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1日 星期二

白色的聖誕節

今年尚未步入十二月﹐雪花已絮絮紛飛﹐整個大地覆蓋在冰天雪地白色的景色。

屋外的氣溫降在零下八度﹐幸好學校已放假﹐不然小孩每天還得途步在天寒地凍的路程上學﹐一雙小腳雖穿著靴子﹐仍抵擋不了厚重的寒意﹐每次被凍得麻 痛。

酷零的氣溫﹐即使沒飄飛下著雪﹐大地卻似被撥灑一層的麵粉﹐樹梢﹑草地﹑瓦檐 ﹐道路都一一地被籠罩在白皚皚的霜景。

今早﹐我家的暖氣兼熱水爐無法使用﹐一開啟就傳來〝轟隆轟隆〞 的聲響﹐我們懷疑是銜接在外頭的水管結冰了。爸爸打電話請了水電工人來修理﹐水電工把外頭水管里的冰塊敲出﹐印證了我們的推斷。

今年的聖誕節原本擬好的聚餐﹐大家很有默契地共識﹐看天氣再決定。

雖然如此﹐我還是準備了很多聖誕禮物。

老大看我包裹禮物﹐很現實問﹕『哦﹗你給他們禮物﹐那他們的禮物呢﹖』

『禮物還在這里﹐我那里有給他們﹖聖誕節都沒到﹐所以阿姨叔叔們的禮物﹐當然也還在路上。』我向他解釋。

『那 Angel 阿姨的禮物已送來了呀﹗』他道。

『那是 Angel 阿姨的習慣。』

『Christmas 幾時才到呢﹖』老大又問。

『這個星期六。』

『還有那麼久。我可不可以先拆一個禮物﹖』老大央求。

『Santa Claus 的禮物是給乖小孩﹐也只有等到聖誕節才能拆﹐你覺得你今年乖不乖﹖』我故意為難他。

『哼﹗你和爸爸就是 Santa Claus 囉﹗我早就知道。』前年我無意中說漏了嘴﹐ 兩個小孩馬上意會到原來我們就是聖誕老人。

女兒卻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宣告﹕『今天是 Christmas了﹐我可以拆禮物了。』

我說今天還不是﹐她嘟噥為什麼那麼久都還沒到﹖

我把他們所有的禮物堆放在聖誕樹下﹐規定在聖誕節才可以拆開。

因此﹐他們很是期待揭開禮物的謎底的那一天。

老么每天最喜歡爬上沙發﹐把觸手可及的禮物一一來個乾坤大移﹐扔得四處。

天氣預測未來幾天將會有大雪﹐前些日子的雪人融化了。老大和女兒很冀盼再堆制一座雪人和雪堡。

老大最愛玩丟擲雪球﹐女兒每次都被他擲到眼睛而哭﹐所以我下令他不準丟雪球在 女兒的身上。他自己亂擲亂叫﹐自得其樂。

我和爸爸卻不希望大雪沓飄﹐外面銀白的雪景雖美﹐但卻為日常生活帶來極大的不便。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