩聽得懂中文﹐就是很不屑講﹐老師大概想借機磨練英文會話吧﹗

上個月一位離島的朋友帶兩歲的兒子來﹐我們全部用中文交談﹐惟必須對那小孩講英文。

我對他們夫妻直言道﹕『有天把孩子帶回馬來西亞﹐難道全部長輩公公婆婆﹐都得用英文與他溝通嗎﹖﹖』

最近與我女兒同班的一位中國孩子﹐每天開口都講〝鬼話”。聽到有夠煩﹐很討厭。五歲多了的他﹐連一些生活上的話都講不好﹐口齒不清﹐不會表達。

我對他媽媽說﹕『你再不制止他講〝鬼話”﹐改天他與你雞同鴨講。』

那位慫恿他講〝鬼話”的阿嬤(是他媽媽的乾媽﹐馬來西亞人﹐受英文教育)卻說﹕『不會的啦﹗他知道他父母不會英文。他常說﹕They don't know。』

反正﹐從那小孩講英文那種很鳥的神態﹐我可以預知這小香蕉人往後肯定是不講中文﹐卻藉以英文來抬高自己。

每次看到女兒與他又講英文﹐我都忍無可忍地對我女兒說﹕『妹妹﹐你們兩人再講英文﹐我就打。華人講華文﹐不要人不人﹐鬼不鬼。』

爸爸今天開車接他們倆人﹐從同學的生日會回來後對我說﹕『Jeffery 只會講英文﹐不講中文。他的爸爸媽媽不懂英文﹐為什麼讓他在家講英文﹖再過兩年﹐他更不肯講中文了﹐以後要怎麼溝通﹖』

我說﹕『我對他媽媽講過了﹐可是人家沒覺得不妥。』

再回想在馬來西亞﹐一些英文半桶水的朋友﹐也是開口閉口對小孩說﹕〝 see TV, eat roti, drink susu〞 這些 rojak 的英文會話。

很多家長所有的對話都是現在式﹐沒有過去式或未來式﹐試問小孩又如何贏在起跑點﹐這些家長反倒是揠苗助長﹐讓孩子”死“在起跑點。上樑不正﹐下樑當然也歪啦﹗

刊載於光華日報副刊﹕
http://www.kwongwah.com.my/supplement/2010/09/17/1.html

2010年6月16日 星期三

family 是可以欺負的呀﹗

那天兩個小孩上學放學都很乖巧﹐我獎賞他們每人一粒巧克力的 kinder egg。 兒子從一盒三粒中選了一粒﹐後來猶豫一會又放回盒子﹐拿了另一粒。

不一會﹐女兒選了兒子剛放下的那粒 kinder egg。

兒子吃了巧克力蛋殼﹐打開里面的橢圓塑膠筒﹐里面的玩具是Shrek status。他很失望地連聲嘆氣﹕『哦﹗哦﹗﹐垃圾東西﹐status吧了。』

妹妹打開她的橢圓塑膠筒﹐是一艘小帆船。兒子瞧見馬上對妹妹說﹕『妹妹﹐我們swap﹐好不好﹖ 』

妹妹拒絕﹐他很氣﹐然後竟然哭了。一邊哭﹐一邊罵妹妹不跟他換。

我生氣地問他﹕『如果是別人拿到﹐你怎麼辦﹖而且﹐剛才先給你選。』

『family 是可以欺負的呀﹗』他竟口出遜言。

他還不甘願地哭叫地怪為什麼那麼不lucky?

『那我們不要跟你做 family了。』我氣得對著他罵。

2010年6月14日 星期一

Hello Kitty

女兒很喜歡一切小女孩的東西﹐尤其是粉紅系列的飾物。

有次她叫我買 Hello Kitty 的玩偶給她。

我對她說﹐我有一對Hello Kitty 的結婚玩偶存放在馬來西亞婆婆家﹐以後回去拿給她。

她很乖巧地說好﹐還不忘叮嚀我不要忘記哦﹗﹗

有時在市場上看到Hello Kitty 的玩偶﹐她會想起我答應給她那一對結婚玩偶﹐又一再提醒我﹕『媽媽﹐你不要忘記哦﹗﹗』

2010年6月5日 星期六

都死了﹐不用浪費錢

兒子昨晚突然跑來對我說﹕『哼﹗媽媽你都不strong﹐外公死你哭。哈哈。。。』

『外公是我爸爸﹐死了我當然傷心。』

『那你為什麼哭﹖』

『像我打你﹐你會很傷心﹐然後哭﹔妹妹不像你﹐妹妹會因為很痛才會哭。媽媽的爸爸死了﹐當然很傷心﹐很傷心所以哭。』

『哈哈﹐你不strong﹐你會哭。』兒子有時無聊﹐喜歡故意找砸。

『那我死了﹐你會不會哭﹖』我哭他。

『不會。』他佻皮地睜著雙眼﹐以肯定的語氣。

『那爸爸死﹐你會不會哭﹖』

『會。』他不假思索馬上地答。

『那一樣﹐你的爸爸死﹐你也會哭。』

『哦﹗那我不會。』他不肯示弱。

『媽媽死﹐你要燒媽媽﹐還是要像埋外公那樣﹐埋媽媽﹖』

『我要燒你。』他馬上用很狠的表情道。

『哦﹗為什麼﹖』

『不用那麼麻煩﹐燒掉就好。』這小子很無情﹐一把火燒掉省事。

然後他又問﹕『媽媽﹐外公睡在里面那個 box 叫什麼﹖』

『叫棺材。』

『要多少錢﹖』

『很貴。』

『那要多少﹖』

『外公那個棺材我們買最好的﹐好像三千還是五千﹐媽媽忘了。』

『那是誰的錢﹖』

『外公自己留下的。』

『為什麼不用你們的錢﹖』

『因為外公自己有留下的錢。』

『為什麼要買最好的﹐都死了﹐不用浪費錢。』兒子語出驚人。

『因為那是外公最後的家﹐不要讓它那麼快壞。』

『為什麼怕它會壞﹖』

『壞了外公就沒有家。』

『為什麼會沒有家﹖』

『因為沒有東西可以保護他。』

『為什麼要有東西保護他﹐都死了﹖』

『沒有東西保護他﹐會很可憐。媽媽死了﹐你會不會買棺材給媽媽﹖』

『好﹐我買最貴的給妳。』

『要燒的﹐就不用買那麼貴。』

『為什麼﹖』

『反正都燒掉﹐就不用浪費錢。』

『媽媽﹐那你有沒有外公以前的照片。』很會掰的兒子又有新的話題。

『沒有。』

『為什麼沒有﹖那我怎樣知道以前的外公。』兒子很不解地問我。

『以後回外婆家再給你看照片。』

『哦﹗要等以後。』耍寶完後﹐他跑去找爸爸玩了。

2010年6月4日 星期五

因為妹妹是girl

叫女兒過來讀公公的留言後﹐我問她﹐知不知道公公為什麼不喜歡你﹖

『因為妹妹是 girl﹐沒有“叫叫”。』兒子馬上搶答。

『公公說你脾氣壞。』我對他解釋。

『公公喜歡哥哥。』女兒道﹕『公公是哥哥的﹐婆婆是我的。』

『哥哥﹐公公為什麼不喜歡 girl﹖』我問兒子。

『因為公公有很多girl 了。』哥哥又來亂蓋了。

『公公哪里有很多girl﹖ 亂講。』我罵他。

『哈哈。。。Ali-baba。。。。』兒子又來胡說八道地講 Ali-baba。

你說你忘了

昨天我沖兩瓶ribena 水給一對兒女﹐女兒一口氣喝完﹐要哥哥倒一點給她。

我看他們打開瓶蓋﹐交代他們下次不可以打開瓶蓋﹐不然溢倒在地上我一定打。

午後﹐女兒在威妮小熊的帳篷里叫﹕『媽媽﹐ribena 倒了。』

我跑進瞧﹐糟了﹐整瓶水倒溢在帳里的抱枕。我又有事可忙了。

清理及洗滌所有的抱枕袋﹐把所有的抱枕拿到屋外太陽底下晒﹐我把女兒叫過來質問。

『媽媽早上是不是有交代過你不可以打開瓶蓋﹖你為什麼打開﹖』

女兒知道我非打不可﹐怯嚅嚅地道:『因為我喜歡玩。』

『妳喜歡玩﹐你知不知道你把水倒出來﹐我要弄多少東西﹖過來﹐我要打。』

在旁的哥哥看我要打妹妹﹐眼睛閃一閃地道﹕『妹妹﹐你應該說你忘記了。』

哥哥詭計多端﹐以為說忘了我就不會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