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31日 星期一

2012 年前

今天傍晚﹐老大突然道﹕『去年我們是看著鐘﹐迎接2012年。』

『哦﹗那你知道那時我們在哪里。』我問他。

『在外婆家。』他臭屁地又說﹕『我記得在馬來西亞的每一件事。』

『那以後回去一定要帶你回去﹐你可以幫忙撰寫我們在那渡過的片段。』我提議。

『哦﹗我才不要回去。我討厭馬來西亞。』三個孩子都不喜歡赤道炎熱的天氣﹐還有亂七八糟的交通﹐以及又髒又濕的公共廁所。
 
『2012年要完了﹐你打算怎樣﹖』我問他。
 
『do nothing …』他佻皮且無所謂地答。
 

2012年12月30日 星期日

精明追蹤

聖誕節之前﹐老大和女兒很期待探究他們今年的聖誕禮物。每天放學回來﹐瞧見小小的聖誕樹下又堆了新裹的禮物﹐兩人試圖問出里頭到底是什麼﹖

『如果要讓你們知道﹐就不必包禮物紙了。』我一口回絕他們打破沙鍋問到底的意圖。

然後﹐他們會根據禮物的形狀、大小、輕重推測加上旁敲問﹕『是不是 play station 3 ?

『不告訴你﹖』我一概不透一絲口風。

『是不是有P ﹖』老大又問。
 
Poo ?』我裝傻。
 
『哦﹗是不是有 S ﹖』老大又不死心再追問。
 
shit ? 

『哦﹗媽媽…』他又好氣又好笑地哀號。
 
看我不肯透露一絲線索﹐爸爸也一直叫他不要再問﹐老大於是自尋答案。

一會﹐他馬上胸有成竹地宣佈﹕『我知道是什麼了﹖是play station 3 ﹐我查了爸爸的 email﹐是今天送來。

『是嗎那是草源叔叔買的﹐他不要讓阿姨知道﹐然後送來我們家。』我胡編。
 
Wo ! Wo! 不要騙我。 那是爸爸買的。』老大依然不為所動﹐堅持他的推斷。

『你覺得是就是囉﹗ 千萬別去學校和你朋友說﹐萬一不是那就糟糕了。』我故意提醒他。

於是﹐他又跑去檢查爸爸的email﹐然後很淡定地道﹕『哼﹗那 play station 3一定是我們的。我查了是爸爸用他的account 買的。

爸爸努努嘴在心里竊笑。笑他兒子太聰明﹐還是我們太大意﹖


2012年12月6日 星期四

ok ! 媽媽





小帥最近熱衷於用 Lego 蓋高樓大廈﹐一層又一層越蓋越高﹐高過他的個頭﹐他仍墊起雙腳使力往上套層﹐時常一不小心讓樓閣失去重心〝啪啦﹗啪啦﹗〞地倒塌。
 
〝哦﹗哦﹗〞他敞開雙手大叫地惋惜。
 
即使如此﹐他沒有絲毫的氣餒﹐萬丈高樓再重地起。
 
剛才不小心撞倒他快搭好的樓閣﹐他馬上說﹕『Oh ! My tower !
 
我對他說﹕『sorry baby !』 我以為他會大哭﹐沖過來用頭撞我。
 
豈知他淡然地說﹕『ok , 媽媽。 』一邊拿起一塊又一塊的 Lego 又重新建樓。
 
我再次對他說﹕『媽媽 sorry 。』
 
他又一次無所謂地對我重申﹕『That's ok ! 
 
我對在另一旁的老大和女兒強調﹕『你們兩人要向弟弟學習﹐尤其是妹妹。如果我不小心撞倒妳的東西﹐妳一定馬上又喊又罵了。』
 



2012年11月30日 星期五

得拖且拖


『她很聰明﹐但是很懶惰。』這句話出自今年班主任的評語﹐我們也很認同。

之前的班主任尚很中肯地說﹕『她很有潛能﹐常發白日夢。』

歷任的班主任在家長日的對話里﹐都不忘她很聰明﹐但是不好好發揮。懶惰﹐不主動﹐不積極﹐都是她學習的跘腳石。

每一天﹐打從睜開雙眼﹐她拖時間穿衣﹐吃早餐﹐穿衣穿鞋上學。

放學後﹐她賴著又不彈琴﹐拖時間在不甘不願的情緒發洩叫嚷﹐哭喊中。這尚包括沖涼﹐大便也要人叫。她可以屁股都傳出臭味了﹐還不甘願上廁所。非得肛門無法承受﹐她才會自動自發去排放。

每星期六做學校作業﹐一定大哭大叫﹕ I don't know how to do ﹖』

學校要的作業是要求她們整理這星期所學的東西﹐我們要幫也幫不上。結果大哭大叫﹐又踢又丟﹐被我打罵後﹐輪到爸爸也忍無可忍出手﹐然後我聽她如殺豬般嘶嚎看不下去又再出手﹐折騰了五﹐六小時﹐我氣得把作業丟去地下室﹐她才開始害怕了。花了一個上午哭鬧﹐結果她只用不到一小時﹐自己洋洋灑灑地寫了兩大篇作業。

這證明她不是不會﹐只是依性太強﹐且懶惰。況且﹐她在班可數一數二的菁英份子﹐豈會不懂老師教過什麼﹖

她是誰﹖我們家的大小姐也﹗

please come back again !!


昨天帶小帥和女兒去新開的華人店買些日常雜貨﹐小傢伙如老馬識途知道哪的地板浮凹﹐他用腳踩踏一上一下很是好玩﹐一邊樂呼呼地笑。

友人愛萍在這里任職﹐我笑言﹕『他在踩臺。』

外面天寒地凍﹐結了賬我在收拾東西﹐吩咐女兒幫他穿外套手套﹐他大喊大叫還追趕去打女兒。

我抓住他叫他要向姐姐講對不起。他坐在手推車佯裝沒聽到自顧自地唱歌﹕『Hello! Hello ! How are you? Hello! Hello! It's good to see you, I said hello, I happy and you here. I said Hello, Please come back again.

剛巧我們要步向店外﹐他唱著 Please come back again. 電視節目最後還有一句 Bye ! Bye ! 

我叫他向兩位看著他覺得很逗趣的女店員Bye ! Bye! 

他搖著套著手套的小手﹐一直講﹕『Bye ! Bye !

2012年11月28日 星期三

我打到他流血了﹐怎辦﹖

上星期二放學﹐老大很緊張跑來對我說﹕『我不小心打到Bruno 流血了﹐怎辦﹖

我嚇了一跳問他﹕『為什麼會打人﹖』以老大膽小怕事的個性不可能和人打架﹐何況他和 Bruno 又是好朋友﹐那小孩也很文靜。

『休息時間﹐我們兩個玩 Knight fighting﹐結果我不小心揮手打到他嘴﹐然後他那wobbling teeth (已鬆動的門牙就流血了。』他很焦急地解釋﹐也許怕我罵﹐也或許擔心對方的家長會罵他。

『他牙齒有沒有掉﹖老師知道嗎﹖』我追問。

『他的牙齒沒有掉﹐只是流血。 老師知道幫他﹐不過沒有罵我。』

『那你回家寫一張道歉卡給他。』我建議『媽媽明天會向他媽媽道歉』。他沉默地點點頭。

爸爸下班回家知道事情的原由﹐建議老大明天帶一包巧克力賠罪。

翌晨上學﹐看到Bruno 的媽媽﹐我向她賠罪。她揮揮手笑道 『沒關係﹐玩的時候不小心。』

老大放學回來對我們說﹕『 Bruno 不要我的巧克力。』 

Donate 沒錢


屋里的空間很小﹐想弄個書桌給小孩有個學習的空間。爸爸打算把他們兩個一人一張的床換成上下鋪﹐騰出一些空間放張書桌學習。 那兩個木床可沉重﹐兩個大人用盡力也絲毫移不動。我們打算捐給附近慈善機構﹐讓他們來搬走。

接小孩放學我去問了一間幫助流民的機構﹐負責人給了我一張傳單叫我打這號碼。老大待我走出店外﹐馬上問我﹕『媽媽﹐你為什麼要說 donate ? Donate 沒錢拿了。』

『我本來就是要捐出去給人的﹐當然沒錢拿。』反觀老大的緊張心疼﹐我沒覺什麼不妥。

『哦﹗為什麼不買給他﹐一點點錢也好。』老大覺得很可惜。

『你去賣啦﹗賣到錢你拿。』我激勵他。

『我不知道誰要買﹖』

『那就當做善事捐出去。』

『你要捐給誰﹖是不是一人一張床。』老大問我。因為我分別詢問兩家慈善機構的電話。

『那麼麻煩做什麼﹖要損兩張都給同樣的店。』

『比較公平啊﹗』

2012年10月22日 星期一

聖誕叔叔


小叔在面子書放了幾個萬聖節的髮箍﹐誌標著幾個兄姐的名字﹐題文歡迎大家前來領取。



我讓老大和女兒看了髮箍﹐女兒說﹕『如果叔叔要寄來﹐她要米奇老鼠的髮箍。



老大有點不相信強調﹕『如果叔叔真的會寄來﹐他要魔鬼的髮箍和魔杖。』



我把他們的對話轉貼在面子書。



不久﹐小叔回訊向我要住址。我對他說﹕開玩笑﹐不必寄啦﹗



小叔回﹕『想寄些禮物給小孩。』



兩個小孩聽到叔叔要寄禮物﹐眼睛睜得大大﹐開始興奮起來。



老大馬上要我向叔叔寄他夢寐以求的電腦遊戲光碟﹔女兒爭先恐後搶鍵盤打給叔叔﹐她要企鵝遊戲的會員卡。



小叔在另一端自嘲是聖誕叔叔。



我對他們說﹕『不要浪費叔叔的錢。』



apian 叔叔很 rich 呀﹗他有很多錢。』兩個小孩異口同聲說。



爸爸下班看到兩個大小孩亢奮的狀態﹐知道原由後對他們又重覆我剛說過的話﹕『不可以叫叔叔給禮物﹐浪費叔叔的錢。』



apian 叔叔很 rich 呀﹗』兩張口兩把聲音說出同樣的話。



上次返馬﹐叔叔公寓有游泳池﹐有很多台電腦﹐很多 ipad﹐電腦遊戲機﹐又有大房車﹐出手又大方闊氣﹐讓他們覺得叔叔很有錢。



『叔叔不會知道你們要的東西。』爸爸再重申。



『哦﹗﹗』老大激情過後的﹐臉頰還是紅紅的﹐放大的瞳孔無法冷靜下來。



『你們以為叔叔是聖誕老人嗎﹖』



『叔叔自己也說他是 uncle santa Wong。 』我回答爸爸




天才或白痴


老大今天放學幹了兩件蠢事﹗



在學校看到我和一位朋友講話﹐從教室出來的他好像挖到大新聞地大叫﹕『媽媽﹐妳不是說你沒跟阿月阿姨講話了嗎﹖』



我尬尷極了﹐問他﹕『我幾時說了﹖』



他還自鳴得意道﹕『有啊﹗你說的。』



我真的難堪到無地自容。走出校門﹐我對他說﹕『就算媽媽有說﹐你也不能在阿月阿姨面前那樣說。』



『你有說呀﹗』他還在狡辯。



『我肯定不會說這話﹐也從來沒有不跟阿月阿姨講話。你這樣是在亂講話﹐會害人的。』



『那怎麼辦﹖』他開始知道大事不妙了。



『話說出來﹐收不回去。以後講話要小心。』



『那我明天去對阿姨講你沒那樣講過﹖』



『不用了﹐越描會越黑。』



爸爸回家﹐我剛和他提起這事﹐老大躲到遠遠地一直嚷﹕『我不小心﹐我不小心的…』



聽罷﹐爸爸臉上不只三條線﹐難以置信問﹕『哥哥﹐你幾歲了﹖為什麼會這樣講話﹖』



不久﹐老大到前廳玩電腦﹐突然悟起廳里的燈壞了﹐而爸爸則在沖涼。



我一直呼喝﹕『哥哥﹐燈壞了暗暗不可以看電腦。』



頃刻﹐他拿了一副墨鏡對笑嘻嘻地說﹕『我用這個看就可以了。』



『你傻呀﹗太陽眼鏡是擋光線﹐廳里黑再加黑﹐還看什麼﹖』



他分秘必爭﹐戴著眼鏡開戰去了。



爸爸說﹕『戴著墨鏡看電腦可以的呀﹗』



看來﹐天才和白痴只在一線之間。


2012年10月4日 星期四

小管家

上星期五帶著小帥一起前往華人商店買東西﹐這小跟屁幫我提著塑膠籃﹐看我手拿著什麼﹐他都會大叫﹕『買﹗』

我所要買的東西﹐必須由他親手放進籃子。任務完成後﹐他會鼓動雙手拍掌﹐自個大聲稱許﹕ 『well done』﹐ 來慫恿我要說﹕『well done ! 』

倘偌我看了放回去﹐他會蹬腳跟我急了﹕『媽媽﹐買﹗﹗﹗』

我還是不為所動﹐他哭喊著自己去拿﹐然後扔進籃子﹐凶狠地告示﹕『買﹗』

後來﹐籃子的東西越放越多﹐我幫他提了籃子﹐在看架子上的東西﹐我把它放在地上。這小子﹐還真有勁﹐兩三公斤重的籃子﹐個頭小小的他竟然提起走著﹐不急也不喘﹐看了又好笑又心疼。

昨天帶他去商場購物﹐結賬刷卡要按密碼時﹐他對我說﹕『my turn !!』

除此之外﹐他出外 要走自己的路。知道買 pastry 要往那走﹖ 去玩具店哪個方向﹖ 書店在哪個角落﹖

我們不依他﹐他可是一哭﹑二鬧﹑三用頭像牛一樣的橫撞過來。

2012年9月26日 星期三

engineer gone !

自從教了小帥爸爸是 engineer 之後﹐每天早上起來看到爸爸不在﹐他會說﹕ 『engineer gone, engineer  去 office 。』

最近﹐他學會了吟唱﹕『鵝 鵝 鵝﹐ 曲項向天歌﹐   白毛撥綠水 ﹐ 紅掌撥清波。』

有次幫他洗澡﹐我故意連續唱著﹕『撥清波 ~波 ~波 』

他後來總是學我那唱調﹕『撥清波 ~波 ~波』

前陣子教他用雙掌把玩﹕『co co nut, co co nut, coconut coconut』﹐結果他沒日沒夜地劃手指。

今早去菜市場﹐看到前些日子爸爸從公司出來走下來的行人橋﹐他一直指著叫﹕『爸爸﹗爸爸﹗』

『爸爸不在﹐爸爸去了Finspog。』我對他說。

他蹬著腳地喊﹕『 爸爸﹗爸爸﹗』

我不理他﹐讓他繼續耍脾氣。最後﹐他無奈喃喃自語﹕『engineer gone !!! 』

真會算錢

老大在學校數學表現卓越﹐在生活上也很會算計。

他跟我去菜市場﹐會在我身後幫我算買了四粒奇異果總計是多少﹐一袋蘋果50P加上一粒蜜瓜60P﹐然後蒜頭4 粒共多少﹖

這當然是好事﹐然而真正在生活上的斤斤計較﹐才令人哭笑不得。

那天女兒去參加女童軍 (Brownie)﹐他知曉每次要兩英鎊﹐馬上對我們說﹕『給我 two pounds﹐因為妹妹有參加﹐我沒有﹐所以你們應該給我 two pounds。』

『那你也去參加  Beavers ﹖』我建議他。

『妹妹每星期學鋼琴要 ten pounds﹐ Brownie  要 two pounds﹔ 我參加 karate 只用 three pounds ﹐ 所以你們應該給我 9 pounds 。』他理直氣壯地為自己謀利。

『你要學也可以﹐這些錢是學東西的﹐可不是零用錢。你不學﹐那里可以向我們要。』我提醒他。

『not fair !!! 妹妹用那麼多錢﹗﹗﹗ 』他吶喊。

我們則嗤之以鼻 。

2012年9月14日 星期五

床前水戰

上星期六﹐老大和女兒臨睡前又在床上來個世紀大戰。老大上完廁所後﹐經過女兒床﹐故意拉她的絨被﹐女兒不甘示弱把被又甩往哥哥。 兩人在床和床之間一來一往﹐打個天翻地覆。我在哄小帥睡﹐沒辦法分身。爸爸安頓好他們之後﹐再三警告則下樓去追看電視節目。

小帥睡後﹐我去他們房里一瞧﹐整間臥房似屋頂漏水﹐兩張床的被褥濕透﹐地毯也四處噴灑水漬。

 『哥哥先噴水給我……』

『妹妹把她的水瓶全部…』

兩人爭先恐後都是惡人先告狀﹐你一言我一言惟恐落勢又輸陣。

我簡直氣瘋了﹐質問他們﹕『把床弄濕了﹐你們有沒有想到今晚要睡哪里﹖』


『是妹妹先噴水給我…』


『哼﹗哥哥也有噴水給我…』


我喝令兩人下樓﹐今晚在樓下睡。哥哥一直請求﹐妹妹則哀叫〝爸爸﹐爸爸…〞企圖找後援。

爸爸趕上樓來一言不發﹐不然又引爆地雷。我這些日子一再叮嚀加警告他﹐我打罵小孩﹐一律不準 出聲。


兩個小孩求助無門﹐很不情願又無奈地被我趕下樓去。好爸爸馬上開始袐密救援行動﹐把濕答答的床被抽出晒在梯把﹐找出吹風機把濕的枕頭吹乾﹐又翻找出新的床單棉被。

一切就緒後﹐爸爸開始聲援了。 他說﹕『你讓他們睡樓下﹐有兩種後果﹐第一往後有陰影﹐會常常發惡夢﹔第二﹐可能覺得很好玩﹐根本沒感覺。』


我說﹕『你要叫他們上來﹐你去叫。』


『是你罰﹐由你去講。我去叫﹐小彬一定不敢上來。』


我琢磨一番﹐覺得受到適當的恫嚇見好就收。於是下樓叫他們上來。

兩人躺在鋪著被的地毯﹐在共蓋一張絨被﹐一起看書。

『我們在camping﹐很好玩。』剛才哭喪臉的女兒﹐笑臉地對我說。


『我們不上去﹐在這里睡。』老大秉告我。


我強調﹕『不上樓睡﹐半夜有事叫我和爸爸﹐我們不會下來。』

女兒開始動 搖要上去﹐老大當然不敢自己呆在樓下﹐裝作很不情願地上樓了。

在臥房里的爸爸也可以高枕無憂了。



2012年8月29日 星期三

Hello! Anybody home !!

今早起床後﹐小帥看到哥哥起床了﹐姐姐尚在房內大睡。他走到房門外﹐ 右手食指對我作勢 “噓”﹐自逕走到房門外敲叫﹕『Hello! Anybody home ﹗』

姐姐開門後﹐他又把門關了﹐再故意又問﹕﹕『Hello! Anybody home ﹗』

我怕他手被門夾到﹐開門讓他進去。他和姐姐親密地擠在一張小床﹐一邊玩弄著床上一堆威尼小熊﹐ hello kitty 和peppa pig。

2012年8月16日 星期四

小小老師

小帥對 A 到 Z 的字母﹐從字音到什麼詞彙是哪個字母﹐如數家珍似可倒背如流。每天一睜開眼﹐對著我開始他的字母世界。

他最喜歡兩眼深情注視著你﹐然後要對方跟著他唸 A  it sound R…R…R, a for apple, astronaut,alligator.........

有時沒閒情陪他‵練靶′﹐隨口敷衍﹐他可認真地一再重覆﹐非得你一字一音不得馬虎閃詞。

又或者﹐他沒有說到 Z﹐ 你就閃人走開﹐他會一哭二鬧三拉著你不放。這股“教勁”實在令人不得不折服。

現在外出﹐他會到處搜尋 alphabet ﹐只要一書在手﹐一定得從 A 看完 Z。若不然﹐他會蹬腳用頭使牛力地把你推撬回原地﹐直到他看完這本書。

他會用lego  排列各語彙字﹐如 cat  把 C 拿走﹐加 B 成為  bat﹐ 接著如此地排如下的詞彙    mat   hat   fat   rat   sat 。

每天他輪流玩著各種字母玩具﹐樂在其中﹐流連忘返。我們也很欣慰他的執著和沉迷。

2012年8月10日 星期五

給你offer

老大和女兒很愛交勁﹐兩人分分秒秒無所不鬧﹐睡前一人一張床﹐也必吵上三四回合折騰一小時以上﹐遭受我們最後的通碟﹐尚意猶未盡對床相望。



老大通常扮演的角色是探子﹐愛打小報告﹔女兒是“雞婆”﹐小事大事都愛干預﹐所以兩人常常會“有風起浪”﹐一言來一手去﹐一腳踢﹐另一拳揮。打不過的大聲告狀﹐打人的又死不認錯。



暑假放六星期﹐才過兩個星期﹐我快被吵瘋了。整個家﹐每天都是“火藥味﹗除非讓老大打他喜歡的電腦游戲﹐不然可是雞“羊”不寧。老大只要離開電腦﹐馬上會“對上”女兒



昨天女兒不知怎的又招惹到老大﹐他對女兒說﹕『講三個 sorry !



女兒躺在沙發老神在在﹐睬都不睬他。



老大瞧不受落﹐大發慈悲的口吻對女兒說﹕『現在我給你offer ﹐ 只要一個sorry 就可以了。』



我在廚房聽了不禁覺得好笑。他卻一直央求似地商量﹕『妹妹﹐好不好。一個sorry 就可以了﹐ 給你great offer 哦﹗﹗』


2012年7月25日 星期三

反正都‥‥ ﹖﹖

老大的性格很消極﹐一遇到困難就放棄。舉凡他覺得很難﹑很煩﹑不喜歡﹐不想要﹐他就不去爭取。

他的口頭禪是﹕

『反正都不能了。。。』

『我為什麼要做﹐反正都不可以了﹖』

『沒關係﹐反正都不要了…』

我們有時要求他做一頁數學習題﹐才能玩電腦游戲﹐他馬上覺得很難﹐寧可翹著雙腳橫躺在沙發上。

我和爸爸向他解釋﹕『你如果用心去做﹐最多只花廿分鐘就可做完﹐然後就可以一整天玩你喜歡的電腦遊戲。你試都不試﹐馬上放棄﹐甘願這樣閒著坐著﹐是不是很笨﹖』

他不屑地道﹕『反正都已浪費那麼多時間了。』

他的意思是指﹐他已少玩幾分鐘的遊戲。他一方面是不甘心﹐另一邊面是聰明反被聰明誤﹐自以為是的精明。

有時教他學中文﹐他沒興趣﹐一學了又忘﹐再學還是不會﹐就很煩躁地說﹕『我不要學﹐為什麼要學華文﹐反正都沒用。』

『你怎麼知道學華文沒用﹐你是華人﹐不會華文﹐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以後別人會看不起你。』我一再提醒他﹐即使英文造詣如何再好﹐不會自己的語文﹐他人也不會認為你如何了得。

『反正我們在英國﹐學華文來做什麼﹖』他覺得學無用武之地。

『學了以後你會寫﹐會幫你小孩取中文名。還有以後找工作會華文﹐機會比別人多。』我強調。

很多時候﹐被我處罰不能玩電腦﹐不可以吃冰淇淋﹐他立馬就幹〝壞事〞﹐故意惹事生非﹐然後理直氣壯地道﹕『反正你都不給我了。』他意在報復我的〝剝奪〞。

我時常訓誨他﹕『你反正什麼事不努力就放棄﹐以後反正什麼都做不到。因為你連去做都不要。』



2012年7月24日 星期二

眼不見為淨的後果


女兒最近變得很狡猾﹐幹壞事心安理得﹐有時“睜著眼睛說瞎話”才令人生氣。她時常把不想吃的東西扔進垃圾桶﹐然後宣佈道﹕『我吃完了。』

然而“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她的所作所為逃不過我的火眼金睛﹐有時我懶得和她交勁﹐裝作不知道﹐希望她“良心發現” 自己從實交待。

遺憾得很﹐對我的知而不罰﹐她不但沒有改過自新﹐反而變本加厲。今天下午又把一條冰棒幾乎一整條丟進垃圾桶﹐哥哥告她狀﹐她還大聲惡氣地說﹕『沒有﹐哥哥講騙話。』

我馬上從垃圾桶拿出那條冰棒問﹕『是誰講騙話﹖』

她一邊不甘心地罵哥哥﹐一邊推說不喜歡吃。

我氣沸到極點﹐質問她﹕『星期日你才丟進垃圾桶﹐妳以為我不知道嗎﹖那天媽媽想說是妳第一次吃那口味﹐所以當做不知道。才兩天而已﹐妳不喜歡吃可以不要拿﹐冰櫃里有那麼多種不同口味的冰淇淋。』

我打了她過後﹐她一直還在擊東踢西地消極抗議﹐我提醒她﹕『不要以為妳早上把麵包丟進垃圾桶﹐媽媽不知道﹖下次﹐我會從垃圾桶拿出來﹐再叫你一定要吃下去。』

爸爸下班回來﹐她以為獲得救星﹐反而被爸爸斥責浪費食物。

2012年7月11日 星期三

爸爸很懶惰

爸爸的車很少開﹐我常嘲諷﹕『買來是擺放著的。』

每次朋友來﹐看到爸爸的車鏡前結蜘蛛網﹐都會戲謔地道﹕『連車都結網了。』

星期六我們外出參加爸爸公司舉辦的家庭日﹐回來後大家又累又晚了。

星期日﹐女兒向我提到星期五爸爸開車帶她去學琴﹐看到整輛車的凹處都佈滿青笞﹐對女兒道﹕『車太髒了﹐這周日要洗車了。』

上午下著雨﹐後來放晴了﹐女兒和老大一直吵著要幫他洗車﹐爸爸卻已洗澡了。

女兒氣憤地道﹕『爸爸很懶惰﹐說要洗車又不洗車了。 』

爸爸不理她﹐看著他的電子書。老大想藉洗車戲水的願望也落空﹐也幫腔地道﹕『爸爸最懶惰。』

『除非媽媽去洗車﹐爸爸不好意思又怕媽媽罵﹐才會出來洗一洗。最後還是先進去﹐留給媽媽洗啦﹗』我也干戈倒 向爸爸。車買來 7 年了﹐清理不超過 4 次。

爸爸裝聾裝啞保身﹐一對兒女還在氣忿地叫囂﹕『爸爸很懶惰。』

識字成痴

小帥最近沉迷於 A 到 Z 的英文字母﹐從早到晚都手不離這 26 個英文字母的字卡﹑書藉和拼圖。往昔愛不擇手的玩具車﹐完全視而不見。

外出他會指著街邊的文字大叫﹐有時我隨他的手指搜尋而不獲﹐也得假裝看到而贊美他。不然﹐他會蹬腳一再地重覆同樣的字母。

現在他在商店里﹐是找關於這 26 個英文字母的書藉和玩具﹐一邊翻指一邊自得其樂地唱著﹕ 『abcdefg...... next time want you sing with me。』

昨天一位英國老太太看他說說唱唱地翻書﹐對我說﹕『你的孩子很聰明﹐以後一定很了不起。』

今天我帶他外出購物﹐他要自己走自己的方向﹐我哄他﹕『媽媽帶你去找 ABC。 』

結果﹐沒走幾步他“小馬識途”自己到玩具部去﹐找到一張已經買了的26個英文字母拼圖。他對 這張字卡的圖﹐一再地重覆指指唱唱。

我等得不耐煩對他說﹕『我們家里有了﹐把它放回去﹐回家媽媽找給你。』

然而﹐他不依﹐一直哭鬧﹐瞧我站在櫃台前等結賬﹐用身體一直把我往後推﹐要我去拿那張拼圖字卡。哭得整個店的所有人﹐都向我這里瞧。

最後我哄他去買pastry﹐他才止住哭鬧。

我們嘗試叫他連字發音﹐從拼圖的玩樂中認識字音。一些基本的詞彙他已認識。打鐵要趁熱﹐趁他一股熱勁﹐我們打算買些學習英文發音的書藉教他。

2012年6月27日 星期三

拿到 yellow belt 了

老大自從去年十一月學 karate ﹐因為我們返馬渡假﹐錯失了一次考試。同一期學的朋友都已纏上橙帶﹐他還是白帶﹐為此他常常郁郁不樂。這半年以來﹐不是頭疼要吐﹐就是找藉口不去﹐幾乎是一天打魚﹐十天曬網﹐甚至央求不要學了。

我告訴他﹕『學 karate 是防身健體﹐ 根基扎得穩﹐什麼顏色的帶不重要。』

冷天他穿著 karate 的衣服﹐綁上帶﹐再加一件外套前往住家附近的練習場地。 後來春夏﹐天氣悶熱﹐他因為怕別人看到他是白帶﹐依然罩著一件外套。我建議他不要綁帶﹐去到場地再幫他纏上﹐可是他依然堅持要〝整裝出發〞。

前兩天他原本又想偷懶﹐請求我不要去學 karate了。我訓戒 他學東西要有始有終﹐什麼都學一學﹐又不想學了。以後看到朋友都考了黑帶﹐一定會後悔。

後來爸爸接他回來﹐他興高彩烈地揚揚手上的橙帶﹐原來老師讓他考試通過了。

他高興地整晚拿著那條橙帶﹐翌日起來還得意洋洋地對我說﹕『我好喜歡那 orange belt。』

2012年6月26日 星期二

shut up !!!

小帥老三是崇洋的二毛子﹐除了媽媽爸爸哥哥姐姐或妹妹之外﹐滿口都是洋文。他會讀 1至20的數字﹐顏色﹑形狀以及從  A  apple 一直到  Z zip 連貫的文句。

我企圖教他中文數字讀法﹐顏色和形狀﹐他每次不耐煩地喊﹕『shut up !!!』

有時﹐他連貫背誦  a  A  apple, b  B ball, c  C cap  的音標發音和文句﹐我們插嘴或糾正他發音﹐他會命令﹕『 shut up !!!』

最近教他如廁訓練﹐他又喝止我﹕『shut up !!!』

反正他不喜歡﹐不愛聽的﹐他都霸氣十足地喊﹕﹕『shut up !!!』

乾媽媽要她

女兒壞脾氣﹐為了一丁點小事可以哭鬧一整天﹐我和爸爸已經打她打到自己心痛﹐只有自己氣﹗氣﹗氣﹗

好幾晚爸爸打她後﹐失眠暗泣﹐立誓不打了。然而﹐面對她一發脾氣﹐狂風掃落葉般把所經之處的各種東西推掃在地﹐腳踢門又踢廚櫃﹐椅子﹑琴鍵一一遭殃。 不打不罵﹐仿似我們怕了她的所作所為。

有次我氣得責罵她﹕『爸爸媽媽如果被你氣死了﹐看誰要你﹖公公會接哥哥和弟弟回去﹐妳那麼壞﹐沒人敢要收養你。』

女兒尚在用鼻孔哼氣﹐精靈的哥哥馬上獻議﹕『妹妹的乾媽媽會要她。』

『那麼壞﹐把自己爸爸媽媽都氣死了﹐不會有人敢要他的。』我強調。

『那乾媽媽有什麼用﹖』老大皇帝不急太監急地問我。

反觀女兒還在倔強努嘴眥目﹐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

2012年6月15日 星期五

小霸王

我家幾乎已成小帥的地盤﹐所有的人和物都被他一句霸氣十足的﹕『Mine ﹗』佔為己有。

星期三我接老大和女兒放學﹐三個小孩一起在公園里嬉跑。小帥卻掌控大局﹐他大叫:『Stop !』﹐哥哥姐姐都聽話地止步。他樂滋滋地嘴角微揚﹐然後自個小跑了好幾步才大叫﹕『ready  steady GO! 』

我懶得和他們玩在一塊﹐自個漫步前行﹐小帥看我不聽指令﹐在原地大叫﹕『媽媽…』

我回頭對他說﹕『你stop﹐媽媽 go 。』仍然向前走。

小帥仍在原地不 走﹐一直氣呼呼地叫﹕『媽媽…』

 他看我不理他﹐急步而來用頭往我身上撞。後來﹐我讓他們跑在前面﹐我在後面慢慢地走。

 跑得太累的小帥突然嚅不過氣嘔吐了﹐我幫他拍背緩和過來﹐他走不了幾步又吐。我讓他坐在手推車里休息﹐他瞧見女兒手里的一包零食﹐馬上蹬腳喊道﹕『Mine…』

女兒逼不得已把大部份零食放在他手掌﹐他還嫌不夠要更多﹐一雙手掌都裝不下了。我叫女兒不理他﹐要哭讓他哭。

結果一路上他雙手合著﹐一口也不吃。到了紅綠燈﹐他兩手騰不出來﹐一見我按了燈﹐馬上驚天動地啕哭。

到了家﹐兩掌合著﹐沒辦法幫他解下推車里的安全袋﹐我幫他把另一隻手的零食拿著﹐他以為我要奪去又大哭。

我不理他入屋去了﹐他也很倔強雙掌合放著一堆零食﹐在外站了廿分鐘。一口也不吃﹐就那樣地挺立著。

瞧他那種 〝霸住茅坑不拉屎〞﹐我下定決心要讓他剔除這個自私且惡劣的毛病。

前些日子﹐餵他入食﹐有時看他吃飽﹐吃不下了﹐我把剩餘的吃掉 。他看了馬上哭喊﹕mine!!同時用小手要掰開我嘴取出。有時﹐寧願吃進口里再吐出來。

前幾天﹐他又橫行霸道〝Mine! Mine !〞要霸tablet 、電視、玩具﹐我一貫採取要哭要喊﹐隨你。有時﹐被他踢得氣極了﹐ 一把抓住他道﹕『你也是 Mine…』

 因為﹐他那種霸氣盛人的境界﹐已讓我忍無可忍﹐任憑他叫﹑哭﹑喊﹑踢﹐我堅決不還讓。

兩天下來見哭喊叫踢都沒見效﹐他開始沒那麼張囂了﹐也學會講﹕〝sharing 〞乖乖地一起玩。

2012年6月8日 星期五

mine !

小帥近來總把所有的東西佔為己有。舉凡是他想要玩﹐要吃的﹐都一把搶來攬在身前﹐大叫﹕『Mine !』宣示主權。

爸爸的手機﹑tablet﹑大如電視﹑電腦都是他的﹐必須按照他的指示開他所喜歡的節目。

有時全家圍攏在一起吃東西﹐他會把喜歡的食物如薯條、雞塊都放在自己的盤上﹐大聲地道﹕『mine !』

女兒和他一起玩﹐拿了他心愛的玩具﹐他又大叫一聲﹕『mine !!!!』拼了小命也要搶過來。

我對爸爸說﹕『這小子佔有慾很強﹐什麼都是他的。和他一去吃東西﹐他要搶﹔一起玩﹐玩具都是他的﹐太霸道了。』

他還從所喜歡的《Abney and Teal 》節目里﹐學會〝shoot shoot 〞的驅聲招術。在公園﹐看到小徑橫躺著枝椏﹐他微傾身子用雙手〝shoot shoot〞揮趕。

因此﹐他宣示〝 Mine !〞﹐對方還不知趣的話﹐他馬上喊道﹕〝shoot  shoot ......〞用小屁股兌擠佔據。

老大小的時候在快餐店一起吃薯條﹐老愛霸佔獨享蕃茄醬。這小子有過之而無不及才可怕。

2012年5月11日 星期五

fortune cookie

女兒對我說﹕『媽媽﹐我以後不敢帶fortune cookie 去學校﹐我的朋友每個人看了要﹐他們都要搶。每次都搶完﹐我自己沒得吃。』

老大也道﹕『我的朋友也是﹐每個人都搶著要。』

 『他們都喜歡吃fortune cookie?』 我問。

老大解釋﹕『我的朋友搶著要看里面的 fortune (語簽) 寫什麼﹐不是要吃 cookie。』

 『我的朋友搶著要吃 cookie﹐不是要看fortune 的紙條 。』女兒則如此表示。

 『那你們以後都不要帶 fortune cookie 去了嗎﹖』我問。我每天都把一包fortune cookie 放在他們的午餐盒里﹐他們的同學特別留意他們的餐盒。

 『我回來再吃。』女兒說了又詢問道﹕『我可不可以多帶兩個給 Michael 和 Tia?』 這兩位是她的好朋友。

 『妳帶給他們﹐那其他同學還是會搶。』我提醒她。農曆新年和他們的生日﹐我會讓他們帶fortune cookie 分給同學。一包 fortune cookie 大概要10p , 不便宜。

 『那沒關係。』女兒最後決定﹔老大則表示他要帶﹐反正他的朋友只搶語簽﹐沒搶餅干。

 今早﹐老大突然問我﹕『媽媽﹐我的lunch box 有沒有 fortune cookie?』

『有一個。』

『可不可以給我兩個﹖』

『為什麼要帶兩個﹖』

『我要拿一個 make fortune 。』他不好意思地透露。

『好﹐我有空再放一個。』我答應。

 出門前﹐我要女兒幫忙把兩個fortune cookie 拿給哥哥放進午餐盒里。

 『媽媽﹐不可以在學校賣東西﹐老師會叫你去站在 Mrs. Johnson (校長) 的room 外面。不過﹐不會打你。』女兒向我詳細的陳述。

 後來﹐她把兩個fortune cookie 都擱在家里。

2012年5月2日 星期三

那馬來西亞為什麼要有警察﹖

我在網上觀看馬來西亞 428 淨選盟3.0大集會的視頻﹐兩個小孩聽到噪雜的聲音﹐問我在看什麼﹖

『在看警察亂打人。』我不經心地答。

『警察打人﹖』女兒很不解﹖

『我要看…』老大催我播映剛才看的畫面。

兩個小孩四雙眼盯著熒幕﹐才看不到一半﹐兩人不約而同地道﹕『我不要看了﹐ too cruel。』

『以後看到馬來西亞警察能躲就躲。不是要錢﹐就是亂抓人﹐亂打人…』從709集會以來﹐我就常無意間對孩子們灌輸馬來西亞警察是合法流氓。

『哦﹗那馬來西亞為什麼要有警察﹖』老大還是不解地問﹖

『馬來西亞政府用警察來恐嚇人民。』這句話一點都不誇張。

小時﹐大人常動不動就威脅﹕『不乖﹐叫〝馬打〞抓你。』

長大了﹐即使沒犯法﹐私底下也沒幹什麼虧心事﹐看到警察第一念頭是想逃。每次遇到警察找砸不是要錢﹐就是惡聲惡氣地揚威顯勢﹐總不會有好事。

九歲的老大看我在觀看428黃綠大集會的暴力視頻﹐僥悻地我說﹕『還好我們在英國﹐我不要回馬來西亞。』

2012年5月1日 星期二

以身護兄

那天哥哥因為一些小細故﹐被罰了還不甘願﹐使狠地往在彈琴的妹妹踢去﹐結果爸爸抓著一錯再錯﹐還不認錯的他想海扁一頓。

小帥風聞女兒驚天動地的哭聲而至﹐瞧見爸爸抓著正在掙扎的哥哥想打﹐他馬上大聲地叫﹕『爸爸…』

爸爸不理會他﹐小小人兒衝在爸爸身前﹐護著哥哥的身體﹐使出丹田之氣在叫﹕『爸爸…』

哥哥發狂似地在掙扎﹐小帥趁機在用雙手在爸爸背後攬抱﹐意圖讓哥哥有機可逃。

我看這幕兄弟情深﹐對爸爸說﹕『別打了﹐看在弟弟的情份上。』

爸爸其實是氣得不得了﹐老大這種無理取鬧﹐又一再不認錯地折騰家人﹔然而﹐弟弟那種豁出去地救哥哥的舉動﹐令他不得不放哥哥哥一馬。

我對哥哥說﹕『連弟弟都懂得保護你﹐你這做哥哥為什麼就不能保護弟弟和妹妹﹖妹妹帽子忘了拿﹐再走回學校沒什麼大事情。她和學校去wildlife park 回來﹐全身淋到濕濕還等你 kids club 結束。如果不是為了等你﹐他的帽子會脫掉忘了拿嗎﹖』

老大雙眼依然目露凶光﹐忿狠地說﹕『妹妹害我。』

『妹妹沒害你﹐是你自己自私自利害自己。你為了這種小事﹐踢了妹妹幾次﹖﹖』

小帥聽不懂﹐一直在叫﹕『媽媽﹐媽媽…』然後雙手掩蓋雙耳道﹕『loud!』

他此舉是要大家不要再講了。

2012年4月25日 星期三

心太壞

星期日傍晚﹐我對老大和女兒下最後的通碟﹕『誰在六點過後﹐還沒有沖涼﹐會被我打。』

老大瞄了時鐘﹐短針已從 5 傾向 6﹐ 長針已過了6 ﹐他開始風風火火地沖上樓拿包巾和衣物﹐下樓後馬上進浴室。頃刻﹐又跑出來。

『為什麼又出來了﹖』我問他。

『我要戴手錶。』他在專屬他的竹櫃里找到黑色的手錶。

『沖涼戴手錶﹐你傻了呀﹖』我沒有留意他的表情。以為他又突發奇想要測試手錶有沒有防水。

沖衛浴室里的花灑嘩啦啦地響﹐我沒留意時間過了多久。

老大從浴間出來後﹐爸爸問女兒要不要沖涼﹖

女兒還在追看電視節目﹐她叫爸爸先沖。

老大沖洗回畢﹐一副得意洋洋地對著時針﹐一邊提醒我﹕『媽媽﹐還有 six more minutes 就六點了。 』

我不理他。

然後他一邊倒數時針﹐終於到了六點﹐他宣判﹕『媽媽﹐六點了﹐妹妹還沒有沖涼。』

又回頭對女兒道﹕『妹妹﹐六點了﹐妳沒沖涼﹐要被媽媽打了。』

『不是她不沖﹐是爸爸在沖﹐她怎樣去沖﹖』我提醒他。

『哦﹗妳剛才說六點沒沖涼的人﹐你會打。』他沒有手足情深的心。

『是呀﹗但是爸爸在沖呀!』

『哦﹗no fair 。』哥哥還在抗議。

爸爸從浴室出來﹐聽見他的忿忿不平馬上質問他﹕『哥哥﹐你戴手錶進去沖涼﹐是不是故意要沖到六點﹖』

剎那間﹐我才恍然大悟此兒心機太壞了。老大則默默無言了。

為了證實爸爸猜測是對與否﹐在臨睡前我問他﹕『你剛才戴手錶去沖涼﹐是不是要害妹妹﹖』

他不好意思低頭笑地承認了。

2012年4月20日 星期五

假洋鬼子

昨天接小孩放學﹐一位中國朋友的女兒在學校廣場玩樂時﹐由於下雨地滑﹐摔倒在石墩階上﹐右臉頰摔破了個三角大洞﹐鮮血滲溢而出。

身為媽媽的馬上要用手幫女兒拭血﹐我勸她別再動﹐免得加激出血。

『快帶她去 walk in center。』我建議。

她喚還在玩樂的兒子。即使看到妹妹受傷流血﹐那小男孩漠然的事不關己﹐繼續玩樂。

在回家的路途中﹐我對女兒說﹕『找老公千萬別找像Jeffery 那種不會關心人的人﹐妹妹跌倒流血﹐看到了看也不看一下。』那小子和女兒同班﹐班里的同學戲謔她們兩個華人是一對。

『是哦﹗我討厭他﹐我要打他…』老大又借題發揮﹐口沫橫飛﹑比手劃腳作勢要修理人。

『你不用講別人﹐你自己也是。每次弟弟妹妹跌倒﹐你不也是在那喊叫而已﹐從不幫忙。』

朋友家住學校對面﹐他先生馬上用車載送她們去walk in center。途經 walk in center﹐ Jeffery 那小子探頭出來 ﹐剛好朋友又出來對我說﹕『還要等﹐不知要等多久﹖』

我於是帶三個小孩進去﹐在櫃台處向登記的人員反映﹐小女孩傷口很深﹐還在流血﹐可不可以盡快安排就診。

櫃台人員知會我會很快﹐然後通了個電話。

我們在等候的時候﹐友人問他兒子:『妹妹是怎樣趺倒的﹖』

那小子用英文結結巴巴地陳述﹐媽媽則用中文在旁追問。在候診室等候的一群外國人的視線全部投射而來。

老大對我說﹕『媽媽﹐全部人在看我們。』

哦﹗真受不了母子倆的雞同鴨講﹐我對那小子說﹕『用中文講啦﹗』

可那小子還是用英文艱辛地陳述。小子講英文﹐媽媽則似懂非懂。就診時﹐我進去幫忙翻譯。

回家的路上﹐心忖朋友這一代不諳英文﹐下代卻不學中文﹐第三代將成為代溝了。即使我在幾年前已規勸他﹐禁止小孩在家說英文﹐必須講中文。

小孩滿口洋文﹐也許是彌補了自己的缺憾﹐也也許是滿足自己的虛榮心。

然而﹐下一代黃皮膚的面孔將迷惘自己的文化所在﹖

2012年4月17日 星期二

我要 keep place

今年女兒在生日前﹐擅自公告同學她將邀請他們前來參加她的生日會。

我原本是以開生日會為餌﹐要她改掉壞脾氣。結果我賠了夫人又拆兵﹐她脾氣沒改﹐我卻要大費周章為她辦生日會。爸爸說﹐不讓她開生日會﹐她會信譽破財。

況且﹐她的小情人 Micheal 早已知會她﹐買了生日禮物準備在復活節假期前夕送她。她的好朋友 Tia 也準備了禮物。

為了公平﹐我也讓哥哥今年可以邀請十位同學前來家里參加他的生日會。我事前已承諾﹐每個孩子十歲生日﹐會為他們在playzone辦個生日會﹐讓他們有個美好的生日體驗和回憶。

女兒請了十位同學﹐結果只來了五位﹐大概是學校假期的關係。

哥哥基於前車之鑒﹐要求我讓他請超過十位﹐那樣分散前來參加生日人數少的風險。

『萬一全部來﹐我們家裝不完怎辦﹖』我問。

『叫爸爸去打包KFC就好﹐你不用那樣麻煩。』老大又提議。

『現在問題是我們家不夠大﹐你請那麼多朋友來我們家﹐他們要去那里﹖』我提醒他。

『哦﹗我不知道要請誰﹖才十個﹖』他為難地犯愁﹕『我請我的好朋友﹐也要請一些girl﹐不然他們以後不請我。還有和我玩的﹖媽媽﹐很難啦﹗』

今天放學﹐我問他要不要辦生日會﹖要辦得趕快給邀請涵了。

他想了一想問我﹕『媽媽﹐我今年不要那麼麻煩。我把今年的十個place save起來﹐keep 住﹐然後明年我可以請廿位同學去playzone辦生日party﹐好不好﹖』

『好﹐媽媽promised 』老大很會討價還價﹐頭腦轉得快。虧他想得出這兩全其美的方法。

我有妳的一半啊﹗

老大寫書寫能力一般﹐寫起故事虎頭蛇尾﹐故事結總是草草了事。女兒寫的故事則像纏腳布又長又臭﹐可以花幾天時間沒完沒了似一千零一夜的故事。

昨天我看了他們書寫的故事後﹐無奈地說﹕『你們不用有媽媽寫東西能力的一半﹐只要十巴仙就好了。』

老大馬上接口道﹕『有啊﹗我有妳的一半啊﹗』

『哼﹗有我的一半﹐寫出來的東西都是千篇一律﹐沒有details。』

『哈哈﹐我是說有你一半的脾氣。』老大得意洋洋地〝將〞回我。

2012年4月3日 星期二

蜜蜂和蜘蛛打架

星期天風和日麗﹐爸爸決定帶小孩外出。兩個大孩子要騎腳車﹐然而腳車快一年沒騎﹐輪胎都洩氣了。

一家在後園里看爸爸整修腳車﹐老大突然大叫﹕『看﹗一隻蜘蛛和蜜蜂在打架。』

在露台的紅磚邊隙﹐一隻寸來長的蜘蛛正和一隻體積相偌的蜜蜂在搏鬥﹐只見蜜蜂一直在展翅想飛逃﹐無奈蜘蛛死咬不放。

『你們要誰贏﹖』我問道。

『不知道﹖』老大和女兒異口同聲。

『你support 誰﹖』 老大反問我。

『不知道﹖』我隨口答﹐生態的定義兩種昆蟲屬於益虫。

『哦﹗蜜蜂輸了。』不一會兒﹐老大宣判。原來蜘蛛慢慢地把它拖進蜘蛛網里

我回身用一隻樹枝把尚在掙扎的蜜蜂從蜘蛛網里挑出來﹐蜜蜂全身沾滿了黏黏的網絮﹐即使已脫身﹐已奄奄一息了。

『媽媽﹐你為什麼要幫它﹖』老大覺得驚怵﹐一直叫我不要﹐會被叮。

『因為很可憐。』其實潛意識里﹐我還是支持蜜蜂﹐起碼蜜蜂不會在家結網。

我幫蜜蜂剔除在四肢的網絮﹐它還是無法行走或展翅﹐最後我用手把它提放在郁金香的花朵內﹐冀希它可以吸花蜜或者其他蜜蜂發現同胞可以打救。

『媽媽﹐你還是 support buzzy buzzy。』老大最後宣告我的支持意向。

2012年3月30日 星期五

見財化水

近來常夢到水﹐家里屋頂漏水﹐門前淹水﹐被人淋水﹐甚至掉入含有輻射的水溝。

前陣子﹐家翁提醒我們夢到水﹐告訴他。因為他每次夢到水﹐買馬票都發了筆橫財。

生日那天﹐買了生平的兩張彩票﹐一張是英國的彩票﹐一張是全歐彩票﹐都由電腦選字﹐因為我們不會玩﹐花了三英鎊。

翌日開了全歐彩票﹐六組字一組也沒中﹐兩英鎊買來的彩票成廢紙。

再等到下星期三開的英國彩票﹐也是摃龜﹐又損失了一英鎊。

沒對彩時﹐老大比我們還焦急﹐一直催促我們快對票。因為要晚上九點才開票﹐然而電腦上還是沒更新彩號。

翌晨﹐起床第一件事他問我﹕『媽媽﹐你的lottery開了沒有﹖』

『開了﹐沒中。』我失望地答。

『你又浪費了一鎊。』瞧老大那皺著的眉心﹐比我還心疼那一英鎊。

『是啦﹗都說是lottery了﹐那有那麼容易中。』我自嘲。

『那以後不要買了﹐浪費錢。』他對我建言。

『好﹐以後都不買了。』

『為什麼公公那麼lucky﹖以後叫公公買就好。』老大總覺得公公每次買lottery 都會中。

你生日﹐我乖乖

還未邁入三月﹐老大就問我﹕『媽媽﹐妳生日要什麼禮物﹖』

『我要 diamond。』我故意為難他。

『哦﹗diamond太貴了﹐我沒有那麼多錢。』他為難地搔搔頭。

『那你那天 be a good boy ﹐不要跟妹妹吵架就好。』我建議。

『ok , 我 promise 。』他爽快地答應。然後﹐他跑去對女兒說﹕『妹妹﹐媽媽生日那天﹐我們要乖乖﹐不要吵架哦﹗』

『不要吵我。』女兒凶巴巴地回應。

那天生日早上﹐女兒遲睡又賴床發脾氣﹐上學之前我忍無可忍地打了她。反觀老大一早起來﹐對我說﹕『媽媽﹐今天是你生日﹐我promise 你要乖乖。』

上學途中﹐我對他們說﹕『今天我打人﹐妹妹害我今天不lucky了。不能中lottery了。』

『哦﹗都是妹妹。』老大比我還喪氣﹐然後他建議﹕『你買lottery的話﹐就不要打妹妹。』

晚上臨出門慶祝生日﹐老大和女兒在門口爭執﹐我對他說﹕『你答應媽媽不要和妹妹吵﹐你現在打了妹妹。』

『哦﹗』他懊惱地大叫。然後洩氣且負氣地宣稱﹕『反正我乖乖都沒有用了。』他開始大肆踢踏馬路才上車﹐在車內和妹妹一再較勁。

『哥哥﹐你這樣子等下會被打。不小心做錯了就錯了﹐越做越錯就是笨蛋。』我提醒他。

『反正都沒用了。。。』他再次強調。

『什麼叫沒有用了﹐你這樣下去﹐等下被打就很好了嗎﹖』爸爸也忍無可忍他一再找荏。

車里的導航系統道﹕『turn left。』然而爸爸卻向往常地轉右。

『爸爸﹐為什麼不turn left?』老大揚聲質問。

『我們轉右也可以。等下走遠一點﹐GPS 就會自動再引導我們路線。』爸爸一邊開車一邊答。

『是呀﹗GPS知道錯了會改﹐不像你一錯再錯。』我對老大說。

『哦﹗不要弄我。』老大很不甘心地大叫。

『你沒給我禮物﹐還對我凶。』

『反正都 broke了 promise。』老大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2012年3月16日 星期五

幸好我是boy

星期三下午接兩個大孩放學﹐順便前往探視生產後仍在住院的淑儀。

兩個小孩聽到我們院房的對話﹐隨草源走出醫院前往停車場﹐一直不停地問東問西。

『baby 為什麼要照那個燈﹖』老提問。

『因為baby有黃疸﹐皮膚黃黃對身體不好。照了就不黃。』

『為什麼baby 肚子下面有個夾子。』女兒剛才在房里問了N次的問題。

『都說那臍帶﹐是baby 在媽媽肚子里﹐媽媽通過這條帶子給他維他命。』

女兒突然很正經地道﹕『媽媽﹐我以後不要生小孩﹐要在肚子刀。』

『媽媽﹐除了在肚子開刀﹐還有沒有其他方法可以生孩﹖』女兒又問。

礙於情勢﹐難以啟齒﹐我惟有說回家後找 youtube給你看。

老大則僥倖道﹕『幸好我是boy 。』

『那以後你老婆要生小孩﹖』我說。

『我老婆生﹐是她肚子開刀。不是我。』老大事不關己﹐反觀女兒則一愁容﹕『哦﹗我不要生baby。』

我要娶個老婆大我

星期一晚全家出動前往熟稔朋友的家﹐為她媽媽慶祝生日。因為她剛好生產住院﹐我們突然到訪﹐給老太太意外的驚喜。

回家的路途中﹐老大一直說﹕『哦﹗我好喜歡 Kayleigh。』

『那對草源叔叔說﹐先把Kayleigh 定下來﹐以後當老婆。』我打趣地說。

『我大 Kayleigh 七﹑八歲﹐我會比較早死。這樣不好。』老大言出驚人。

接著又道﹕『我以後要娶個老婆大我很多的。爸爸說boy 會比 girl 早死。』

我笑著對爸爸說﹕『娶個歲數大點的﹐似乎默默成為你們王家的傳統了。』

2012年2月29日 星期三

貓貓 hiding

小帥最近開始很會講話﹐之前沒有好好留意他喃喃自語在說什麼﹐近期意會到他要所想表達的事物。

他有時心血來潮會一邊講:『tidy up』 ﹐一邊收拾玩具。

在公園看到鴛鴦在池塘里游﹐他會大叫『duck-dcuk﹐麵包麵包。』使意我拿麵包餵池塘里的鴛鴦。有時﹐我說沒有帶麵包來﹐他還會不相信到他的推車後籃找一找才甘願。

望見小鳥飛﹐他會仰頭雙手揮舞笑道﹕『bird-bird flying sky 。』

到學校了﹐他把姐姐的小書袋遞給姐姐﹐再把便當盒放在女兒的另隻手﹐偶爾會說﹕『kiss-kiss 。』才說:『bye-bye 姐姐。』

今早從學校回來抵達家門前﹐看到鄰家的小花貓瞧見我們就往我家後面花園逃跑﹐小帥跟著跑去花園來回地找﹐然後不停地說﹕『貓貓 hiding。』

臨睡前﹐他會要求﹕『爸爸﹐脫眼鏡』﹐然後也要我﹕『媽媽﹐脫眼鏡﹐脫襪子。』如果你不聽他指令﹐他會啕號大叫地跺腳。

他每天最常說的是﹕『開電視』。 最近再加上另一句﹕『看 Abney and Teal。』

有時他跟著節奏起舞﹐時而哼唱《弟子規》的旋律。他把《弟子規》說成〝鼻子龜〞。

我糾正他﹕『不是“鼻子”﹐是弟弟的弟弟。』

他馬上皺眉頭﹐生氣地大聲喊我﹕『媽媽啊﹗』

moshi monsters card

最近﹐哥哥和妹妹又開始痴迷上moshi monsters。這個網上遊戲的市場行銷是以〝小魚釣大魚〞的方式﹐讓你在網上玩一些些﹐然後很多好玩的不讓你進﹐只有擁有會員卡才能使用。於是﹐兩兄妹﹐最近夢寐以求能夠有張該遊戲的會員卡。

上星期外出時﹐哥哥想帶錢出去買moshi monsters card﹐被我們制止。

他解釋﹕『我要買給妹妹的生日禮物。』

『妹妹的生日都還沒到﹐要買也先買給媽媽。』我說。

『那我買給自己的。』他道。

『現在才開學﹐等easter holiday﹐你們生日時再買。』爸爸解釋。因為一張卡的使用期效只有一個月。

『哦﹗我不要。我要現在就去買。』老大開始不高興地抗議了。

『你不是說internet 買比 wilkonsons 便宜﹖』爸爸反問他﹕『為什麼要浪費錢﹖』

哥哥還是很不情甘願地一直在使性子。然後﹐他喃喃地道﹕『妹妹學琴都花十英鎊了﹔我學karate才三英鎊。』

言下之意﹐moshi monster card 不會很貴。

他之前還分析給妹妹聽﹕『妹妹﹐你只要不學琴一天﹐就可以買兩張 moshi monsters card。』

2012年2月16日 星期四

為什麼要學華文﹖

學校又放一星期假﹐我每天趁空閒時間教兩個小孩溫習曾學過的中文字。

每次學華文的過程﹐哥哥和妹妹輪流使性子。倘偌妹妹學得比較快﹐哥哥不服氣在那邊使性子﹔反之﹐則是妹妹擺臭臉在發脾氣。

他們一不高興﹐都很不服氣地質問我﹕『為什麼要學華文﹖』

我理直氣壯強調﹕『因為你是華人﹐華人不懂華文﹐你英文或其他語文多厲害﹐人家還是會看不起你。』我沒提起李光耀曾感嘆﹐華人英文即使再講得多地道﹐外國人也不會認同你和他們同一淵源。這些小孩壓根本不知道誰是李光耀。

我只是一再對孩子們重申﹕『你英文再講得多好﹐你還是華人。因為你是華人﹐長得像是華人﹐名字放個洋名﹐你還是華人。以後孩子要取華文名字﹐你不會怎辦﹖子孫問你﹐為什麼不會華文﹖﹖長大後﹐出外面工作﹐人家以為你是華人會華文﹐你就失去這個機會了。』

老大沉默不語﹐很不耐煩地說﹕『我討厭華文。』

『好呀﹗那你現在寫一張紙條﹐說明不學華文以後不會怨怪爸爸媽媽﹐那你現在就可以不用學華文了。』我不想再和他爭辯﹐取而建議老大立下字據。

老大杵在原地﹐沒有動作。

前陣子他們不甘願學華文﹐我提起若干年後要去掃墓﹐連祖先的墓碑也不會看﹐拜錯先人就糟了。爸爸在旁馬上說﹕『沒關係﹐以後再放英文名字﹐就不會掃錯墓了。』

爸爸永遠是安撫孩子的輔導大師﹐成也他﹐敗也他﹗﹗﹗因為﹐他常說華文很難﹐我以前小學最怕華文。 孩子有爸爸為盾﹐當然也有樣學樣地把華文看成“難”字了。

2012年2月2日 星期四

姐姐在哭

前天晚上﹐爸爸和同事外出應酬用餐﹐老大和女兒在屋內四處天翻地覆的嬉鬧﹐我懶得理他們。

不久﹐嬉鬧聲停頓﹐小帥走來我面前對我說﹕『媽媽﹐姐姐在哭了。』

這是么兒的第一句完整轉述的話。以前女兒第一句是﹕『哥哥打我。』

我驚喜地抱著贊賞他﹐他也很開心地抱著吻我的臉頰撒嬌。

然後﹐小帥起身把雙手擺在臀後﹐像八婆的模樣﹐搖搖擺擺地前去觀看最新情況。

女兒坐在飯廳的地上哭泣﹐在旁的老大一直在解釋﹕『妹妹﹐sorry 我不小心的。』

女兒突然立身打哥哥﹐老大反應敏捷地回擊﹐兩人又打成一團。居於弱勢﹐女兒又哭了。

小帥又跑過來對我說﹕『媽媽﹐哥哥打姐姐﹐姐姐打哥哥﹐哥哥姐姐…鼻子』講到最後﹐他也不知道自己要講什麼﹐害羞地把頭靠在我身上。

哥哥姐姐則被他惹得大笑起來。

2012年1月31日 星期二

9 講成 b

小帥對1到20 的數字和各種顏色的認識﹐可說爐火純青。

最近他開始感趣於英文字母﹐識別字形的問題開始浮現了。

昨晚臨睡前﹐他又在自得其樂表演數字講說。

『媽媽﹐one 呀﹗』他指著阿拉伯數字﹐要我跟著他唸出聲。

『媽媽﹐two, three, four, five…﹗』即興一口氣地說﹐讀到7﹐ 他把seven ﹐ 說成settle。 大概嘴型還不會關上唇發音。

然後把9 讀成 b 。在旁的老大故意再指9讓他唸﹐他還是讀成 b。

不過﹐如果沒看阿拉會伯數字即興唸﹐他反而會讀成 nine。

往好一方面看﹐他是認得這些數字﹐所以才會出現視覺的混擾。

2012年1月30日 星期一

年獸在中國

除夕夜里﹐給孩子們壓歲錢﹐兩個大孩子問我﹕『你們說明天才是新年﹐為什麼現在給紅包了呢﹖』

『這是壓歲錢﹐把它放在枕頭底下﹐可以嚇跑年獸保平安。』我把壓歲錢的典故﹐信口串成緣由。

『我怕怕﹐我不敢自己睡。』女兒立刻上演苦情戲﹐哭叫著要爸爸陪她睡。

『妹妹傻的﹐年獸在中國﹐英國哪里會有。』另旁的老大馬上發表見解。

女兒還是一直在號哭﹐爸爸被哭得煩躁對她說﹕『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年獸都死光了。』

『我不敢睡﹐我怕﹐我要你陪我睡。』

『如果有年獸﹐妳叫媽媽起來抓﹐那我就發達了。』我抓狹地建議。

女兒聽罷馬上又大哭﹐爸爸氣得向我瞪眼。

2012年1月18日 星期三

賣給我的朋友

我們去金河廣場找明信片要寄給女兒的同學﹐老大看到一座座雙子星塔的紀念品﹐一直慫恿我買。

他建言﹕『媽媽﹐買了我再拿來賣給別人﹐可以賺很多錢。』

『你不用想﹐沒有人要買啦﹗』我潑他冷水。

『會的﹐我買來買給我的朋友。』他仍堅持他賺錢的理念。

『誰會買這個東西﹖』我不以為然。

我們在購買傳統的中國衣裳。他和公公一起遊逛﹐回來向我展示手里的雙子星塔。

『本來是 RM 7。50﹐後來買我們 RM 7﹐不到兩英鎊﹐很便宜罷了。』在馬來西亞﹐他學會把馬幣換算成英鎊﹐然後再斷定價格合理與否。

『你賣的出才怪啦﹗﹗』我還是不認同他的商機。

後來﹐我們一起前往公公婆婆購置的公寓參觀﹐大廳可以一覽無遺地對著雙塔和吉隆坡璀璨的夜景。

『媽媽﹐借你的手機﹐我要拍照賣給我的朋友。』他的小腦袋﹐處處都想著賺錢。

『沒人會買啦!』

『 有人會買的﹐很美麗呀﹗』他信心十足。

我把手機遞給他﹐他不敢站到露台外﹐懼高。只站在落地玻璃窗的廳前拍﹐一邊喃喃自語﹕『很美麗﹐我要賣給我的朋友。

要燒錢給外公

再次回到娘家﹐我囑小孩們到神臺的祖先牌拜拜外公。

老大馬上提起﹕『要用香拜呀﹐還要燒錢給外公。不然他會沒有錢。』

他上星期冬至期間﹐隨公公和爸爸一起飛往砂州拜祭先祖﹐因此掌握了一些拜祭的程序。

『沒關係﹐用手拜拜就可以了。』我指示他。

『用手拜拜外公不知道呀﹗要燒錢給外公﹐不然他會沒有錢用。』他又再提點我。

『那麼晚了﹐隨便拜拜就可以了。沒有紙錢可以燒。』我說。

『那去買呀﹗』

『現在很晚了﹐店都關門了。』

『沒有燒錢給外公﹐他會很可憐。』

『那你先拜拜對他說﹐以後燒錢給他。』

老大走到神祖輩前雙掌合十﹐唸唸有辭地。

翌晨﹐他提醒我去買紙錢燒給外公。

然後﹐對妹妹說﹕『妹妹﹐你知不知道燒錢很好玩喲﹗』

2012年1月16日 星期一

你講的不是english style

今天一整天都零下二度﹐大地冰凍凍覆著一層薄薄的冰霜。

放學接小孩回家﹐路經公園的池塘﹐兩位小六的學生在池塘邊佻皮地踏踩池水上薄薄的冰面。

我對他們說﹕『don't step on it, it is dangerous.』

老大聽罷馬上糾正我﹕『你講的不是english style。應該說﹕could you please don't drop your leg into the pond, blur blur blur, if not you will get trouble, hahhaaa... 』

講到一半﹐他自己也講不下去。

我怕人家剪掉我的頭

老大頭髮很長﹐公公一直慫恿他去剪﹐在馬來西亞炎熱的天﹐可圖個清爽。

可是﹐他卻是一直不肯。那天爸爸要去理髮﹐我叫他一起去。

他馬上對我說﹕『我怕人家剪掉我的頭。』

『怎會剪掉你的頭﹖』我還是第一次聽到他不肯去理髮店的告白。

『別人不小心﹐或是臭心﹐就會剪掉我的頭。』他振振有詞。

『那你又給我剪。』

『你是媽媽﹐我知道你不會剪我頭﹐別人會呀﹗』

『那以後我死了﹐誰幫你剪﹖』

『我叫我兒子﹐以後我要我兒子學剪頭髮。』

『為什麼不找個老婆會剪頭髮的﹖』

『等下我的老婆也會剪我頭﹐我叫我兒子去學比較好。』

老大連這種小芝麻小事他都會顧忌﹐可真是杞人憂天﹐。

有沒有tooth fairy

老大昨天吃Burger king 的 burger﹐左旁的乳犬牙突然脫落。他滿嘴是血﹐卻不忘要帶回那顆乳牙。

女兒對他說﹕『你要先對tooth fairy 說﹐不然他會忘了。』

當晚﹐老大慎重地把那顆犬牙裝入紙袋放在枕頭底下。

女兒則感嘆她全部乳牙健在﹐幾時才能獲得tooth fairy 的獎賞﹖﹖

今早﹐女兒提醒他去檢查tooth fairy 來了沒﹖

老大找出一英鎊﹐開心地搖晃著問我﹕『媽媽﹐有沒有tooth fairy 的? 妹妹說 tooth fairy 是爸爸﹖』

『你有沒有看 tooth fairy 那套電影﹖那個人不相信有tooth fairy﹐結果 tooth fairy找他去當 tooth fairy 。』

『那就是有tooth fairy了。以後我不要睡﹐我要看tooth fairy 來。』老大又再次立願要目睹tooth fairy 。

『那tooth fairy 怎樣進來﹖』女兒馬上提問。

『tooth fairy 有 magic。』我說。

『我還是覺得 tooth fairy 是爸爸來的。』女兒越來越聰睿﹐開始力求根據。

不再相信神話﹐即不再天真有夢﹐是喜是悲﹗﹗﹗

他們家很小﹐很窮

返馬不久﹐我們一家大小在子夜時分回到我成長的老家。老大雖然不是第一次回來﹐然而離上次五年前他才三歲多﹐這次可就說是懂事以來第一次再到外婆家。

深夜時分﹐他在屋內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打量﹐然後對我說﹕『他們的家很小﹐很窮。』

我頓時為之語塞。

女兒起初更勢利﹐一聽到外婆家沒有遊泳池、沒有遊樂場﹐馬上對我說﹕『我不要去。』

後來﹐她開始喜歡鄉間的生活。尤其是乘坐摩多車。

離別時﹐她難過地在長途巴士上哭著﹕『我不要回』

『我們留在這里好嗎﹖』

『我想念阿舅的——摩多。』她哽咽地道。

我對小弟轉述﹐她想念得的不是你﹐是你的摩多而已。

沒做工沒錢怎麼辦﹖

上個月要返回馬來西亞渡假四星期﹐臨行前幾天﹐老大擔心地問﹕『回去那麼久﹐爸爸沒做工沒有錢怎麼辦﹖』

爸爸解釋他有很多年假﹐即使不上班公司也會給錢。

『哦﹗那麼好。我們為什麼沒年假﹖』老大露出羨慕的眼神。

『你怎會沒年假﹐學校每次summer﹐ Easter﹐ Christmas 不是有放假嗎﹖』爸爸提醒他。

『我們放假沒錢拿呀﹖』老大不滿地抗議。