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8日 星期六

害怕可以打﹖不要不可罵﹗﹗﹗

今天午後爸爸沖涼後﹐叫老大去沖。老大叫嚷﹕『有Spider﹐ 我怕怕。 』

我正在拆織錯了套巾的毛線﹐老大求我幫他沖。我答他﹕我沒空。

老大一直在叫﹕『我不敢﹐那 spider 好大。』聲音帶著哭的。

他一直在嚷在那叫﹐爸爸要脅他馬上去沖﹐不然要打他了。

『我怕怕﹐你可不可以幫我抓掉 spider。 』他央求。

『spider 不會管你﹐你馬上給我去沖。』爸爸怒氣沖沖﹐下手揮打了。

『我怕﹗我怕﹐媽媽你可不可以幫我抓掉。』老大轉而向我求救。

我正在算針數﹐沒法停頓﹐喚爸爸﹕『不要再打了﹐你去幫他抓掉﹐讓他沖不是好了。』

爸爸還在那瘋打﹐我也火了﹐害怕不是一時兩刻或三言兩語可以克服的。 自己不抓﹐杵在那打打打﹐有什麼效率。

走到沖涼房﹐看見角落四處有三隻蜘蛛。我拿起掃帚掃掉﹐舉手之勞﹐為什麼非得小題大作﹖

老大被爸爸修理﹐哭得滿身大汗。我叫他不要先沖涼﹐休息一下。

過了一會﹐我幫他沖﹐叮嚀他以後害怕的事﹐不要喊叫﹐先告訴爸爸媽媽怕﹐可不可以幫忙抓﹖

老大無辜地道﹕『我有呀﹗』

『媽媽以為沖涼房里面沒有spider﹐是你不要沖涼才在那邊吵。』我真得覺得爸爸這次大動肝火很不可思議﹐加上不可理喻。

『為什麼你不相信﹖』老大問。

『因為你們時常說謊﹐很愛吵別人﹐所以媽媽不相信。你剛才應該問爸爸﹐如果你怕的東西﹐你敢去嗎﹖』

晚間出外下著大雨﹐老大的鞋底破了﹐把襪子弄濕。他在購物中心一直說襪子和鞋濕濕﹐腳很不舒服。

車子抵家門﹐還下著大雨﹐我叫他進去。

『我要幫爸爸拿東西進去。』他記得自己往常的任務。

『不用﹐下那麼大的下雨﹐你先進去。然後把襪子脫下﹐洗腳。』

結果﹐我幫爸爸拿東西進來﹐整理完所有購買的東西﹐瞧見他襪子沒脫。我斥罵他﹐還不快點脫襪去洗腳。

在餵小帥吃麵包時﹐看到他赤著的腳正踩在小帥的褲子﹐於是我問他﹕『腳有沒有洗﹖』

『沒有﹖』他還是無動於衷。我氣得大罵﹕『腳那麼髒不去洗﹐等下床單會被踩得骯髒。』

我拖他進沖涼房要他洗腳﹐他仍然立在原地對我說﹕『我要嘔了。』

『要嘔是用嘴﹐我叫你洗腳。』

爸爸在廚房一直叫道﹕『好了﹐ 好了﹐不要再吵了。』

『害怕﹐可以打﹖不要﹐不可罵﹗﹗﹗』我也動怒了﹐這是那門的那門﹖

『我是在教他怎樣不害怕﹐以後有spider 都叫媽媽抓好了。還有他們怕媽媽打﹐以後媽媽也不可以打。。』爸爸惡聲惡氣。

家里的spider 那一次不是我抓的﹐即使懷孕﹐我不想抓﹐都是用驅趕。

如此這般以為自己很有理﹐跟他爭辯是秀才遇著兵﹐有理說不清。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