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4日 星期五

老大小二被張貼在校的文章 : The Happy Tree

Today when I went to school, I saw that we were going to watch a show and I was so excited.

First, Bertie Bud was running around the hall. It was funny so the children laughed.

Then came Ivy. She was throwing rubbish on the floor because she wanted to be the forest warden.

Suddenly Bertie came and then she saw some litter on the floor. He wondered who had done that. Then Berite told Ivy long ago he was Ivy's friend. Then the wizard came.

They told us to make a spell to turn Ivy into a pig. He told two people to tidy the rubbish.

Then Ivy the pig came agian to tip the rubbish out. Then Berite came again. He was very cross with the rubbish on the floor. He told two more people to come to hide in the flower.

Ivy the Pig came and sniffed the flowers.

POP! Came Berite Bud and he caught Ivy the pig. Ivy was sorry and they all tidied up the mess.

Finally they decorated the tree.

Now the tree was happy.

Did I like the show?

Of course!

老大的假期隨筆

At the summer, I played with my little brother and I played games. We sometimes learn Chinese or practise words. But we don't really know.

Sometimes, when my mum not looking after my little brother, he play cream or climb. When he sits on pushchair, he can stand up whether he has seat belts or not. My sister always block my little brother way.

妳出去

星期二臨去接孩子放學時﹐匆匆忙忙煮了一包酸辣牛肉泡麵當午餐吃。

接小孩放學一打開家門﹐老大入屋馬上抗議地道﹕『屋子為什麼那麼臭﹖』

我在門外也聞到一陣陣濃郁的醋酸味﹐真的很臭。剛才吃的時候﹐倒不覺得。這猶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

女兒一進門﹐也馬上抗議很臭﹐叫我要開著門﹐讓臭味出去。

我對他們說﹕『開著門﹐弟弟會爬出去。媽媽開窗口﹐一會就會沒味道了。』

『為什麼還是那麼臭﹐現在這臭味在哪里﹖』老大追問。

『媽媽剛才煮泡麵﹐這是留下來的氣味。』我對他們說。

『那臭味現在哪﹖』老大還在問。

『麵吃進我肚子里﹔味道還留在屋子。』

漸漸地﹐他們大概也久置臭味而不聞其臭了。

過了一小時﹐兒子從樓上下來﹐馬上又投訴﹕『媽媽﹐還是很臭。臭味還在﹐妳出去就會好了。』

我一時語頓。

不久﹐爸爸下班﹐兒子道﹕『爸爸﹐媽媽吃很臭的麵﹐把屋子弄得很臭。』

我只吃一包麵﹐卻沾惹得臭名﹐還被兒子嫌棄驅逐﹐真不該吃。

女兒之前還叮嚀我﹕『媽媽﹐妳以後不要再買這種麵吃了。』

可不可以再結婚﹖

星期一告訴一對兒女﹕『爸爸的一位同事死了。』

女兒問﹕『是誰﹖』

老大卻問﹕『我認不認識﹖』

『我們以前去過他的家。哥哥差點倒翻水弄髒人家的地毯﹔妹妹的鼻子在那里玩帶去的玩具車割傷。』

『哦﹗我怎麼不知道。』老大道。

『當時你們都很小﹐妹妹才九個月多。』我解釋。

『他怎麼死的﹖』老大又問。

『跟外公一樣是肺癌。』我開門讓他們出去﹐要去上學了。

老大在門外深思一會又問﹕『媽媽﹐死去的人的老婆和老公﹐可不可以再結婚﹖』

嘩﹗我真的嚇了一跳﹐他竟會問這種問題。

『如果找到合適的人﹐當然可以再結婚。』我向他說明。

『那外婆為什麼不再結婚。』他問我。

『你以後自己去問外婆好了。』

上學途中﹐看到有人抽煙﹐兒子及女兒捂著鼻子離得遠遠﹐一邊喃喃道﹕『外公就是沒有走開﹐吸很多這些煙才會死。』

2010年9月14日 星期二

我較貴﹖

昨天放學下雨﹐分別帶了雨衣及雨傘給一對兒女。

哥哥走著走著﹐突然問我﹕『媽媽﹐雨衣比較貴﹐還是雨傘﹖』

『那要看什麼雨衣及什麼雨傘﹐有沒有打折買﹖』

『那我這件雨衣是多少錢買﹖』

『我忘了。』

『我這個雨傘和這件雨衣﹐哪個比較貴﹖』

細雨濛濛﹐車輛來來往往﹐我的視覺及聽覺都受到擾滋﹐不想再糾纏在這課題﹐所以我對他說﹕『很多東西不能比較﹐也不是貴的就是好的。反正自己喜歡﹐用起來舒服即可。』

『為什麼?比較貴會比較好呀﹗』

『那你說弟弟比較貴﹐還是你﹖』

『我呀﹐我顧得比較久了﹐所以我比較貴﹖』哥哥這個邏輯聽起來蠻合理的。

『未必﹐你心不好﹐所以不會比較貴。』

『哦﹗』這是哥哥慣用抗議的口頭禪。

快點下雨

今早上學﹐烏雲密佈﹐感覺細雨霏霏﹐我催促女兒﹕『妹妹﹐ 快點﹐下雨了。』

女兒還在慢條斯理地走。

『媽媽﹐妳說快點下雨﹖﹖』哥哥又來舉一反三了。

我知道他明白我的意思﹐只是佻皮搗蛋﹐骨子里流著像爸爸一樣愛抬摃的血液。

我不理他﹐他還一直在那嘮叨地問﹕『妳說快點下雨﹖』

2010年9月10日 星期五

爸爸的爸爸是誰﹖

兒子看到桌子上有粒糖果問我是誰的﹖

『爸爸給他的老婆的。』我對他說。

『是誰的﹖』他還在問。

『是爸爸的老婆的。』我還是故意拐彎。

『哦﹗是誰的﹖』他沒用腦還在問。

『是媽媽囉﹗』女兒忍不住地脫口道。

『還是妹妹厲害﹗』我稱贊女兒。

『我昨天看到爸爸給妳呀﹗』女兒誠實地道出。

後來﹐我再問他﹕『媽媽的老公是誰﹖』

『媽媽的女兒是誰﹖』

『爸爸的老婆的大兒子是誰﹖』

他都能一一答對。

只有『爸爸的爸爸是誰﹖』他沒辦法答對。

爸爸下班後﹐知曉後再問他﹕『爸爸的爸爸是誰﹖』

『爸爸。』哥哥妹妹一起異口同聲回答。

『爸爸的爸爸是誰﹖』爸爸再問。

『爸爸。』還是一樣的答案。

『誰生爸爸﹖』

『爸爸。』兩張小嘴還是執著這個答案。

爸爸有點冒火了﹐再問﹕『誰是爸爸的爸爸﹖』

『不知道﹖』兒子信心動搖開始心虛了。

『公公。』女兒還是較慧質蘭心。

『爸爸的媽媽是誰﹖』爸爸再問。

『婆婆。』女兒馬上對答。

兒子再也不敢接口。

這些婆婆媽媽的華人稱呼﹐小孩因為遠在他鄉﹐沒什麼時常實質與親友接觸的機會﹐所以也難怪弄得滿頭霧水。

『為什麼爸爸的哥哥叫伯伯﹖爸爸的弟弟叫叔叔﹖』兒子不止一次地問。

2010年9月9日 星期四

香蕉為什麼有一點點﹖

老大看到廚房有兩條香蕉﹐他問我﹕『媽媽﹐香蕉可以吃嗎﹖有沒有過期﹖』

『可以吃﹖』我正忙著制作月餅。

『那為什麼有黑黑的一點一點﹖』

『因為太熟了﹐老了。像媽媽那樣老了﹐臉上會有一點點。』我向他解釋。

『媽媽﹐香蕉是healthy food 嗎﹖』他一邊瓣開香蕉片﹐邊吃邊問。

『是呀﹗』

『媽媽﹐我不吃了。那邊有黑黑的﹐壞了。』他吃到尾端想丟掉了。

『那是撞壞的﹐像你腳撞到會黑青。』

『香蕉那里會撞﹖』

『可能不小心壓到或撞到。』

『我不要吃﹐你吃。』他把整條香蕉放在流理台跑掉了﹐然後扔下一句話﹕『妳與爸爸沒有five portions a day 的fruits and vegetables ﹐不 healthy 。』

2010年9月8日 星期三

哪個比較貴﹖

老大最近吃東西老愛問﹕『哪個比較貴﹖』

吃 KFC , 他問﹕『Burger King 比較貴﹐還是 KFC﹖』

『看你買什麼﹖』爸爸答。

『hot wings 比較貴﹐還是這個﹖』他邊吃炸雞邊問。

『看你買幾個﹖』爸爸又答。

『你的 Burger 比較貴﹐還是我的chicken 貴?』

爸爸被問得煩了﹐對他說﹕『吃你的東西﹐不要再問那個比較貴了。』

昨天晚餐﹐看到盤里的courgette , 他問我﹕『媽媽cucumber比較貴﹐還是courgette﹖』

今天晚餐的pizza﹐又問﹕『pizza比較貴﹐還是garlic bread?』

甚至還問﹕『tomato 比較貴﹐還是 mayonnaise ﹖』

被爸爸訓示不要再比了﹐他往往很委屈地道﹕『我想要知道哪個比較貴呀﹗』

然後再道﹕『比較貴﹐應該會比較好吃。』哦﹗原來如此﹗﹗

『不一定。』我與爸爸異口同聲。

人家會看“先”

今天清晨上學途中﹐老大邊走邊對我評頭評足﹕『媽媽﹐妳為什麼每天都穿一樣的衣服﹐人家看到會“先”﹖』

他指我每天都穿橙橘色的外套。

『你不也一樣每天都穿這件藍色的外套﹖我沒錢買呀﹗』我不忘向他哭窮。

在旁的女兒馬上說﹕『媽媽﹐我有錢﹐我給妳錢去買衣服。』

老大則道﹕『妳那里會沒錢﹐你有錢呀﹗』

然後﹐他又批評我﹕『妳這個帽子戴很多年了。』頓了一會﹐又道﹕『妳的臉還有一點點…』語氣再加上比手劃腳﹐弄得我好氣又好笑。

女兒又插嘴﹕『媽媽的臉都是爸爸害的﹐爸爸吃飯沒吃乾淨。』

2010年9月4日 星期六

我要吃華人的東西

晚餐時﹐老大一邊吃醬油炸雞一邊誇我﹕『媽媽﹐很好吃﹐ Thank you。』

不會﹐又問﹕『妳去那里學的﹐那麼厲害。』

『你以後娶外國老婆就沒得吃這些食物了。』我對他說。

飯後﹐看電視綜藝節目﹐瞧見一位混血的選手長得很標緻﹐我對爸爸道﹕『以後讓兒子娶洋人﹐那麼下一代就會很好看。』

轉身問老大﹕『你以後娶外國老婆好不好﹖』

『咦﹗我不要﹐外國人長得很奇怪。』老大露出一副避之不及的嘴臉。

『很好看呀﹗如果你找個金髮的老婆﹐那麼你的小孩可能會有金頭髮。』我對他說。

『哦﹗我喜歡金頭髮。』女兒在一旁嚷。

『妳的頭髮是黑色的﹐以後妳可以找個金髮的老公﹐那麼小孩可能會金頭髮。』爸爸對女兒道。

『哦﹗女兒不可嫁洋人﹐我們不但沒聘金﹐還要倒貼婚禮的費用。』我道。

『小彬娶外國人就沒好吃的東西。』爸爸對兒子道。

『我要吃華人的東西﹐華人東西比較好吃。』兒子馬上叫道。

『爸爸娶妳﹐是因為妳會煮好吃的東西。』兒子再補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