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4日 星期三

不義之財

昨天接兒子放學﹐他一邊走路一邊竊竊自喜地抓著外套的袋子對我說﹕『我這里有錢。』

他們學校沒有食堂﹐平日我都沒讓他們帶任何錢去學校。除非學校有什麼特外販賣日給予的通知信﹐我才給他們一些零錢上學。

『你拿撲滿的錢帶去學校﹖』我問他。

『沒有。』他神秘地笑。

『那是不是上星期媽媽給你帶去買snack bar 留下的錢﹖』他們學校每逢星期三及五﹐會有個小賣部在早上短休時賣一些小食物﹐價錢介於十便士至五十便士。我通常只給他們廿便士。

『不是。』他還是搖頭有點玩味地笑。

『那是怎樣來的﹖你撿到﹖』

『不是。我不說﹐你會說我。』他哼著鼻頭朝天﹐很得意有個小秘密。

『ok, finger crossed﹐我不說 。』我把食指和中指文叉壘在一起。

『是 Szymon 給我的sixty pence。』他脫下手套﹐掏出三個廿便士給我看。

『他為什麼給錢你﹖』我不解地問。

『他昨天答應我的。』老大還是很得意地道﹐把壓在心頭的喜悅說出來﹐他也氣爽了。

『為什麼他會答應給錢你﹖』我追問。

『我給了他一條lace綁東西﹐他說會給錢我。』他把玩著那三個硬幣邊道。

『那是什麼繩子﹖』

『我撿到的。然後Szymon喜歡﹐我給他﹐他說要給我錢。』

『你不可以拿他的錢﹐明天一定要把錢還給他。你這種叫騙錢。』我很驚訝他現在學會斂財。

『他自己要給我。』他不情願。

『他的爸爸媽媽知道﹐去學校對老師說﹐你就糟糕。』我向他解釋要害。

『你剛才不是finger crossed 不說我﹖我才告訴妳。』他將回我一局。

『好﹐我不說你。你自己告訴爸爸。爸爸如果說可以收下這些錢﹐你就可以留。』我如果不信守承諾﹐以後難以服眾。

爸爸下班回來﹐我提醒他要問兒子身上的錢之來處。

不會﹐馬上聽到爸爸大聲道﹕『你哪里可以拿人家的錢﹐那是你撿來的東西。明天拿錢還人家。』

兒子不哼聲﹐大概知道自己這些錢得來不義。

今早﹐我再次慎重對他說﹐記得把錢還給那位小朋友﹐不可以再隨便拿人家的錢。那也是一種欺負﹐以後你的朋友長大後﹐想起會記得你曾經趁他不懂事時﹐拿過他的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