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9日 星期四

拖拖又摸摸

我對女兒的“摸”簡直是忍無可忍﹔她對我的氣急敗壞則是無動於衷。

她刷牙洗臉﹑吃飯喝水﹑穿衣脫衣﹑穿鞋穿襪﹑寫字讀書﹐生活上的一切都一心很多用﹐甚至可以形容是﹕三心兩意。

早上起來囑咐她把長髮套個髮帶﹐順便準備幾個髮圈讓我等會綁她頭髮。講了又講都快一年﹐每天清晨起床後﹐她還是賴在電視熒幕前﹐完全沒有聽進耳里。任我每天還在她耳畔叨叨嘮嘮。

火氣上來﹐我命令她三聲之內﹐馬上給我把頭髮弄好﹐來吃早餐。她聽見了﹐還是拖﹑拖﹐是屁股拖著地上﹐用腳往前推而來。

餐桌上﹐一邊吃一邊眼盯著另個廳的電視熒幕。往往手停口停﹐忘了盤中餐。老大早已兩三口地吃完﹐上樓坐馬桶漱洗﹐甚至換好衣服下樓來﹐她的盤里的食物則沒變少。

分針在挪動﹐上學的時間快到﹐我又得以時間為限命令她。然後﹐她又是拖拖拖著麵條﹐或著一塊塊的麵包拖拖拖進嘴里。有幾次﹐她竟然要快自作聰明用塞塞塞﹐把食物塞進嘴里﹐結果全都嘔出來。

還有十分鐘的時間要出發﹐叫他馬上去換校服﹐她說肚子不舒服﹐想上廁所。我叫她快點﹐不然又要遲到了。

大小姐可以邊走邊又要找維他命吃。你在那邊催﹐他在那邊玩她的牙膏﹐甚至折疊換下來的衣服﹐還把床上的小熊﹑毛絨娃娃一一排列﹐再放一本書在前﹐又或者幫他們蓋被。

反正﹐你催她﹐她玩她的﹐時間不在我掌控之中﹐在她拖拖拖的摸摸摸摸中流逝。皇帝不急﹐太監急也﹗﹗﹗

每晚教她學習華文﹐都是以命令開場﹐她腳跟拖著地﹐手掃著經過的東西而來﹔再以她大哭大叫打罵收場。教她寫生字﹐用手握她手﹐她嚷不舒服。筆劃寫錯了﹐告訴她那里寫錯了﹐她馬上筆一扔﹐環抱雙手在胸凶巴巴地宣佈﹕『這樣我不寫了。』

我每天都在為她這種大小姐脾氣而動氣。我對她說﹕『妳沒那麼好命﹐在家不是什麼大小姐﹐我不會受妳氣。這種態度﹐我會打妳﹐才不會怕妳。』

爸爸說﹕『妳每天都在和她打戰。她喜歡聽好話﹐妳就說她好的。』

其實﹐三個孩子之中﹐女兒比較貼心和善良。她的胡作非為﹐只想我們多關心﹐我EQ不好﹐氣在當頭﹐口不會說甜話哄她。兩個石頭碰石頭﹐當然火花四擊﹐兩敗俱傷。

2011年9月24日 星期六

可不可以給我﹖

今天下午外出﹐在鬧市的石磚路上瞧見一團皺皺的綠紙﹐直覺是五英鎊。我快步向前撿走來﹐一 攤開﹐果然是五英鎊。

我向爸爸說﹕『我撿到五鎊。』

爸爸道﹕『那麼好運呀﹗﹗』

老大和女兒聽見﹐露出羨慕的眼神。

『可不可以給我﹖』片刻﹐老大央求我。

『當然不可以。』

『哦﹗五鎊很多也﹗可以買很多東西。』他對錢可是錙銖必較﹐總想 A 錢﹐尤其是家人的錢。

『那個老人好像在找錢﹐那錢可能是他跌的。』老大反應很快﹐我一拒絕他﹐他馬上又有新詭計使出。

前面那老人是剛好路過﹐不像在找東西。我對他說﹕『如果是老人的錢﹐我一定給回﹔知道是誰掉的﹐我也會還回。』

『撿到錢不是好事。』爸爸提醒我。因為有得必有失﹐我撿了東西﹐日後必會丟東西。

老大緊跟我﹐再次央求﹕『那五鎊可不可以給我﹖』

『為什麼要給你﹖』

『因為很多錢。』他大言不愧道。

『你應該叫媽媽買東西請大家吃。』爸爸建議。

我們在購物中心購物﹐老大跟在我後面喋喋不休﹐他一直央求我﹕『可不可以給我﹖』

『都說不可以。』

軟的不行﹐他來硬的。馬上拉長臉指責我﹕『you are not supposed to have this money。』

『為什麼不可以﹖』

『因為那是那老人的。』他大義滅親﹐義氣凜然。

『你如果證明是那老人﹐或者其他人的﹐我馬上奉還。』我也動氣了。

他知趣地打退堂鼓﹐離我三尺。上回女兒撿到一鎊﹐他也是這種態度。要女兒給他﹐我叫女兒不要﹐他馬上變臉又吵又鬧﹐生氣老天為什麼要給妹妹撿到錢﹖

倒是女兒和弟弟在玩具部玩﹐很客氣地問我﹕『媽媽﹐你可不可以用你那個錢﹐買玩具給我們﹖』

『如果真得值得買才買。』

『五鎊很多錢也﹗可以買很多東西。』老大又在喃喃自語。

2011年9月21日 星期三

再生一個 sister

女兒這兩天一直吵我再生一個sister 給她﹐她承諾會幫我顧。

因為哥哥有弟弟﹐弟弟喜歡和哥哥玩﹔她沒有妹妹﹐沒有人可以和她玩。

老大則在一旁起哄﹕『好呀﹗再生一個又是弟弟﹐我們就有三個 boy了。』

『哼﹗媽媽再生一定是girl。』女兒動氣地強調。

『不一定是妹妹﹐可能是弟弟。』老大一再重申。

『我不要弟弟﹐我要妹妹。』女兒也不甘示弱。

『吵什麼﹖我才不會想再生了。』我出言遏止這沒完沒了且沒有意義的爭執。

『那我沒有人陪我玩。』女兒哀傷地訴說。

『妳和哥哥每天都在吵﹐都在打架﹐再生一個﹐以後弟弟也像你們一樣和弟弟或妹妹吵架﹐爸爸媽媽會被氣死。』

『不會的﹐我不會和弟弟吵架。』哥哥向我保證。

『我會幫妳照顧。』女兒也游說我。

『你們兩個人如果可以乖乖﹐不吵架﹐媽媽再考慮。』

『我們 promise…… 』兩人異口同聲地承諾。

不一會﹐馬上又傳來兩人對峙的叫罵聲。

小孩年齡相偌﹐是伴也是絆。

2011年9月15日 星期四

二手煙

對菸煙﹐我是恨之骨。只要聞到一縷菸煙﹐我心情就會入谷底﹐當然少不了破口大罵那隻缺德的王八蛋在污染環境。

偏偏我家的鄰右舍都是老煙槍﹐每每想打開窗口﹐讓空氣流通﹐隔鄰的菸味馬上光明正大飄盪過來。即使關上門窗﹐菸味會從浴缸的縫隙間流竄進來。在這里﹐無論男女老少﹐幾乎都是煙民。

每次我在後園晒衣澆花溉菜﹐總會聞到一縷縷惹人心煩的菸味。有時實在忍無忍﹐跑進屋內躲會再出來。再出來﹐另一邊的鄰家又飄來菸味。

每回接送孩上放學﹐跟在吸煙的家長或路上吐霧的學院生﹐我心中都會燃起一把無名火。氣得是那幾位家長在年幼的孩子旁一路抽煙﹔更氣那些十五六歲稚氣未脫的學院生﹐集聚在一起吐煙﹐沒賺錢﹐卻學會花父母的錢抽煙。

老大見到有人抽菸﹐會馬上掩鼻。以前﹐還會學我的口吻罵道﹕『找死﹗』現在大概了無新意﹐麻木了。

女兒則會大叫﹕『媽媽﹐前面有人抽煙。』然後在鼻際間來回誇張地搧。

如果可以迎頭趕上﹐我馬上叫他們加快腳步。反之﹐時間充裕的話﹐我們故意放慢腳步。

我對他們說﹕『以後誰帶抽煙的朋友來家﹐媽媽不給進來。』熟悉我的朋友﹐如果是抽煙的﹐會遠離我。因為我討厭即使只有一絲的煙味。

一天吸入二手煙次數的頻繁﹐令我總是在詛咒抽煙的煙鬼。如果政府禁止煙民在路上隨便抽菸﹐那無疑是功德無量。

我家對鄰那叫Kathy的六歲的小女孩才可鄰﹐她家大門總是飄著煙菸味﹐全家大人都在抽煙﹐連到訪的朋友都是煙鬼。

自私的煙鬼﹐被殃及無辜的旁者﹐要向誰控訴吸進二手煙的苦惱﹖

I win

今天傍晚在麥當勞用餐﹐ 小帥只吃薯條﹐不吃漢堡。

我故意不給他薯條﹐且看他吃不吃在紙盒里的肉。前幾次﹐吃完薯條後﹐他會喊叫 chips。

最後﹐他索性起身站上嬰兒椅﹐我慌忙把他抱出來。

他一被我抱在身上﹐馬上伸手抓旁邊老大紙盒里的一根薯條。

老大哀聲大叫﹕『哦﹗弟弟………』

小帥則邊咬薯條邊得意地說﹕『I win。』

那條長長的薯條是老大不捨得吃留下的﹐他和女兒比﹐誰的薯條最長﹖

兩人最愛說﹕『I win。』

結果這句話被小帥有樣學樣了。

一臉無奈的老大﹐又好氣又好笑。

小帥一邊吃一邊不斷地重覆﹕『I win。』

2011年9月12日 星期一

異鄉過中秋


每年中秋節﹐都巧逢在英國新學年伊始﹐所以家里的小孩從未在馬來西亞過中秋﹐當然也錯失提燈籠的機緣。


在英國的華人商店﹐可以購買到各式口味的月餅來品嚐。即使在華人居住的國家如中港台﹐花俏的燈籠只有在元宵節才 會應市。中秋提燈籠﹐演變成新馬華人小孩在這節日的玩藝。


去年相識的華人店老板娘﹐送給老大和女兒一人一個豬籠餅﹐兩人提著豬籠餅招搖過市﹐往來的外國人投以注視的眼光 ﹐令他們好不得意。


我對他們說﹕『中秋節提燈籠那才好玩。』


『什麼是燈籠﹖』老大問。


『燈籠是用一種透明顏色紙糊在匡好的鐵絲﹐然後底部插隻小蠟燭﹐在夜晚的時候提著去找小朋友﹐大家一起穿街走巷 哼唱童謠。偶爾﹐一陣風把蠟燭吹滅﹐你幫我來﹑我幫你又把火點著往前走。』


『那你買一個燈籠給我。』老大馬上要求。


『我也要。』女兒也不落人後。


『沒用﹐你們在英國﹐找誰一起提燈籠。而且﹐中秋時節﹐英國晚上八點還是亮亮﹐燈籠點上燭火也沒用。』我顯然在 潑他們冷水。


『那我們回馬來西亞呀﹗』老大建議。


『每次中秋節﹐你們都要上學。』我解釋。


『那我們都沒有機會提燈籠。』老大反應很大﹐臉馬上拉下來。


『沒關係﹐下次中秋節﹐我把家里的燈籠全掛在屋外﹐你們在後院提燈籠。』我允諾地建議。

因家里我存放著一些紙糊的燈籠。


『媽媽﹐妳說的呀﹗不要忘記哦﹗』女兒馬上提醒我君子一言﹐駟馬難追的守則。


家里的小孩都不愛吃月餅﹐認為太粘牙。月餅的餡不管紅豆﹑雜糧﹐還是冰皮月餅﹐一點也引不起他們嘴饞。月餅引不 起他們對這節日的鍾愛﹐我只有在燈籠這玩藝﹐令他們往後對這節慶有所執愛和緬懷。


這些年來的中秋節﹐邀請相熟的華人朋友來家里吃頓飯﹑話話家常。倘偌中秋碰上假日﹐大 家一起在後院燒烤。在家如何應節慶節的故事﹐是我們賞月縈繞的話題。


外國月亮圓嗎﹖在游子心中﹐月亮永遠是家鄉的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