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7日 星期一

揮剪長髮

女兒很愛打扮﹐喜歡在鏡子前騷首弄姿。出門前會帶上項鍊﹑手鍊﹐還會拎個手提袋。

有時她穿上很喜歡的漂亮裙子﹐在冰天雪地的氣溫﹐要他加件外套﹐她會大哭大嚷地大鬧革命。典型是“愛美不要命”地愛現。

這陣子﹐時常瞞著我們把他額前的頭髮剪得離頭皮不到一寸。

我有時在廳里找到一綹長髮﹐有時在廁所的垃圾桶又看到另一綹的長髮。

每次問他﹕你又自己剪頭髮 了。

他面不改色地道﹕沒有。

『那為什麼前面的頭髮那麼短了﹖』

『不知道﹖』眼睛也不眨一下。說謊可以睜著眼睛說。

『那為什麼廳里掉很多長髮﹖』

『不知道﹗﹗』睜著眼睛看著那把長髮也不眨一下。現在的小孩太不會心虛了。

『你今天幾時剪的﹖』

『才不是今天﹐是昨天。』終於露出馬腳。

我問他﹕為什麼要自己剪頭髮﹖

她說﹕我想像 Tia Auckland 和 Zoe 前面有頭髮呀﹗

好罷﹗即然她左前額已光禿一片﹐我一不作二不休成全他。上星期五幫他剪了個帶劉海的短髮。

揮剪之前﹐我征詢爸爸及哥哥的意見。

『都已經那麼難看了﹐就剪短﹐讓它一起長。』戀髮情結的爸爸﹐。總是反對我要把女兒的頭髮剪短﹐現在終於首肯我揮剪。

『剪掉它﹐妹妹就不好看了。』喜歡長髮女孩的老大﹐在旁幸災樂禍。

昨天起床﹐廁所的垃圾桶里又有一綹長髮。

我前晚臨睡前﹐已慎重地警告他不可以再自己剪頭髮。因為他一直對我說﹐他前面的劉海不夠多。

我向他解釋﹕你自己已在額前剪了很多很短的頭髮﹐以後長了就會很多了。

然而﹐他不滿意﹐每天對著鏡子把後腦勺的頭髮往前梳。我就預知他又要自己動手蠻剪了。

『是不是用房間的剪刀剪的﹖』我喚她質問。她一直否認有剪髮﹐我打算漫問才直入中心。

『才不是﹐我用指甲刀。』

『那你還說沒剪頭髮﹖』打鐵需趁熱

他知道事情敗露了﹐不敢再哼聲。

『媽媽最討厭講騙話﹐你剛才說了多少次騙話﹖』

『我怕你打。』

『那你剪頭髮時﹐有沒有想到媽媽知道一定會打。』

他不作聲。

『你知道你把自己頭髮剪得像一堆雜草。』

他還是連看都不看我一眼﹐倔強地嘟著嘴。

我也賭氣地宣佈﹕『既然你那麼喜歡剪﹐我就任由你把隨便剪﹐媽媽眼不見為淨。』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