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0日 星期日

那個人很好笑

昨晚在 KFC 吃炸雞時﹐女兒突然大叫﹕『媽媽﹐快看﹐那個人很好笑﹗』

我順著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原來是一位老嫗右一瘸左一拐地走向車旁。

『她很可憐﹐一點都不好笑。她因為老了﹐關節疼痛﹐不能彎膝蓋﹐所以才那麼走路。外婆走路也是那樣。』

我向她解釋﹐希望她別把別人的痛苦當笑料。

『她走路像 peguin﹐很好笑 。』女兒還是吃吃地笑。

『妳千萬別在人家面前那樣笑。』我再次強調。

想當年高中時﹐學校新來一位光頭的女同學﹐當時與好友棠喜歡佛學﹐有天休息時竟然跑去問她在那兒短期出家﹖

結果她怔然坦誠地道﹕『我頭髮是掉光的。』

當下我笑得連在對面兩百公尺大樓廊外的妹妹也聽到。放學回家﹐問我為什麼笑得那麼難聽又難看﹖

事隔多年﹐憶起仍然覺得自己年少無知且輕狂地傷人。雖然那時有向道歉﹐但我那那按捺不住的狂笑﹐必然是另一把犀利的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