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30日 星期六

怕怕我會死掉

老大每晚臨睡前﹐都會杞人憂天他就此長眠不醒。

剛才又哭鬧道﹕『怕怕我會死掉。』

他說﹕『我怕我睡覺不能呼吸死掉。』

再加上﹕『我睡覺時﹐我的心如果停了﹐我會死掉。』

『多做好事﹐老天會幫你。』為了鼓勵他多做好事﹐我用善用善報的佛家因緣對他道。

因為﹐每次叫他幫忙拿東西﹐他會反問﹕『我為什麼要幫你﹖』或者曰﹕『為什麼叫我﹖』

『怎麼辦﹐我睡覺會忘了呼吸﹐我會死掉。』這是每晚他臨睡前最大的惡夢。

『不用怕﹐多做好事﹐老天會幫你。你就不會死掉。』妹妹套用我的話來勸慰他。

他大概知道他平日少做好事﹐所以不搭腔﹐只一味地喃喃自語﹕『我怕怕我會死掉﹐怎麼辦﹖』

然後﹐越想越怕﹐就不禁號哭地一直叫﹕『爸爸﹐我怕怕我會死掉。』

倒頭來﹐每晚爸爸總是勸他﹕『你不會死掉﹐不會不呼吸﹐你去看你的百科全書就知道了。』

然而﹐查看了﹐他還是擔心他會死掉。爸爸總是陪他入睡。

我卻有點幸災樂禍道﹕『不睡覺你才會死掉。』

2010年10月26日 星期二

以後再講

昨天晚飯﹐我對兒子道﹕『愛愛來了﹐要不要去找她﹖』

『誰是愛愛﹐那個 girl?』兒子反問我。

『我知道誰是愛愛﹐是上次來我們家和我們一起玩的。』女兒馬上搶答。

『妳上次不是一直問我她幾時再來嗎﹖』我故意激問老大﹕『她來了﹐要不要叫她來找你﹐或你去找她。』

『哦﹗她不好看』老大一邊吃飯﹐一邊很不好意思地低頭道。

『你喜歡妮可還是愛愛﹖』我問他。

沉默一會﹐他道﹕『現在不知道他們以後美不美﹐以後才知道﹐那以後再講。』

我和爸爸都覺得他變聰明了。

2010年10月23日 星期六

不用生那麼多

星期四一家外出用餐﹐我推著小帥的pushchair﹐和哥哥並肩而走。 爸爸則牽著妹妹的手。

我心血來潮問哥哥﹕『哥哥﹐我們是 happy family 嗎﹖』

他不假思索道:『是呀﹗』

『那你以後要娶幾個老婆﹐生幾個小孩?』我問他。

『娶一個就好啦!然後生一個boy﹐一個girl。』他淡然地答。

『如果都生girl﹐怎麼辦﹖ 要生幾個﹖』

『十個。』他回答﹐後來想了會又道﹕『不用生那麼多﹐生三個都是 girl 就好了。』

『你以前不是說要生一百個嗎﹖』

他沉默不語。

老大最近有他難得的邏輯思路﹐那是他朝向成長的跡象。

有什麼事叫我

每次我要忙家務事﹐不得把小帥交給爸爸﹐不一會兒﹐他通常會再找個代理員委託看顧小帥。

『看弟弟﹐不要讓他亂拿東西吃﹐不要給他跌倒﹐有什麼事叫我。』這是爸爸委任時的口頭禪。

倘偌哥哥要爸爸幫忙他出征玩電腦遊戲﹐這個照顧弟弟的任務﹐爸爸就交給他。

哥哥惟惟是諾好﹐然後扯開嘴角對著弟弟溫柔道:『弟弟﹐哥哥哦﹗』

不一會兒﹐哥哥對妹妹說﹕『妹妹﹐你幫我顧弟弟﹐如果有什麼事叫我。』然後﹐哥哥就跑去找爸爸觀戰了。

不久﹐小帥爬來找我﹐我喊爸爸過來。

爸爸就會埋怨地問﹕『哥哥﹐我不是叫你顧弟弟嗎?』

『我叫妹妹顧呀!』哥哥推脫。

『我有顧呀﹐是弟弟自己要跑去找媽媽。』妹妹無辜地道。

『你叫哥哥顧﹐可能嗎?弟弟亂吃東西﹐哥哥只是自己在那邊亂叫﹔弟弟要跌倒﹐哥哥先跑。他會顧弟弟﹐明天太陽打從西方出來。』我嘲諷爸爸。

『我不幫你玩﹐你自己玩。』爸爸很不爽被我叨唸﹐賭氣地對哥哥道。

『哦﹗妹妹﹐你顧弟弟好嗎﹖』

善良的妹妹爽快地道:『好﹐可是弟弟要找媽媽。』

不到一刻鐘﹐爸爸又會把弟弟再次委託這兩個小瓜﹐我又把他叫過來抱走小帥﹐他又會埋怨這兩個哥哥姐姐。

有時﹐我一邊煮飯﹐一邊覺得又好氣又好笑﹐一個大人顧個小孩﹐竟然那麼無賴要推諉在兩個小瓜身上。

倒頭來﹐最無辜是妹妹﹐最可憐是小帥。

2010年10月21日 星期四

小帥抓周

小帥周歲前夕﹐我們讓他抓周。

我分別把書﹑滑鼠﹑計算器和球放在地上﹐讓他選。正在玩樂的他﹐回頭一瞧﹐馬上爬過來﹐一把抓起計算器來把玩。

圍觀的友人起哄﹐把計算器藏起來﹐讓他重新選過。

我把計算器藏在書頁里﹐小帥沒半絲猶豫又從書屏里找到計算器。

一連三次﹐他都果斷地拿起計算器﹐另其他三樣東西連正眼也沒瞧一眼。

『看來以後他是做生意賺大錢。』旁觀的友人戲謔道。

2010年10月14日 星期四

結婚是怎樣的﹖

女兒自從看了我的婚照﹐穿著一襲白紗頭戴桂冠的打扮﹐就開始編織當新娘的美夢。

她常常情不自禁地道﹕『以後我結婚﹐我要穿戴這個美美的。』

『我要跟 Jeffery 結婚。』

『妳不要跟 Michael 結婚了嗎﹖』我故意問她。

這兩個小傢伙﹐兩小無猜﹐卻常眉目傳情。放學路上﹐兩人相互在街的一頭﹐跑呀﹐等呀﹐再引頸望呀。那小男孩常到了家路口﹐還特意站在那佇立候著看女兒一眼﹐才滿臉羞澀澀地跑回家。女兒也一樣﹐一看到Michael 的背影﹐就使勁地追跑﹐常常忘了看路而跘倒。

『Michael 要跟 Tia 結婚﹐我要跟華人結婚﹐Jeffery是華人。』

『媽媽﹐我長大後結婚不要生baby。』她時而冒出這樣的話來。

那天她又問爸爸﹕『爸爸﹐結婚是怎樣的﹖』

『妳還小﹐以後再說。』爸爸這樣答。

『我要快點長大結婚﹐跟Jeffery結婚。』這是她的口頭禪。

『長大了該先做工賺錢﹐好好地四處玩樂﹐然後才結婚。』這是我的對白。

『為什麼﹐我長大了要結婚呀﹖』她還是堅持她結婚的夢想。

『長大了﹐有很多事可以做﹐妳先交一些朋友﹐然後慢慢找好的老公。』我一再向她解釋。

『那妳幫我找像爸爸那樣好的老公。』她又把終身大事委託我。

『媽媽﹐我不要結婚﹐結婚要生小孩會很痛。』想來想去﹐她有時又會突然對我說這樣茅盾的話。

反正﹐結婚已成為她期盼長大最大的夢想。

小小年齡﹐為了穿那一襲白紗﹐恨嫁得很。

真真假假

老大最近得了虛幻症狀﹐他醒的時候﹐會問我們他是不是在夢中﹖

星期日早上他又問爸爸﹐他是不是在夢里﹖

『你打一打自己的臉﹐如果會痛﹐就不是在夢里。』

老大輕輕地扇了自己臉頰﹐然後道﹕『會痛。』

『會痛就不是在夢里。』爸爸解釋。

今早起來﹐他對在廚房張弄早餐的我說﹕『媽媽﹐我剛才夢到你現在做的東西。』

他甚至有時候懷疑剛才的所做所為是在夢里﹔三更半夜他會從夢中驚醒跑來我們房間道﹕『我是不是在做夢﹖』

看到弟弟在玩樂﹐他會說﹕『我在夢里看過弟弟這樣玩。我是不是在夢里﹖』

昨天帶他去看家庭醫生﹐因為他最近老是吃完就想吐﹐頭暈的症狀。

家庭醫生向我們分析﹐小孩有可能心里壓抑﹐像有親友或寵物逝世﹐功課壓力﹐擔心受怕某種東西﹐就會有這種反應。

家庭醫生囑咐我們﹐他倘偌再有這種症狀的心理反應﹐制止他去吐。

我揣測最近他閱讀了一系列關於 Narnia 的故事書﹐從中虛擬了一些情景﹐而俳徊在真實與書里真真假假的情節。

2010年10月13日 星期三

我會不會得了Heart attack﹖

星期六一早老大陪我出外買麵包﹑牛奶﹐回程在家門口看到一輛救護車張貼一張Heart attack的海報。

『媽媽什麼是 Heart attack ﹖』他一邊讀海報的字﹐ 一邊問我。

『Heart attack 是心臟病﹐就是heart 不 strong了。』

『我會不會得 Heart attack﹖』

『你那麼小﹐不會得心臟病。』我向他解釋。

『為什麼﹖』

『因為你的心還很強。』

『那heart attack 危險﹐還是像外公的病那種危險﹖』他又來愛比較這招了。

『外公那種是癌症﹐沒有得救﹐比較危險。』

回到家不久﹐老大馬上說他胸口不舒服﹐還一直追問爸爸什麼是heart attack﹖他會不會得了heart attack 。

我忙著張羅早餐﹐爸爸正顧著小帥﹐他一再地追問他會不會得了heart attack﹐爸爸勸慰無效﹐只好安撫他﹕『你自己去網絡找。』

他自己瀏灠網絡的相關資訊﹐來吃早餐之後﹐他還一直擔心自己得了heart attack﹐一直不放心地問爸爸﹐他胸口不舒服﹐會不會得了heart attack?

我對他說﹕『如果你得了heart attack﹐那就是大新聞。』

『為什麼﹖』他不解。

『因為這是不可能的事。』

因為一張海報﹐讓他耿耿於懷了一整天﹐杞人憂天地擔心自己heart att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