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30日 星期一

你跟老師說 accidently

有天晚餐準備就緒﹐喚一家大小吃飯。老大來飯桌之前﹐佻皮地把躺在女兒身下毛絨絨的玩具狗抽出﹐害女兒頭敲到地面。

女兒喊叫﹐跑來向我申訴。我正張羅盤盤碟碟﹐沒時間管他們。

哥哥聽到妹妹哭叫向我告狀﹐躲到另間廳里避難。妹妹見我們沒有打算替她申冤﹐自個怒氣沖沖找哥哥算賬。

頃刻﹐聽到妹妹驚天動地的哭叫。接著哥哥也馬上叫喊。

爸爸前往探究﹐女兒還一直在哭喊。

哥哥也不輸陣嚷﹕『妹妹先打我﹐很痛。』

女兒在爸爸懷里不能制止地哭﹐哭到嘔吐。

妹妹投訴哥哥用書打她的臉。哥哥也不甘示弱道﹐妹妹先打他。

我把哥哥喚來﹐問他誰先動手。他還堅持是妹妹。

『那妹妹的臉為什麼會敲到地面﹖』

『我見妹妹躺在dog 上面﹐那dog很可憐。』老大在狡辯。

『那dog很可憐﹐妹妹的頭敲到地面﹐可不可憐﹖』我質問他。

『可憐。』他低頭細語。

『你用厚皮書打妹妹的臉﹐你看她的臉已瘀青紅腫了。明天老師問她﹐你就慘了。』女兒的右頰已浮腫﹐仍在抽
搐地哭。

『哦﹗妹妹﹐你可不可以不要告訴老師。』哥哥這下開始怕了﹐向妹妹求情。

『怎麼可以不告訴老師﹐臉都腫了。老師一定會問。』我故意再加上﹕『妹妹﹐你就對老師說哥哥用hardback 書打妳 by purposely。』

『哦﹗妹妹﹐妳可不可以不要告訴老師。』哥哥一直央求妹妹。

『那老師問妹妹﹐她要怎麼說﹖』我問他。

哥哥大言不愧道﹕『I hit myself by accidently。』

『那你叫妹妹說騙話。』爸爸和我不約而同地道。

『哦﹗妹妹如果說是我打的﹐那麼她的老師會告訴我老師﹐我老師會告訴校長﹐怎麼辦﹖』他開始擔心後果了。

『本來就是你打的。妹妹已經答應說是 by accidently了。』爸爸厲言正色地對哥哥下令﹕『你不要再吵了。反正妹妹說by accidently 就對了。』

翌晨﹐臨進課室前﹐哥哥還不忘囑咐妹妹﹕『妹妹﹐老師如果問妳﹐妳要說 by accidently 。』

妹妹點頭說好﹐他才放心走。

由於女兒瘀腫的部分時而會被髮絲所掩蓋﹐老師這幾天都沒覺察問起。這可使哥哥每天提心吊膽﹐他頑皮攪蛋惹惱妹妹﹐女兒馬上會要脅﹕『我會對老師說 by purposely。』

『哦﹗妳要說by accidently。』哥哥哀號求情。

『哼﹗我會說 by purposely。』女兒翻臉無情。

類似的對話﹐一天重演好多回。反正﹐哥哥有把柄握在妹妹手中﹐使不到壞。

2011年5月27日 星期五

羅馬戰士凱旋而歸


學校又舉辦每年一度的書中角色裝扮﹐兒子去年扮King Arthur 贏了班里的最佳造型後﹐揚言下次要扮羅馬士兵。

今年剛好他們班級正在探討關於羅馬的事跡﹐雖然我們慫恿他扮獵人﹐然而他堅持要裝扮羅馬戰士。

爸爸前兩天下班後﹐以厚紙皮裁剪裝套一節又一節的護身盔甲。

老大這兩天牙齦發炎﹐入夜後會疼痛大哭。

我對爸爸說﹕『費勁心思制作完後﹐明天不能上學就白費心機了。』

爸爸認為明早該會沒事。他推理老大會牙疼﹐也許是新的牙齒晚上要長﹐舊牙又沒掉落﹐才會釀成口腔里的新舊大戰。

昨晚子夜時分﹐我們兩人終於把老大一身的羅馬戰衣﹐包括頭盔、鐵盾﹑長矛一一給趕制完成。

老大整晚受牙疼呻吟失眠﹐今早卻第一個起床﹐趕著看他的裝備。爸爸幫他試裝完畢拍照後才上班。

女兒一連三年都扮花仙。原本她想扮公主﹐因為他的朋友Joshua 說會扮王子。

我說扮公主那就不能戴花環﹐要戴桂冠。

『哦﹗我喜歡花﹐那我要 flower fairy﹐戴tiara ﹐頭會很癢。』她最終的選擇還是前兩年的裝扮。

女兒不像老大﹐她志在穿美美﹔老大則要與眾不同。去年獲獎後﹐今年則帶著野心﹐志在奪獎了。

送他們上學後﹐我擔心萬一老大沒得獎肯定會很沮喪、很失落。

女兒比老大早五分鐘放學﹐她先向我們匯報﹕『哥哥拿到獎。』

『我看到有人幫哥哥拍照﹐哥哥還在禮堂走兩圈 show 給我們看』女兒陳述。

老大一見我們﹐很淡定地道﹕『我拿到一本書和一張certificate 。Lincolnshire Echo 的人 (本地報紙)來playground 幫我拍照﹐我就知道我贏了。』

『今年又獲獎﹐明年你更有壓力了。』我對爸爸私語。

老大今晚已在深思明年要裝扮什麼書中角色﹖他問:『爸爸,什麼是 Saxon﹖』

然後一整晚在網上搜尋瀏覽關於Saxon 的資料。

『明年還有很久﹐不用現在就決定。』我勸他上床﹐免得晚一點又受牙疼折騰。

2011年5月17日 星期二

我以後不要再當華人了

星期日一家乘車外出﹐後座的女兒突然冒出一句﹕『我以後不要再當華人了。』

『那你要當非洲人﹖非洲人沒有飯吃﹐你每天就不必臭臉了。』我揶揄她。

她若無其事地看著窗外。

『妳不想當華人﹐是不是因為妳喜歡 Michael﹐Michael 因為妳是華人﹐所以要 Tia ?』 我闡述她前兩天對我說的故事。

她還是不言。倘偌不是這原由讓她起念不要當華人﹐她一定會嚷叫說出前因後果。

這種連 puppy love 也談不上的情愫﹐令她羞於辯白。

『妳對 Michael 說﹐你有種族歧視。』我向她建議。

爸爸一邊開著車﹐一邊笑道﹕『妳對 Michael 說﹐要告他 discrimination。』

老大馬上問什麼是 discrimination﹖

『像Michael 因為妹妹是華人﹐不要她。』爸爸隨口道。

『還有像你吃麵﹐你的朋友笑你在吃蟲。我們看英國人在吃生菜﹐我們覺得他在吃草﹐這些都含有種族歧視。』我分析給他們聽。

『那會怎樣﹖』老大問。

『人家沒告你﹐你就沒事﹔如果人家多事報警﹐你會被告。』這就是英國貫徹多元文化的法典。

2011年5月11日 星期三

一句話

上星期四傍晚﹐我們全家出動前往附近的民眾會堂﹐投區域民代的選票。一出家門﹐老大推著小帥的座車一路飆下路坡﹐女兒在後窮追。

我們任他們如出籠的小鳥使力奔跑﹐跟隨著小帥的步履漫步。

在路口轉角﹐一對年老的英國夫婦與我們會面﹐彼此互相微笑。然後﹐儀表紳士般的老先生對我們提起﹕『剛才前面有個小男孩。』

我答﹕『那是我的兒子。』我們居住在此快七年﹐這對夫婦素未謀面。

他很嚴蕭地說﹕『我要告訴你們﹐他對我說了一句話。』

瞧他不苟言笑的表情﹐我心七上八落﹐糟了﹗大事不妙。

他一字一句緩緩地述說﹕『你知道嗎﹖剛才那小男孩推著推車﹐我們站在路旁﹐他對我們說﹕Thank you。』

一直忐忑不安的心﹐終於舒緩下來。原來是好話﹐不是什麼出言不遜的舉止。不是對自己小孩教養沒有信心﹐而是那對老夫妻的言行太過拘謹。英國社會還存在很多類似The White Man's Burden(白人的負担)主義者﹐尤其中上層階級的紳士淑女﹐一般不太喜歡亞裔人士。

老紳士和老太太很贊賞地對我們點頭﹐我和爸爸不約而同地笑答﹕『Thank you。』

我追上老大﹐問他對剛才那老夫婦說什麼﹖

『我說Thank you﹐因為他讓我過﹐我原本要停。』老大因奔跑而臉頰紅紅﹐喘著氣地回答我。

『他剛才和爸爸媽媽說﹐你向他說Thank you。』我向他轉述。

女兒還在喚哥哥和她比賽跑。我叮嚀哥哥別再跑了﹐一邊向他說﹕『Thank you, sorry, excuse me﹐這三句話常常掛在嘴邊﹐那別人肯定不會討厭你。』

跑來我們身邊的女兒馬上捕風抓影﹕『我有常常說thank you, sorry 呀﹗什麼時候講excuse me 咧﹗』

『如果人家堵住你的路﹐你可以說excuse me﹐叫他讓你過﹔或者老師在說話﹐你有事要說﹐就用excuse me 。』我教他。

『我們是華人﹐在這里要給人好印象。不然﹐人家看到華人就不喜歡。』我又強調這點﹐要小孩記住﹕千萬別在異國成為害群之馬。

2011年5月3日 星期二

哦﹗沒有 Prince了

威廉王子大婚前夕﹐小孩學校舉辦街頭派對﹐女兒打扮成白雪公主上學。

我要給她配戴桂冠﹐她說白雪公主的頭髮只有綁紅色的絲帶。

從學校回來﹐她對我說﹕『媽媽﹐很多人扮灰姑娘﹐她們還穿很多 jewellery﹔ 只有我﹐還有另一個人是白雪公主。』

『灰姑娘那有jewellery可以戴﹖』我故意問她。

『可以呀﹗ 她成了Princess 就有很多 jewellery了。』她挺會解釋。

『那白雪公主為什麼不能戴tiara?』我故意問女兒。

『我不喜歡那tiara﹐戴了頭會癢。』她終於說出原由。

那天吃完早餐﹐在電視熒幕前觀看王子的婚禮直播。女兒說要扮Princess, 就自個上樓梳妝。

她換了一襲繡花白裙﹐頸上、雙耳、手腕戴上所有的首飾﹐足蹬玩裝扮的高跟鞋下樓來 ﹐要求我幫她化妝。

我對她說﹕『 自然就是美。』

『沒有make up不像princess。』她嘟起嘴抗議。

我不理她﹐她躺在爸爸身旁撒嬌﹕『怎樣才能成為princess﹖』

『妳嫁給Prince﹐妳就能成為Princess了。 像Kate Middleton 嫁給 Prince william 那樣。』爸爸解說。

『哦﹗沒有 Prince了。』女兒馬上道。

『妳以為只有英國有Prince﹐非洲還有很多Prince﹐ 馬來西亞也有很多Prince。』我對她說。

電視畫面出現哈里王子陪著威廉王子走進教堂﹐爸爸馬上指著哈里王子對女兒說﹕『這里還有一個prince。』

Princess 夢碎的女兒﹐失望的雙眼又恢希望的眼神。同時﹐天真地問﹕『我還可以成為princess﹖』

『妳是Princess of 16 Spa Buildings。』爸爸說女兒是我們家的公主。

『我不要﹐我要成為真正的princess﹐穿美美的衣服。』女兒較勁認真的告示。

『那妳要成為又乖又美的女孩﹐才會有Prince 喜歡你。』我說。

『我已經很乖了呀﹗』她在自艾自憐。

『每天跟哥哥吵架﹐又不吃菜﹐吃飯臭臉﹐你說妳乖不乖﹖』我數落她。

『哼﹗我不要跟妳講。』她拉長臉瞪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