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9日 星期四

拖拖又摸摸

我對女兒的“摸”簡直是忍無可忍﹔她對我的氣急敗壞則是無動於衷。

她刷牙洗臉﹑吃飯喝水﹑穿衣脫衣﹑穿鞋穿襪﹑寫字讀書﹐生活上的一切都一心很多用﹐甚至可以形容是﹕三心兩意。

早上起來囑咐她把長髮套個髮帶﹐順便準備幾個髮圈讓我等會綁她頭髮。講了又講都快一年﹐每天清晨起床後﹐她還是賴在電視熒幕前﹐完全沒有聽進耳里。任我每天還在她耳畔叨叨嘮嘮。

火氣上來﹐我命令她三聲之內﹐馬上給我把頭髮弄好﹐來吃早餐。她聽見了﹐還是拖﹑拖﹐是屁股拖著地上﹐用腳往前推而來。

餐桌上﹐一邊吃一邊眼盯著另個廳的電視熒幕。往往手停口停﹐忘了盤中餐。老大早已兩三口地吃完﹐上樓坐馬桶漱洗﹐甚至換好衣服下樓來﹐她的盤里的食物則沒變少。

分針在挪動﹐上學的時間快到﹐我又得以時間為限命令她。然後﹐她又是拖拖拖著麵條﹐或著一塊塊的麵包拖拖拖進嘴里。有幾次﹐她竟然要快自作聰明用塞塞塞﹐把食物塞進嘴里﹐結果全都嘔出來。

還有十分鐘的時間要出發﹐叫他馬上去換校服﹐她說肚子不舒服﹐想上廁所。我叫她快點﹐不然又要遲到了。

大小姐可以邊走邊又要找維他命吃。你在那邊催﹐他在那邊玩她的牙膏﹐甚至折疊換下來的衣服﹐還把床上的小熊﹑毛絨娃娃一一排列﹐再放一本書在前﹐又或者幫他們蓋被。

反正﹐你催她﹐她玩她的﹐時間不在我掌控之中﹐在她拖拖拖的摸摸摸摸中流逝。皇帝不急﹐太監急也﹗﹗﹗

每晚教她學習華文﹐都是以命令開場﹐她腳跟拖著地﹐手掃著經過的東西而來﹔再以她大哭大叫打罵收場。教她寫生字﹐用手握她手﹐她嚷不舒服。筆劃寫錯了﹐告訴她那里寫錯了﹐她馬上筆一扔﹐環抱雙手在胸凶巴巴地宣佈﹕『這樣我不寫了。』

我每天都在為她這種大小姐脾氣而動氣。我對她說﹕『妳沒那麼好命﹐在家不是什麼大小姐﹐我不會受妳氣。這種態度﹐我會打妳﹐才不會怕妳。』

爸爸說﹕『妳每天都在和她打戰。她喜歡聽好話﹐妳就說她好的。』

其實﹐三個孩子之中﹐女兒比較貼心和善良。她的胡作非為﹐只想我們多關心﹐我EQ不好﹐氣在當頭﹐口不會說甜話哄她。兩個石頭碰石頭﹐當然火花四擊﹐兩敗俱傷。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