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7日 星期五

羅馬戰士凱旋而歸


學校又舉辦每年一度的書中角色裝扮﹐兒子去年扮King Arthur 贏了班里的最佳造型後﹐揚言下次要扮羅馬士兵。

今年剛好他們班級正在探討關於羅馬的事跡﹐雖然我們慫恿他扮獵人﹐然而他堅持要裝扮羅馬戰士。

爸爸前兩天下班後﹐以厚紙皮裁剪裝套一節又一節的護身盔甲。

老大這兩天牙齦發炎﹐入夜後會疼痛大哭。

我對爸爸說﹕『費勁心思制作完後﹐明天不能上學就白費心機了。』

爸爸認為明早該會沒事。他推理老大會牙疼﹐也許是新的牙齒晚上要長﹐舊牙又沒掉落﹐才會釀成口腔里的新舊大戰。

昨晚子夜時分﹐我們兩人終於把老大一身的羅馬戰衣﹐包括頭盔、鐵盾﹑長矛一一給趕制完成。

老大整晚受牙疼呻吟失眠﹐今早卻第一個起床﹐趕著看他的裝備。爸爸幫他試裝完畢拍照後才上班。

女兒一連三年都扮花仙。原本她想扮公主﹐因為他的朋友Joshua 說會扮王子。

我說扮公主那就不能戴花環﹐要戴桂冠。

『哦﹗我喜歡花﹐那我要 flower fairy﹐戴tiara ﹐頭會很癢。』她最終的選擇還是前兩年的裝扮。

女兒不像老大﹐她志在穿美美﹔老大則要與眾不同。去年獲獎後﹐今年則帶著野心﹐志在奪獎了。

送他們上學後﹐我擔心萬一老大沒得獎肯定會很沮喪、很失落。

女兒比老大早五分鐘放學﹐她先向我們匯報﹕『哥哥拿到獎。』

『我看到有人幫哥哥拍照﹐哥哥還在禮堂走兩圈 show 給我們看』女兒陳述。

老大一見我們﹐很淡定地道﹕『我拿到一本書和一張certificate 。Lincolnshire Echo 的人 (本地報紙)來playground 幫我拍照﹐我就知道我贏了。』

『今年又獲獎﹐明年你更有壓力了。』我對爸爸私語。

老大今晚已在深思明年要裝扮什麼書中角色﹖他問:『爸爸,什麼是 Saxon﹖』

然後一整晚在網上搜尋瀏覽關於Saxon 的資料。

『明年還有很久﹐不用現在就決定。』我勸他上床﹐免得晚一點又受牙疼折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