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9日 星期三

倫敦夢魘

住在林肯小鎮﹐我們都習慣了平靜安逸的節奏。對於繁華城市的喧囂﹐避恐不及。

前陣子老大提起﹐班上幾位同學被選去倫敦新聞報導一日遊。他說﹕『我不要去﹐我不喜歡 London。』

我和爸爸驚訝﹐以他的書寫能力﹐一定會被選上。上個月才被老師嘉許﹐書寫能力很好而獲得校內卓越獎。去年也被圈定參加每星期一上午前往市足球的活動場所﹐參加一項為期六次的新聞報導訓練活動。

只因為不喜歡倫敦﹐他錯失這次難得的機會。

去年暑假前往倫敦馬來西亞大使館辦理小帥的出生紙和護照﹐我們一家五口才剛落腳旅館﹐兩個大小孩已吵著要回家﹖

老大說﹕『我不喜歡London﹐我怕怕這里的車。』面對四通八達﹑川流不息的交通﹐每一次過馬路都得沖鋒陷陣。老大的危機意識極強﹐所以走在倫敦市內令他忐忑不安。

女兒不開心地問﹕『幾時回家﹐我想家。』

今年暑假再上倫敦更新護照﹐小帥一坐上地鐵﹐身在黑漆漆呼嘯川行的鐵廂里﹐馬上啕號大哭嘶喊。一天之內﹐上下地鐵折騰下來﹐我滿身都是被他雙腳蹬踢的瘀傷。

在地鐵站內﹐兩個大小孩上上下下乘搭長長高高的電梯﹐從開始害怕﹐演變成越來越喜歡這種挑戰而成為樂趣。

第三天的回程﹐我們決定用腳走兩個地鐵站的路程﹐前往我們要北上的火車站。走了將近一小時﹐兩個大小孩一直在抱怨﹐路太長﹐腳太酸﹐走不動了。

前一晚我們以詢問的方式表決﹐我和爸爸決定用走的。

女兒則說﹕『弟弟會哭﹐很可憐﹐我們用走好了。』

老大則較自私地覺得﹕『沒關係﹐讓弟弟哭一下就好了。我喜歡坐那長長的電梯﹐很好玩。』

我們說回去林肯也用電梯可以搭。老大強調﹕『Lincoln 沒有那麼長的電梯。』

因此是三票對一票通過用走取代地鐵。

轉換兩次火車﹐在熙熙攘攘沒有冷氣悶熱的車廂兩個小時﹐終於抵達林肯火車站。

看到熟悉的景物時﹐我們都感覺得﹕回到家的感覺真好﹗

2011年10月8日 星期六

害怕可以打﹖不要不可罵﹗﹗﹗

今天午後爸爸沖涼後﹐叫老大去沖。老大叫嚷﹕『有Spider﹐ 我怕怕。 』

我正在拆織錯了套巾的毛線﹐老大求我幫他沖。我答他﹕我沒空。

老大一直在叫﹕『我不敢﹐那 spider 好大。』聲音帶著哭的。

他一直在嚷在那叫﹐爸爸要脅他馬上去沖﹐不然要打他了。

『我怕怕﹐你可不可以幫我抓掉 spider。 』他央求。

『spider 不會管你﹐你馬上給我去沖。』爸爸怒氣沖沖﹐下手揮打了。

『我怕﹗我怕﹐媽媽你可不可以幫我抓掉。』老大轉而向我求救。

我正在算針數﹐沒法停頓﹐喚爸爸﹕『不要再打了﹐你去幫他抓掉﹐讓他沖不是好了。』

爸爸還在那瘋打﹐我也火了﹐害怕不是一時兩刻或三言兩語可以克服的。 自己不抓﹐杵在那打打打﹐有什麼效率。

走到沖涼房﹐看見角落四處有三隻蜘蛛。我拿起掃帚掃掉﹐舉手之勞﹐為什麼非得小題大作﹖

老大被爸爸修理﹐哭得滿身大汗。我叫他不要先沖涼﹐休息一下。

過了一會﹐我幫他沖﹐叮嚀他以後害怕的事﹐不要喊叫﹐先告訴爸爸媽媽怕﹐可不可以幫忙抓﹖

老大無辜地道﹕『我有呀﹗』

『媽媽以為沖涼房里面沒有spider﹐是你不要沖涼才在那邊吵。』我真得覺得爸爸這次大動肝火很不可思議﹐加上不可理喻。

『為什麼你不相信﹖』老大問。

『因為你們時常說謊﹐很愛吵別人﹐所以媽媽不相信。你剛才應該問爸爸﹐如果你怕的東西﹐你敢去嗎﹖』

晚間出外下著大雨﹐老大的鞋底破了﹐把襪子弄濕。他在購物中心一直說襪子和鞋濕濕﹐腳很不舒服。

車子抵家門﹐還下著大雨﹐我叫他進去。

『我要幫爸爸拿東西進去。』他記得自己往常的任務。

『不用﹐下那麼大的下雨﹐你先進去。然後把襪子脫下﹐洗腳。』

結果﹐我幫爸爸拿東西進來﹐整理完所有購買的東西﹐瞧見他襪子沒脫。我斥罵他﹐還不快點脫襪去洗腳。

在餵小帥吃麵包時﹐看到他赤著的腳正踩在小帥的褲子﹐於是我問他﹕『腳有沒有洗﹖』

『沒有﹖』他還是無動於衷。我氣得大罵﹕『腳那麼髒不去洗﹐等下床單會被踩得骯髒。』

我拖他進沖涼房要他洗腳﹐他仍然立在原地對我說﹕『我要嘔了。』

『要嘔是用嘴﹐我叫你洗腳。』

爸爸在廚房一直叫道﹕『好了﹐ 好了﹐不要再吵了。』

『害怕﹐可以打﹖不要﹐不可罵﹗﹗﹗』我也動怒了﹐這是那門的那門﹖

『我是在教他怎樣不害怕﹐以後有spider 都叫媽媽抓好了。還有他們怕媽媽打﹐以後媽媽也不可以打。。』爸爸惡聲惡氣。

家里的spider 那一次不是我抓的﹐即使懷孕﹐我不想抓﹐都是用驅趕。

如此這般以為自己很有理﹐跟他爭辯是秀才遇著兵﹐有理說不清。

2011年10月7日 星期五

我走我的路

自從小帥走路四平八穩後﹐他開始探索自己的世界。

在家里﹐他從前廳走到後廳玩。玩膩後﹐到廚房廚櫃翻箱倒櫃找東西﹐可以吃的餅乾﹐巧克力﹐他吵著﹕『開﹗開﹗』不能吃的像罐頭﹑秤﹑攪拌器被他拿來當玩具 。

樓下沒什麼好玩了﹐他爬上樓房間找臥房里的玩具。最近站在樓梯口玩開關燈﹐有時爬到樓階站著叫喊﹐或者把樓上樓下的玩具大搬家。

在外面﹐他那我走我的路的行徑﹐最令我們傷腦筋。明明是此路不通的貨架﹐可他偏偏鑽進去﹐我們個子大繞個圈也未必能抓到他﹐他會夾在縫隙間故意躲起來。每回購物﹐要他依我們要走的路線﹐他會一叫二鬧三大哭﹐然後再用頭頂撞我們環抱的胸口。最近﹐我的雙腿各處都帶疼青﹐都是拜他雙腳所蹬的烙印。

前幾天﹐帶他出外購物﹐才看個價格﹐馬上不見他蹤跡。我在店里一邊四處找﹐一邊喊他﹐費了將近五分鐘才找到他。原來他躲在展示櫥﹐故意讓我找。看我找著了﹐還想開溜。

一位在店內的中國老人囑咐我﹕『小孩要看好哦﹗』

是的﹐頑皮的小孩要看好﹐而是不能稍走眼﹐一走神馬上不見了。

英國上星期以來﹐風大太陽大﹐每次接送兩個大小孩上學放學﹐原本十分鐘的路程﹐我們為了陪這小太子走著回來﹐頂著大太陽﹐迎著烈風刮掠﹐每次總得花了半小時才到家。往往一回來﹐我己筋疲力倦了。

現在﹐他走他的路﹐有時看到公園里的椅子還要爬上坐一坐﹐看看藍天白云﹐會心而笑。瞧見樹上有果子﹐地上的落葉﹐他都要一一撿視。小手有時被弄骯髒﹐會大喊大叫﹐要我幫忙清理。

他開始學要跳﹐我開始怕他﹕我跳我的﹐你怕你的。。。。我們的世界永遠跟著他在轉。

小心眼

老大上星期獲得學校頒發每月一度的卓越獎﹐舉凡他們獲得此獎﹐我會給他們五英鎊當成獎勵。

上學年由於班主任的偏執﹐一再重覆遴選班上幾位她喜好的學生﹐一位學生還獲選三次。老大學術雖然表現不錯﹐但整個學年沒有獲得此獎。我和爸爸心里有譜﹐那位班主任因為我們在三年前﹐她擔任老大學前一年級班主任的時候﹐我們一再去信投訴孩子在校的安危。她因而很不喜歡我們﹐當然也殃及老大。

上學年結束時﹐我安慰一再失望的老大﹕『不是你表現不好﹐可能是有人比你更好﹔也可能老師有問題不選你。』我特意給了他五英鎊作為激勵。

今年﹐甫開學的第一次卓越獎﹐他在術學及書寫的標青能力﹐獲得老師青睞﹐大家都替他開心。

我對老大說﹕『今年開始﹐你獲獎﹐妹妹也有五英鎊﹔妹妹獲獎﹐你同樣有五英鎊。』

『哦﹗為什麼要給妹妹﹖』老大很不高興地抗議。

『那樣大家都開心﹐有福同享。』

『我不要妹妹也有﹐是我拿到merit。』老大心眼很小﹐容不下別人比他好。

『媽媽又不是拿你的錢給妹妹﹐也不是把要給你的一半分給妹妹﹐你為什麼那樣看不開﹖』

『如果妹妹沒拿到merit﹐那樣我不是沒有得再拿五英鎊﹖』他馬上意識到未來這種可能分不到羹的好處。

『那對你也沒什麼損失。』

『那樣不公平呀﹗我不要妹妹也可以拿五英鎊。』他還是堅持獨樂樂。

『你不要沒關係﹐妹妹今年可能拿兩次merit﹐那樣他就有十英鎊﹐你才有五英鎊。』我故意提醒他這可能的損失。

『哦——﹗』他馬上哀號﹐旋即睿智地道﹕『我可能拿到兩次 merit﹐妹妹一次都沒有。』然後很得意地揚起下巴。

『好﹐那你決定要不要這種像team work 的獎勵﹖』我真的受不了他的小心眼﹐無關自己任何損益﹐他也咬著不放。

他想一想﹐無奈地決定﹕『ok deal﹐妹妹可以拿五鎊。』

不一會﹐他和妹妹又起爭執﹐他馬上要脅﹕『我不要給你五鎊。』

『沒關係﹐下次我拿到merit﹐我也不要給你五鎊。』妹妹也不甘示弱﹐最後還加上﹕『媽媽說我會拿兩次merit﹐我就有ten pound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