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30日 星期一

你跟老師說 accidently

有天晚餐準備就緒﹐喚一家大小吃飯。老大來飯桌之前﹐佻皮地把躺在女兒身下毛絨絨的玩具狗抽出﹐害女兒頭敲到地面。

女兒喊叫﹐跑來向我申訴。我正張羅盤盤碟碟﹐沒時間管他們。

哥哥聽到妹妹哭叫向我告狀﹐躲到另間廳里避難。妹妹見我們沒有打算替她申冤﹐自個怒氣沖沖找哥哥算賬。

頃刻﹐聽到妹妹驚天動地的哭叫。接著哥哥也馬上叫喊。

爸爸前往探究﹐女兒還一直在哭喊。

哥哥也不輸陣嚷﹕『妹妹先打我﹐很痛。』

女兒在爸爸懷里不能制止地哭﹐哭到嘔吐。

妹妹投訴哥哥用書打她的臉。哥哥也不甘示弱道﹐妹妹先打他。

我把哥哥喚來﹐問他誰先動手。他還堅持是妹妹。

『那妹妹的臉為什麼會敲到地面﹖』

『我見妹妹躺在dog 上面﹐那dog很可憐。』老大在狡辯。

『那dog很可憐﹐妹妹的頭敲到地面﹐可不可憐﹖』我質問他。

『可憐。』他低頭細語。

『你用厚皮書打妹妹的臉﹐你看她的臉已瘀青紅腫了。明天老師問她﹐你就慘了。』女兒的右頰已浮腫﹐仍在抽
搐地哭。

『哦﹗妹妹﹐你可不可以不要告訴老師。』哥哥這下開始怕了﹐向妹妹求情。

『怎麼可以不告訴老師﹐臉都腫了。老師一定會問。』我故意再加上﹕『妹妹﹐你就對老師說哥哥用hardback 書打妳 by purposely。』

『哦﹗妹妹﹐妳可不可以不要告訴老師。』哥哥一直央求妹妹。

『那老師問妹妹﹐她要怎麼說﹖』我問他。

哥哥大言不愧道﹕『I hit myself by accidently。』

『那你叫妹妹說騙話。』爸爸和我不約而同地道。

『哦﹗妹妹如果說是我打的﹐那麼她的老師會告訴我老師﹐我老師會告訴校長﹐怎麼辦﹖』他開始擔心後果了。

『本來就是你打的。妹妹已經答應說是 by accidently了。』爸爸厲言正色地對哥哥下令﹕『你不要再吵了。反正妹妹說by accidently 就對了。』

翌晨﹐臨進課室前﹐哥哥還不忘囑咐妹妹﹕『妹妹﹐老師如果問妳﹐妳要說 by accidently 。』

妹妹點頭說好﹐他才放心走。

由於女兒瘀腫的部分時而會被髮絲所掩蓋﹐老師這幾天都沒覺察問起。這可使哥哥每天提心吊膽﹐他頑皮攪蛋惹惱妹妹﹐女兒馬上會要脅﹕『我會對老師說 by purposely。』

『哦﹗妳要說by accidently。』哥哥哀號求情。

『哼﹗我會說 by purposely。』女兒翻臉無情。

類似的對話﹐一天重演好多回。反正﹐哥哥有把柄握在妹妹手中﹐使不到壞。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