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9日 星期二

我不去學校

女兒一直為明年的班主任是誰而犯愁﹐她心目中理想的老師是 Mrs Lewis 。那是去年老大的班主任﹐那位老師笑容可掬﹐是盡責可親的好老師。

另位二年級的老師 Mrs. Bear 則相反, 樣子凶巴巴﹐聲音洪亮﹐學生一見則避之。

老大常說﹕她很凶﹐好像 bear 那樣。

上星期五﹐拿了成績報告書﹐內附明年的班級老師﹐女兒被安排在 Mrs. Bear 的班﹐她聽罷馬上抗議﹕『我要Mrs. Lewis, 如果是Mrs. Bear ﹐我不要去學校。』

『妳都沒上過她的課﹐妳怎麼知道她好不好﹖』我說。

『她很凶﹐每次都看到她罵人。』女兒嘟起嘴﹐一副全世界人都得罪她的樣子。然後﹐凶煞地宣佈﹕『我不去學校。』

『妳比她還凶﹐妳怕什麼﹖』我反嘲她。

『壞媽媽﹐媽媽心不好。』女兒生氣地回罵我。

2011年7月7日 星期四

蹬高跟鞋上學

對鄰六歲的小女孩 kathy 新買來了一雙黑色皮革高跟鞋﹐她神氣地蹬著寸高的鞋“噔噔噔”地在我們花園走來走去。

我問她﹐去哪兒買﹖

她像往常一樣﹐微笑而不答。

這幾天看著她蹬著那雙高跟鞋“噔噔噔”前傾地步行上學﹐時而還奔跑。

我問女兒說﹕『老師沒有對 Kathy 說﹐不可以穿高跟鞋上學嗎﹖』

『沒有。』女兒搖頭道

前陣子朋友阿月讓她三歲的女兒穿著有點小後跟的皮鞋上學﹐老師馬上叫她幫女兒換別的鞋。幸好﹐她家就在學校正對面﹐她跑回去拿雙布鞋然後對我說﹕『她早上穿了﹐不肯脫。』

有時放學﹐看到老師拎著學生帶去學校的指甲油﹑口紅﹐化妝品和手飾﹐叮嚀家長別讓小孩帶來學校。

今年英國第四台播放關於性教育的節目﹐推廣一個題為“停止誘惑孩子﹐讓孩子回歸孩子” (Stop pimping our kids! Let kids be kids)的運動。在這項運動里﹐主持人聯盟家長前往高街(High street)一些商店﹐抗議兼遞呈。這些被圈點的商店包括時裝店販賣性感的內衣褲給幼童﹐童鞋里有兩寸高的高跟鞋在各大知名鞋店﹐充斥性圖像的雜誌在報架上醒目地招搖。這項〝停止誘惑孩子〞的運動﹐包括抗議音樂頻道在晨間播放帶有性意味的音樂影像。

一些遭受抗議的商家表示﹐如果家長覺得不適合﹐就不會購買。

這句話道明﹕家長不買﹐沒市場﹐自然就沒商機﹐就不會推出類似產品。

問題的徵結是時下很多家長﹐迫不急待地要把自己的孩子當小大人般打扮﹐溺寵孩子﹐任意他們隨心所慾睛買。

女兒今年生日一直吵我﹐她想要一個有口紅﹑眼影的化妝盒。她說她的同學誰誰誰都有這些 make-up。

我對他說﹕『自然就是美﹐小孩要做回小孩。』

她到Kathy家玩耍﹐常常塗個大花臉回來﹐眼瞼一塊黑﹑另一邊是紫﹐兩頰撲個亂七八糟的彩粉﹐口紅塗到唇外﹐整個人活像個老巫婆。

她常常一回家﹐就跑進廁所洗。即使如此想〝洗心革面〞﹐仍然殘留痕跡。

她對我說﹕『我怕妳罵﹐所以趕快洗掉。』

看著Kathy的媽媽﹐我常喟嘆﹐怎樣的家長﹐教育出怎樣的孩子。

吃了再給

餵小帥吃麵包﹐老大在旁作裝要吃﹐我拔了一塊遞給小帥對他說﹕『拿給哥哥。』

他把麵包遞向哥哥的面前﹐當哥哥伸手要拿時﹐他條然把麵包塞進自己的嘴﹐然後再拿出來給哥哥。

『咦﹗﹗﹗』哥哥大叫。

我們大家哈哈大笑這小氣鬼。沾了口水才捨得給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