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7日 星期二

哪里還有家

『要不要回公公家﹖』我問哥哥。

『不要。』他馬上拒絕。

『為什麼﹖』

『太hot了。』

『公公賣了屋子﹐你不回以後就沒得回去看了。』

『公公為什麼要賣屋子﹖』

『我不知道﹐你去問公公。』

『公公都賣了屋子﹐哪里還有家。我們不是回公公家呀﹗』童言童語﹐不無道理。

不要說我在那里﹖

哥哥躺在我的床上﹐聽到妹妹上樓的聲響﹐馬上用被覆蓋全身。

妹妹上樓進房問我﹕『哥哥在哪里﹖』

『妳問弟弟﹐弟弟知道。』我故意建議她問在地毯玩耍的弟弟。

『不要說我在那里﹖』哥哥沉不住氣﹐馬上欲蓋彌彰。

妹妹一聽他的聲音﹐立刻找到他藏在被里。

『笨蛋﹐弟弟都不會講話﹐怎會說你在那里。』我提醒哥哥。

『哦哦﹗﹗』哥哥懊惱地在床上頓腳。

2010年7月16日 星期五

爸爸抱抱

小帥還未滿九個月﹐到處爬爬抓抓吃吃﹐把人當靠山學站立行走﹐這兩天的口頭禪是﹕『爸爸抱抱』。

昨天午餐時﹐爸爸還質疑﹕〝爸爸抱抱〞可能是他表示要睡覺﹐因為他每次睏了會講這四個字。他最大的享受是爸爸抱在懷里搖著睡。

話才說不到一會﹐他馬上嚷道﹕『爸爸抱抱』。

爸爸從座椅把他抱起﹐他馬上樂開懷地笑了。證明真的是要爸爸抱抱﹐不是表示要睡覺。

三更半夜他獨自爬起來﹐坐在床上嘰哩呱啦﹗我餵完奶後﹐他又嚷﹕『爸爸抱抱』。

沉睡中的爸爸一聽到﹐馬上起身抱抱搖搖。

這幾天早上看到女兒會叫﹕『姐姐』。

今早女兒開心地道﹕『弟弟會叫我了。』

大兒子聽了〝哦哦〞不甘心地道﹕『弟弟﹐叫哥哥﹐我會給你廿鎊。』

一整個早上﹐大兒子一直在小帥身邊周旋地教他叫﹕『哥哥﹐哥哥﹐叫哥哥』。

小帥沒甩他﹐一聲也不響﹐大兒子負氣地叫﹕『你不叫我﹐我不給你廿鎊唷﹗廿鎊唷﹗』

『你每次對弟弟講〝依依哦哦〞的垃圾話﹐所以弟弟以為你只會聽垃圾話。』我戲謔他。

他又氣又懊悔。

2010年7月10日 星期六

哦﹗妳很 sexy

前陣子老大問我﹕『sexy是什麼﹖』

『是女孩子的打扮會令你想抱他﹑想吻他。』我對他作這番很抽象的解釋。

佻皮的他馬上用雙手像麥當娜那樣﹐從上到下地撫慰身體感性地道﹕『sexy。』大概是模仿學校同學的動作。

這兩天天熱﹐我穿吊帶衣裙﹐他瞧見馬上對我以很柔又帶磁性地道﹕『se---xy』 兩個字音拉得長長地。

小帥學樣

問老大叫弟弟〝小帥〞還是〝小鈞〞好﹖

『小帥好。』老大馬上道。

『帥是很handsome﹐也是general 將軍的意思。』

『那很好﹐那就叫小帥好了。』

小帥近來學會拍手﹐很可愛。只要對他說﹕『 弟弟拍手。』他會樂呵呵地拍手。

沐浴時﹐他會用小杯子盛水傾水﹐雙掌潑水。有時﹐我用手掌輕敲床面﹐他也有樣學樣。

這兩天看到我弄吃的﹐他還會用雙唇開閉作勢要吃。

小帥也與哥哥姐姐一樣﹐老愛喚﹕爸爸。

每次睏了﹐他會﹕『八巴把爸爸拔叭… 』地叫﹐尋找爸爸的蹤影﹐要爸爸抱著晃他入睡。

我身體怎麼那樣不好

老大吃東西總是囫圇吞食﹐每次吃完後會訴說胸口疼。

那天在KFC 吃了三個 hot wings﹑半粒漢堡﹑一小塊炸肉及一堆薯條﹐食量比爸爸還大。吃到最後﹐說他不舒服﹐馬上要吐。

我帶他去廁所吐﹐他吐完後一邊暗泣自艾自怨地道﹕『我身體怎麼那樣不好﹖』

聽了覺得又心酸又好笑。

『你吃東西沒好好咬才吞﹐又吃那麼多。肚子像plastic 袋那樣﹐一直撐就會撐壞撐破。』

『哦﹗我身體為什麼那樣不好﹖』他還是一把眼淚地控訴。

我要買real gun

兒子有天心血來潮道對我說他要買一把real gun﹐可以殺人。說完還哈哈冷笑兩聲。

不一會馬上自個上網在google搜尋 “real gun” 。各種各式的槍馬上充斥在網上﹐他逐一地研究哪一把好。

我對他說﹕『real gun 要申請準證才可以買的。』

『為什麼﹖』

『如果每個人都可以隨便買槍﹐那不是很危險嗎﹖大家像你一樣生氣就拿槍去殺人。』

『哦﹗為什麼還要申請﹐我要一把real gun 呀﹗』

他逐一地看槍型﹑名字﹑價格﹐我覺得這小孩太暴力了。

如果真的讓他買到槍﹐第一個被射殺肯定是我﹐因為媽媽最會凶他。

可以拿去換錢

現在金價暴漲﹐電視常有turn gold to cash 的廣告。

有次女兒看了對我說﹕『媽媽﹐我有很多 jewellery﹐可以拿去換錢呀﹗』

我對她說﹕『他們要的是gold﹐是金。你的不是金。』

她生氣地說﹕『是呀﹗他說 jewellery﹐我有呀﹗﹗』

她聽得懂英文﹐可是對於全文是一知半解﹐徜偌再解釋也形同雞同鴨講。

『你收起來﹐以後給你的女兒。』我只好轉個彎。

『不用呀﹗拿去換錢給妳。』她很慷慨地教議。

『謝謝﹐媽媽還有錢。你拿去換也換不到多少錢。』

『那好﹐我收給我的baby。』她噘噘似無奈地接受。

2010年7月1日 星期四

路邊的野花不要採

女兒像我﹐很喜歡外面的花花草草﹐外出時看到賞心的花﹐會彎腰或蹲下來欣賞。

以前她要採﹐我對她說﹕妳採了它﹐它就會死。妳明天經過這里就看不到它。而且﹐妳採了﹐別人也沒機會再看它。

後來﹐她每次路過她知道有花的地點﹐會像老朋友那樣去探訪。

『媽媽﹐那朵orange的 flower 還在。』

『媽媽﹐那邊有purple colour 的小花。 』

『那朵 pink colour 的 flower 不見了。』

對於路上的小花﹐她如數家珍。每天上學的樂趣就是一路尋花探幽。

昨天﹐我特意繞道到公園去摘了七種不同花色的花朵﹐要讓女兒沐浴。因為自從有了小兒子後﹐女兒很會爭風吃醋﹐性格越來越強硬。我媽媽在我懷孕時已對我說她是在“爭花”﹐教我如此做法才能讓她乖巧。

緣由時常叮嚀女兒﹕路邊的野花不要採。然而﹐如今我又沒以身作則﹐只好對她說﹕『媽媽採這些花是要給妳沖涼﹐要妳乖。這七種不同的fairy flower 會幫妳去掉魔鬼。』

這口吻有點惑眾鬼神﹐可瞧她開心地花浴﹐自我陶醉自己是花仙了﹐那些野花犧牲的有代價。

兒子大嚷﹐他也要這樣用花沖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