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18日 星期五

小香蕉人

我在英國最討厭對著黃皮膚的小孩說英文﹐偏偏這群小孩老愛對著同膚種的人﹐即使是父母也捲舌堆洋腔。

我更厭惡那些 kiasu 的父母﹐以半桶水的英文艱辛地對孩子講“鬼話"。

他們也許怕輸在起跑點﹐也也許想入鄉隨俗被同化。

然而﹐我親耳聽到一些講英文的印度朋友的孩子﹐滿口英文是印度腔﹔還有一些新加坡朋友的小孩﹐說的是新加坡式的Singlish﹐這些父母反讓孩子輸在起跑點。

入鄉隨俗﹐難道往後老了﹐還得絞盡腦汁去咬文嚼字與被同化的孩子﹐甚至不諳中文的孫子對談嗎﹖

在英國十幾年﹐認識了許許多多來自中國﹑馬來西亞﹑新加坡﹑台灣﹑香港的華人﹐只有一位來自北京的朋友﹐和我們一樣兩夫妻雖懂英文﹐卻以中文與孩子交談。其他的家長不知是故意遷就小孩﹐還是有心裁培下一代成為道地的BBC﹐夫妻是用中文交談﹐偏偏與孩子卻是用英文對談﹖

我曾一再不厭其煩地問他們﹐為什麼不對小孩說中文﹖

一位把兩個小孩洋名〝丹寧”和“歐文”譯為中文取名的家長對我說﹕『唉﹗看他們說中文那麼辛苦﹐很可憐。』

我很想對他說﹐以後你老了﹐會更可憐。但沒有必要潑人家冷水﹐滅他人志氣。

另些父母乾脆推說不知道為什麼﹖﹖或者只是偶爾講﹐還說小孩聽得懂中文啦﹗

甚至這里的中文學校﹐中文老師用英文授課﹐簡直是不倫不類地教。真可笑﹗這群小孩聽得懂中文﹐就是很不屑講﹐老師大概想借機磨練英文會話吧﹗

上個月一位離島的朋友帶兩歲的兒子來﹐我們全部用中文交談﹐惟必須對那小孩講英文。

我對他們夫妻直言道﹕『有天把孩子帶回馬來西亞﹐難道全部長輩公公婆婆﹐都得用英文與他溝通嗎﹖﹖』

最近與我女兒同班的一位中國孩子﹐每天開口都講〝鬼話”。聽到有夠煩﹐很討厭。五歲多了的他﹐連一些生活上的話都講不好﹐口齒不清﹐不會表達。

我對他媽媽說﹕『你再不制止他講〝鬼話”﹐改天他與你雞同鴨講。』

那位慫恿他講〝鬼話”的阿嬤(是他媽媽的乾媽﹐馬來西亞人﹐受英文教育)卻說﹕『不會的啦﹗他知道他父母不會英文。他常說﹕They don't know。』

反正﹐從那小孩講英文那種很鳥的神態﹐我可以預知這小香蕉人往後肯定是不講中文﹐卻藉以英文來抬高自己。

每次看到女兒與他又講英文﹐我都忍無可忍地對我女兒說﹕『妹妹﹐你們兩人再講英文﹐我就打。華人講華文﹐不要人不人﹐鬼不鬼。』

爸爸今天開車接他們倆人﹐從同學的生日會回來後對我說﹕『Jeffery 只會講英文﹐不講中文。他的爸爸媽媽不懂英文﹐為什麼讓他在家講英文﹖再過兩年﹐他更不肯講中文了﹐以後要怎麼溝通﹖』

我說﹕『我對他媽媽講過了﹐可是人家沒覺得不妥。』

再回想在馬來西亞﹐一些英文半桶水的朋友﹐也是開口閉口對小孩說﹕〝 see TV, eat roti, drink susu〞 這些 rojak 的英文會話。

很多家長所有的對話都是現在式﹐沒有過去式或未來式﹐試問小孩又如何贏在起跑點﹐這些家長反倒是揠苗助長﹐讓孩子”死“在起跑點。上樑不正﹐下樑當然也歪啦﹗

刊載於光華日報副刊﹕
http://www.kwongwah.com.my/supplement/2010/09/17/1.html

2 則留言:

ying 提到...

赞同让小孩学会说华语,能掌握方言更好。我客家人会听但不会讲完整的客家话,被老一辈责备说“客家人怎么可以不会讲客家话”。

匿名 提到...

人在异乡,大家一起鼓励吧!我和孩子说中文,但是,他五岁之后,英语渐渐成为主导的语言,但是我还是没有放弃。他在家里和我一起学,说听读写都要,学得还可以,但是我可以预见,这条路子是挺艰辛的,但欢乐比泪水更多。(张玉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