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0日 星期五

爸爸的爸爸是誰﹖

兒子看到桌子上有粒糖果問我是誰的﹖

『爸爸給他的老婆的。』我對他說。

『是誰的﹖』他還在問。

『是爸爸的老婆的。』我還是故意拐彎。

『哦﹗是誰的﹖』他沒用腦還在問。

『是媽媽囉﹗』女兒忍不住地脫口道。

『還是妹妹厲害﹗』我稱贊女兒。

『我昨天看到爸爸給妳呀﹗』女兒誠實地道出。

後來﹐我再問他﹕『媽媽的老公是誰﹖』

『媽媽的女兒是誰﹖』

『爸爸的老婆的大兒子是誰﹖』

他都能一一答對。

只有『爸爸的爸爸是誰﹖』他沒辦法答對。

爸爸下班後﹐知曉後再問他﹕『爸爸的爸爸是誰﹖』

『爸爸。』哥哥妹妹一起異口同聲回答。

『爸爸的爸爸是誰﹖』爸爸再問。

『爸爸。』還是一樣的答案。

『誰生爸爸﹖』

『爸爸。』兩張小嘴還是執著這個答案。

爸爸有點冒火了﹐再問﹕『誰是爸爸的爸爸﹖』

『不知道﹖』兒子信心動搖開始心虛了。

『公公。』女兒還是較慧質蘭心。

『爸爸的媽媽是誰﹖』爸爸再問。

『婆婆。』女兒馬上對答。

兒子再也不敢接口。

這些婆婆媽媽的華人稱呼﹐小孩因為遠在他鄉﹐沒什麼時常實質與親友接觸的機會﹐所以也難怪弄得滿頭霧水。

『為什麼爸爸的哥哥叫伯伯﹖爸爸的弟弟叫叔叔﹖』兒子不止一次地問。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