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8日 星期一

怕怕。。。

只要小帥沒睡﹐家里的電視一定是他霸佔。

他可以一天到晚開著 peppa pig﹐一邊玩他的玩具車或 Lego。有時坐著小車到前廳廚房溜轉一圈。

只要把電視調台﹐他馬上大哭大喊﹕『怕怕。。。』起初﹐我們還以為他怕怕﹐漸漸才意會到是﹕ peppa。

我看著電視﹐他會牽爸爸的手過來﹐指著電視一直說﹕『怕怕。。。』因為我不管他哭鬧﹐他沒輒﹐找後援來鬧場。

爸爸看著電視的話﹐他也一樣在爸爸面前大哭大叫﹕『怕怕。』

爸爸有時氣得不理他﹐他就來一哭二鬧三要賴﹐躺在地上踢踢踢﹐吵到爸爸投降為止。

最近﹐爸爸嘗試讓他看Dora the explorer﹐ 可是看了幾集後﹐他還是一直嚷﹕『怕怕。』

peppa pig 他看得可謂滾瓜爛熟了﹐可以知道下一個步驟是什麼。反正﹐電視開著﹐他聽聲音﹐聽到他喜歡的﹐他看﹔沒興趣的﹐他玩他的玩具﹔有音樂的﹐他早在熒幕前預備一起舞動。

有一集是烏龜被困在樹上等著援救﹐每次看到這集﹐盯著電視急得團團轉地叫﹕『怕怕。』

爸爸會馬上趕過來跳去下一集。昨晚把下載peppa pig 的儲存卡﹐放進數碼相框播放給他看。一播到烏龜被困的畫面﹐他馬上又哭又叫﹕『怕怕。』

爸爸在樓上﹐而我不會使用這玩藝﹐馬上用手遮蓋他雙眼﹐把他抱起別處﹐他仍然大哭大喊﹕『怕怕。。。。』

他的喜怒哀樂﹐都由peppa pig的畫面牽引﹐畫面的卡通人物笑﹐他也跟著笑﹔George 哭了﹐他就皺著眉頭﹔一群朋友嬉笑玩樂﹐他跟著手舞足蹈﹔一有爭執不開心的情景﹐他會跺腳大叫﹕『怕怕…』

2011年11月21日 星期一

精打細算

昨天上午老大不聽爸爸一再警告﹐去擾騷在寫文章的妹妹﹐被爸爸嚴厲處罰。我看他很不甘心地躲在房里流淚﹐問他要不要和我一起出外購物。

他沒答我。不久我下樓來﹐他馬上隨後對我說﹕『我要跟你出去。』

妹妹聽到我要外出﹐馬上喊叫﹕『我也要和你一起出去。』

『我要趕著出去﹐要回來煮飯﹐沒時間等你們拖拖拉拉換衣穿鞋。』我對他們強調。

老大用一分鐘的時間﹐換好外出的衣服和外套﹐連鞋都穿上。反之﹐女兒不會爭取時間﹐還在原地哀號。

我和老大外出﹐把女兒的哭聲和爸爸的責罵聲遠遠地拋開。

我去店里買有附送Car 2 玩具車的報紙﹐老大拿在手上瞧一瞧﹐對我說﹕『媽媽﹐Lightning McQueen 的輪子不能轉動的﹐這樣cheap 的東西怪不得會送。』

才走一會﹐老大對我說﹕『媽媽﹐我肚子餓了﹐可不可以去Curtis 買東西給我吃﹖』

『不可以﹖昨天去Tesco買了很多麵包﹐家里還有一堆沒吃完。』

『哦﹗媽媽﹐Plea...se?』

『我們都要回家了﹐不要浪費錢。』

『那可不可以去Poundland?』

『好﹐等下去走走看。』我承諾他。

在Poundland里﹐他看到一個萬花筒要買﹐我對他說﹕『你要這個﹐還是要買東西吃﹖只可以選一個﹖』

他眼睛轉一轉﹐斷決地道﹕『東西吃完就沒有了﹖我還是要這個 kaleidoscope。』

走出Poundland﹐我說﹕『沒買東西給妹妹﹐我去買個pastry給她﹐不然她會大哭大鬧。你買了kaleidoscope﹐所以不能買pastry了﹐對不對﹖』

『我想我還是可以吃一點﹐因為 kaleidoscope 才一鎊﹐pastry 要一鎊多。』哥哥的思路很好﹐馬上意識到他的比較便宜。

『那妹妹沒有玩具怎辦﹖』

『上次她買了一個兩鎊的 Hello Kitty 玩具。』老大提醒我。

『那你上星期在 Tesco 也買了一英鎊的東西。』

『我兩個東西﹐加起來是兩鎊。』

我無言﹐也給他買了一個pastry。 他馬上對我說﹕『Thank you 媽媽。』

2011年11月15日 星期二

sleepover

有天放學老大對我說﹕『Klenam 請 Christopher 到他家sleepover﹐ Daniel 也請 Jacub 到他家 sleepover。 我也想去朋友家 sleepover。』

『你要朋友請你﹐你要先請人。但是﹐我們家不能請人家來sleepover﹐因為你和妹妹同間房。你要有自己的房間﹐才可以請朋友來我們家 sleepover 。』我向他解釋。

『哦﹗那樣我們要買新的屋子才可以﹐叫爸爸換大間的屋子。』老大建議。

『下一次買屋子最少要有四間房才夠。最好五間﹐媽媽要一間當書房。』我搭腔。

『那要多少錢﹖』老大的觀點是以錢來衡量。

『最少要兩百多千才可以買到。』我答。

『哦﹗很貴。』

『以後你們做工﹐每人出五十千﹐就可以買到了。』我故意建議把買房的錢平攤。

『哦﹗那還要很久。』老大很失望。

走了一段路﹐快到家門時﹐老大突然開腔道﹕『叫爸爸去參加deal or no deal﹐拿 £250﹐000﹐我們就可以買到房子了。』

『你以為那麼容易參加﹐又可以那麼容易拿到你要的錢呀﹖』

『那去買lottery。』他又建議。

他總是以為飛來橫財很容易到手﹐真的是又傻又天真。

2011年11月8日 星期二

老大的雷語

上星期有天在廚房﹐我對爸爸提到﹕『我們的小孩是city boy﹐每天在家玩電腦遊戲﹐看電視。可能連雞有幾隻腳都不會﹖』

爸爸笑而不語。

我走到前廳問﹕『哥哥﹐雞有幾隻腳﹖』

正在打電腦遊戲戰鬥的老大﹐想都沒想馬上道﹕『四隻。』

我又走到後廳﹐問正在看電視節目的女兒同樣的問題。

女兒馬上回道﹕『兩個。』

爸爸聽到我轉述的答案﹐前去問老大﹕『哥哥﹐bird-bird 有幾隻腳﹖』

老大馬上說﹕『兩個。』

『那雞怎會有四隻腳﹖』爸爸反問他。

『兩個﹐兩個。』老大馬上意會到剛才答錯了。

昨天上學途中﹐我又遇到一位二八年華﹐長得很清秀的學院生。

我問身旁的老大﹕『那個女孩﹐美不美﹖』

老大不屑地道﹕『不美﹐頭髮都白了﹐老了。』

我笑問﹕『那你的朋友 Christopher 也老了﹐他頭髮也是白的。』

『外國人的頭髮有金黃﹑火紅﹑有些黃到像白﹐你在英國那麼久﹐你不知道嗎﹖』

他一副愛理不理地道﹕『反正那個女孩比我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