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6日 星期四

誰忍誰慈﹖

午餐時我說今早把一隻正在吃園圃里草莓的slug﹐挖個洞埋進土里。

我問爸爸﹐它會不會再從土里爬出來。

老大馬上發表高論建議﹐讓所有的slugs進去吃我的菜﹐然後再放毒給它們吃﹐就死掉了。

在旁的女兒覺得﹐把所有的slugs放進一個地方﹐放菜給它們吃。它們就不會再去吃我其他的菜。

我說女兒比較仁慈一點。

老大不落人後再表示﹐放菜養所有的slugs﹐然後再殺死它們。

我與爸爸覺得好笑﹐萬變不離其殺心﹐他是“忍”慈。

午間﹐我給他們在線觀看 “Children Buried Alive in the Amazon "的頻視﹐老大看後覺得太殘忍﹐一直叫我不要再看了。女兒看後叫我重播一次。

老大卻在旁嚷﹕『媽媽太cruel了﹐不要再看了﹐我不要看了。』

這小子是刀子嘴豆腐心。

我要有boy

老么十個月大﹐呀呀學語﹐很逗﹐喜歡跟哥哥姐姐一起玩鬧起哄。

老大及女兒都很疼他﹐即使他無心出手打他們的頭當成是疼﹐他們也不還手。因為我常撫摸他的頭﹐他大概覺得是sayang疼的動作。

小帥尤其最愛打哥哥的頭﹐一邊〝呀呀呀〞地叫。

女兒看我幫他刷牙﹐自言自語地道﹕『我也要買這些牙刷牙膏收起來﹐以後幫我baby刷牙。』

今早兒子又道﹕『我以後要生一百個兒子﹐要買一間castle才夠他們住。』

『那你要先賺很多很多錢才可以。你長大要做什麼工﹖』我問他﹕『如果都生girl咧﹖』

『我要殺死她們﹐我不要girl﹐我要boy 的。』

『你要一百個baby﹐要很多老婆才可以﹖』

『為什麼﹖』

『妳以為生baby很容易呀﹖生一個baby要一年﹐生一百個baby﹐一個老婆要生一百年。』

『哦﹗那以後你要幫我找Malaysia華人的女孩子。』老大及女兒現在都把終身伴侶的事託付予我。

『你壞壞﹐我就幫你找一個很難看的老婆。』

『哦﹗我不要。我不要不美的﹐我喜歡頭髮長長beautiful的女孩子﹐記得要Malaysia的女孩子哦﹗﹗』

我會miss爸爸

這幾天女兒總愛喃喃自語﹐一會說如果長大後﹐要找一個像爸爸那樣的好老公。

然後又很哀傷地說﹕『哦﹗我會miss爸爸。』

不一會﹐又冒出一句﹕『我叫我老公建一間屋子在你們的屋子旁邊﹐那樣我就不會miss 你和爸爸了。』

『不用那麼麻煩﹐你乾脆嫁給隔壁家的人就好了。』

『為什麼﹖』她不解。

『那樣就不必建屋子在我們家隔壁了。』

『哦﹗我想結婚﹐可以穿那些白白的衣服。』

『媽媽買給妳穿就好了﹐不用結婚就可以了。』

『我喜歡頭上戴那些白白的布。』

『那些白白的紗布﹐也可以買來戴。』

『我喜歡結婚﹐可以穿白白的衣服。』女兒又兜回原題﹐然後再加﹕『我長大後你要幫我找一個像爸爸一樣好的老公。』

『哦﹗我會miss 你們。我不要結婚。』

不久﹐她坐在馬桶小解﹐問我﹕『媽媽﹐妳結婚的地方有廁所嗎﹖』

我wish 成為princess

放假女兒閒來無事﹐喜歡打扮自己。一頭長髮不綁﹐披頭散髮自以很美。然後腳再蹬一雙灰姑娘的玻璃鞋﹐每天要穿裙子。

上星期叫我幫她綁像睡美人的頭髮﹐再戴上桂冠。就連睡覺也要戴。

我對她說﹐沒有人那樣戴著睡的﹐會不舒服。

『有啊﹗sleeping beauty 那樣戴著睡呀﹗』

『她被巫婆詛咒得睡一百年﹐像死人那樣睡。你又沒死﹐戴著睡你會把 crown 弄壞。』

『哦﹗我喜歡成為princess。』

『你長大嫁給prince﹐你就可以成為 princess 了。』

『還要等長大﹐我現在就要。』

『現在你是爸爸媽媽的little princess。 Princess Bernice。』

『沒有 Princess Bernice﹐我要成為sleeping Beauty。』

『妳要不要睡一百年﹖』

『我不要。那我成為 Cinderella 。』

『Cinderella 每天要做很多工﹐沒有美美的衣服﹐還有兩個壞姐姐及後母。』

『有呀﹗Cinderella 有很美的衣服呀﹗』

『那是 magic 變的﹐後來不是都變回破破的衣服了嗎﹖』

『那我要做Snowwhite。』

『Snowwhtie 會被apple 毒死。 Beauty and the Beast 的Beauty 要跟 Beast 住在一起。』

『那我可以做什麼﹖﹖』

『你做你的Princess Bernice 。』

『Fairy Tales 沒有這個 Princess 呀﹗』

『妳乖乖就是我們的Princess。』

『我 wish 成為princess。』她覺得當Princess很好﹐每天可以扮美美。

2010年8月24日 星期二

我 control 妹妹的頭腦

老大是爸爸所謂的 batu api ﹐老愛煽風點火。

聽到妹妹講英文﹐他對我嚷﹕『媽媽﹐妹妹又講英文﹐不講華文。』

瞧見妹妹吃飯沒坐相﹐他又雞婆地道﹕『你看﹐你看﹐妹妹的飯要掉在地上了。』

反正他什麼都愛干預﹐妹妹在另一旁直叫﹕『我沒有﹐哥哥講騙話。』

那天在飯桌上﹐我對他說﹕『妹妹做什麼事﹐你都會預先知道。那是你教她的嗎﹖』

『我 control 妹妹的頭腦﹐知道她要做什麼﹖』老大也不是省油的燈。

『好﹐那麼以後妹妹做什麼壞事﹐打你就對了。因為是你control 妹妹的頭腦。』爸爸馬上就把老大給“將”了。

哈哈﹐他馬上〝哦哦〞地道﹕『我不要。』

2010年8月12日 星期四

我要有兒子呀﹗

今早女兒及兒子又跑來我床上逗小帥玩﹐兩人在玩鬧之中一直爭著要獨霸弟弟。

『媽媽﹐妹妹又弄弟弟的頭。』老大告莫須有的狀。

『我沒有﹐哥哥講騙話。』女兒生氣地瞪眼嘶喊。

『哥哥﹐你以後要結婚﹐我會對你的老婆說你心不好﹐叫她要考慮。』我故意唬弄他。

『我要結婚呀﹗我要跟美美的女孩子結婚。』他很性感地騷首弄姿。

『你還是不要有孩子﹐你那麼壞﹐小孩以後也會像你那樣壞。』

『哦﹗我要有兒子呀﹗所以我要結婚。』

『媽媽以後一定要對你的孩子說你小時很壞。』

『哦﹗你不可要講。我不給你吃不死的藥。』老大求情兼要脅。

『沒關係﹐我死了﹐妹妹會告訴你的小孩。』

『沒關係﹐我會告訴哥哥的孩子。』女兒馬上應諾﹐爾後又道﹕『我不要妳死。』

『我會對妳孩子說你很愛哭﹐又臭臉。』我轉嘲女兒。

『哼﹗那麼我不發明不死的藥給妳﹐也不找會發明不死的藥的老公。』女兒馬上又顯現一張臭臉。

『哈哈﹐我會告訴妹妹的孩子她很愛哭﹐又臭臉。』機靈的哥哥馬上不甘示弱要脅回妹妹。

『哼﹐我不跟你們講。』女兒瞪眼蹬腳氣嘟嘟地雙手環胸。

一旁的小帥不明就理地在拍手﹐最近他會瞧人臉色聞雞起舞。

呵呵。。。他仿似也在起哄。

妳在哪里看到﹖

那天經過停車場的收費器對兒子說﹕『我在這里撿到一鎊。』

『妳在哪里看到﹖』兒子問我。

『有沒有可能我在家里看到﹐跑來這里撿﹖』

『妳那麼厲害﹐在家里看到﹐然後跑來撿。』兒子又笨笨地問我。

『媽媽有沒有laser eyes? 』我又好氣而好笑。

『沒有呀﹗那麼妳在哪里看到﹖』

『我當然在這里看到﹐才會撿到。』

『妳剛才說妳在家里看到。』兒子聽不懂我剛才話里的玄機。我真是對牛彈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