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4日 星期五

Santa Claus 是媽媽

昨晚趁小孩睡了﹐才拿出午後剛買的聖誕禮物﹐用禮物紙包起來。

今早我對女兒說﹕『Santa Claus 又送來了一些禮物。』

女兒馬上應對﹕『Santa Claus 是媽媽。』

『是 Santa Claus 送來的。』我堅持美麗的謊言。

『Santa Claus 怎麼進來我們家﹖』

『從Chimney 進來。』

『怎麼可能﹐Santa Claus 那麼胖﹐怎麼可能進來﹖』

『Santa Claus 可能從屋頂進來。』

『Santa Claus 怎麼可能都用我們家的禮物紙﹖』

女兒那麼機靈﹐我也無言以對了。

她自己果斷地說﹕『Santa Claus 是媽媽。』

2010年12月21日 星期二

白色的聖誕節

今年尚未步入十二月﹐雪花已絮絮紛飛﹐整個大地覆蓋在冰天雪地白色的景色。

屋外的氣溫降在零下八度﹐幸好學校已放假﹐不然小孩每天還得途步在天寒地凍的路程上學﹐一雙小腳雖穿著靴子﹐仍抵擋不了厚重的寒意﹐每次被凍得麻 痛。

酷零的氣溫﹐即使沒飄飛下著雪﹐大地卻似被撥灑一層的麵粉﹐樹梢﹑草地﹑瓦檐 ﹐道路都一一地被籠罩在白皚皚的霜景。

今早﹐我家的暖氣兼熱水爐無法使用﹐一開啟就傳來〝轟隆轟隆〞 的聲響﹐我們懷疑是銜接在外頭的水管結冰了。爸爸打電話請了水電工人來修理﹐水電工把外頭水管里的冰塊敲出﹐印證了我們的推斷。

今年的聖誕節原本擬好的聚餐﹐大家很有默契地共識﹐看天氣再決定。

雖然如此﹐我還是準備了很多聖誕禮物。

老大看我包裹禮物﹐很現實問﹕『哦﹗你給他們禮物﹐那他們的禮物呢﹖』

『禮物還在這里﹐我那里有給他們﹖聖誕節都沒到﹐所以阿姨叔叔們的禮物﹐當然也還在路上。』我向他解釋。

『那 Angel 阿姨的禮物已送來了呀﹗』他道。

『那是 Angel 阿姨的習慣。』

『Christmas 幾時才到呢﹖』老大又問。

『這個星期六。』

『還有那麼久。我可不可以先拆一個禮物﹖』老大央求。

『Santa Claus 的禮物是給乖小孩﹐也只有等到聖誕節才能拆﹐你覺得你今年乖不乖﹖』我故意為難他。

『哼﹗你和爸爸就是 Santa Claus 囉﹗我早就知道。』前年我無意中說漏了嘴﹐ 兩個小孩馬上意會到原來我們就是聖誕老人。

女兒卻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宣告﹕『今天是 Christmas了﹐我可以拆禮物了。』

我說今天還不是﹐她嘟噥為什麼那麼久都還沒到﹖

我把他們所有的禮物堆放在聖誕樹下﹐規定在聖誕節才可以拆開。

因此﹐他們很是期待揭開禮物的謎底的那一天。

老么每天最喜歡爬上沙發﹐把觸手可及的禮物一一來個乾坤大移﹐扔得四處。

天氣預測未來幾天將會有大雪﹐前些日子的雪人融化了。老大和女兒很冀盼再堆制一座雪人和雪堡。

老大最愛玩丟擲雪球﹐女兒每次都被他擲到眼睛而哭﹐所以我下令他不準丟雪球在 女兒的身上。他自己亂擲亂叫﹐自得其樂。

我和爸爸卻不希望大雪沓飄﹐外面銀白的雪景雖美﹐但卻為日常生活帶來極大的不便。

2010年12月16日 星期四

小帥帥﹗帥﹗

小帥很聰明﹐雖然在牙牙學語﹐卻通過〝依依呀呀〞和表情﹐勇於表達自己的情緒。

今早送老大和女兒上學後﹐回途時和朋友並行﹐沒像往常一樣抄進公園。認得路的他﹐坐在小孩推車里馬上〝嘰哩呱啦〞劇烈地抗議。

他喜歡看公園里的鴨子﹑天鵝和一群鴿子﹑海鷗。每次才進入公園口﹐他就會開心地大嚷﹕『答答(duck-duck)﹑峇峇(bird-bird)。』

看到有人遛狗﹐他會大叫﹕『得得 (dog-dog)。』

每天早上我幫女兒穿好校服﹐他會用小手指掃自己的臉頰﹐告示要塗潤滑的面霜。

然後﹐再爬去姐姐的床底櫃下拿梳子給我﹐幫女兒綁頭髮。

以前﹐他很愛沐浴﹐抱他起來擦身體時﹐都不甘願地大哭一場。

前陣子﹐泡洗的時候不小心滑入澡盆﹐嗆了幾口水。

現在﹐看到我放洗澡水﹐他就馬上爬爬爬﹐要去躲起來。

每次不幸被我抓回來﹐他就嘩嘩大叫掙扎。前後真是天轅地轍的態度。

有時﹐不小心撞到﹐他會呀呀地企圖譂述。

我叫他大便﹐他靜靜地一人站在那使力。然後一瞧我來要幫他清理﹐霍霍地馬上爬到門簾後躲起來﹐意圖和我玩抓迷藏。

已經爬﹑爬﹑爬整半年的他﹐可以不用扶手站得很穩﹐卻不敢放步邁前﹐每次借助小椅或小車推著走。

他知道他的玩具車要停在哪﹖知道電視要用遙控器開關﹔最可惡的還是學會關掉電腦的按鍵。

爸爸斥罵他不可以關﹐他會聲嘶力歇地哭﹐分庭抗理。

有時﹐女兒哭﹐他很頑皮地學她〝嗚嗚〞﹐再加上〝打打〞地配上手勢。

套用我家老大每天掛在口的說辭﹕小弟弟很可愛。

然而﹐小帥佔有慾很強。

我抱哥哥或女兒﹐他馬上會過來爭寵﹐把哥哥姐姐推開擠入我懷里。

所有的玩具﹐他都會佔為己有。偶爾﹐他還會上前搶姐姐手里的玩具﹐再扔下不玩。

前天在鬧市里遇到一位友人﹐她伸手逗他﹐他一直用手把人家的手甩掉﹐然後很不屑地把頭轉向另頭。

一連三次﹐最後不耐煩的他﹐終終啕號大哭﹐把友人給嚇得慌逃。

另友人說﹐我只把手放在他的推車﹐他卻伸手把她的手推開。

小帥也很帥﹐哥哥姐姐為了與他玩﹐打鬧成一團﹐他卻獨自爬到另一頭獨樂樂他的玩具車。

每天他最愛的事是玩他的小車車﹐拿筆塗鴉﹐把所有的東西從小桌上扔下。

再來﹐爬到書架﹐從架上可以抽到的書本一本一本地抽出亂翻一通。

小帥最喜歡﹐還是躺在媽媽身上撒嬌﹐胡亂地吻媽媽的臉﹐那就表示他睏了。

小帥最享受﹐是爸爸用枕頭把他枕在雙臂哼著歌﹐搖他入睡。

2010年12月10日 星期五

天寒地凍

今年冬天來得特別早﹐十一月杪即下起紛紛大雪。

那天看到雪﹐兒子大叫﹕『Ooohhh。。。。。。。。winter了。』

女兒大聲反駁道﹕『媽媽才跟我說是秋天﹐葉子掉落的時候﹐不是冬天。』

是的﹐前幾天樹上還有很多葉子﹐驟冷的氣溫把很多尚掛在樹上的葉子﹐在一天之內抖落得剩下光禿禿的枝椏。

觸目都是冰天雪地的景物﹐在英國十幾年﹐第一次深刻地體會到什麼叫天寒地凍。快一個月了﹐厚厚的雪堆結在各處﹐沒有人自掃門前雪﹐舉步難行﹐每走一步都形如履薄冰﹐會摔個四腳朝天。

有天早上﹐爸爸上班在家路口摔了一跤﹐兩個星期了﹐整個大腿還是一片瘀青。

女兒上學放學也摔了好幾次。

我前兩天推著小孩的車上街採購﹐右半邊的身子也不小心狠狠地失控摔下。

老大每次外出都很自豪地道﹕『哈哈﹐每個人都跌倒了﹐只有我沒有。』

『冬天才開始﹐還有漫漫三個多月﹐你別得意太早。』我今早告誡他。

英國政府很荒謬﹐冰雪已履蓋大街小巷那麼久﹐就連在熙攘的大街﹐也不清理。平時若不是一片茫茫大雪﹐每個星期必定有清潔車清掃街道。

垃圾沒那麼輕易危害行人安全﹐可是這些滑濕的雪地卻是寸寸縷縷都是危機四處。上了年級的人要是摔個跤﹐必定骨折難愈。

昨天早上看到一名年老的阿嬤行走在人行道﹐一邊走一邊扶著街道上任何可以抓扶的器物﹐不禁默默為她祈禱。

我們家的垃圾已兩個星期沒垃圾車來﹐市政府在網站上提示﹐大雪履蓋的地區﹐垃圾車不能進入﹐居民可以把垃圾自行放在垃圾袋﹐不必裝在規定的垃圾桶。這星期三﹐我們家五十公尺外的住宅區垃圾已被清理﹐而我們家這條巷子的垃圾卻不倒﹖

天氣預測大雪又將至﹐我家的垃圾是不是要堆聚整個冬天呢﹖

2010年12月6日 星期一

是Huat 不是 Fa

昨天教小孩學中文﹐原本想教他們一系列顏色的字。

一開始﹐老大問我〝顏色〞兩個字怎麼寫﹖

我教了他﹐他學會了。我開始教他寫〝黑〞﹐然後叫他寫〝头发〞。

他聯想力很厲害﹐馬上說〝恭喜發財〞。

他不會寫〝发〞﹐我一邊教他一邊對他說﹕『這個〝发〞是公公的發﹐姑丈的名字也是這個發。』

『哦﹗那應該讀Huat不是Fa﹖』老大精靈地反駁我﹕『公公叫Ching Huat。』

『那是公公的英文名字﹐讀的話讀Fa。』我對他說。

他說﹕『那麼奇怪﹗』

後來﹐我乾脆教他如何寫公公和爸爸的中文名字。

女兒也在旁學會了寫爸爸和公公的中文名。

小帥午睡醒了﹐我們的中文課也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