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5日 星期四

我們賺回錢了

星期六下午和老大一起出外買麵包。時值下午四時﹐臨近各商店關門大促銷﹐我們在麵包店買了很多半折的牛肉﹑羊肉﹑雞肉的酥皮麵包。

我們又去超市﹐我又買了很多打折的蔬菜和肉類﹐因為明天星期日﹐這間超市沒營業﹐所以很多即將到期的食品都大減價。

老大逼不及待地在路途中﹐吃完了一個牛肉酥皮麵包﹐很滿足地學他爸爸的口吻贊道﹕『不錯呀﹗』

回到家﹐大家一起吃點心﹐老大在吃蔬菜沙拉﹐一邊吃一邊看盒子的價格﹐然後對我說﹕『媽媽﹐我們早上虧了錢。現在賺回來了。』

『對呀﹗這些東西本來買很貴﹐現在打折後﹐我們買是賺了。』

住在這里那麼久﹐第一次我才知道麵包店原來快關店會有 Happy hour 的打折麵包出售。



2011年8月23日 星期二

虧本生意

上星期六我們去附近教堂的 table top sale 擺攤﹐除了販賣中國式孩童的旗袍和衣褂﹐扇子和手搖鈴﹐我也把一些小孩的舊衣服拿來廉價兜售。 前一天還特意到華人商店批買了一箱fortune cookies 語簽餅來賣。

女兒前幾天就很興奮﹐一直吵我去賣東西。

我對她說﹐還沒到。

她卻一直嚷﹕『為什麼不可以去﹖』

老大卻很狡黠地提議﹕『媽媽﹐我幫你賣fortune cookies﹐賺到的錢﹐我們一人一半。』

『那我出錢買 fortune cookies ﹐你也要出一半﹖』

他奸奸地哦!哦!哦﹗﹗﹗

早上九點﹐我們全家浩浩蕩蕩出發腳程不到五分鐘的教堂。其他攤主早已一切就緒﹐不過我們不是遲到﹐是別人早到。

其他攤位都賣小孩的舊衣﹐也就是二手衣。九點半陸陸續續有我們期盼的顧客來﹐可惜他們都不喜歡我們的新衣﹐一窩蜂地朝向其他二手攤位,我們眼巴巴看著他們經過而不駐步。

時針一分分地挪移﹐我們渴望的人潮並沒有。只是斷斷續續地來了一些其他攤主相熟的朋友﹐當然﹐也不會肥水流外人田﹐我們沒有親友捧場﹐當然只能眼巴巴地望著來客又走了。

好不容易有人駐步在攤前﹐看的都是二手衣。一小時後﹐我們成功地賣出第一件東西﹐50p 的針織衫衣。不久又賣出一件兩英鎊的吊帶褲。接下來﹐又賣了一件30P的T恤。

老大此時建議我們平價大促銷﹐這小子很有生意頭腦﹐也很感趣賺錢。

我說﹕『都沒人來﹐就算大平賣也沒用。』

『怎辦﹖我們虧錢了﹖』老大蹙起眉頭﹐很焦急。

『沒關係﹐當做給你們知道要賺錢不容易。』其實我志不在賺錢﹐是想讓每天很想賣東西賺錢的老大﹐體驗一下販賣的經歷。

『沒人﹐我們回去了。』女兒很無聊﹐慫恿我回家。她對錢沒概念﹐也不像老大那樣把錢看得很重。

『還有半小時﹐我們在等半小時看看﹖』我安撫她。

主辦當局看門可羅雀﹐用卡片寫了標語及指示﹐貼在一張椅子放到外頭的路邊。

去洗手間之前﹐把攤位給兩個小孩看。

剛推開洗手間門﹐女兒興奮地跑來告訴我﹕『賣了兩個fortune cookies 。』

這次的20P﹐ 給了兩個小孩一支興奮劑。然而﹐痴等到很多人都開始收攤了﹐一個人影也沒有晃進大門來。

『媽媽﹐我們是不是虧錢了﹖』老大擔心地問。

『是﹐虧了兩英鎊。我想﹐全部這里賣東西的人﹐都沒賺到錢。因為都沒有人來。』

開攤前﹐對面那位賣舊衣服的女孩跑來問我 fortune cookies 幾時到期﹖因為她要結婚﹐想買70個在婚宴請朋友﹐問我賣多少錢﹖

我說算她六英鎊。

她說可以五英鎊嗎﹖

我說五英鎊﹐我虧了。

然後﹐她說呆會再給我答案。

收攤了﹐我也懶得去問她。反正﹐那麼小的錢﹐她也要斤斤計較﹐我寧可自己吃掉﹐也不賺她那一點蠅頭小利。

只要我高興﹐給她當賀禮都可以。然而﹐她那種言辭﹐令我決定不為五斗米而折腰。

回程中﹐老大悶悶不樂﹐一直想要如何賺點本錢﹖

女兒則建議﹕『我們可以拿去open market賣呀﹗﹗』

『 open market 賣東西要有 permit才可以﹐不然會被抓。 沒關係﹐今天當做你們holiday 里很特別的一天﹐你們去賣東西也﹗﹗』





2011年8月9日 星期二

小鬼大鬧後花園

上星期五﹐我們一家前往市游池玩水﹐臨行前女兒開心地對隔鄰的小女孩 Kathy說我們要去游泳。

Kathy 揮手目送我們車子漸行漸遠。

兩個小時回到家﹐一開黑色的木柵門﹐望見我們後花園的澆水桶和兩盆花﹐還有兩把塑膠鏟子和耙正擱在Kathy家的花園柵門外﹐即我們的花園鐵柵外圍。我們家和他家共用黑色木柵﹐兩家大門對大門。我家後花園必經她家後花園門柵。

我前往後花園一瞧﹐不到了﹐這小鬼把我們的花園弄得亂七八糟。

她把小孩的推車遮雨蓋掀開﹐推到別處去。我們陽台插在花圃的風車被扔在陽台下的石地上﹐用來支撐瓜架的樹枝被她拿起來亂扔在小石道上﹐後花園被她搞得瘡痍滿目。

她原本瞧見我們回來還想邀女兒一起玩樂﹐後來看到我氣沖沖的臉色﹐馬上不見蹤影。她家花園大人們正在和朋友燒烤喝酒﹐我心里嘖怒大人怎不管管這小孩。

老大和女兒也狐假虎威在那謾罵﹐慫恿我去向他媽媽告狀﹐我喝令他們別多管閒事。

這幾天﹐我們在後花園玩樂﹐Kathy 都不敢露面。今早我們從市場回來﹐她正好在我們後花園鐵柵﹐我逮到質問她的機會。

我嚴正地對她說﹕『上星期五﹐妳進來我們花園﹐把我們的花盆移位﹐很多東西亂扔﹐整個花園被你弄得亂七八糟。以後你要進我們的花園﹐一定要得到我們的許可。』

她聽了面無表情﹐一對兒女卻很爽快﹐好似為了他們出一口氣﹐覺得別人在我家犯錯理應也遭受一樣的懲罰。

女兒問我什麼是 permission ﹖

我對她說是﹕允許。

她自言自語道﹕我以後不準 Kathy 到我們花園。

我當然不會採信她的說辭。不到兩小時﹐她又要求遛出去﹐不久兩人又打成一片﹐玩在一塊﹐當然先是女兒放她進來花園玩﹐然後漸行漸遠到屋前的停車場。

傍晚我們出去圖書館﹐回來又看到後花園鐵柵開啟﹐爸爸說要用把號碼鎖鎖住。後來﹐我出去澆花溉菜﹐發現到她把女兒的一雙玩家家酒的高跟鞋﹐整齊地擺在她家花園柵門外。這是第一次她拿了東西﹐有心要還回﹐之前她不問自取了很多花園的小玩藝﹐都擺在她家花園沒歸還。

2011年8月4日 星期四

牙牙學語

小帥近來很愛學別人說話﹐我們叫﹕『哥哥﹐來一下。』

他像鸚鵡一樣﹐跟著叫﹕『哥哥﹑姐姐﹑爸爸﹑媽媽。』

我喚﹕『妹妹﹐來吃飯。』

他也向著我叫的方向喊﹕『妹妹﹑哥哥﹑爸爸﹑媽媽。』

最近他一直把女兒叫做妹妹。

我們糾正他是﹕『姐姐』。

他還是一直妹妹﹑妹妹地叫。我們慣稱女兒為妹妹﹐全家只有他叫女兒姐姐﹐他大概給弄糊塗了。

小帥最近的玩藝﹐是拿著字數卡對我們道﹕four,然後再換字卡又道﹕ five, six, eight, nine。。。。

兩個字音的 seven﹐他學不來﹐只有視而不見。

之前蝴蝶和蜜蜂他都說成是butterfly﹐最近會把蜜蜂說成 bee buzzy。

他愛表現﹐會要我們看他指著拼圖的屋子圖畫說house﹐蛋糕cake﹐ 貓cat, 車car, 雖然五音不全﹐勝在學習﹐樂在其中。

最可愛的事﹐是他一看到不喜歡的電視節目會說﹕怕﹐怕。一邊把著遙控器塞進我們的手里﹐示意我們轉台。

有時他要看peppa pig﹐也音似﹕怕怕怕。很多時候﹐我們會錯意以為他怕怕怕。

只要看到我們要開電影視頻﹐他馬上會喊﹕怕怕怕。

至今﹐我們尚不清楚他到底是怕﹐還是要我們開 peppa p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