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4日 星期三

不義之財

昨天接兒子放學﹐他一邊走路一邊竊竊自喜地抓著外套的袋子對我說﹕『我這里有錢。』

他們學校沒有食堂﹐平日我都沒讓他們帶任何錢去學校。除非學校有什麼特外販賣日給予的通知信﹐我才給他們一些零錢上學。

『你拿撲滿的錢帶去學校﹖』我問他。

『沒有。』他神秘地笑。

『那是不是上星期媽媽給你帶去買snack bar 留下的錢﹖』他們學校每逢星期三及五﹐會有個小賣部在早上短休時賣一些小食物﹐價錢介於十便士至五十便士。我通常只給他們廿便士。

『不是。』他還是搖頭有點玩味地笑。

『那是怎樣來的﹖你撿到﹖』

『不是。我不說﹐你會說我。』他哼著鼻頭朝天﹐很得意有個小秘密。

『ok, finger crossed﹐我不說 。』我把食指和中指文叉壘在一起。

『是 Szymon 給我的sixty pence。』他脫下手套﹐掏出三個廿便士給我看。

『他為什麼給錢你﹖』我不解地問。

『他昨天答應我的。』老大還是很得意地道﹐把壓在心頭的喜悅說出來﹐他也氣爽了。

『為什麼他會答應給錢你﹖』我追問。

『我給了他一條lace綁東西﹐他說會給錢我。』他把玩著那三個硬幣邊道。

『那是什麼繩子﹖』

『我撿到的。然後Szymon喜歡﹐我給他﹐他說要給我錢。』

『你不可以拿他的錢﹐明天一定要把錢還給他。你這種叫騙錢。』我很驚訝他現在學會斂財。

『他自己要給我。』他不情願。

『他的爸爸媽媽知道﹐去學校對老師說﹐你就糟糕。』我向他解釋要害。

『你剛才不是finger crossed 不說我﹖我才告訴妳。』他將回我一局。

『好﹐我不說你。你自己告訴爸爸。爸爸如果說可以收下這些錢﹐你就可以留。』我如果不信守承諾﹐以後難以服眾。

爸爸下班回來﹐我提醒他要問兒子身上的錢之來處。

不會﹐馬上聽到爸爸大聲道﹕『你哪里可以拿人家的錢﹐那是你撿來的東西。明天拿錢還人家。』

兒子不哼聲﹐大概知道自己這些錢得來不義。

今早﹐我再次慎重對他說﹐記得把錢還給那位小朋友﹐不可以再隨便拿人家的錢。那也是一種欺負﹐以後你的朋友長大後﹐想起會記得你曾經趁他不懂事時﹐拿過他的錢。

2010年11月23日 星期二

遲來的生日禮物

上星期老大放學回來﹐進門後不久找出他的錢包﹐掏出廿英鎊給我道﹕『媽媽﹐弟弟生日﹐我忘了給他禮物。』

『弟弟生日都過了﹐不必給了。』我對他說。

『拿去呀﹗幫弟弟收起來﹐以後可以買東西給他。』他執意叫我幫弟弟代收。

『你只要疼弟弟就可以了。弟弟是baby﹐baby需要有人疼他﹐陪他玩。』我很感動他對弟弟的好。

平時的他可是鐵公雞﹐一毛不拔﹐惟獨對弟弟可以慷慨得很。

弟弟無心在玩鬧打他或弄疼﹐他從不還手。

早上起床﹐第一件事是找弟弟﹔臨睡前﹐也要與弟弟玩﹐他才上床。

他時常說﹕『弟弟是我的弟弟﹐他很 cutie 呀﹗』

2010年11月17日 星期三

一群小香蕉人

與朋友聚餐﹐一群小孩飯後在一起玩鬧。

我們吃著中國餐﹐大人們用不同的方言和中文聊天﹐那一群黃皮膚的小孩則用洋名稱呼對方﹐用英文來交流。

『喂﹗你們是中國人咧﹗講中文。』聽他們你一句﹐我一句﹐完全沒有一句是中文﹐我不禁脫口喝止。

那群小香蕉人尚沒意會過來﹐大人之中年級最大的阿嬤馬上為他的乾女兒五歲的兒子解說﹕『他連話都講不好﹐還要他講中文﹐他連話都講不出。』

我原想釐說什麼是母語﹐母語才是小孩最親切及親近的言語﹐且容易上口的言語。這里的 Heath Visitor 時常提醒我們這些英語為第二言語的父母﹐千萬別放棄用母語和小孩交流。

然而﹐緣何這些小孩會以英文交談﹐是大人在慫恿﹐旨在炫耀﹐懼在怕輸﹖

天不曉得﹐只有這些為者父母心里清楚自己想塑造孩子﹐成為什麼國藉的優秀人才﹖

『以後他婆婆從中國來怎麼溝通﹖』我問。

『都在講遼言﹐聽不懂。』小孩的媽媽不以為意﹐且拿來當笑話。

另位朋友年前剛從香港來的八歲兒子﹐初來英國時見他還一派溫文有禮。

如今在英國一年﹐被西方文化洗禮後﹐不僅喜歡吃奶酪﹐言行舉止像完全活脫脫是假洋鬼子般的粗野。

他媽媽道﹕『他一來就不想回﹐叫他下樓他也道﹕no way。』 同時﹐告訴主人他要留在這里玩﹐不回去。

我們家的兩個小孩﹐參與那群小香蕉人後﹐完全解放﹐叫鬧開心得也融入ABC的言語世界。

前三年﹐老大對著一群小香蕉人﹐完全融不入他們的圈子﹐和女妹妹自顧自地玩。

那時﹐我問他為什麼不與那群小孩玩﹖

他對我說﹕『他們都講英文。』

他不是聽不懂﹐他說很奇怪﹐華人為什麼講英文﹖而他們的父母則和我們以中文交談。

可以想像﹐等孩子們長大後再聚餐﹐大人們也許還得用英文對孩子們說話。

飲食文化雖然保留著中式﹐然而言語文化即將逐漸遷就小孩而流失。

沒關係﹐媽媽還在

昨晚去朋友家吃飯﹐飯後一群小孩上樓玩得天翻地覆。我們在樓下聊天都聽到驚天動地的嬉鬧聲。

女主人要上樓察視﹐我囑咐他把我的小孩叫下來。

她說﹐他們玩得不亦樂乎﹐根本樂不思蜀了﹐不會下樓的。

我說﹕『妳對我兒子說﹐爸爸要回了﹐他一定會下來。因為他每次晚一點去shopping ﹐他都會怕店關門﹐被關在里面回不了家。』

不一會﹐女主人下樓﹐我問她我兒子呢﹖

她道﹕『我對妳兒子說爸爸要回了﹐他馬上要下來。後來又問我﹕那媽媽有沒有回﹖我對他說﹕媽媽還在。妳兒子說﹕媽媽還在沒關係﹐又跑上樓了。』

我聽了差點噴飯﹐我問女主人﹕『哦﹗妳怎麼對他說我還在。』

『妳說爸爸要回﹐沒說妳要回。』女主人很直很率地答我。

『妳這樣說﹐他當然不會下來。』我又好氣又好笑。

2010年11月16日 星期二

我怕我會stuck 在dream 里

兒子今晚臨睡之前﹐又有新的困擾。

他憂心忡忡對我說﹕『媽媽﹐我怕我會stuck 在dream 里﹐出不來怎麼辦﹖』

我叫他一再重覆地說了幾遍才聽明白。

『怎麼會被困在夢里﹖』我對他莫明其妙的想法很不解。

『哦﹗我怕我會stuck 在dream 里。妳可不可以兩點叫我一次﹐四點又叫我一次﹐不然我會stuck 在夢里出不來。』

『沒關係﹐媽媽去你的夢里把你拉出來。』我故意與他較勁。

『妳怎麼可能去我的夢里﹖』他看起來沒那麼糊塗地問道。

『媽媽有special power。』爸爸對他說。

『爸爸﹐我怕我會stuck 在dream 里。萬一出不來﹐怎麼辦?為什麼會做夢﹖』他問爸爸。

爸爸嘰哩呱啦地對他說了一堆如何做夢﹐腦波等科學邏輯的原理﹐最後補充道﹕『你可以學妹妹﹐妹妹臨睡夢前都事先想﹐然後會夢到自己要夢的東西。』

『哦﹗我不會。可不可以不要發夢﹖可不可以叫我﹖』他還是杞人憂天。

『我都對你說了那麼多﹐你還怕就是聽不懂。』爸爸煩不勝煩了。

『萬一我stuck 在夢里怎麼辦﹖﹖』

大家都不管他﹐任他煩他很會煩的東西。不一會﹐他忘了此事﹐開心地和弟弟一起玩樂。

2010年11月8日 星期一

戴poppy﹐我就famous 了

上星期四接一對兒女放學﹐老大說學校有學生拿poppy 罌粟花來賣。他們班上有幾位同學買來戴﹐他說 poppy 很美。

他喃喃自語﹕『哦﹗我想明天我要戴 poppy 上學﹐那樣我就會 famous 了。』

每年11月的第二個星期日是紀念世界二戰死去的亡靈﹐這期間大家都會別上以紅紙制成的罌粟花。

這些紙制的罌粟花﹐都可以在英國各大小商店以樂捐的方式取得。

回家的途中我們經過一間專賣二手貨的慈善商店﹐老大和女兒看到有紙制的罌粟花擺在那櫃台。

於是﹐我以樂捐的方式﹐拿了兩朵紅色的罌粟花給他們。

『媽媽﹐你給他多少錢﹖』老大問我。

『媽媽放了一堆零錢進去﹐沒仔細數。』我答他。

『只要20 pence 就可以了。』老大說。

『沒關係﹐這是做善事。』我向他解釋。

『哦﹗我不喜歡這個。』老大又來雞蛋挑骨頭了。

反觀女兒拿在手里﹐心滿意足地說﹕『媽媽﹐我喜歡﹐很美。』

『回家我幫你們黏個扣針﹐那樣就可以扣在校服不會跌掉。』

『哈哈﹐我明天就可以famous了。』老大很奸地大笑。

最近他老想在學校出風頭。他覺得戴個花來炫可以引人注意﹐招人喜。

我們去住 hotel 嗎﹖

每年11月5日是英國的 Bonfire Night﹐在這期間英國各地都習慣放煙花。老大和女兒前幾晚遠眺燦爛斑絢的煙火﹐都很興奮地大嚷。

我對他說﹕『公公沒有賣掉屋子的話﹐我們明年回 Sarikei 過農曆新年﹐那里的煙花還會寫心型的 I love U。 』

『哦﹗我要看。我們回去看。』老大雀躍大叫。

『可惜我們不會回Sarikei了﹐只有Sarikei放煙花不會被警察抓。』我說。

『哦﹗為什麼﹖』老大不解。

『沒關係﹐你長大後我帶你回 Sarikei。』爸爸安慰他。

『公公賣掉屋子了﹐我們去 Sarikei住 hotel 嗎﹖』老大問。

『是﹐我們回去Sarikei住Hotel。 』爸爸道。

『爸爸﹐我也要去Sarikei。』女兒也在旁叫嚷。

爸爸惟惟說好﹐歸期則是遙遙無期。沒有親人及家門佇立的家鄉﹐惘然已成為故鄉了。

2010年11月5日 星期五

妹妹為什麼拿merit ?

女兒今天在學校會被頒發這個月的優異學生獎﹐從知道女兒獲選後﹐老大一直又羨又忌。

今早這種情緒充分表露無遺。

他自言自語道﹕『哦﹗妹妹拿 merit﹐我沒有。』

我安慰他﹕『你以後一定會拿到﹐你那麼厲害。』

『哥哥拿到比我多﹖』妹妹誠實地道。哥哥每一年都會被老師提名獲選﹐已經連續三年都獲得。妹妹這次是第二次。

『妹妹為什麼拿merit ?她都不厲害﹖』他還是不甘願妹妹今天拿獎。

前兩天他也如此道﹕『老師選 Conor ﹐他都不厲害。』

『Conor 讀書可能不厲害﹐但他可能很有禮貌﹐對人friendly﹐所以老師喜歡他。』我對他解釋。

『如果我拿到 merit﹐我要妹妹 naked 去學校。』他又在那用言語來干譙別人。

『那今天妹妹拿 merit﹐你 naked 去學校。』我反問他。

『妹妹又沒叫我要 naked 去學校。』他辯說。

『因為妹妹是好人﹐你是壞人﹐才會有這樣壞的心﹐打那麼餿的主意。』我責罵道。

怎樣才能 popular?

老大昨晚問爸爸﹕『大家都喜歡 Christopher﹐要怎樣才能 popular?』 開學前﹐班主任遴選六名學生一起競選學生理事會( school council)﹐老大雖是候選人之一﹐然而班上都同學都沒投票給他。人緣好的 Christopher 當選。

前陣子﹐很多同學的生日會也沒像往年一樣邀請他﹐弄得他耿耿於懷。

我對他說﹕『說好話﹐做好事﹐做好人﹐大家就會喜歡你。』

『哦﹗要怎樣才能 popular?』

爸爸教他﹕『你可以和同學一起討論Bakugan ﹔還有看到同學穿了一件美麗的衣服﹐可以贊美他。』

『Maya 最近有了弟弟﹐你可以與他一起分享有弟弟的樂趣。』我插嘴道。

『哦﹗我不會。』他是沒信心的小孩。

『你明天要看別人好的東西﹐說別人的好。』爸爸開導他。

『哦﹗很難﹐我不會。』他又在叫苦了。

『那你看 Christopher 怎樣與其他同學相處。』爸爸企圍叫他觀察﹐學習別人的優點。

『別人都喜歡他呀﹗』

『所以你要去學Christopher 的好地方。』

他心事重重地去看電視節目。

不久﹐一來到書房﹐馬上又告狀﹕『妹妹弄弟弟的頭。』

接著不由分說﹐就揮手打妹妹。妹妹馬上啕號大哭。

『妹妹哪有弄弟弟﹐她在sayang 弟弟。』我氣得破口大罵。

『你這種人就是jealous﹐selfish﹐所以才沒有人喜歡你。』爸爸也忍不住插嘴指責他。

『妹妹弄弟弟呀﹗』他還在狡辯。

『妹妹和弟弟玩那麼久都沒事﹐你一來就打人。你連妹妹都不會好好對待﹐在學校怎麼會 popular?』

他還要辯﹐我下馬威道﹕『即使妹妹打弟弟﹐也輪不到你來打她。你再講﹐昨晚打妹妹臉的賬﹐我一起算利息。』

他一邊走開﹐一邊還是忿忿不平碎碎唸道﹕『妹妹弄弟弟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