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9日 星期六

無奸不成商

昨天是 Red Nose Day﹐即英國做有趣的事來行善之日。 孩子們的學校讓學童不必穿制服上學﹐所有的教職人員和學生一樣穿扮古古怪怪上課。

學校的副校長打扮成牛仔女﹐胸前還拿著一個吹氣驢頭﹐股間綁個尾巴﹐下身的雙足套穿驢腳。還有一男教師把小西裝外套和領帶穿在背後﹐後腦勺掛了一張Brad Pitt 的彩色人頭照。

學生們也很多戴紅卷髮﹐男生穿小短裙穿女生的彩色絲襪﹐小女生化濃妝穿媽媽的高跟鞋﹐整個學校好像化妝舞會。

學校也在上午的小息時﹐舉辦個小型的義賣會。上學前﹐我給兩個小孩每人一英鎊四十便士﹐讓他們自己樂捐和買東西吃。

爸爸接小孩放學回來﹐兒子馬上上樓向我告狀﹐妹妹沒捐錢做善事。然後﹐向我依依呀呀說了一堆故事﹐我沒時間仔細地聽﹐只知道好像有三個人在買糖果。

後來﹐下樓爸爸問我﹕『彬彬﹐有沒有對你說他賺錢的事﹖』

『有﹐我不知道他在說什麼。』我把老大叫過來﹐再仔細地問。

『Mrs Grantham 賣一種軟糖﹐一個5p, 我買兩個10p。Radek 吃完了﹐他說要向我賣3個50p﹐我只有兩個。 Pauline 買了很多﹐我去向Pauline買了一個﹐然後再賣給Radek。』

兒子說罷很狡猾地對我說﹕『我不跟Radek 說Pauline有很多。』

『那你跟Pauline 買一個多少錢﹖』

『5p。』

『為什麼Radek 不再去向Mrs Grantham 買﹖』

『因為賣完了。』

『你賣給Radek﹐那你不是沒得吃了嗎﹖』

『那個糖果不好吃﹐黏黏的。』他露出一副噁心的樣子。

『那你賺了多少錢﹖』我故意考他。

『35p。』他不假思索﹐果然有生意願頭腦﹐商業奇才。

『你應該捐出去才對。』我建議他。

他不好意思地笑笑。

之前﹐他在學校撿到一條繩子﹐一位同學看了喜歡向他買﹔我知道後叫他還人家錢。可是﹐這次﹐他是用精靈的頭腦賺取﹐就當有個小小的成就獎勵自己。

『如果是我﹐我一定會很好心地告訴Radek﹐Pauline 有很多。』我對爸爸說﹐接著道﹕『Radek 的父母有這樣的小孩很可憐。』

『我們家的女兒還不是一樣傻﹐用了多少錢買什麼東西都不知道﹖』爸爸氣急敗壞訴說。

剛才他詢問女兒怎麼花錢﹐女兒講不清﹐父女倆你一嘴我一嘴﹐兩人都上火了。

computer 做的

剛才電視節目Let's celebrate 播放一群錫克藉兒童載歌載舞﹐老大和女兒目不轉睛地在觀看。

『好不好玩﹖』我問他們。

『假的。』老大頭也不回地答。

『為什麼是假的﹐人家真的在跳舞﹖』我很奇怪他為什麼那樣說。

『都是 computer 做的。』老大篤定地說。

『哦﹗你以為什麼都是computer 做的呀﹗那是一群真的人在跳咧﹗』我否決他的看法。

『假的﹐computer 可以做的。』老大還是那麼認為。

電腦世界的虛虛擬擬﹐確實讓人迷惑﹐也令人真假難分。

2011年3月16日 星期三

哦﹗我很excited

我的生日前幾天﹐哥哥和女兒就很期盼。女兒在星期六上午就繪了一張卡給我。

生日前夕﹐我對爸爸說﹕『反正你年假還有那麼多天﹐明天拿假吧﹗』

老大馬上接話﹕『那我明天也不去上學﹐你幫我拿holiday。』

我說﹕『又不是你生日。』

『那你又叫爸爸不用上班﹖』

不一會﹐老大說﹕『哦﹗我很excited ﹐因為你的birthday 快到了。』

他對我說『媽媽﹐我的錢你都幫我bank in了﹐我沒有twenty pound 給妳了。』

『我不要你的錢。媽媽只要你心好﹐不再給我罵﹐我打。』我之前已對他說我要的生日禮物是孩子很乖。

『哦﹗這很難。我不能 control我自己。』他騷騷頭很為難地道。

『你只要不講妹妹﹐不要讓媽媽罵就可以了。』我要求他。

『好﹐明天我不和妹妹吵。』他承諾。

臨睡前﹐他把撲滿的零錢倒出裝在鐵盒﹐忍不住神秘地對我說﹕明天我送你這個。

結果﹐我生日當天﹐兩人一言不合又大打出手﹐又分別告狀。

我忍無可忍下令﹐小帥睡後我下樓非打兩人不可。

爸爸下班回來﹐我下樓秋後算賬﹐老大見來者不善﹐馬上狡猾地對我說﹕『我剛才和妹妹玩tell a lies 的games。』

興師問罪後﹐我還是打了他。

切生日蛋糕時﹐他說我很可憐﹐沒禮物。

我說﹕『我要你們乖乖不要被我打﹐你們都做不到。』

『我promise﹐明天乖乖。』他承諾。

頃刻﹐老大又告妹妹狀﹐爸爸說﹕『你不是promise要乖乖了嗎﹖』

『我promise是明天。』老大反駁。

今早起來﹐他對我說﹕『我promise 今天要做好人﹐不給你生氣。』

噓﹗﹗﹗

星期一老大不舒服﹐天沒亮就在床上大嚷﹕『不舒服﹗』

小帥喝完奶﹐睡意正濃﹐被他那樣一吵﹐在床上翻來滾去﹐我把他抱去搖籃搖。

把他哄睡後﹐我上廁所梳洗﹐老大又在床上一直嚷﹕『不舒服﹗』

小帥才睡不到十分鐘﹐又被他那樣一嚷吵醒哭了。我又費勁地搖他入睡。

不一會﹐爸爸致電回來的電話鈴聲﹐又再次把他給徹底地吵醒。

睡眼惺忪的他﹐跌跌撞撞地走到隔房哥哥床頭﹐右手小指放在唇上鼻翼﹐示意還在嚷叫“不舒服〞的哥哥。

這是他第一次使出那樣的動作﹐我教過他這是小聲噓﹗

我笑著對老大說﹕『弟弟對你忍無可忍了。他不會說﹐但是他想叫你不要再吵了。』

老大尬尷地笑了。

爸爸回來要帶老大去看診﹐看哥哥穿外套後﹐小帥馬上在老大的背後使勁地往門推。連爸爸看了也覺得好笑。

我再嘲笑老大﹕『弟弟覺得你吵死﹐要你趕快出去。』

晚上﹐全家圍在沙發看電影﹐小帥一直開著小嘴對我嘴地吻。我叫他去吻爸爸﹐他走去很小心地親吻爸爸的嘴。

老大也嚷﹕弟弟吻哥哥﹐他又走去吻哥哥。

女兒也不甘落後尖叫﹕弟弟﹐吻姐姐姐。

他循眾要求﹐一一獻吻﹐不過﹐吻我可沒那麼小心翼翼﹐而是張口把一堆口水往我嘴里送。

holly water

飯後﹐切了蘋果和梨子泡在鹽水里。

老大問我為什麼要那樣﹖

我向他解釋﹐若沒泡鹽水﹐蘋果和梨子很快變黑。

『那salty water 是holly water。 妳的 holly water 是妳哭的。』他腦筋一轉﹐又來亂掰。

『那以後媽媽拿你的尿來泡apple﹐你的holly water是你的尿。』我故意唬弄他。

『yuck﹗﹗』他作出噁心的很大反應。

2011年3月9日 星期三

on sale

我在準備晚餐時﹐女兒和兒子在一起塗顏色。準備就緒﹐我喚他們來吃飯。

『媽媽﹐我想我們可以賣東西。』老大跑過來對我說。

『那要賣什麼﹖』

『可以賣像這些你煮的東西呀﹗』他建議。

不久﹐女兒也跑過來﹕『媽媽﹐我好想可以賣東西。』女兒的話雖然是從哥哥那偷龍轉鳳﹐但口氣很會撒嬌﹐聽起來的感覺又不一樣。

『那好﹐以後有機會我們來賣東西。』我道。

『hoohoo。。。』老大高興得摩拳哈哈大笑。

女兒則問﹕『那幾時呢﹖』

『都說有機會的時候。』我重申。

飯後﹐我整理客廳﹐發現原來他們塗了三張拼圖的顏色卡﹐老大在一張黃色的記事小紙寫上﹕ on sale one for 15p ; two for 20p

女兒也有樣學樣寫: 5p on sale, two for 8p

老大瞧見我在看他的東西﹐他說﹕『媽媽﹐我們拿去賣﹐就可以賺錢了。』

『拿去賣不會賺錢﹐要有人買﹐才能有錢﹐也未必能賺。』

『為什麼﹖』

『你要算人工﹐紙張﹐還有顏色的錢﹐這是成本。』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不會做生意就會賠錢。』

『為什麼﹖』

『你賣得出去再告訴你。』

『那你幫我拿去賣。』

又把燙手山芋丟給我。

爸爸則認為老大有生意的頭腦﹐還會使用賣多就便宜這招數。

叫公公再買

星期日老大知悉公公在馬來西亞中大彩﹐問我們中了多少錢﹖

『超過一千英鎊。』我們換算匯率說給他聽。

他脫口而出﹕『才一千英鎊罷了。』

『什麼才一千英鎊﹐那是很多錢了。』我正色對他說。

他沉靜了好一會﹐突然在電腦視頻對公公嚷﹕『叫公公再買lottery。』

『你以為再買又有錢拿。』我提問他。

『為什麼﹖』他不解。

『再買要開出你買的號才有錢拿。』

『為什麼公公有 thousand pound﹖』

『因為公公買對號碼。』

『那再買呀﹗』

我懶得再解釋﹐我對這種博奕的東西不感趣也不了解。

昨天出外買麵包﹐他趁爸爸在櫃台結賬﹐自己去拿了幾張購買lottery 的紙﹐然後興沖沖地跑來對我說﹕『媽媽﹐我們也買lottery﹐會中的。』

一路上﹐老大口沬橫飛﹕『hohoho.....﹗如果中了lottery﹐ 有one million‥‥‥』

他講得仿佛中了獎的雀躍﹐痴人說夢一樣。

我笑說﹕『都沒買已經興奮得那樣﹐中了肯定沖昏了頭﹐像范進中舉人樂得傻了。他還是別打橫財的主意﹐無福消受。』

我們向他解釋﹐如果運氣不好﹐一生也不會中獎。然後所投注的錢﹐累積起來﹐也許可以買一間屋子了。

他還是一直在問﹕『為什麼﹖那公公為什麼會中﹖』

可不可以結兩次婚

前天放學回家﹐女兒在餐桌上吃下午茶﹐一邊吃一邊聊天﹐女兒突然不著邊際地冒出一句﹕『可不可以結兩次婚﹖』

『妳以為結兩次婚很好呀﹗妳會哭死。』我笑說。

『哦﹗我喜歡。』她還是一臉陶醉。

『妳要結幾次婚都可以﹐問題是同一個老公﹐為了穿婚紗再結婚嗎﹖』她太小了﹐以為穿婚紗扮美美結婚﹐像玩家家酒那樣興起就可以再來。

『為什麼不可以結很多次婚呢﹖』她又問我。

『以後妳長大﹐就會知道結一次婚是最好的﹐也是最幸福的事。』我又推搪到﹕『長大會知道』時間會令人成長也會明瞭一切因由的教導。

『為什麼要等長大﹖』

『現在對妳說﹐妳也不懂。』

她還一直在那憧憬穿婚紗的美夢。

昨天經過家附近的教堂﹐她又冒出一句﹕『媽媽﹐這個教堂可以用來結婚的。』

『是﹐可以用來結婚。你又想結婚﹖』我問她﹐她不靦腆地笑而不語。

我對她說﹕『結婚就要離開爸爸媽媽﹐跟妳的老公一起住。』

『哦﹗那我不要結婚﹐我要跟你們住。』她馬上接腔。以前她還會問為什麼﹐現在她知道女孩結婚了﹐就要離開爸爸媽媽的家。

2011年3月7日 星期一

苦肉計

哥哥很會吹﹐表情也七情上臉。

星期六上午帶妹妹出席同班同學的保齡球生日會﹐我們就到附近的購物中心採購。

兩個小時後﹐爸爸和哥哥去接女兒﹐我和小帥留在車里鵠候。

冒著霏霏細雨回到車里﹐哥哥對妹妹道﹕『你去party﹐我們等了你兩個小時﹐你要分糖果給我哦﹗』

妹妹嘟著嘴驕傲地道﹕『不要。』

『哦﹗媽媽﹐妹妹不分我。』哥哥向我告狀。

『她不分你﹐你就不要﹐別那麼沒志氣。』我不喜歡他這種別人的東西都得與他分享的心態。

『爸爸﹐妹妹不分我。』他轉向爸爸求助。

『那是妹妹的東西﹐他不分你﹐也沒辦法。』爸爸向他解釋。

『哦﹗我們等了她兩個小時。』哥哥又來這套。

『我們那有等她兩個小時﹐我們不是去買你的游褲嗎﹖』我說。

『媽媽有買很多girl的東西﹐你不分﹐我不給你看。』哥哥又出另一招哄妹妹。

好奇的女兒﹐最後還是抵不過哥哥的甜言蜜語﹐把一半以上的糖果和巧克力進貢給哥哥了。

星期日下午我們出外用餐﹐我停在半路幫女兒繫好外套﹐哥哥在前頭等一會﹐見我們迎頭趕上﹐馬上又對妹妹說﹕『我們等妳很久﹐等下你要給我東西哦﹗』

我罵他又來勒索了。

打叉記日

女兒對數字一概沒記性﹐她可以琅琅上口任何歌曲﹑字句﹑甚至別人說的話﹐一句不漏轉述。然而﹐一沾上數字﹐她則沒輒。

舉凡金錢﹑時間﹐乘數表﹑日期﹐他都搞不清楚。

因此﹐哥哥常會以大欺小﹐用幾個 1p 換她的1英鎊﹐她還以為這是很公平的交換。

對於時間﹐她搞不清楚幾點﹖

我每天早上下令她必須在八點三十分吃完早餐﹐簡直是對牛彈琴﹐面對著面前時鐘的分秒針在跳﹐她不急也不怕﹐因為她根本看不懂。

哥哥很八卦在旁一直提醒我﹕『媽媽﹐八點二十九分了﹐妹妹還沒吃完。』

哥哥一直盯著跳躍的分針宣喊:『八點三十分了。』﹐『八點三十一分了﹐已經過了一分。』﹐女兒則無動於衷﹐事不關己。

那天我生氣地對她說﹕『反正你不會看時間﹐不會看日期﹐Michael 生日我不告訴你﹐讓你錯過。』

『媽媽心很壞。』她生氣地瞪著我﹐然後想想哼道﹕『我自己會記得。』

她用一張白紙﹐從1寫到20﹐標明是2月﹔然後再標明3月﹐從1寫到20﹐貼在床頭的牆上。因為Michael的生日是二月收到邀請卡﹐所以他從2月寫起﹐一直記到3月的生日會。

從那天起﹐她每天早上起來就問今天是什麼日期﹐再把那日期打個叉刪去。

這招果然高明﹐而且她記性又好﹐每晨都不會忘了。只是2月有28日﹐她寫到20日﹐如何跳去3月﹐我也搞不懂。

3月5日Michael的生日會當天早上﹐我才叫他準備。不然他會從前一天的晚上一直興奮睡不著﹐早上又會早早起來鬧﹐大吵大鬧催家人快點。

豈知﹐她嘟著嘴﹕『Michael的生日不是今天﹐他對我說他生日是3月9日。你騙人。』

『我為什麼要騙你﹐你再不快點吃早餐就來不及了。現在十點了﹐Michael 的Party 十一點開始﹐我們十點半要開車了。』我說。

『才不是﹐Michael說他 Birthday 是3月9日呀﹗今天是3月5 日。』她還是覺得我在騙她。

『Michael的birthday 在3月9 日﹐可是他的Party是今天。3月9日是星期四有上學﹐所以他今天開party。』

『妳騙人。』她還在餐桌上瞪白眼。

『那好﹐妳不要去哦﹗』我也動氣了。

『Michael的Birthday 是3月9日﹐他的party是今天。你還不快點﹐等下來不及。』爸爸也忍不住插口。

女兒終於肯動他的嘴咀嚼食物了。

『妹妹﹐你不要去Michael的Party嗎﹖』哥哥換好衣服跑下樓來問道。

『要啊﹗』女兒對哥哥道﹐然後又說﹕『我吃不完。』

爸爸一口一口耐心地餵她﹐終於花了半小時把那半片麵包夾培根吃完﹐蛋又被她推說不好吃﹐留在盤上。

她雖然很聰明發明這種原始的標誌記事﹐可是她腦袋沒哥哥轉得快﹐又靈通﹐倒差點聰明反被聰明誤。

我不要做華人

放學路途﹐老大獲知女兒又收到一張生日邀請卡﹐他又妒又羨。

然後﹐情緒低落地道﹕『我的朋友都不請我。』

這學年﹐以往有邀請他參加生日會的同學﹐只有Christopher 還有邀請他前往參加而已。

『為什麼你的同學都不邀請你參加﹖』我問他。

『不知道﹖』你邊走邊踢踏著柏油路﹐似在發洩。

『哦﹗那他們有說為什麼不請你﹖』

『沒有。』兒子沮喪地道。

女兒在旁很貼心地安慰﹕『哥哥﹐沒關係﹐我去party 回來﹐分你糖果。』

走了一段路﹐兒子突然開腔﹕『他們都是外國人﹐只有我是華人﹐所以他們不請我﹐我不要做華人。』

『那妹妹是華人﹐他們班的同學都請他。』我很驚訝他這種消極且偏極的想法﹐非得努力去剔除他這種種族自卑。

『沒有呀﹗妹妹班還有 Jeffery也是華人。』哥哥反彈。

『他的同學有時也沒請 Jeffery﹐只請妹妹。因為妹妹在班里很friendly﹐所以很受歡迎。』

『我不要做華人﹐我以後跟我的同學說我是英國人。』他還是堅持己見。

『那你長得像不像英國人﹖』

老大被我這一問﹐無話可說了。

事後﹐對爸爸提起這事。爸爸天經地義道﹕『他在這里出世﹐本來就是英國人。』

『什麼英國人﹐他可是拿馬來西亞護照。樣子也不是英國人。』每次在這課題上﹐我和爸爸總是各持己見。

爸爸認為護照只是一個身份的形式﹐在各方面﹐我們三個在英國出世的孩子原本就是英國人。

而我﹐卻認為護照是鐵證他們不是英國人。

我對爸爸說﹕『為老大辦場生日會﹐讓他的同學以後也邀請他。同時﹐也讓他的童年有個難忘的生日會。』

2011年3月4日 星期五

他們都不來怎麼辦

兒子個性杞人憂天﹐一丁點的小事都拿來煩。有時﹐過度擔憂焦慮﹐造成嘔吐。

他會煩明天的遊泳課﹐煩不會做 math challege 的習題﹔擔心萬一老師不同意他這種習題見解﹔擔心出外要小便﹔怕坐車暈車﹔著急商店要關門會被困。

我常說﹕他幸好沒在馬來西亞上學﹐不然每天都煩功課做不完﹔每次考試會煩出病來。

聖誕節一過﹐他和女兒就引頸長盼生日的到來。

近來﹐兩人每天閒話離不開生日。

兒子開出生日禮物的清單﹐要爸爸買 warcraft 給他。

我下令﹐不可以再買任何Warcraft的遊戲碟。

然後﹐他說想開生日會請同學。

我們問他﹐你要請幾個人﹖

他說﹕『8個就好了。』

然後﹐又擔心地道﹕『萬一他們都不來怎麼辦﹖』

『那你要像妹妹的同學Tia那樣﹐親自去問你同學的媽媽要不要給他來。』我建議。

『哦﹗我不敢。』他很膽小。

『哥哥﹐妹妹的同學 Tia﹐去年只請妹妹和Michael﹐他都沒擔心沒人來。 』

『那我請16人﹐如果有一半會到﹐就有8個人了。』老大出鬼主意。

『那16個人都不來呢﹖』我故意嚇唬他。

『哦﹗那怎麼辦﹖我請更多人﹐全部我的朋友。』他以為邀請的人多﹐就可以分散風險。

『那媽媽要準備多少人來的食物﹖』我問他。

『不用準備那麼多人的﹐8個人就好。』

『那萬一全部都來呢﹖』

『沒關係呀﹗叫爸爸去打包KFC就好了。』他建議道。

煩歸煩﹐在急中他常生智﹐予他也是一番歷鍊。

我生日只請你一人

女兒最近接到很多同學生日會的邀請﹐兒子一聽到妹妹又有生日邀請涵﹐都會自艾自怨地道﹕『我的朋友都沒有請我。』

然後如數家珍地說﹕『Ellie生日﹐沒請我﹐都請girl﹔ Beatrice 生日, Jacob 生日都沒請我。 我的生日以後都不請他們。』

我對他說﹕『你應該要請他們﹐那麼他們生日就會請回你。』

前天早上他和妹妹起個早﹐兩人躺在床上八卦。女兒把床頭自繣的日曆又打了個叉﹐自語﹕『Michael的生日還有3天就到了。』

『哦﹗妹妹﹐你都有那麼多 party﹐ 我的朋友都不請我。』哥哥很羨慕地道。

『沒關係呀﹗我回來分你糖果呀﹗』女兒很大方地表示。在英國參加小朋友的生日會﹐都會有一小包糖果和玩具回贈。

『Thank you 妹妹。』哥哥嘴也很甜。

『沒關係呀﹗我以後叫我的朋友請你。』女兒又很好心地安撫哥哥。

『Thank you 妹妹﹐以後我生日只請你一人。』

『你的生日不用請妹妹﹐妹妹都會在。』我笑道。

『哦﹗』哥哥很不爽地呼叫。

『沒關係呀﹗我的生日我請你呀﹗』女兒又天真又無知地好心。

兒子躺在床上瞪大眼看著我道﹕『媽媽﹐妹妹生日也不用請我。』

『我會請你呀﹗』女兒沒有老大那樣精靈﹐還是不理解我們的對話﹐還在滔滔不絕﹕『哥哥﹐我的生日你可以請你的朋友。』

『那我的生日﹐你也可以請你的朋友。』哥哥也回敬妹妹。

『好呀﹗你要請誰﹖』女兒問。

『Christopher, Pauline,..........』兒子說了一串他同學的名字﹔女兒則一直說﹕沒關係呀﹗

而我在心里暗笑﹐我和爸爸何時答應他們開生日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