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8日 星期二

我想爸爸

父親節當天﹐爸爸中午動身前往瑞典出差﹐老大和女兒在早上匆匆各繣制了一張卡片﹐卡里不是寫父親節快樂﹐而是寫上 I miss you 和 welcome home!!

老大悶悶不樂﹐一直叨唸﹕『我想爸爸 。 』

想著想著﹐兩眼紅紅﹐哭了。然後憂慮地道﹕『我怕爸爸死掉。』

『touch wood﹐你不要再咒爸爸了。』我氣得制止他。倘偌被公公知道﹐一定會擔心叫爸爸不要坐飛機出差了。

『如果爸爸死掉怎麼辦﹖』他很焦心地問。

『你不要再說了﹐爸爸昨天不是叫你不要一直咒他。他才不想死。』爸爸昨天被他一直說﹕〝爸爸我怕你死掉〞這個話給惹得煩不勝煩﹐從而正色對他說﹕『我不想死﹐也不會去跳河死。』

『爸爸會不會跳河死﹖』老大又兜回這話題。

『你再這樣說﹐爸爸會被你害死﹗』我已忍無可忍。

他很愛很疼、十分祟拜、非常依賴爸爸﹐因此爸爸一離開視線﹐他的思念化為焦慮。

老大眼眶的淚在打滾﹐喃喃地道﹕『我想爸爸。』

這些天每次爸爸致電回來﹐老大握著一邊說﹐鼻頭一邊已開始漱漱作響。一放下電話﹐他馬上流淚自言自語﹕『我想爸爸。爸爸幾時回來﹖』

女兒瞧哥哥這般思念泛濫﹐也〝逢場作戲〞哽咽地道﹕ 『哦﹗我想爸爸。』

小帥呢﹖問他爸爸在哪﹖他會指著話筒。

三個小孩都非幫依戀爸爸。

老大對我說﹕『我很喜歡爸爸﹐很多很多。我喜歡你一點點。』

女兒說﹕『妳會打人﹐爸爸不會。』

小帥呢﹖把爸爸當他的交通工具﹐依依哦哦指揮爸爸抱他上上下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